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你听说了吗,薄然这次语文只考了103。”
      “不是吧,怎么可能?她可是……”
      
      路瑕刚走到教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她脚步顿时停下,后退了两步,朝着一班的方向的看了两眼。
      
      薄然坐在第四排靠窗的位置上,此时那个位置上没人。
      
      “怪不得,刚才有几个一班的人,来看咱们班的成绩。”
      “怕是看的路瑕的成绩吧。”
      
      路瑕双唇紧抿,面色有些沉,看出来心情有些不太好。她这次考试排名还是第二,能把她压过的除了薄然还能是谁,可问题是这次薄然语文考了103。
      
      她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身朝着1班的方向走去。
      
      路瑕目光落在成绩单最上面一栏,双唇抿得更紧了,转身正要离开,刚走到教室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拦她路的人是温绪雅,她一脸稀奇的看着路瑕笑,打趣道:“哟!你怎么来我们班?”
      
      路瑕心里压着火,一副拒绝沟通的表情,“让开!”
      
      温绪雅目光看了眼成绩单,又看了眼心情不怎么好的路瑕,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估摸着是薄然这次成绩又打脸这位大小姐了。
      
      “不会是来看薄然的成绩吧?”
      
      瞬间被戳破的路瑕,一下子急了,她忙的解释道:“我我才没有呢!我看的不是她的,我——”
      
      说着路瑕卡壳了几秒,目光又朝着成绩单看了眼,这次落在温绪雅的名字上,她认真的说道:“我是来看你的成绩的,对,就是来看你的。是房晓雯让我来看的成绩的。”
      
      温绪雅低头笑,听到房晓雯三个字,她眼底的笑多了些暖意,问道:“那正好,你帮我转告她一句话,让她这周末去我家找我温习功课。”
      
      “让开!”路瑕又重复了一遍,见温绪雅挡着她的去路。
      
      “你确定不说?”温绪雅看了眼时间,突然小声嘀咕,“薄然,应该快吃完早饭了。”
      
      “我说!可以让开了吗?”
      
      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她拿笔在草稿纸上写两行字。
      薄然:语文103 数学150 英语150 理综300 703
      路瑕:语文132 数学144 英语141 理综285 702
      
      路瑕越看越生气,她感觉自己这次被薄然侮辱了,侮辱过后还狠狠的打了一次脸。
      
      看着草稿上薄然两个字,她用笔尖狠狠的戳了一个洞,周围的同学还在讨论这次一模成绩。而这次薄然考试失误,跟路瑕总分又查了一分,很显然成为他们口中讨论的话题。
      
      “能安静会儿吗?”薄然头抬都没抬,把桌子上的书都塞进书包里,冷着一张脸往最后一排靠墙角的地方走去。
      
      路瑕行事霸道,性子又是出了名的无法无天,学校的论坛里时不时的传出这位大小姐,学习虽然好,但人狂的没边,看不顺眼的直接拳头招呼,认识不少校外的人。
      
      原本嘈杂的教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路瑕把书包放在桌子上,看着眼前的男生,面无表情的说道:“起来!咱换下位。”
      
      “老师那儿我会说的。”路瑕淡淡的说道,她声音不似薄然那般软糯绵软,而是锐利中带着清脆的。
      
      路瑕长的好,五官张扬偏明艳,冷着脸的模样却显得有些清冷。
      
      男生一时看愣了,目光对上路瑕愠怒的眼神,手忙脚乱的快速的桌子收拾干净。
      
      上午第三节课是二班的语文课,也就是他们的班主任老李的课。老李一进教室,就看到路瑕的位上是张超,放下手中的试卷让人发下去,他走到张超的面前问道:“你怎么做到这儿了?路瑕呢?”
      
      张超往自己之前的那个位置看了眼,心里叹了口气,最后一排墙角,多么好的位置啊,就这样离他远去了。
      
      老李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见路瑕坐在张超的位上,他拍了拍张超的肩膀,叮嘱道:“在这儿别捣乱啊!”
      
      张超一脸愁苦的点点头。
      
      老李讲课的时候,时不时的会下讲台,他走在过道上,目光往墙角处的路瑕扫了眼,见她低头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不动声色的朝着她的方向靠近。
      
      路瑕心中警铃一响,连忙把手中的草稿纸塞进桌洞里,拿出一张演算数学题的草稿纸压着。
      
      低着头,假装认真的在草稿纸上瞎算。
      
      一双手伸了过去,路瑕抬头,见老李看了眼草稿纸的内容,又给她放回桌子上。
      
      没再说什么,装作无事的继续讲课。
      
      然后老李,站在路瑕的的跟前,讲了一节课。
      
      下课后,路瑕才把草稿纸上拿出来,草稿纸中间画着一小人儿,头顶写着薄然两个字,身体上插了很多小刀子,最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围攻薄然作战计划。
      
      晚上十点半。
      
      小巷子里的路灯有些黯淡,薄然低头走的很快,她身后那个身穿黑衣,带着帽子的人也紧随其后。
      
      这条路不是很长,再走两百多米就是小区门口。薄然余光扫了眼身后的那人,在夜色的遮拦下,她几乎什么也看不出来。
      
      薄然脚步一顿,突然转身。
      
      她上一世是个剑修,即便这一世她没了修为,可身手却还在,对付个人绰绰有余。
      
      见薄然发现了自己,那人明显吓了一跳,转身就想逃。
      
      走了两步,似乎又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又转过身来看向薄然。
      
      薄然是个乖乖女,胆儿一定会特别小,估计现在已经吓得快哭出来了。
      
      她难不成还怕了?
      
