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学神型女配》喵很喵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5-22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你看这锅,又大又圆。
      
      易程难以启齿自己被一个女生揍了一顿,事后还要背起打人的锅,要是他真的动手了被骂也无所谓,可是他到现在全身还疼呢,也不知道那女生吃什么长大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当真拳拳到肉。
      
      巷子里着实昏暗,柏子明没看清易程灰扑扑的脸,像只落败的小狗崽,哪里像是欺凌的人,他同样也没看清蒙着脸的人是陆安然,只把她当做了无辜被牵扯进来的女孩。
      
      事到如今,易程也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是陆安然把他揍了才对,咬牙切齿地看着她说:“你给我等着!”
      
      柏子明挺身而出,横在陆安然面前:“你还是不是男人,孬种!居然威胁女人。”
      
      在他后方的穆阮轻神情复杂地看着伸张正义的好友,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易程作为失败者在撂狠话,真的不是在威胁。
      
      就连跟着易程的小弟也是迷之沉默,自己崇拜的老大被一个女人撂倒了,这说出去也太丢人了,他们也不可能说出是陆安然在单方面揍老大。
      
      “我们走!”易程铁青着一张脸,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努力让自己挺直腰板不丧失气势,大刀阔斧地从这些人面前走过,途中还想瞪陆安然一眼,发现刚还在装可怜的少女不知道何时抬起了头。
      
      昏暗的街巷里,她的眼睛放着微光,像是丛林深处伺机而动的野兽,随时会扑上来撕咬他的喉咙,易程觉得自己肉更疼了,他狼狈万分地收回视线,仓促离开。
      
      柏子明没拦他们,一方面是不想再让女生牵扯进来,另一方面阿轻似乎见血了,不排除这些人带着利器。
      
      双方的气势像随时都会动手干一架,用眼神较量,难舍难分,僵持了好一会,易程快站不直了才臭着脸带人先离开。
      
      柏子明说到底也没怎么在乎那个女生,他急忙走到好友身边,发现他心不在焉的,一巴掌拍在他肩上。
      
      “你出去这么久都没回来,我就猜到你遇到事了。”
      
      “抱歉,我没想到会被人下黑手。”
      
      陆安然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沾灰尘的校服,拎着包准备离开。
      
      柏子明总算是注意到她了。
      
      “陆安然?”
      
      “嗯,谢谢你刚刚过来解围,要不然就糟糕了。”
      
      陆安然抢先说话,态度要比以前温和许多,柏子明摸了下后脑勺,没发现自己的好友又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是啊,可不是嘛,柏子明再不出来,易程就糟糕了,他怀疑,如果不是柏子明赶来救场,陆安然会不带一个脏字把易程再骂个十几分钟。
      
      “我先走了,还有穆同学也帮我了,谢谢你。”陆安然笑盈盈地看向穆阮轻。
      
      穆阮轻:……
      
      不管怎么看,那蕴含着威胁的眼神都像是在警告他别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和以前含羞带怯花痴的眼神截然不同。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柏子明喊其他人去外面打车,自己跟着好友一起走出去。
      
      “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来找你麻烦?”
      
      “领头的那个认识疏影,觉得我牵连到她,气不过来找麻烦。”
      
      “咦?他肯定是喜欢凌疏影了,看不惯她对你特殊对待。”柏子明哈哈了两声,然后话音一转。
      
      “我以前挺烦陆安然的,每次都在搞事,今天发现她也不怎么烦人,不过她也被那伙人盯上了?一个女孩子多危险啊。”
      
      “……”
      
      穆阮轻翻了一个白眼,快步从他身边走过。
      
      是啊,超级危险,他看到了,易程离开的时候腿都在颤。
      
      .
      
