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沈知握着沈让的一根手指,睡的很香,沈让刚想要将手指抽出来,沈知便下意识攥住哼唧出声。
      
      沈让想了想,便不再动,而是将儿子搂在怀里,陪着他一起午睡。
      
      沈知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脸蛋有点疼,他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颗纽扣。
      
      沈知迷蒙着,抬手去抓。
      
      沈知一动,沈让便醒了。
      
      “小知?”
      
      沈知这才发现,他是被爸爸搂在怀里睡着,而且刚刚的脸疼,是因为他一直贴着沈让的衬衫扣子。
      
      沈让抱着孩子坐起来,“睡好了吗?”
      
      “恩,小知睡好了。”
      
      沈知睡的小脸红扑扑,头发有些乱,额前的刘海还翘起来一缕,特别可爱。
      
      沈让抬手顺了几下他翘起来的头发,压一下头发还是很倔强的重新站起来。
      
      沈让:“......”
      就这样吧,小孩子不要那么规矩比较好。
      
      “想吃什么吗?”
      
      沈知摇头,小手指着沈让的衣服,不好意思道,“爸爸,我弄脏你的衣服了。”
      
      沈让低头,衣服上有一块很明显的泅湿。
      
      “这是?”沈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沈知挠挠头,“是小知的口水。”
      
      沈让:“......”
      
      “爸爸,我错啦。”
      
      沈知乖巧道歉,沈让笑着抱起他下床,往洗手间走去,“好,爸爸原谅你。”
      
      “谢谢爸爸。”
      
      沈让第一次给儿子洗脸,劲儿用的有点大,沈知也不吱声,小脸都要被他洗变形了。
      
      “弄疼你了?”
      
      “没有。”
      
      沈让拎起毛巾,“今天用爸爸的擦,明天让辛叔叔给我们小知准备洗漱用品,嗯?”
      
      “好。”
      
      父子二人缓和了一会儿,这才从休息室出去。
      
      “沈总在陪小少爷午休,烦请二位多等一会儿吧。”辛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沈让喊了声,“让他们进来吧。”
      
      “好的,沈总。”辛印推开门,“二位请进。”
      
      “沈总,我们这......”来人本来急急开口,却又在看见沈知的时候,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沈让坐在椅子上,腿上坐着沈知,“怎么了?”
      
      “哦,上午会议所提的内容,我们出了几个方案,送过来给沈总过目。”
      
      “先留下吧。”沈让道,“晚点我联系你们。”
      
      “好的,沈总。”
      
      “没事就先出去吧。”
      
      “好的。”
      
      二人放下文件夹,赶忙离开。
      
      等出了沈让办公室,二人对视一眼,轻吐口气,“幸好没直接说出来。”
      
      他们两个还算是有眼色的。
      
      小少爷现在已经懂事了,要是当着小少爷的面说出来要起诉保姆的问题,保不准给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总觉得我们应该再讨论几个方案出来。”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现在就去。”
      
      “好。”
      
      江茶是在半小时以后过来的,顺便送文件。
      
      “妈妈!”沈知看见她很惊喜,直接从沈让身上下来,小跑着扑向江茶。
      
      江茶将儿子抱个满怀,“崽崽做什么了?”
      
      “嗯...”沈知歪着头想了想,“看爸爸工作。”
      
      江茶笑着捏他的脸蛋,“我们小知能看懂爸爸的工作吗?”
      
      “看不懂。”沈知摇头,紧接着又用很崇拜的语气跟江茶描述,手舞足蹈比划着,“爸爸好厉害,我看见他,这样那样,噼里啪啦的,唰唰唰,处理好了。”
      
      江茶被自家儿子这般形容逗乐,“小知先坐一下,妈妈跟爸爸说几句话?”
      
      “好~”
      
      江茶把文件递给沈让,“这是刚才法务部送给我的,你看看。”
      
      “我这儿有。”
      
      “你看了吗?”
      
