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金刚芭比》非酋猫奴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25 04:57: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 ...

  •   家庭条件一般的人家可能也就是怒叹自家孩子不争气,考不上。
      
      那要是家里有人脉的学生呢?
      
      虽然现在大部分的人经过前几年的动荡认为读书无用。
      但总有些眼光独到、嗅觉敏锐的人觉得读书还是重要的。
      
      没见城里的炼钢厂、煤矿招工时,十五级工以上的职位都要求能写会算的?
      
      如果能进到这些厂子里,哪怕从学徒工做起呢。
      
      只要转了正,那以后就可是吃商品粮、端铁饭碗的能耐人了。
      
      以前是没办法,一个大队上能盖的起一座学校,这个大队就是先进大队了,有些地方可是几个大队才共拥有一所学校。
      
      毕竟肚子都填不饱,谁还有心情抓教育。
      农村小娃懂事早,四、五岁就能帮着大人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十来岁就能下地挣五工分了。
      
      对比读书,当然是工分重要。
      
      再说把送娃到大队的学校读书也没多大用,大队上的学校就是个带孩子的地,学不到东西不说还费钱。
      
      学校一年12个月放假都得放5个月,毕竟老师们农忙时也得下地挣工分。
      
      但今年政策不一样了,只要把孩子送进城里的学校,混个初中毕业,那就等于半只脚迈进了钢铁厂。
      
      所以这些名额也就犹关重要,脑子灵活的肯定会想法设法的抢名额。
      
      张校长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很危险。
      
      沉吟片刻后开口问:“如果让你当着众多老师的面考试,你会不会怯场?”
      
      鱼阿蔻语气软绵却带着满满的肯定,“不会。”
      
      张校长说出自己的打算,“那这样吧,明天你再好好复习一天,后天你跟我去一趟城里,一中的宋钧是我的老同学,到时找他让你提前参加考试,只是不进考场,你的卷题就会难上几个程度,且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答题。”
      
      作为宋钧的同学,在育人的方面再没人比他更了解宋钧了。
      
      只要让宋钧看到鱼阿蔻的人,宋钧是一定会把这颗苗子紧紧攥在手里的。
      
      鱼阿蔻心下感激,张校长是真的方方面面都替她考虑到了。
      
      他这是让她在众多老师面前留下印象。
      
      生怕一中到时录取的彼“鱼阿蔻”非此“鱼阿蔻”。
      
      只是她还有别的想法。
      
      她想考初二的入学考试。
      
      她上辈子对这段时期的了解不多,可也知道再过几年后会恢复高考。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后台的农家女,她是一定要赶上那场高考的。
      
      鱼阿蔻面上略带着不好意思,“张校长,我想跳级考初二。”
      
      张校长惊得嘴巴微微张大,“初、初二?”
      
      鱼阿蔻点头,“恩,刚刚我看了下初一的试卷,没有能难倒我的题目,我就想试试初二的试卷,如果能跳级,就可以给家里省一年的学费。”
      
      张校长听到前面的话面上还带着骄傲,待听到最后一句心下叹息。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于是瞬间就同意了,“下午是语文课,都是学过的,你现在就回家复习吧,多复习几天,下周一我们再去城里,这两天我再去多找点资料给你。”
      
      鱼阿蔻听话的回教室收了书包往家走。
      
      几天后。
      
      也不知张校长怎么运作的,总之一中那边同意了她考初二,只是必须得先做初一的试卷,老师们批改后如果成绩不错,才能做初二的。
      
      吃过早饭,鱼阿蔻挎着书包和张校长坐着大队里的骡车,来到了一中。
      
      跳下车道谢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厕所——揉搓被颠麻木的屁股。
      
      如今的路都是黄泥路,路面上雨天被车轮子挤出来的黄泥,在晴天后被晒成一道道的垄,路况坑坑洼洼的。
      
      人走在路上时,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身泥。
      
      她坐在车上不仅被风吹的满脸土灰,赶车人车技不好压过路垄时,整个人都能被颠的屁股离车。
      
      想到回去还要再经历一次,就满脸苦意。
      
      为了以后能坐上小轿车不再受这份颠簸的罪,这次她必须得考好。
      
      打理好自己,跟上特地等着她的张校长朝教师办公室走去,准备参加考试。
      
      一进办公室,就被八个老师们的眼光从头到脚洗礼了一番。
      
      老师们这几日都快被张校长魔音洗耳洗疯了,只要一闭上眼睛,耳朵里就自动钻出“鱼阿蔻”三个字。
      
      这也造成了他们对即将到来的学生好奇极了,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让一向内敛的张校长都变成不要脸了。
      
      可没想到见到的第一面,老师们就被少女的容貌惊住,女老师们心下惊叹…
      
      那双柳叶眼长得也太吸引人了吧!
      
      柳叶眼又称魅丝眼,内眼角成钩,外眼角上翘,介于丹凤眼和桃花眼之间,有丹凤眼的诱惑,又有桃花眼的波光涟漪。
      
      本该是诱、魅的一双眼,可眼波流转间,透出的却是纯真。
      
      待在心里感叹过眼睛后,发现这张脸上好看的不止是眼睛,似蹙非蹙的笼眉、鼻尖挺翘的琼鼻、唇珠饱满的微笑唇。
      
      只是那双眼睛太勾人,让她们下意识的把目光聚到那双眼上了。
      
      这张脸长得实在太好了,连在别人脸上是缺点的痣,长在她的脸上都是锦上添花。
      
      比如琼鼻侧尖上的那颗芝麻大小的痣,丝毫不让人觉得是缺点,反而觉得有那颗痣才叫好看,巴不得自己的鼻子上也长一颗。
      
      看脸怎么看都不像是农村的孩子,可再看打扮,就觉得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女孩。
      
      浅黑的头发中分扎成两条麻花辫,从耳后别过垂在胸前,发梢微微泛着枯黄。
      
      瘦瘦小小的身子上,穿着宽松三成新的石灰色布褂裤,说是衣服,不如说是套了个麻袋。
      
      衣服上虽没补丁,手肘、膝盖处位置却鼓起布包,一看就知是布太硬,举手投足间造成的压痕。
      
      脚上的鞋子更是农村特有的千层底黑色布鞋,鞋头上还绣着土里土气的绿叶红花。
      
      看着一身陋衣却丝毫不羞怯,站的笔直的营养不良少女。
      
      当下就有还没结婚的女老师母爱大发,这要是她女儿,她非得每月都给她做身新衣服,把她打扮的美美的!
      
