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学神型女配》喵很喵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21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陆安然和柏子明打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了出去,立刻在全校引起轰动。
      
      柏子明以优异的成绩俊朗的外表,还有穆阮轻校草的好友闻名,陆安然以其顽劣,目中无人嚣张到让人讨厌闻名。
      
      两人一个天一个地。
      
      学校贴吧更有无数人蹲在那里分析这次赌约的情况,将陆安然批判得体无完肤,都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邬烟瞬间联想起了昨天凌疏影找陆安然的事,估计就和打赌有关。
      
      她背过身猛敲桌子,陆安然抬起头,邬烟劈头盖脸地一阵问。
      
      “你疯了吗?你和柏子明打什么赌不好,赌学习?”
      
      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陆安然答非所问:“你说,要是有一天,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家伙突然爬到了他们头顶,别人会是什么滋味?”
      
      邬烟被转移了注意力:“难以置信?不可思议?愤怒和鄙夷?”
      
      陆安然脸上扬起明艳的笑容,那就好了。
      
      邬烟不解地看着她:“你这两天在想什么?”
      
      陆安然怡然自得地靠在椅背上,坐在后排的好处就是可以将教室一览无遗,她的目光停留在教室里或是嬉闹或是做题备课的学生身上,眉眼微弯。
      
      “你很快就知道了。”
      
      一中的老师并不孤陋寡闻,或许说他们才是第一情报的获取人才对,柏子明和陆安然打赌的浩势太大,他们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在一班任课的老师上课难免会把目光放在陆安然身上,发现她在认真听课的时候还蛮惊讶,大致是没想到陆安然真的在认真听课。
      
      再加上昨夜校长抽风似的短信,怎么看也不是在开玩笑,但他们还是觉得不可置信,两人的段位水准未免也差得太多了一点,不是好好学习两三天就可以追上的那种。
      
      他们又没资格插手其中,觉得这一届学生真难带,头发都白了不少。
      
      .
      
      陆校长喜欢在学校里巡逻,而且追求时髦,与时俱新,贴吧里的消息也没错过,他本人和那些难以置信的老师不同,热泪盈眶地盯着上面的一段文字,舍不得移开眼睛,对陆安然的话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迷之自信。
      
      安然既然打算好好学习了,他也不能拖女儿后退。
      
      激情澎湃的陆校长今天拿着黑皮本子和钢笔,准备到高三老师办公室晃悠一圈,打算向各科老师讨教一下现阶段市面上比较重要的复习资料,以公谋私用得十分自然。
      
      陆安然的父亲是校长,别人不敢明面上嘲讽她不自量力,只敢在背地里吐槽。
      
      她也不是很在意周围异样的眼光,毕竟她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目光之下。
      
      下课以后,一班门口冒出了三个染了红黄蓝三色头发的少年,鸡贼地往教室里探脑袋。
      
      陆安然一瞬间辨析出来了他们是谁,然后嘴角微抽,不得不说这发型和发色都十分辣眼睛,还好没有出现一个绿毛。
      
      这是文里跟随着陆安然混的小弟,因为她父亲是校长,他们想利用她在学校里肆意妄为,再加上陆安然出手阔绰,还时不时哄着她给他们买东西。更是经常怂恿陆安然去搞女主,最后在闹出大麻烦后,立马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恨不得和所有人撇清他们的关系。
      
      陆安然也是真的傻,这群人压根没真心实意地把她当老大,她信以为真也就算了,还傻乎乎付出真心。
      
      说到底只是学生时代的玩笑话而已。
      
      “老大,这边这边。”蓝毛在后面挥手。
      
      陆安然起身向外走去,懒洋洋地倚靠在门框上,站在外面的三人总觉得陆安然有哪儿变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黄毛撩了下头发:“老大,我们下午翘课去网吧,世界出了新boss,我们去组队拿下它。”
      
      “这次更新还会出新装备,我垂涟了好长时间。”红毛不甘示弱。
      
      “不准去。”陆安然抬起眼皮,“下周要月考了,临时抱抱佛脚,说不准会有点用。”
      
      三人面面相觑,蓝毛小心翼翼道:“可是我们这种垫底,学习又没什么用,而且我们以前考试之前不也去网吧玩吗?”
      
      陆安然挑起眉:“所以你们不打算听我的话了?”
      
      红毛立马赔笑,结果眼睛里的鄙夷和不屑都没藏好:“怎么会啊,成,我们这周好好学习,毕竟老大你也和柏子明打赌了。”
      
      看来他们是知道打赌的事,结果还是来找她了。
      
      黄毛跟在一边附和,态度十分敷衍。
      
      陆安然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偏黑的瞳眸翻腾着压抑的墨云,声音不锐利:“这一周时间,怎么说也能比上学期末的成绩高个二三十分,如果做不到的话,就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三人不知道为何,脊背微微发凉,看陆安然态度明确,推搡了彼此一下。
      
      “老大,我们先走了。”
      
      “老大加油!”
      
      穿过一间教室,蓝毛迟钝地问:“那我们下午还要去网吧吗?”
      