      沈让点点头,“看了。”
      
      江茶恩了声,“还没有达到我满意的程度。”
      
      “让他们再做。”
      
      江茶笑,“白菲下楼去看了,他们还在讨论。”
      
      “先不说这个了。”沈让看了眼手机,“给你约的身体检查,这周六在嘉盛医院,你和小知一起。”
      
      嘉盛啊...
      
      沈让看了她一眼,“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江茶摇头,“怎么小知也约了?”
      
      “顺便做个检查,我们也能知道他身体状况。”
      
      “这样啊,好。”
      
      突然间,江茶和沈让似乎没话说了,办公室里有一点小小的尴尬。
      
      “咳...”沈让手握成拳抵在唇边清咳声,“那个......”
      
      “爸爸!”沈知哒哒哒跑到沈让面前,一手按着他大腿,踮起脚,趴在沈让耳边小声说,“爸爸爸爸,小知要嘘嘘。”
      
      沈让“噗嗤”笑出声,一把抱起沈知,看着江茶,“晚上早点回家?”
      
      “好。”
      
      两个人刚刚的尴尬还没有升起,便被沈知这个小精灵鬼给打散了。
      
      “嘻嘻,爸爸。”沈知捂着嘴偷偷笑。
      
      沈让正在给沈知提裤子,“怎么了?”
      
      “你刚刚,是不是不知道跟妈妈说什么?”
      
      沈让眉头一挑,“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的呀~”沈知搂着沈让脖子,“小知会乖的,爸爸和妈妈不要吵架。”
      
      沈让揉揉他的头,“我们没有吵架,也不会吵架的。”
      
      “谢谢爸爸~”
      
      -
      
      周六,因着江茶和沈知都要做检查,沈让怕自己吃饭激起民愤,也陪着一起空肚子。
      
      沈让开车带着二人。
      
      沈知倒在江茶身上,摸着肚子,“妈妈,小知饿了。”
      
      江茶无意识捏着沈知的脸,“啊...妈妈也饿了。”
      
      “爸爸,小知饿了。”
      
      沈让面无表情,“爸爸也饿。”
      
      沈知很是忧伤的叹气,“好可怜的一家人啊。”
      
      沈让笑,“小知乖乖的,一会儿做完检查就可以吃东西了,爸爸给你带了你喜欢的小蛋糕。”
      
      “那妈妈有吗?”
      
      “有。”
      
      “爸爸也会吃吗?”
      
      “会。”
      
      “那小知就放心了。”
      
      江茶拉着他的手,没说话。
      
      越是跟沈知相处的时间长,越觉得这孩子可真贴心,总怕麻烦爸爸妈妈,无论大小事尽量都自己去做。
      
      这几天江茶和沈让有意无意的改变他之前的认知,他这个年纪是可以顽皮,可以撒娇的。
      
      好在沈知从心底里是想要跟父母在一起的,几天下来,也偶尔会撒撒娇了。
      
      到了医院,辛印已经等在那里了。
      
      江茶和沈知先去抽血,把空腹需要做的检查都做完。
      
      江茶本来就饿,又折腾了好一会儿,整个人便觉得有些头晕。
      
      沈让让她先坐着休息一会儿,辛印带沈知去做最后一个检查,沈让则是去医院食堂给江茶买热的东西吃。
      
      江茶闭着眼睛靠在墙上,脸色苍白显得很虚弱。
      
      “你是...江茶?”
      
      听见自己的名字,江茶睁开眼睛,面前站着一个明明有孕肚却还要穿紧身连衣裙的女人。
      
      江茶点点头,“你好。”
      
      女人笑了笑,“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魏先阳啊!”
      
      魏...先阳?
      
      名字在脑海里过了两遍后,江茶想起来她是谁了。
      
      一个从高中就计划着怎么嫁给有钱人的女同学。
      
      江茶跟她关系一般,便不是很热络,点点头,语气淡淡,“好巧。”
      
      魏先阳倒是来劲了,坐在江茶身边,摸了好几下肚子以后,这才问江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呀?你老公呢?”
      
