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路瑕从小到大,除了狗之外,就没什么怕的东西。
      
      她十岁以前,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院在郊区,流浪狗经常在外面走动,在孤儿院的路瑕性格孤僻,长得又瘦弱,孤儿院其他的孩子都很排斥她。
      
      有一次她坐在孤儿院的门口,身后突然有只手将她推倒在地,是那几个经常欺负她的孤儿院大孩子。见她摔倒在地,还冲着她做鬼脸,看到有条流浪狗走了过来,一个个的赶紧的把大门关上了。
      
      当时路瑕六岁左右,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导致她看起来瘦干干的,脏乱的头发贴着脑袋。看着冲着她虎视眈眈的大狗,她怯生生的往后蜷缩,眼神里满是惧怕和恐慌。
      
      那只狗看起来,比地上的路瑕还要壮。
      
      门里看笑话的那几个大孩子,不断的发出嘲笑声,见狗不断的朝着路瑕靠近。有一个人开出一道门缝,朝着路瑕的方向扔了一小块骨头。
      
      果不其然,下一秒那只流浪狗扑了上去。
      
      要不是孤儿院的院长赶来的及时,路瑕当时就被那只流浪狗咬死了。即便如此,那时小小的年纪的她,还是缝了近一百多针。
      
      她对狗的畏惧,几乎是刻在骨髓里。
      
      哪怕是只听见狗叫声,她浑身就出冷汗,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很久之前那一幕。
      
      追着跑来的狗,其实并不怎么大,差不多到薄然膝盖那儿。
      
      它一动不动,那双眼睛在黑夜里,显得尤其可怕。
      
      路瑕唇色泛白,搂着薄然脖子的那只手有些发颤,她下巴抵着薄然的肩,声音几乎快哭出来了。
      
      “都怪你,你不活,为什么要拉我垫背,不让我跑。”可能怕惊到狗,路瑕的声音很低,她唇贴着薄然的耳边,低低的声音有种抽噎的感觉。
      
      薄然:“……”
      
      “一条狗而已,有那么可怕吗?”
      
      薄然偏头,对上路瑕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唇角轻轻上扬,“你能下来吗?很重的。”
      
      见薄然还能笑出来,路瑕没说话,头埋进薄然的脖子里,双手紧紧的抱住薄然。
      
      狗还在冲着她们狂吠,路瑕一个没忍住,眼泪哗哗的直往下流。
      
      感觉到脖子上的湿意,薄然嫌弃的皱了皱,一想到路瑕一脸泪都擦在她身上,她就浑身的不自在。
      
      “下去!”
      “我不。”
      
      正准备用武力强行把路瑕,从她背上丢出去,系统的声音同时响起。
      
      “宿主,女主对待弱小要温柔以待,不可以暴力哟~”
      “友情提示一下,这样做会崩女主人设的。”
      
      薄然拽路瑕胳膊的那只手一顿,抬脚朝着那只手踢了个石头,石头正好砸在狗的身上。
      
      只听到狗发出一声惨叫,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
      
      而路瑕彻底的把脑袋,埋进薄然的肩窝里,身体下意识的发颤。
      
      薄然深呼了一口气,默念了一声保护弱小。手轻拍了拍路瑕的还在抖的肩,轻声安慰道:“好了,没事了,那只狗已经跑了。”
      
      薄然的声音很轻很轻,却似是有某种魔力一般,很快抚平路瑕心中的那抹不安。
      
      路瑕松开薄然的脖子,目光落在薄然柔和的眉眼,一时有些发怔。她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在对上薄然眼睛那刻,面色快速的浮现出一分恼怒。
      
      “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
      
      薄然低头勾了下唇,半边的面容藏在黑暗中,低声说了个好。
      
      路瑕看不清薄然脸上的表情,听到薄然说好的时候,她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松了口气。
      
      反而心底涌上一股陌生的,令她心慌的情绪。
      
      夜很静,隐隐的还能听到几声狗叫。
      
      好像身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一只狗。
      
      路瑕看着快走远的薄然,很出息的,小跑的跟上。
      
      离薄然还有三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她放缓了脚步,跟在薄然的身后。她全程很安静,视线时不时的落在薄然的肩上,上面皱皱巴巴的,有片巴掌大的湿痕。
      
      薄然停在小区门口,转身看了眼身后的路瑕,轻声说道:“还跟?”
      
      闻言路瑕低垂着头,身上的冷汗还没完全褪去,她假装无事的抬起头,“我没跟,我也是在这小区里住的。”
      
      薄然抬眼,视线落在路瑕额头上的虚汗,放柔了声音说道:“嗯,那下次你要是害怕的话,我们可以作伴回家。”
      
      “谁跟你说我怕了?!”路瑕进了小区后,胆子也大了不少,她面上恼怒又盛了几分。一想到自己刚刚丢脸的模样,都被薄然看在眼里,她整个人就不好了。
      
      路瑕扭头走了两步,猛地想起什么,她转头走到薄然的跟前,问道:“我问你,你这次考试是不是故意发挥失常的?语文考了103分,你瞧不起我,是吧?”
      
      薄然看着路瑕的样子,轻笑了一下,眼底藏着淡淡的笑意。
      “不好意思,下次会好好考的,不会在语文考试中开小差了。”
      
      “???开小差?”路瑕愣了片刻,回过神来的时候,薄然已经进去了,她快步跟了上去,挡住了路瑕的去路,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好好的考试,你开什么小差?”
      
      薄然抬了抬下巴,笑着一步步的走到路瑕的跟前,她突然伸手揽住路瑕的脖子,把人拉到跟前。
      
      低声,一字字说道:“因为——临毕业了,想送你一份礼物。”
      
      呼吸洒在路瑕的脖颈中,她心跳控不住的加速,甚至连薄然说的什么话,都稀里糊涂的没听懂。
      
      心里隐隐升起一个念头,“薄然——在撩她!”
      
