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 ...

  •   王建房从鱼家离开,无视周遭村民的打招呼声,黑着脸闷头向家的方向走去。
      
      想到到嘴的鸭子飞了,火气就怎么都压不下去。
      
      且越想越气,连看到自家新盖的五间青砖大瓦房都没法消气。
      
      要换到昨天,他还在为新房子自得,毕竟全村除了他家,剩下的都是黄泥坯子房。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有本事!
      
      往日里,谁见到他王建房不竖起大拇指?不夸他有本事?
      
      可没想到,今天反而在一个毛丫头手上栽了。
      
      用手肘大力撞开门,就见院子里几个孩子跑跳着打闹,吵闹声让他更烦躁。
      
      黑眉倒竖,嘴里怒骂:“吵吵吵!吵你m个x!都给劳资滚出去!一群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的兔崽子!我看你们tm的都是吃饱了才有力气闹…”
      
      骂着骂着就想上手打孩子一顿,出出气。
      
      小孩子们机灵的小身子一扭,躲过他的手,一溜烟的全部跑出院子。
      
      王建房见抓了个空,更是火冒三丈。
      
      可又不能追出去揍孩子,毕竟他对外树立的形象可是个好脾气的支书。
      
      气的抬腿就想把旁边放着的小凳子踹飞出去,脚尖刚碰上凳子,就被凳子腿处凸出来的连杆,撞的大脚指剧痛。
      
      痛的他理智全失,拎起凳子冲着墙用力砸过去,凳子与墙面碰撞发出“哐当”的巨响。
      
      一瘸一拐的捡起凳子,甩动着胳膊用力摔着凳子。
      
      在屋后自留地摘菜的李春菊,先前听到自家男人的怒骂还没当一回事,这会听到院子里哐哐当当的响声后,赶紧挎着菜篮子回来。
      
      才进前院,就发现自己男人和犯病了一样,把小凳子摔得手中只剩个凳脚,顿时急了,上前抢过凳子腿。
      
      “你这是干啥?谁又招惹你了,让你拿个凳子出气?”
      
      检查后随又心疼的嘀咕:“你看你把这凳子摔的,凳脚夯都夯不进去,你当弄张凳子是容易的事啊?这凳子得给大河带去城里用的。”
      
      “这坏成这样还咋用……”
      
      虎背熊腰的李春菊站在矮小的王建房面前,影子都能把王建房遮个严严实实。
      
      王建房见婆娘那样,气的口不择言,“凳子凳子凳你m个x!这凳子是你爹啊?让你三句话离不开它?”
      
      又重重踹了凳子残肢一脚,转身进屋。
      
      “哎王建房你个鳖孙你再说一次试试!”李春菊在后面压着声音吼。
      
      王建房进了屋也是看哪哪都不顺眼,重重的坐在条凳上。
      
      从桌面上的筐里捞过孩子用过的作业本,撕下半张纸对长折,在折处倒上碾成沫的烟叶,拇食指施力把纸张卷成小拇指粗细的长条,以口水封纸边,一根农家自制的卷烟就成了。
      
      王建房划动火柴,点燃烟深吸一口后对气势汹汹追上来的婆娘说:“你明儿个回趟娘家,对你弟说鱼阿蔻那事成不了了。”
      
      李春菊追上来是想干架的,袖子挽到一半听到这话愣住,“啥不成了?”
      
      王建房不耐烦道:“你说啥事?你弟前儿个为啥来,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了?我看你以后也别属鸡了,干脆属猪算了。”
      
      李春菊当然没忘,只不过她心里就没想过这事会不成,自然一时间也就没反应过来。
      
      明白丈夫说的什么意思后,惊的扭着大屁股坐到条凳的另一头上,力气太猛,差点没把坐另一头的王建房给翘到房梁上去。
      
      连忙拉住自家男人的胳膊,急急的问:“这咋会不成?你当时在酒桌上可是拍着胸膛跟我家兄弟保证说这事你包了的。”
      
      怀疑的看着他, “还是说你收了别人的东西?”
      
      王建房脸色黑成锅底,有心想给这婆娘的嘴上,来一顿王八拳,让她口无遮拦!
      
      但看看老婆这比自己大腿还粗的胳膊,拧着头抻着脖子怒吼,“放你娘的屁!老子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
      
      “这事不成也怪不到我身上,你弟不是赌咒发誓的保证消息灵通?灵通他妈个x!”
      
      “我跟你说,幸好通知书还没下来,这事也没成,要是真成了,到时候咱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李春菊继续持怀疑态度,“你别跟我拐弯抹角的说话,你就直接跟我说到底为啥不成。”
      
      王建房无奈的抹把脸,怒急则笑道:“为啥不成?鱼阿蔻考试是张校长领着去的,监考的老师是张校长的同学,人阿蔻考的还是初二,跳级考初二!”
      
      “这说明啥?说明人阿蔻在一中老师那都挂上名号了,阿蔻到时候要是收不到通知书,你说张校长他们会不会查?这一查,会查到谁头上?”
      
      “现在我跟你说清楚了,你还想着藏起通知书?让你侄子顶她名额进一中?”
      