      红毛暴躁地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当然去啊。”
      
      “不过下午去的时候要小心一点,这次她不去,被老师逮到的话没好果子吃。”黄毛在一边叮嘱。
      
      “你说她怎么一回事啊?突然说要学习了,真是笑死人了。”
      
      “还想让我们学习哈哈哈。”
      
      蓝毛也嗤笑出声,然后学着陆安然的语气,掐着嗓子:“如果做不到的话,就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雾草,你学的真像哈哈哈哈。”
      
      三人完全没把陆安然的话放在心上,下午和往常一样翘课在游戏里大杀四方。
      
      还想着之后去哪儿吃晚饭,早将白天的事抛之脑后。
      
      再说陆安然看他们离开以后也回了教室,她不开玩笑,如果他们完不成,她会让这三个人体会一下活着是一件多美妙的事。
      
      老老实实上完课,陆安然不着急回去,背着书包坐在校门口旁边的奶茶店,点了一杯波霸奶茶,坐在窗户边看橘红交织的天空。
      
      慢悠悠喝完奶茶才磨叽地走出去,路过一条昏暗的小巷子突然传来的撞击声和难听的叫骂声。
      
      穆阮轻右脸被划了一道,红色的血丝逐渐浮在脸上。
      
      “别以为自己是校草很厉害,你以后离疏影远一点,垃圾!”
      
      他眼睛的冷意足够冻死一个人,正值肆意张狂年华的少年们不会手下留情。
      
      “穆阮轻,疏影脾气好,不生你的气,但是我不一样,你要是再敢招惹她,我打断你的腿。”
      
      “程哥,那边有人。”
      
      站在巷子口无意中目睹这一幕的陆安然:……
      
      她想解释自己只是路过,不会打扰到他们。
      
      下一秒——
      
      “陆安然?”穆阮轻低声道。
      
      巷子里很安静,再轻的声音也能听得到。
      
      领头的少年脸色倏然间变了,凶狠阴鸷地看着她。
      
      “你就是陆安然?”
      
      陆安然:“……”
      
      她的余光瞥到穆阮轻脸颊上的伤,想起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书中倍受宠爱的女主还有一个青梅竹马,因为意外从一中退学,暗恋着女主,却不敢告白,最后暗中守护女主度过幸福一生。
      
      用陆安然的话来总结,就是用来让男主吃醋珍惜女主的男配——易程。
      
      剧情正好进展到易程警告男主,仗着人多围殴男主,男主不防挂了彩,结果却意外给男主和女主增添了见面机会。
      
      易程心眼很小,是个狠角,他在乎的只有凌疏影一个,谁惹了凌疏影都不会放过,至于对方是男是女对他来说无所谓。
      
      凌疏影是他的逆鳞。
      
      陆安然微眯着眼,将小巷里的景象全部收纳入眼眶,小说里易程也有来找陆安然,在她最为落魄的时候找人打了她,现在剧情是……被迫提前了?
      
      易程一步步逼近陆安然,在走近的那一刻扬起手,掌风呼呼袭来,要落在陆安然精致的脸上。
      
      跟在易程后面的几个小弟露出不忍,毕竟陆安然长得格外好看,爱美是人的天性。
      
      从头到尾压根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的陆安然:“……”
      
      她有些懊恼,这人脑子有坑吧。
      
      陆安然有些生气,利落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紧紧攥着,硬生生拦下这一巴掌。
      
      易程只觉得自己的胳膊动不了,而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是比自己矮一个头,看着娇弱无比的小姑娘?
      
      原小霸王陆安然从穿书来到这里以后,就一直忍着,不按照小说里的内容重蹈覆辙,结果别人不放过她。
      
      “雾草……”
      
      站在易程不远方,亲眼看着陆安然动作的三位嘴巴长得老大,有点不敢相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幕。
      
      同样错愕的是穆阮轻,在喊出对方名字的时候就后悔了,这群人今天来找他麻烦就是因为凌疏影,很有可能也知道一直在找凌疏影麻烦的陆安然。
      
      他是讨厌陆安然没错,但是一句话害对方挨揍……
      
      易程脸色更黑了,压根不顾及陆安然是个女孩,凛冽地踢出一脚。
      
      陆安然彻底怒了,这人有完没完,直接上来就找茬,她难道看起来像好捏的软柿子?
      
      她硬生生挨了一脚,漂亮的脸上也彻底没了表情,胳膊肘一弯,袭向易程的腹部,狠戾程度完全看不出是个女孩。
      
      然后……
      
      就是易程单方面的挨打了。
      
      陆安然有分寸,却也把在外面混了几天,以为天下无敌的易程打懵了。
      
      陆安然眯着眼睛,压向易程,两人身上的衣服都灰扑扑的,她的语调是穆阮轻前所未闻的随性。
      
      “你家里人有没有教过你不要和女孩子动粗?嗯?年纪不大就在外瞎混,对得起你父母吗?”
      
      劈头盖脸一阵骂。
      
      这也和穆阮轻平日所见的形象不同。
      
      易程挣扎了一下,比他矮一个头的女孩力气贼大,摔在地上,脊背生疼,发懵地看着陆安然骂他。
      
      同样迷瞪瞪的还有易程带来的几个小弟,老大全程没说出手,他们也就傻乎乎地看着老大被撂翻在地,然后开始当众进行素质教育。
      
      这时候,巷子口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柏子明在外面喊:“阿轻?”
      
      穆阮轻被喊回了魂,深吸一口气:“我在这。”
      
      柏子明带着一帮兄弟浩浩荡荡地闯进巷子里。
      
      柏子明往里边一扫,倒吸一口冷气,看着与穆阮轻明显对立的一波人怒骂:“你们是人吗,怎么还打女生?”
      
      只见先前以胜利者姿势在上空的陆安然不知道何时松开了易程的领子,没形象地坐在地上,捂着脸埋在膝盖上,一副倍受欺负的小可怜。
      
      穆阮轻:……
      
      易程:……

  • 作者有话要说:  易程:可怜弱小又无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