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沈让带着沈知离开后的一分钟,待客区周围的办公区发出了各种奇怪的声响。
      
      比如,砰咚!
      比如,咣当!
      比如,卧槽!
      
      嘉盛年度新闻就此出现了。
      
      嘉盛集团太子爷沈让,集团最最珍贵的钻石王老五。
      他他妈的竟然有孩子了!
      
      沈让今年才二十七,这孩子看起来也有个四五岁,岂不是沈让在二十二三的时候,就被人摘走了?
      
      可是...
      
      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从未听说过沈让结婚的事情,这种事就算瞒的再严实,也总能有点蛛丝马迹吗?
      
      于是,所有人抄起手机,开始了八卦之路。
      
      这太让人好奇了!
      
      这孩子到底是私生子还是正儿八经的太子继承人,有待商权。
      
      公司员工突然兴奋,自然有人上报给楼上。
      
      沈让让辛印随他们去,除非能找到沈家核心的人,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和江副总是夫妻。
      
      辛印暗暗吐槽沈让的恶趣味,沈总就是想看热闹罢了。
      
      不过想想,他自己不也是看热闹的其中之一吗?
      
      “小知,中午想吃什么?”沈让询问着沈知的意见。
      
      沈知想了想,“爸爸和妈妈吃什么?”
      
      “那我们去问问妈妈?”
      
      “好。”
      
      沈让和江茶跟法务部的会,开了一个多小时,核心内容就一点,沈知被保姆虐待,沈家要起诉保姆,打官司能赢,但要赢的非常漂亮,必须让这种恶人得到惩罚。
      
      法务部也没想到,一大早这么急的被喊过来,竟然是处理小少爷的事情。
      
      不过他们也从沈让和江茶的态度里,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官司性质上赢肯定是没问题,但要让沈家满意。
      
      一行人在会议上讨论的很激烈,也研究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不过在座众人不像外面办公区那么八卦,所以他们根本想过,江副总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上心?
      
      江茶正在沈让的办公室整理东西。
      
      沈让把办公室一角划了出来,专门给沈知用来玩的。
      
      沈知还要带过来一段时间,总不能一直让助理带着。
      
      现在大概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沈知是沈让儿子,所以沈知跟沈让呆在一个办公室里是目前最为妥当的办法。
      
      江茶就在收拾这片区域。
      
      江茶上网查了资料,给孩子准备的玩具区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江茶将缺的东西都列成单子,准备稍晚一些的时候交给辛印去置办。
      
      “妈妈。”沈知自己推开门,探头进来,笑眯眯的样子,可爱极了。
      
      “小知?”江茶招手,“到妈妈这儿来。”
      
      沈知推门进来,沈让随后关门。
      
      “你拿的什么?”江茶瞥了眼沈让手里的袋子。
      
      沈让将其放在茶几上,“你不是让辛印准备小零食么?喏,这就是了。”
      
      江茶检查了下,发现只有一个混合口味的小饼干拆开了,但看里面的量,沈知应该没吃多少。
      
      “不喜欢吃?”
      
      沈知犹犹豫豫的点头,“恩。”
      
      江茶揉揉他的头,“没关系,不喜欢的让爸爸吃,小知想吃的,妈妈来买。”
      
      沈让:?
      为什么总是我?
      
      好一会儿,沈知小声问江茶,“妈妈,我可以吃汉堡薯条吗?”
      
      江茶一愣。
      
      沈知连忙道,“不吃也可以的。”
      
      江茶捏捏儿子的小脸,“当然可以了,想吃就要说出来,不过这种油炸食品,我们还是尽量少吃,好吗?”
      
      “嗯嗯嗯。”沈知有些兴奋。
      
      江茶把平板拿出来,找到点餐列表,“想吃那个就点这个小车车的标志,选好了给妈妈看,嗯?”
      
      “知道了妈妈。”
      
      “乖,去坐那边选。”
      
      “好!”
      
      沈知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选想吃的东西,江茶喊上沈让一起收拾东西。
      
      沈知没有选太多,江茶看着又给加了几样,然后安排辛印去买。
      
      沈知小眉毛一皱。
      
      江茶笑了出来,“没关系,吃不完有爸爸。”
      
      沈让没忍住,眉头一挑,“小知妈妈,你是不是觉得,小知爸爸的胃是无底洞?”
      
      “不。”江茶一本正经,“我这是出于对小知爸爸的信任。”
      
      沈让失笑,“好吧。”
      
      辛印办事速度一向很快。
      
      “哇!”沈知惊讶,但还是有些矜持,“妈妈,我可以开始吃了吗?”
      
      “小知先洗手,回来就可以吃了。”
      
      “好!”
      