      “说就说,离我这么近干嘛?”路瑕把人推开,下意识的往外跳了一步。
      
      她看着灯光下笑靥如花的薄然,目光定在薄然的那张柔和的脸上,尾音有些发颤,“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什么礼物?”路瑕有些惊诧,高中三年她跟薄然不对付了三年,薄然心里不杀了她就算了,还想送礼物?
      
      这人不是假好心了,是傻!
      
      薄然听到路瑕的话,面上笑意不减,她说道:“我知道,高中三年你一直对第一有执念,马上就要高考,我就想把第一这个送你。”
      
      话音一落,路瑕脸色瞬间变了,她没有说话,抿了抿唇,看向薄然的那双眼有些怒火。
      她吸了口气,心中的火气并没有消下去,抬头看到薄然那双平静的眼睛时,怒火反而愈演愈烈起来。
      
      “薄然,我告诉你,我路瑕就算再想要一个东西,也会自己抢过来的。”路瑕几乎压着火,她右手紧攥着衣角,“你不用以这种方式来侮辱我。”
      
      看到路瑕气的发抖的样子,薄然敛去了面上的笑意,那双漫不经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光。啧啧啧,这年头连反派都这么有底线有原则吗?
      
      薄然沉默了片刻,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角有些嘲讽,意有所指的道:“可是有些东西,天注定,你再怎么抢也没有用。不是你的,怎么也不会到不了你手中的。”
      
      就好比在前世,她是恶毒女配,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的一切都是为女主而服务的。她拼命抢的东西,最后也会落入那人手中。
      
      路瑕误以为薄然是在说成绩的事,气冲冲的走了。
      
      不是路瑕不放狠话,实在是高中三年她放的狠话还少吗?可最后成功打脸薄然的,一次也没有。
      
      说来也巧了,路瑕就住在薄然楼上那间,因为路瑕刻意躲着薄然的缘故,两人上下楼接近三年的时间,遇到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就在薄然抬脚走的时候,她听到一声细弱的声音。
      
      她一回头,就愣住了。
      
      那是只小幼猫,蓝色的眼睛很漂亮,害怕的躲在垃圾桶的后面,毛发在黑暗中显得黯淡不少。
      眼神委屈,又有些可怜兮兮的。
      
      可惜的是,薄然对这一切无感,她不喜欢过于弱小,过于卑微的东西。
      
      好像有那么一瞬,她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弱小而又卑微的自己。
      
      薄然面色不变,眼底却透着几分对生命的漠视。她转身就要离开,刚走了两步,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宿主,依照女主的善良本性来看,女主是不会不管这么可爱的小奶猫的。”
      
      “你这是崩人设?”
      
      “我没有,我只是要先回家,给它找点吃的。”薄然否认的很干脆,她目光往小奶猫的方向看了眼,眼底的寒霜稍微有些融化,她幽幽的问道:“系统,我能救这小奶猫一时,可救不了她一世。”
      
      系统:“要是女主的话,看到这么可怜的小奶猫,一定会抱回家的。”
      
      “不可能,”薄然说道,翻出一些猫能吃的东西,然后拿着一只铺着毯子的纸箱出门了。她有些轻微的洁癖,看着脏兮兮的小奶猫,皱了皱眉头。
      
      薄然把纸箱放到垃圾箱旁边,吃的东西放在纸箱一侧,用一种似冷淡又似漠视的目光,看了眼躲着她的那只小东西。
      
      转身离开了。
      
      “宿主!你这样是不成的,小猫咪还这么小,你忍心看它一个人吗?”
      
      薄然有些不耐,“我说了,我是不可能养的,也没这闲心养。”
      
      系统:“可是,这么小的猫咪,怎么活下去?”
      
      薄然:“怎么活下去,那是它自己的猫生,跟你没关,你个系统管的是不是有点宽了。”
      
      系统:“宿主啊,可你是女主,你要是真的不管这只小猫咪的,会崩人设的。”
      
      五分钟后,薄然抱着纸箱子站在路瑕的门口,费力的按了下门铃。
      
      路瑕打开门,看到门口的薄然愣了愣,问道:“找我什么事?”
      
      薄然微笑,把怀里的纸箱子送到路瑕的面前,“其实,这个才是我送你的礼物,生日快乐!”
      
      路瑕:“???”她跟薄然的关系有这么好吗?等等,她怎么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
      
      见路瑕怔住了,薄然直接把纸箱子塞进路瑕的怀中,见烫手的山芋终于送出去了,她眼底的笑意深了深。
      
      声音也掩不住的欢喜,“希望这只猫咪可以陪伴你,早点休息,晚安哟~”
      
      路瑕这才回过神来,叫住正在走的薄然,问道:“今天不是我生日?”
      
      薄然转头,笑着对路瑕说道:“今天植树节,身为国家未来的栋梁,植树节当然是你这只小树苗的生日了。”
      
      路瑕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薄然人早走了。
      
      她低头看着正吃东西的小奶猫,眼神不由的化成了一汪水,目光落在小奶猫身上,不舍得离开。
      
      好乖,好阔爱啊!
      
      路瑕小心的靠近小奶猫,脸上笑的那叫一个荡漾,她温柔的把小奶猫抱进怀里,一个劲的低头说小可怜。
      
      小奶猫身上有些脏,路瑕毫不介意,她手摸了摸小奶猫的脑袋,声音很柔,“走,姐姐带你回家。”
      
      如果是狗是她的人生中的噩梦,那猫就是她那段灰暗生命中的救赎。
      路瑕对猫这种生物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尤其是这种可怜巴巴的小奶猫,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死了,要窒息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猫咪这种可爱的生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