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 ...

  •   宝绽觉得热,难受地蹭着枕头,他左手上戴着一只银镯子,卡在腕子上,像被一段绳子牢牢地捆着。
      “宝绽,从今往后,你就是如意洲的当家……”
      是师傅的声音,那么虚弱,而且苍老。
      
      “如意洲不能散,祖宗的玩意儿不能丢,宝绽,交给你了……”
      宝绽急着想抓住些什么,下意识握住床边的一只手。
      
      “阔亭也交给你,到了什么时候,你们这两股丝也要往一处绞……”
      睫毛狠狠一抖,宝绽睁开眼睛。
      
      是医院病房,老旧的空调机发出嗡嗡的低响,制冷像是坏了,好几只苍蝇在半空飞来飞去。一张周正的脸出现在眼前,浓眉毛,一单一双的贼眼皮,还有一个笑起来很招人喜欢的酒坑:“醒啦。”
      
      “师哥……”宝绽松开时阔亭的手,脖子上全是汗。
      这是间八个人的大病房,多数是年迈的老人,他在这里躺了三天,因为过度疲劳和营养不良。
      
      “吃雪糕吗?”时阔亭捋了捋他的头发,一手汗。
      宝绽看着他的眼睛:“我梦见师傅了。”
      
      时阔亭转身绞了把手巾,回过来给他擦脸:“我爸说什么了?”
      “他老人家说,”凉手巾蹭着脸,宝绽舒服地眯起眼,“如意洲不能散,祖宗的玩意儿不能丢。”
      
      时阔亭没说话,他身后的小桌上放着一个塑料盆,里头是半盆凉水,镇着一个饭盒,透明的盒盖下是一只一块五的雪糕。
      “换了好几次水,”时阔亭把雪糕拿出来,“再不吃要化了。”
      
      他是想让宝绽一醒过来就有口凉的吃,“如意洲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宝绽心里不是滋味,“是我没能耐。”
      “不是你的错,”时阔亭撕开雪糕皮,“是时代变了。”
      
      没有比这更诛心的话,今时今日,吊毛摔得再狠,抢背翻得再利落,调门走得再高,就是把嗓子喊破了,也没人听。
      京剧红遍大江南北的时代,一去不回了。
      
      时阔亭把雪糕递过来,宝绽要接,他没让:“我给你拿着,吃吧。”
      宝绽左手打着吊瓶,右手的血管昨天让针头扎破了,肿得像个馒头,时阔亭逗他:“你小子算是我喂大的。”
      “少满嘴跑火车啊。”宝绽不认。
      
      “上学那阵,”时阔亭把雪糕往他嘴上顶,“我少喂你了?”
      “才没有,”宝绽在雪糕尖上吮一口,“我都自己吃自己的。”
      “小没良心的,我爸给你开胯那阵,你天天疼得哭,是谁出去给你买零食,都忘了?”
      宝绽斩钉截铁:“没有的事儿。”
      
      “怎么没有,明明喂过。”
      “没喂过。”
      “喂过。”
      “没喂……”
      “滚你妈了个大头鬼!”走廊上响起一嗓子,那中气,那亮度,一听就是应笑侬,时阔亭和宝绽对视一眼,赶紧出去把人拽进来。
      
      “祖宗,”雪糕水儿淌到手上,时阔亭舔了一口,“这是医院!”
      应笑侬横他一眼,挂断电话:“把人都累住院了,那铁公鸡还一毛不拔……”说着他看向宝绽,语气软下来,“好点了吗?”
      
      “好多了。”宝绽一见他就笑,应笑侬是他亲手领进如意洲的,漂亮、英气,唱的是青衣,下了台却一点也不女气,是他的宝贝。
      “那混蛋老板还不肯出钱?”时阔亭问。
      
      应笑侬摇头,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拍在宝绽床上:“钱没有,但出了套房,说是豪华别墅。”
      时阔亭叹气:“钥匙有什么用,又不是房本,如意洲现在缺的是钱。”
      “先住着吧,”应笑侬去床边看宝绽,摸摸头,看看手,一见那只肿得猪蹄似的右手,立马翻儿了,“这哪儿来的实习护士,拿我们宝处练手呢!”
      
