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沈让带着江茶脚步略微匆忙。
      
      等电梯的时候,沈让突然出声,“安心一些。”
      
      江茶略诧异,看了沈让一眼,低低的“恩”了声。
      
      电梯来的很快。
      
      沈让让江茶先进去,他跟后。
      
      电梯里有两个从楼上下来的,见二人进了电梯,连忙打招呼,“沈总,江副总。”
      
      江茶心系沈知,微微颔首便算是应了。
      
      沈让见她情绪紧绷,便说道,“别太紧张了,一会儿再吓到他。”
      
      同事悄悄竖起了耳朵:他?谁?
      
      江茶点点头,“我知道,可是不看见他我不放心。”
      
      沈让“恩”了声,“我知道,一会儿直接开我车走吧,你心绪不宁,开车有危险。”
      
      “好。”
      
      江茶没多考虑便应了。
      
      这倒是惊到了在电梯里默默做背景板的两个人。
      
      整个嘉盛,谁不知道将沈总和江副总关系不太好,虽称不上交恶,但也绝不是这种可以互相搭车的关系。
      
      二人对视一眼,想起曾经在会议室里江副总跟沈总的唇枪舌战,不自觉的哆嗦了下。
      
      江副总来嘉盛将近三年,他们还是头一次看见二人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
      
      简直堪称嘉盛一大奇迹!
      
      于是,二人摸出手机来,在自己的小团体群里发消息。
      
      甲:快快快!重大新闻!!!
      
      乙:是的,有个非常大的事件。
      
      甲乙二人消息接连发出后几秒,群内另外两个人也出来了。
      
      丙&丁:怎么了?
      
      甲:我们在电梯里遇到沈总和江副总管了。
      
      丙:你不是天天都能遇到吗?有什么可稀奇的?
      
      乙:不一样,沈总和江副总好像要一起去哪里,而且沈总还让江副总坐他的车啊姐妹们!
      
      丙&丁:!!!真的假的!沈总的车不是从来都不带别人吗?
      
      甲:对啊,所以我才说是大新闻啊!
      
      丁:我似乎嗅到了一丝丝不一样的气味。
      
      甲:滚吧你,有点事儿就不一样的气味,你在公司气味多少次了,哪次也不是真的。
      
      乙&丙:这倒是。
      
      甲:一会儿我们偷偷跟着沈总,看看江副总坐副驾驶还是后面。
      
      有些时候,越是着急越不顺。
      
      今儿这电梯不知道怎么了,从二十三楼下去,停留了七八次。
      
      而就在江茶心都要磨熟了的时候,电梯终于到了负一楼的停车场。
      
      “走吧。”沈让抬手挡在一侧电梯门上,让江茶先出去。
      
      江茶踩着高跟鞋,踏出电梯门。
      
      停车场有点冷,江茶今儿穿的有点少,打了个哆嗦,只那么一瞬。
      
      沈让喊住她,“江副总。”
      
      “嗯?”江茶回头,“怎么了?”
      
      沈让脱下自己外套,披在江茶身上,“别感冒了。”
      
      江茶一愣,沈让已经越过她往前走了。
      
      江茶拉了拉衣服,跟上去。
      
      甲:惊恐.jpg
      甲:我看到了什么,沈总竟然把外套脱了给江副总穿?
      
      丙&丁:?????
      
      乙:赌一顿下午茶,江副总会坐副驾驶。
      
      甲:不用赌了,我也这么觉得_(:з」∠)_
      
      人真的是一种好奇心非常旺盛的生物,两个人手挽手跟在沈让和江茶后面。
      
      反正...她们也是要去取车的呀~
      
      江茶心里感觉怪怪的,毕竟沈让这种举动还是头一次。
      
      不出所料,沈让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护着江茶坐进去。
      
      甲偷偷拍了张照片发到小群里。
      
      甲:真相。
      
      沈让注意到了后面这两个人,却也没有计较。
      
      车子一路从停车场开出去,沈让车开的很稳,上了主路等红灯的时候,又把空调调高了一些。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江茶点点头,“问吧。”
      
      她清楚的知道,沈让一定会问。
      
      毕竟她和沈让从认识到现在,从未出现过这般慌张的情况。
      
      “担心小知?”
      
      江茶恩了声。
      
      “为什么?家里有保姆,怎么无端担心起来了?”
      
      江茶攥紧了手。
      
      刚刚醒过来时,确实是出于上辈子的遗憾,想要马上见到儿子。
      
      可从二十三楼这一路下来,江茶已经冷静了下来。
      
      她想起来临死之际,沈知跟她说过的话。
      
      “崽崽乖乖去上课,听张阿姨的话,崽崽、嗝、崽崽再也不挑食了。”
      
      为什么?她快要死了,儿子为什么还会念叨听张阿姨的话?还说再也不挑食了?
      
      上辈子她死的时候,沈知已经八岁念小学了。
      
      就算是保姆一手带大,跟保姆有很深的感情,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我们都舍不得你这种类似的话吗?为什么独独说,再也不挑食了?
      
      沈让见江茶半天没开口,“不知道怎么说吗?”
      