      虽不是她女儿,可也挡不住她的怜爱。
      
      从抽屉里掏出一把糖,全塞到少女手里,放柔声音,“你就是今儿个来考试的鱼阿蔻吧?别紧张,题都不难,先吃颗糖补补体力。”
      
      鱼阿蔻先看了一眼手中的糖,再看一眼张校长,见张校长点头,收下糖甜甜的道谢。
      
      女老师笑的脸上开了花。
      
      男老师们没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脑子里就四个字:长得真好。
      
      这时张校长开始介绍屋内的八个老师,“这是宋老师、这是大李老师、这是周老师……”
      
      鱼阿蔻跟在后面随着介绍认人。
      
      双方互相打过招呼后,就开始考试。
      
      考桌是某位老师临时收拾出来的办公桌,她被众人围在中间。
      
      鱼阿蔻在九个人、十八只眼睛下,丝毫不怯场的拿起笔开始答题。
      
      众老师无一人出声,安静的教室里,显得窗外树上的蝉叫声分外刺耳。
      
      宋钧因为私下被张校长轰炸的厉害,这会心里不服气,就背着手和张校长并排站在鱼阿蔻的背后看她答题,他倒要看看这个被老友夸成一朵花的学生,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越看神色越认真,不说别的,光这手娟洁秀美的字,就甩他班上的学生一条街。
      
      张校长觑着宋钧的脸色,心里的得意都快顺着头发根飘出来了。
      
      这么优秀的学生是自己一手教出来的!
      
      自己!
      
      鱼阿蔻答完题再检查一遍后,刚想说已经答完,试卷就被人从背后抽走,一张新试卷拍在考桌上,伴着严厉的男声,“继续做!”
      
      鱼阿蔻:……
      
      好吧,继续埋头苦写。
      
      等做完几门试卷再停笔时,就发现面前的监考老师们都不见了,疑惑的回头,就被背后把她包成包围圈的老师们吓得心口骤停。
      
      宋钧面色奇异的问:“你做这些试题不用草稿纸的?”
      
      鱼阿蔻缓着被吓得加速的心跳答:“……暂时不用。”
      
      宋钧的声音是在压抑着什么,“初一的你已经考完,接下来考初二的吧。”
      
      鱼阿蔻忍住心底的雀跃,眼睛亮亮的点头。
      
      眼见宋钧又要发试卷,先前给糖的小李老师连忙出口提示,“鱼阿蔻,你要不要休息下再考?”
      
      潜台词是问要不要上洗手间,毕竟已经坐了几个小时。
      
      鱼阿蔻笑眯眯道:“谢谢老师,我不用。”
      
      她早点考完,这些监考的老师们也能早点去吃饭。
      
      小李老师就揉了揉她的头,温声,“那累了你就说出来。”
      
      鱼阿蔻乖巧点头。
      
      等做完最后一张试卷出办公室后,太阳也由东方滑向了西方。
      
      在树下边活动着僵硬的手指,边等着张校长。
      
      等了好久,张校长才笑容满面的和宋钧并肩出来。
      
      见到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提着的心放下了。
      
      果然,两人过来后,宋钧第一句话就是,“你回家等录取通知书吧。”
      
      鱼阿蔻弯腰鞠躬,声音雀跃,“谢谢老师,老师们辛苦了。”
      
      宋钧:“这是我们身为老师应该做的,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张校长也没多说什么,拍拍宋钧的肩膀,就带着鱼阿蔻走人。
      
      回家的路上,张校长再三嘱托鱼阿蔻以后不可骄傲自满,到了一中要更加努力、被人欺负了要找老师之类的话。
      
      鱼阿蔻不敷衍真心应下的同时,脑子里也在想着另外件事。
      
      现在她就不怕到时有人打她名额主意了。
      
      毕竟是初一名额的话,数学还能补补课赶上。
      
      可初二的数学就是道分水岭,笔掉在地上再捡起来就看不懂黑板上写的公式了,更何况从小学直接跨到初二?
      
      她现在恶趣味的倒真希望有人打她名额的主意了。
      
      很想看看那些人竹篮打水一场空,被气的跳脚的模样。
      
      *
      
      和鱼阿蔻先前想的一样,现在真有个人被气的差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猫奴写的还可以的小猫咪,求你们点个收藏吖…(咬手绢可怜巴巴.jpg)
    毕竟收藏评论就是我前面吊着的那根胡萝卜呀…
    ————————
    我发现同一件事,男女思维差的很大,比如今天我问男性朋友…
    我:你们看到好看的小姐姐时,会怎么形容她?
    朋友:美女。
    我:具体点。
    朋友:大美女。
    我:…加点形容词,比如说美在哪儿。
    朋友(迟疑):身材好长得好的大美女?
    我:……
    而如果问女性朋友,她会用许多文字来描述小姐姐的外貌,让你分分钟怀疑她词典附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