      江茶狐疑的看着她。
      
      魏先阳惊讶,“我记得大学时候你不是怀孕了吗?难道那男人没娶你?哎呀,那可真是渣男啊!”
      
      江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魏先阳又摸摸肚子,“我怀孕六个月了,你也看见了,我大着肚子穿婚纱不好看,所以我和老公商议以后,决定等孩子出生了再补办婚礼。”
      
      “哦。”
      
      魏先阳小声问江茶,“你怀孕几个月了?”
      
      江茶皱眉,“我没怀孕。”
      
      “你没怀孕你坐产科门口干嘛呀?”
      
      产科?
      
      江茶抬头看了眼标志,还真是。
      
      刚才头晕也没注意,随便找个地方就坐下了。
      
      江茶不想再跟魏先阳接触,便起身道,“我先走了,你慢慢做检查吧。”
      
      “欸——”
      
      “哎呀,阳阳,你怎么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
      
      “呀~~~”魏先阳声音瞬间加了八个波浪号,“老公,你不是有事忙吗?怎么还过来找我了呀~我都跟你说了没事,我自己能做产检的。”
      
      江茶被这嗲声膈应的差点吐出来。
      
      魏先阳挽上男人的手臂,“老公,我给你介绍我高中同学,这是江茶。”
      
      “江茶?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男人正眼过来的时候,江茶也正好转身。
      
      男人一愣,继而脸上挂上笑容,“哎呦,这不是江副总吗?您也来医院看病啊?”
      
      江茶露出玩味的笑来,“这不是陈经理吗?好巧啊。”
      
      “老公,你认识江茶呀?”
      
      江茶目光落在魏先阳挎着陈远的手臂上。
      
      陈远瞬间反应过来,把魏先阳的手扒下去。
      
      “你干嘛呀老公!”魏先阳气的直跺脚。
      
      “去去去!做你的检查去!”陈远语气不耐。
      
      魏先阳看看江茶,突然涨红了脸,“你——”
      
      “陈经理。”江茶好笑,“今天是休息日,陈经理就陪着夫人,好好做产、检吧,我不打扰了,先走了。”
      
      说着,江茶便要离开。
      
      “别别别!江副总江副总!”陈远拦下江茶,“你看这...我.....”
      
      “我懂,陈经理不必多说了。”
      
      江茶这么说,陈远反倒更慌了。
      
      上周他刚带着夫人跟江茶约过饭,本是想让合作更进一步,没想到现在反倒弄巧成拙了。
      
      江茶也没想到,当初对男生那么挑剔的魏先阳,竟然也愿意做小三了?
      
      “那合作的事...”
      
      “陈经理,休息日不谈公事。”
      
      “那我什么时候再去嘉盛合适?”
      
      江茶脸上笑意加深,“有消息的话,我助理会联系你的。”
      
      陈远一听,便知这合作是要吹了。
      
      都怪魏先阳!非要来嘉盛私立医院做检查,成事不足就会拖后腿的女人,要不是她怀了孩子,他肯定要让她好看。
      
      陈远在想什么,江茶也能猜出一二来。
      
      不过那都是别人的事,江茶懒得理会。
      
      “江茶。”沈让一手拎着吃的,一手拿着报告,“热豆浆,加了双倍糖。”
      
      江茶接过来,“谢谢。”
      
      陈远见状又是一愣。
      这什么情况?
      
      沈总陪江副总...来产科?
      
      “呦,江茶,这是你的新男人吗?比你大学时候的那个,看起来好多了呀~” 
      
      魏先阳阴阳怪气的话,让江茶和沈让同时侧目。
      
      魏先阳抱着双臂,下巴一抬,“看我干嘛?你都未婚先孕了,还不许别人说啊!”
      
      “你给我闭嘴!”陈远拉扯了魏先阳一把,“对不住沈总,江副总,她脑子有病,你们别往心里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江茶:恩,不往心里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