      见薄然站在原地不动,路瑕认定了,薄然一定是怕的双腿发抖,走不动路了。
      
      路瑕不屑的撇了下嘴角,真是个胆小鬼,她还没开始行动呢,就吓傻了。
      
      薄然看着走过来的人,身高跟她差不多,应该一米六七左右,体型偏瘦,上半身穿着一件黑色卫衣,脸上带着口罩,帽子又遮住了来人半边脸。
      
      只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眸。
      
      那双眼睛很熟悉,薄然看着那人又走近了几步,脑海里浮现出路瑕那张不屑的表情。
      
      路瑕视线落在薄然身上,只见薄然吓得说不出话来,看向她的眼眸似是浸着水光般,晶莹明亮比夜空中的星辰还要璀璨。
      
      心里突然有些不自在,想到那个被薄然侮辱的成绩,那丁点不自在转瞬即逝。
      
      “我是来打劫的。”路瑕说话的时候,刻意压着嗓子,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又粗又嘶哑。
      
      仔细听的话,声音里带着独属少女般的清脆。
      
      薄然有些好笑,她故意装作害怕的模样,声音颤抖的问道:“我我、我身上没没钱。”
      
      “没钱?”路瑕压着嗓子重重的说了一遍,抬手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威胁道:“没钱,你就把命留下吧。”
      
      然后路瑕学着电视里坏人装逼的模样,发出一连串渗人的笑声。
      
      “系统,我自卫不算崩人设吧。”
      
      “不算。”
      
      薄然勾了勾唇角,看着入戏有点深的路瑕,她上前走了几步。
      
      路瑕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吸了口气,压着嗓子说道:“怎么——主动送上门找死吗?”
      
      薄然抬眸,目光在她的脸上打量了片刻,缓缓说道:“路瑕?”
      
      路瑕心中一惊,怎么这么快被认出来了,她装扮的很严实呀。
      
      “对,就是她来让我,打劫你的。”路瑕眼眸一转,马上改口道,“你把她害的这么惨,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这一中是谁的?”
      
      薄然笑了笑,看着这个所谓的书中的反派,感觉这人有点傻里傻气的。跟傻子打交道,她也乐得好脾气,问道:“我怎么害她了?”
      
      “上周末,你害她被老李写了整整三千字的检查,这次成绩也是,你语文故意考103,总分比她多一分,不是侮辱是什么?不是打脸又是什么?”
      
      “那我跟你道歉,你今晚可以放过我吗?”
      
      薄然的声音很轻很轻,眼神里并没有路瑕想看到的畏惧,相反很平静,平静的没有波澜。
      
      路瑕抬了抬下巴,缓缓的说道:“不——放——过!”
      
      “系统,你听见了,眼前这贼人说不放过我,还说要我的命。那我只好主动自卫了。”
      
      说着薄然拿着书包,朝着路瑕的身上砸。
      
      路瑕在薄然砸第二次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上空空的,痛呼了一声,转身麻溜的跑了。
      
      薄然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路瑕,眉角抽了抽,愣愣的看着离去的那道黑影。
      
      路瑕,就这么点出息?
      
      薄然转身,刚走了两步,隐隐的身后有狗叫声传来。
      
      似乎还有人还朝着这儿跑过来。
      
      薄然没理会,该怎么走路怎么走路。
      
      一阵风从身边飘过,只见那道黑影一闪,她突然停了下来,转身跑到薄然的跟前,拉着她的手就要跑。
      
      “快跑!狗要追上来了!”没有像刚才的压着声音,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夜色染上了几分凉意,只是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些抖。
      
      薄然感觉拽自己的那只手,手心有些湿意。
      
      见薄然站在原地不动,路瑕急了,她双眼几乎快瞪直了,看着快追上来的那只狗,“你不跑,我跑了!”
      
      薄然没说话,而是反手紧攥住路瑕的手。
      
      她突然想起来,路瑕这人性子张扬,平时行事霸道,无法无天惯了。但是她极其害怕狗,连个刚出生的小奶狗,牙齿还没长齐的都害怕。
      
      “你快松手,我要跑了!没看到狗都追上来了吗?”路瑕又气又急,见薄然就是紧攥着她手不撒手,低头就要硬掰。
      
      只是那只手怎么也掰不开,狗叫声越来越大,路瑕生无可恋的望着薄然,心里后悔的都吐血。
      
      她刚才就不该好心的。这下完了,她们都得被狗咬。
      
      看到狗停下来,一双亮的惊人的眼睛望着她们,路瑕心跳不止,站在薄然的身后,说话的声音都是虚的。
      
      “让你跑,你不跑,你看,狗,狗来了吧!”声音有些颤抖,另一只手紧紧的抱着薄然的胳膊。
      
      狗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们。
      
      路瑕也一动不动的盯着狗,手心里满是汗。
      
      薄然侧头,抬手拿掉路瑕脸上的口罩。
      
      路瑕一惊,见口罩没了,赶紧用手捂着自己半边脸。
      
      汪汪汪!
      
      狗朝着她们冲了上来,吓得路瑕赶紧的,双手抱着薄然的脖子,跳到她的身上。
      
      “救命啊!”
      
      薄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