      她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陆校长是个贤惠的男人,都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一直在等她。
      
      陆安然知道自己浑身脏兮兮,回来又晚,一定会被质问,一路上在想借口。
      
      结果进屋了以后,陆校长看到她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招呼着她换个睡衣下来吃饭,外衣放在门口的积衣箱里,他待会洗。
      
      她一时间难以适应这种关切,浑身僵硬着走进房间,冲了一个澡才出来。
      
      饭菜已经热了一遍,昨晚也是陆校长做的饭,今天她就看到自己喜欢的菜全在靠自己这边,被这份温暖包围着有点儿奇怪。
      
      心脏却奇异般的满足了。
      
      吃完饭以后,陆安然端着盘子进厨房打算洗,被陆校长赶了出去。
      
      “我来洗,吃饱了在外面走十分钟回来写字去。”
      
      她微微皱眉,她是替别人享受这份厚重的感情,这一切都是她偷来的东西。
      
      陆安然的手刚刚碰到碟子边缘,余光发现男人眼眶红了,惊得她手没用力,陆校长轻而易举地就抽了出来,然后推着浑身僵硬的陆安然走出厨房。
      
      她站在客厅里,低下头,食指和拇指碾压,上面还有一层水,触感挺好。
      
      她不想去散步,回屋打量自己的房间,她终于有点好奇了,陆校长明明这么喜欢女儿,怎么可能会像小说里那样对她失望透顶。
      
      她拉开桌子右边的抽屉,看到一张倒扣的相框,背面还记录着时间。
      
      是一张黑白像,里面有很多小孩,还有几个大人,照片里的孩子表情大多都是麻木的,眼神也透着死气,顶上还有一横板上写着:育安孤儿院。
      
      她顿了一下,拧起眉头,难道陆安然原本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那她的母亲呢?
      
      她的心情沉入谷底,书里没有详细地写女配。
      
      此时手机叮咚响了一下。
      
      是一个陌生号码。
      
      [陆安然,想好要和我见面了吗?]
      
      才穿来两天的陆安然:……你谁。
      
      这个号码之前也没发过短信,之前有一通电话,但也没标姓名,她有些头疼,不想理又怕到时候出什么乱子再栽赃到她头上。
      
      毕竟她记得小说剧情走到这里的时候,陆安然已经快成一个疯狗一样四处咬人了。
      
      她小心谨慎地敲下一个问号。
      
      崔峥嗤笑一声,放下手里的筷子发消息。
      
      崔建华看到他拿起手机,怒呵:“崔峥!吃饭的时候好好吃,不想吃就给我滚。”
      
      “得嘞。”崔峥干脆利落地站起身走出去,不顾后面脸色难看的父亲。
      
      他旁边坐着一个貌美的妇人,仔细一看居然和陆安然的五官很相似。
      
      她急切地拍了拍崔建华的背,柔声安抚:“小峥有事,你们父子两三个月没见面,一见面就吵架怎么行?”
      
      “他现在大了!翅膀硬了!我还说不得他两句?”崔建华显然气不过:“你说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崔峥早有预见地关上门,将声音隔绝在外,直接把号码播了过去。
      
      他背后的墙壁上贴着数不清的荣誉证书,俊美的脸上一片冷漠。
      
      “喂?陆安然?”低哑的声音透过话筒。
      
      “嗯,请问你是……”
      
      崔峥笑了一下,眼睛里却没任何笑意。
      
      “你不想见你母亲?”
      
      陆安然暂且把手机移开自己的耳朵,盯着上面的陌生号码看了一会,然后毫不犹豫地挂掉了电话。
      
      崔峥:……
      
      她挂完电话,仰躺在床上,等第二通电话拨过来之前先把号码拉入黑名单,然后转了个身,舒服地埋在被子里。
      
      她大脑转得快,估计打电话的人认识她母亲,小说里陆安然这段时间也性情更加暴躁,看来和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她不理就好了。
      
      .
      
      有生以来头一回被人挂断电话的崔峥:……
      
      他盯着手机看。
      
      上回打电话的时候,他还能听出陆安然的迫切,这才一周而已,怎么就敢挂电话了。
      
      他又拨了过去。
      
      “嘟嘟……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连着两通都是这样,崔峥瞬间清楚自己是被拉入黑名单了,一时竟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
      
      他在房间里笑了两声,可以,他亲自去找人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角!敲黑板!
    宝贝们留评激励我呀哭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