      李春菊满脸痴呆的喃喃:“这…这事怎么成这样了?那我侄子咋办?我嫂子可跟相亲的女方那家保证过,我侄子只要一毕业就能进煤矿的。”
      
      王建房冷笑着离去前丢下句话。
      
      “咋办?掰俩冰锥当筷子——凉办!”
      
      *
      
      这边的鱼阿蔻还不知真的有人如她所愿,干了件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
      
      换上洗的发白的粗棉布褂裤,拎着菜篮子去菜园子,手下摘着菜,脑子里则跑着神。
      
      她们家的房子是老爸新婚的时候自己出钱盖的。
      六间黄泥坯子混着稻草盖成的土房,坐北朝南呈品字形。
      
      院子是半人高的篱笆院,篱笆上缠绕着正盛开的喇叭花,紫的、红的、白的间隔从篱笆缝隙间伸出头,引的蝴蝶蜜蜂争向停留,显的分外的有野趣。
      
      一条碎石子路从客堂门口贯穿到篱笆院入口,把院子分成了两部分。
      
      左边院子是菜园子,时值夏日,菜园里硕果累累。
      
      右边的院中央种着梨树、柿子树,树旁是架成三角架的晾衣杆,靠近右厢房处是堆着柴火的木棚。
      
      远远看去,这间小院就是她上辈子对着图片流口水的田园小院。
      
      可等真住进来才知道有多操蛋。
      
      黄泥盖的房间低矮不通风,窗户只有平铺着的两张4A纸大小,春夏秋还好,房间里还能见到点光,而用茅草席堵住窗户的冬天,屋子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屋顶一年就得修一次,不然半夜下个暴雨,一觉醒来就能发现房间被淹。
      
      每到下雨的时候,家里的盆盆罐罐得全部摆出来接雨水。
      
      夏天则是蚊子多,每天晚上得熏上干艾草紧闭房门,等半个小时通风后才能进去睡。
      
      熏过也不能完全杜绝蚊子,她床上带着补丁的蚊帐上,就粘着许多洗不掉的暗红色蚊子血。
      
      不是没想过改善自己生活的方法,但她的年纪,她的身份,还有这个时代得特殊,让所有的想法都得胎死腹中。
      
      再说,和大伯家同住一个屋檐下,更是不能露出一点马脚。
      
      所以她想去城里读书,还有个原因,就是想打着在城里的旗号拿东西回来改善生活。
      
      脑子里出神没注意,手就被什么东西刺了下。
      
      不由幼稚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刺到手指的黄瓜,黄瓜立马被戳出一个指洞。
      
      心虚的收回手指,边对着黄瓜流口水,边挑着瓜身弯曲厉害的摘了几根。
      
      挂在藤上的黄瓜碧绿碧绿的,瓜身上遍布着软刺,尾处开出黄色的小花,未凑近都能闻到那股特有的清香味,而被戳破的那根黄瓜散发出的清香更浓。
      
      摘下来也不洗,用手掌撸掉瓜身上的刺,送入嘴里,“咔嚓”一声后,清香就在嘴里漫延开来。
      
      又挑着已变粉红的西红柿摘了几个,想到西红柿的酸甜,咀嚼黄瓜的小嘴动的更快了。
      
      她来到这处夏天最喜欢的就是摘个西红柿,放在嘴边像吸酸奶一样吸掉里面的汁和籽,吸完再掰开吃肉,呈粉红色的果肉表面裹着透明的雪沙,沙瓤的果肉吃起来比后世的刨冰还要美味,口感也更好。
      
      拎起菜篮子回厨房,洗好的黄瓜用刀背一次性拍碎,这样黄瓜的清脆口感才不会被拍没。
      
      蒜头连皮一起拍碎,碎了的蒜头皮一捏就掉,把碎蒜头捣出粘性,加小半碗水后再加调料、芝麻油浇在黄瓜上拌匀。
      
      从墙上挂着的干红辣椒串里揪几颗红辣椒,放在灶膛里的火上烤浇,捏碎撒在黄瓜上,一盆降火开胃的拍黄瓜就做好了。
      
      西红柿更简单,用刀把西红柿切成四瓣,摆成一圈摆在盘子里,从自己屋里拿出个巴掌大的小罐子,舀了两勺白糖撒进去,还想再加一勺,手中的罐子就被人抢走。
      
      鱼奶奶满脸心疼,“这糖是特地买来给你冲水喝,补身子的,你撒那么多干嘛?”
      
      鱼阿蔻笑眯眯的说:“我想吃糖拌西红柿呢。”
      
      鱼奶奶端过盘子就往孙女怀里塞,“那你端你屋留着下响吃,别放外面。”
      
      看着让自己吃独食的奶奶,鱼阿蔻心里暖暖的,捏起一瓣西红柿蘸上白糖,手快的塞进奶奶嘴里,“我自己吃不香,得和你们一块儿吃才香。”
      
      鱼奶奶刚想说什么,就耳尖的听到外面大儿媳妇的大嗓门。
      
      瞪了孙女一眼,快速的嚼着嘴里的西红柿,拿着糖罐子回屋藏去了。
      
      被瞪的鱼阿蔻毫不在意,笑眯眯的去搬饭桌。
      
      

  • 作者有话要说:  
    后台抽的我根本看不到你们的评论。

    (才不是你们没给我留评呢!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一定是后台的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