      “恩。”江茶声音低沉,“倒也没什么,说出来怕你笑话。”
      
      沈让一怔,随即笑道,“我从不笑话你。”
      
      江茶抿唇,“我...刚刚梦见小知出事了。”
      
      “就因为一个梦?”沈让诧异,“这不像你。”
      
      “我知道。”江茶歪头靠着玻璃窗,跟过去的江茶一点都不像,她轻声呢喃,“我也觉得,一点都不像我。”
      
      沈让沉眸,随即脚上用力,“别急,很快就到了,调整一下情绪,免得没事还吓到小知。”
      
      “好。”
      
      蓝湾小区距离嘉盛,开车需要二十分钟,沈让今天开的稍微快一些,二人十二三分钟就到了。
      
      这个时间段,小区内基本没什么车,二人又花了几分钟才到了自家楼下。
      
      刷过卡,电梯一路升到二十楼。
      
      江茶脱下高跟鞋在手里拿着,蹑手蹑脚往2001靠近。
      
      沈让不明所以,却跟在了江茶身后,保持安静。
      
      江茶附耳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很安静。
      
      当初家里的装修都是用最好的材料,隔音自然也很好。
      
      江茶无声失笑,她怎么会以为,在外面就能听见里面声音呢?
      
      江茶把鞋放在地上,刚穿好要开门进去,家里面突然传出来东西摔了的声音。
      
      江茶的手指距离门上的指纹机连一厘米都不到。
      
      此时此刻,沈让也察觉到了不对。
      
      二人几乎是屏气凝神,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吃不吃?你到底吃不吃?”
      
      “小崽子,我可告诉你,今儿你不把这些东西咽下去,你哪儿都别想去。”
      
      “吃!给我吃!”
      
      江茶双手猛的攥紧,沈让面色异常严肃。
      
      江茶是真没想到,在她家当了两年的保姆,背地里竟然是这个德行!虐待她儿子?
      
      和保姆暴怒的声音夹杂在一起的,还有沈知的哭声。
      
      不过哭声刚响起两声,便没有了。
      
      江茶不再犹豫,按上指纹直接开门进去。
      
      保姆还处在非常生气的时候,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听见门声,没听到有人回来了。
      
      保姆背对着江茶和沈让,地上,茶几上撒了不少的饭菜。
      
      保姆一边从地上捡起那些掉落的饭菜扔进碗里,捡了一点就开始往沈知嘴里塞。
      
      沈知小小一只,被保姆掐着脸强行喂饭,憋的小脸通红。
      
      江茶气急。
      
      “你在做什么!”
      
      保姆被吓了一跳,饭碗没拿住掉在地上,“咣”的一声。
      
      保姆顿时怂了,站起身来,“江、江小姐。”
      
      江茶没空跟她废话,快步走过来一把推开她,然后抱起沈知,将他嘴里塞的东西都抠出来。
      
      没有东西堵着,沈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江茶抽了两张湿巾给沈知擦脸擦嘴,气的手指哆嗦。
      
      她儿子怕极了,连哭都不敢哭出声,一直在抽噎。
      
      江茶轻轻拍着沈知的背,一想到儿子在看不见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次这种遭遇,江茶都恨不得直接杀了这个保姆!
      
      “江小姐。”保姆讪讪开口。
      
      江茶冷眼过去,从牙缝里蹦出来两个字,“闭、嘴。”
      
      保姆缩缩脖子,有些害怕这样的江茶。
      
      江茶过去虽然笑容不多,但也只觉得她难以接近而已,从未有这种让人胆寒的感觉。
      
      保姆知道江茶不会放过她,站在那儿眼珠直转,想着一会儿的脱身办法。
      
      江茶哄了会儿沈知,沈知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他的小手死死攥着江茶的衣服,仿若是抓住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一样。
      
      江茶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死死的咬着嘴唇,生怕哭出声便将儿子吵醒。
      
      沈让就站在江茶身旁。
      
      他很难过。
      
      作为一个父亲,他真是太失职了。
      
      他和江茶都属于工作狂那一种人,对这个意外的孩子,二人其实都没有多大的感触。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沈知四岁了,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沈家请了几个保姆,最后重金留下来这么一个,竟然还是个虐待孩子的。
      
      难怪。
      
      难怪在与儿子少有的相处时间里,儿子一直很拘谨,胆子也小话不多,沈让一直以为是他和江茶没有陪伴身侧,才导致孩子跟他们二人不亲近。
      
      沈让抬眸,瞥了眼家里的监控。
      
      装上几年了,无论是他或者江茶,哪怕稍微对孩子上点心看一眼,也不至于让孩子被保姆欺负成这样。
      
      沈让闭了闭眼。
      
      是他的错,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
      
      沈让抬手,搭在江茶肩膀上,压低声音,“你抱着孩子先进去,我来处理。”
      
      “不用。”江茶冷静下来,抬眸看着沈让,然后起身。
      
      江茶把沈知小心翼翼交到沈让怀里,帮他调整了一番姿势。
      
      沈让抱孩子的时间少,动作略显生硬。
      
      不过沈知却一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在他怀里蹭了蹭。
      
      这一瞬间,沈让感觉到某些东西不一样了。
      
      江茶拍拍沈知,小声对沈让道,“你抱着孩子进去,关上门,我来处理。”
      
      “我...”沈让想拒绝,他怕江茶被欺负。
      
      江茶笑了,眼中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去吧,省的到时候有人说,我们沈家男人欺负女人。”
      
      我们沈家。
      沈让在心里念叨了几句,同意了江茶的提议。
      
      沈让抱着沈知往房间去了,江茶一直看着。
      
      等房门关上,江茶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保姆。
      
      保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江、江小姐,我可以解释的,真的,我可以解释。”
      
      江茶抬起手就朝保姆扇了过去。
      
      “解释你妈!”
      
      房间里的沈让正在把沈知放床上,听见这句话,后颈突然一凉。
      
      外面的...是江茶?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呜呜,心疼我们崽崽!
    有红包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技术选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超乖的林怼怼 3个;糖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超乖的林怼怼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