      沈知四岁了,还是第一次吃这些被家长称为垃圾食品的东西。
      
      小家伙在江茶的鼓励下,几乎每一种都动了。
      
      吃饱喝足,沈知又开始犯困,简直是小猪一样的生活。
      
      江茶哄着他玩了一会儿,便让他去沈让的休息室睡午觉。
      
      简单的吃了一口,江茶抬眸跟沈让道,“我们谈谈吧。”
      
      “好。”
      
      二人也没走,就直接在沈让的办公室里,一人捧着一杯茶,面对面坐着。
      
      好几分钟以后。
      
      沈让清咳一声,“你先说吧。”
      
      江茶沉默片刻,“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说,小知虽然是因为一场意外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但到底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没后悔生下他。”
      
      “我昨天下午做梦...”江茶抿了抿唇,“梦见自己要死了,小知哭着让我别走,还说自己会听话,让我留下。”
      
      沈让皱眉。
      
      江茶继续道,“过去的四年,我和你对小知太过忽视,才让小知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沈让点头,“作为父母,我们确实失职了。”
      
      “小知性格比较软,而且你也看见了,他连自己的喜好都不敢说。”江茶叹气,“我看见这样的小知,真的心疼。”
      
      “唉。”沈让跟着叹气,这两天他也发现了。
      
      沈知几乎没有自我,那个保姆真的是个变/态,既向往着有钱人的生活却又在一直诋毁着沈知的生活。
      
      “一点一点来吧。”
      
      “恩。”
      
      江茶摸摸鼻子,“还有件事,以后...我可能会减少工作。”
      
      若说对孩子要加强关心多多陪伴,沈让还能理解是愧疚,但江茶说要减少工作,这真真是吓了沈让一跳。
      
      从沈让认识江茶的时候,她就是一个非常喜欢拼搏的人,只要是面对工作,她似乎总有用不完的力气,使不尽的冲劲儿。
      
      这几年间,便是江茶重感冒也不曾缺席过工作。
      
      然而,就是这个女强人,他工作狂一样的老婆,现在竟然告诉他,要减少工作?
      
      沈让定定看着江茶,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很诧异你有这样的决定,不会后悔吗?”
      
      “当然不会。”江茶轻笑,“能陪伴小知,我觉得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希望我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算晚。”
      
      沈让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江茶这般轻松的笑容了。
      
      一如当年,似乎从未曾变过。
      
      江茶看着有些恍惚的沈让,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怎么了?”
      
      沈让回神,摇头,“没事,我在想我该怎么补偿小知。”
      
      “你?”
      
      “是啊。”沈让双臂环起,眉头微挑,“怎么?只允许你这当妈妈的补偿孩子,我做爸爸的不能关心吗?”
      
      江茶哂笑,“当然不是,你愿意陪孩子,我很高兴。”
      
      沈让闻言,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一句,其实也想多多陪你的...
      
      “好了。”江茶站起来,“我回办公室处理处理工作,小知醒了你告诉我。”
      
      “好。”
      
      江茶跟沈让摆摆手,“那我走了。”
      
      “等等!”沈让喊住她,犹豫了一下,“我给你安排个身体检查吧。”
      
      “为什么?”
      
      沈让解释,“你别误会,我记得你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也挺长时间没做身体检查,既然昨天做了那样的噩梦,不如就把这个梦,当成是一种警示?检查一下,我们也能放心。”
      
      江茶失笑,“我没说不去。”
      
      沈让放下心,“我让辛印安排,就定在这周六?”
      
      “好,你安排就行。”江茶拉开门,“走了,下午见。”
      
      “恩...”沈让低低的应了,轻声呢喃,“下午见...”
      
      江茶前脚走,沈让便马上把辛印叫了进来。
      
      辛印已经做好了准备,毕竟今天让他惊掉下巴的事情太多了。
      
      “沈总。”
      
      “恩。”沈让看着他,“联系嘉盛私立医院,这周六安排一个身体检查。”
      
      辛印立马急了,“沈总,您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江茶。”
      
      “江副总?”辛印刚要松气,“等等?江副总怎么了?”
      
      沈让无奈,“辛助理,你今天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
      
      “抱歉,沈总。”
      
      沈让想了想从昨天到今天的事情,好笑道,“谁都没有事情,例行检查而已,顺便帮小知也约一个。”
      
      “那您呢?”
      
      “我不用。”沈让道,“我不是年初刚做过检查吗?”
      
      辛印恍然,“哦对,抱歉沈总,我忘了。”
      
      “下不为例。”
      
      “好的沈总,我这就去为江副总和小少爷安排。”
      
      沈让点点头,“消息发到我这儿就行。”
      
      “明白。”辛印微微躬身,“那我先出去了。”
      
      “去吧。”
      
      “呜呜呜,妈妈!”
      
      休息室突然传来了沈知的哭声。
      
      沈让赶忙过去,沈知闭着眼睛,小手在半空中伸着胡乱抓。
      
      沈让躺到沈知身边,想了想江茶哄孩子时的样子,抬手握住沈知的手,然后轻轻拍着。
      
      “小知乖,爸爸在。”
      
      几秒后,沈知奶气的哼唧两声,抱着沈让的手臂不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沈让:崽崽真乖[老父亲擦泪.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