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们沈家花钱请你来,是让你打我儿子的吗?”
      
      “你自己没有孩子,没有孙子吗?”
      
      “我是少你吃还是少你穿了?给我儿子吃的都是些什么?”
      
      江茶真的是气狠了。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像个泼妇一样对一个年龄比她大这么多的人,大骂出口。
      
      可她真的忍不了。
      
      那是她儿子,是她十月怀胎,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江茶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对儿子这般疏忽,一心扑在工作上,累死了又如何?
      
      “张映!”江茶咬着牙,“我绝对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挨了一个巴掌的保姆呜呜直哭,“江小姐,江小姐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虐待小少爷,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也知道这是虐待。”江茶蹲下来,盯着保姆的眼睛,“那你应该也知道,虐待是犯法的。”
      
      “我——”
      
      江茶站起身,找到自己手机,先打电话报警,随后又打电话通知家里的其他人。
      
      保姆彻底慌了。
      
      发泄过后,江茶累了。
      
      她坐在沙发边缘,目光所及之处,是饭粒,是撒了的菜。
      
      而这些,一部分被塞进她儿子的嘴里。
      
      江茶没动,这些都是证据。
      
      沈让出来,轻轻带上门,然后走到江茶身边。
      
      “沈先生!”保姆似乎觉得,男人比女人好说话。
      
      保姆跑到沈让面前,直接跪下抓着他衣角求沈让,“沈先生,我求求你,我知道错了,你和江小姐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保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我老公是残疾,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和公公婆婆,全家人都指着我来养活,我要是没有收入,我全家就完了。”
      
      沈让垂眸。
      
      保姆继续道,“我的两个孩子还都在上学,我求求你了沈先生,放过我吧!我不能让她们抹黑啊!”
      
      “你老公残疾?两个上学孩子,还有公公婆婆要赡养?”沈让重复了一遍。
      
      保姆连连点头,“是的沈先生,全家靠我一个女人养家,我们真的很难。”
      
      “可是...”沈让声音异常冷,“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沈先生。”保姆松开手里沈让的衣角,心里咯噔一声。
      
      沈让脱下被保姆碰过的衣服,随手扔在一边,“工作你有,钱,我们沈家给的也不少,你家里困难,条件不好,凭什么我家孩子受虐待?”
      
      “我们孩子,也是沈家的宝贝。”
      
      “宝贝?”保姆愣了下,随即笑了,“沈先生,你们对孩子根本不在意,现在不肯放过我,不过是觉得自己脸面受损而已。”
      
      保姆说,“我不是第一次在有钱人家做保姆了,你们的想法我也能猜出个大概来,孩子不过是你们传宗接代的工具罢了,过的好与不好,你们有几个过问的?”
      
      “所以...”江茶缓缓开口,“你的意思是,我们家孩子,是自找的?”
      
      保姆摇头,“只能说,生在你们这种家庭,也有一种悲哀。”
      
      “悲哀?”江茶嗤笑,“你少在这儿顾左右而言他,我们是对孩子有疏忽,的确是因为工作没有陪伴孩子,但这不能成为你虐待孩子的理由。”
      
      江茶将保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这种审视的目光,让保姆不自在极了。
      
      保姆掖掖头发,拍拍衣服,总之感觉自己哪儿都不对,江茶打量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很没脸。
      
      “噗嗤!”
      
      江茶突然笑出声,“张映,你是不是觉得很有面子?白天在这种大房子,穿着干净得体的衣服,偶尔出去逛一逛或者买个菜,还有人给你发工资。”
      
      “让我来想想。”江茶翘起二郎腿,手指撑着下巴,“也许一开始你不是这样的,就像你曾经说过的那样,你也在别的有钱人家做过保姆,你见过很多人,甚至你看见过很多整天无所事事却生活的很好的人。”
      
      “她们什么都不做,平时只要去逛逛街,喝喝茶,做做美容,卡里有刷不完的钱,可能还会对你挑三拣四。”
      
      “也许你会想,都是女人,怎么人家能生活的那么好?”
      
      “我们家不像别人家,我和沈让白天不在家,有时候加班好多天都不回来,房子里只有你和沈知,时间久了,这会让你产生一种错觉,你是这里的主人。”
      
      “平日里你带着沈知出去,碰到小区里的人,我猜你一定不会说你是保姆。”
      
      张映已经不说话了,手心里汗涔涔,找不到言语反驳。
      
      她确实是被生活迷了眼。
      
      最开始的时候,她做保姆这份工作,只是为了赚点钱养一大家子,可随着她去过的人家越多,越发觉得羡艳。
      
      同人不同命。
      
      以前的那些女主人,什么都不用做,全由保姆来。
      
      心情好了抱一抱孩子,心情不好了,一天都不会见孩子一面。
      
      每天就是逛街花钱,去美容院保养自己。
      
      张映羡慕羡慕着,就变成了嫉妒。
      
      再加上有的女主人会送她一些衣服,张映就开始恍惚,觉得自己如果好好收拾一番,也不像个保姆。
      
      来沈家做保姆,是张映保姆生涯中,最轻松的日子。
      
      除了一个需要照顾的沈知,她什么都不用管。
      
      沈让和江茶不常在家,有两次她心烦意燥,掐了沈知两把,事后她忐忑许久,也没见有人找她麻烦,所以胆子便越发大了起来。
      
      今天因为菜里她放了蒜,沈知不喜欢不肯吃,才惹怒了她。
      
      江茶对张映的剖析几乎中了九成,张映也没话说。
      
      玄关门铃响起。
      
      沈让起身,看了眼可视屏,是警察到了。
      
      沈让开门,然后出去刷电梯卡。
      
      “江小姐。”张映嗓音沙哑,“我们私下和解成吗?如果真的报警了,我以后就没有办法继续做这行了。”
      
      江茶淡淡道,“你早就该清楚你的结果。”
      
      “江小姐!”张映不死心。
      
      江茶起身,“有什么话,你自己去跟警察说吧。”
      
      张映跌坐在地上。
      
      直到警察进来,沈让江茶与其交谈,再到手铐戴上双手,张映还觉得恍惚。
      
      “张映。”江茶喊了一声,“你做过什么,最好如实交代,这样大家都能省点力气。”
      
      张映张张嘴,没出声。
      
      沈让将警察送走,刚好又在楼下接到赶来的沈家老两口。
      
      “有什么话,上去再说吧。”
      
      重新回到2001,江茶正在收拾茶几和地上的东西。
      
      警察拍过照了,这些东西自然可以收拾了。
      
      “江茶。”沈让轻声道,“爸妈来了。”
      
      江茶回头,然后起身,“爸,妈,你们来了。”
      
      沈母快步走到江茶面前看着她。
      
      江茶与其对视。
      
      几秒后,沈母伸手抱住了江茶,“没事了。”
      
      江茶抱着沈母,哭的很压抑。
      
      沈父在来的路上本来有一肚子话想问,到了此刻通通说不出来。
      
      沈父拍拍沈让的肩膀,“这件事,一定要给小知一个交代。”
      
      沈让喉结滚动,“我知道,爸。”
      
      沈母和江茶去屋内看还在睡觉的沈知去了,沈父跟沈让交代一些事。
      
      这一聊,就是一下午过去。
      
      沈父和沈母拒绝了留下吃饭的提议,晚上二人还有事要去处理,得知孩子没事,便交代沈让二人先好好陪孩子。
      
      沈让去送父母下楼,江茶开始准备晚饭。
      
      沈知睡了一下午还没有醒,中途倒是哼哼唧唧的哭了两次,被哄过以后又继续睡。
      
      沈让回来时,江茶正在切菜。
      
      这些她只在上学的时候动过手,后来嫁给沈让,再也没有做过,生疏了不少。
      
      不过没关系,她都会一点点捡起来的。
      
      沈让看了一会儿,脱掉外套洗过手,站在江茶身边。
      
      江茶看了他一眼,轻笑道,“沈大少爷做过?”
      
      “没做过。”沈让观察着她的动作,“我可以学。”
      
      江茶失笑,“我也很久没做了,拿着菜刀手生。”
      
      “没关系。”沈让接过她手里的刀,学着江茶刚刚的动作慢慢切着,“以后,我们慢慢学。”
      
      江茶怔愣,好一会儿,才“恩”了一声。
      
      “妈妈。”沈知小小的,软软的声音传过来。
      
      江茶和沈让回头,沈知两只手攀着门框,眼中有着怯懦。
      
      江茶走过去,蹲在沈知面前,鼻尖发酸想哭,又被她憋了回去。
      
      江茶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笑出来,抬手揉揉沈知的头发。
      
      “我们崽崽睡醒了呀~饿了吗?”
      
      沈知呆呆的看着江茶,只觉得妈妈比以前的妈妈陌生了很多,但在感觉上,好了不少。
      
      江茶一把抱起沈知往厨房走,“今天晚上爸爸来做饭,好吗?”
      
      “好。”沈知四岁了,但声音还是带着奶气。
      
      江茶瞧着他,只觉得心都要化了。
      
      过去的自己大概是脑子堵了,这么可爱的崽,怎么就不多用点时间,花点心思来陪呢?
      
      沈知很乖,从江茶身上下去,跑到沈让跟前,仰着头,小声说,“爸爸,小知会洗菜。”
      
      这话说的沈让和江茶均是心口一梗。
      
      才四岁的孩子,这么熟练的跟爸爸说,他会洗菜。
      
      江茶暗暗咬牙,“张映!”
      
      “妈妈?”沈知回头,一脸疑问。
      
      江茶笑,“没事儿,跟爸爸一起。”
      
      沈知弯弯眉眼,用力点头,“恩。”
      
      这顿饭,大概是沈知几个月以来,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
      
      爸爸妈妈都在,还没有讨厌的张阿姨。
      
      沈知自己的小碗,吃了一碗半,撑的直打嗝。
      
      江茶瞪了沈让一眼,“让你别给他吃这么多,小肚子都撑硬了。”
      
      “我的错我的错。”沈让倒是好脾气。
      
      “妈妈,不怪爸爸的,是小知想要吃,爸爸妈妈做的菜太好吃了,小知贪嘴。”
      
      江茶听的心里难受,摸摸儿子的头,“让你爸爸刷碗,妈妈陪你玩。”
      
      “妈妈,小知可以帮爸爸一起刷。”
      
      “不用,就让你爸爸自己刷。”
      
      沈知带着一种小心,看了沈让一眼。
      
      沈让笑,摸摸他的头,轻声道,“去跟妈妈玩吧。”
      
      沈知这才放心一些。
      
      到底是个小孩子,就算有点小心思也很容易看出来。
      
      江茶和沈让知道现在沈知的状态是不对的,但目前只能先安抚,让他放心一些。
      
      九点以后,沈知便开始揉眼睛了。
      
      江茶把他带到房间,守了他一会儿便出来了。
      
      她和沈让坐在客厅,相顾无言。
      
      明明都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沈让。”
      
      “恩。”
      
      “我——”
      
      “妈妈。”沈知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江茶扭过头。
      
      只见穿着黑白奶牛连体睡衣的沈知抱着同色系小枕头,眼中带着期盼的同时还有忐忑。
      
      “妈妈,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江茶和沈让有错,会改的。
    有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