      时阔亭边吃雪糕边犯愁:“再见不着钱,如意洲真挺不住了,水、电、杂七杂八,也不能总不给大伙发生活费啊。”
      说到这个,三个人都沉默了。
      
      如意洲剧团是时阔亭的爸爸、须生名宿时老爷子传下来的,往上数三辈儿,曾是内廷供奉,到今天满打满算有百十来年历史。剧团现在那个楼是租的,租约下个月到期,照眼下这形势,就是他们全上街去要饭也凑不上续约的钱。
      “总有办法的。”宝绽攥着手,不肯放弃。
      
      应笑侬和时阔亭看着他,那张脸苍白得不见血色,眉是含烟眉,眼是秋水眼,眉眼当中有一份倔强,他今年二十八岁,没有家,没有财产,没有未来,眼看就要被这个注定末路的剧团压垮了。
      “先出院,”说着,宝绽拔掉手上的针头,“没钱跟这儿消磨。”
      
      应笑侬和时阔亭赶忙拦着,一个抱腿一个摁肩,三个人把不锈钢床压得嘎吱响,这时背后有人咳嗽一声:“哎哎哎,注意一下影响!”
      时阔亭回过头,见病床前站着几个人,都是他们团的,领头的是红姐,一脸坏笑:“我就说嘛,宝处这么好看,你们俩死光棍儿迟早得下手。”
      
      “去你的,”应笑侬翻白眼,“一个腐女拉低一团人的节操!”
      红姐笑得更开了,露着两个小虎牙,很撩人儿。她是团里的刀马旦,岁数不大,全团跟她叫姐是因为有一回,大伙喝多了比翻虎跳,结果一帮老爷们没一个翻过她,就这么确立了她的江湖地位。
      
      红姐旁边拎着一兜水果的光头是鲁哥,唱花脸的,在团里这些年粗活累活干了不少。
      他俩后头是个小老头,六七十岁了,弓腰驼背一脸褶子,心疼得直跺脚:“快快,把宝处松开,别压坏了!”
      
      “邝爷,”时阔亭揉了一把宝绽的脑袋,“宝处不养了要回家,我和小侬不同意。”
      邝爷是团里的老鼓师,在如意洲待了一辈子,跟时老爷子是拜把兄弟,平时大伙都敬着他,眼下赶紧在床上腾出一块地方让他坐。
      
      邝爷和宝绽说话,红姐把时阔亭拉到一边,小声问:“钱还没着落呢?”
      时阔亭点头:“怎么着,你有辙?”
      
      “我能有什么辙,”她瞧宝绽一眼,“这是累惨了,时哥,要我说散了吧,这年头哪还有人听戏,何苦自个把自个往死路上逼?”
      时阔亭低着头,没说话。
      
      “散了,”红姐说,“大家都解脱。”
      时阔亭瞥她一眼,正要说什么,红姐的手机响。
      
      她接起来,不大耐烦的样子:“喂,医院呢……宝处病了,我一上午都在这边……得了得了,回去说吧,挂了。”
      时阔亭知道是她男朋友,家里也是唱戏的,读了个大专改行干汽修了,小伙子人不错,和团里大伙吃过几次饭。
      
      “你有事先走。”时阔亭说。
      “没事,”红姐把手机往兜里揣,刚揣进去又响,她掏出来一看号码,笑了,“孙子,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哪……”
      
      时阔亭听她这语气,调了油裹了蜜的,眉头皱起来。不光他,团里几个人都往这边看,红姐瞧出大家的眼色,不尴不尬地背过身:“我们团长病了……行,那你等着我……哟,这还是句人话,那我等着你……嗯,二院。”
      电话撂了,她捋了捋头发转过来,露出两个小虎牙:“那什么,我有事先走了,宝处,你好好养。”
      
      大家都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有鲁哥摸着光头问:“红姐,你上哪儿?”
      红姐上下把他瞅瞅:“红桥,怎么着?”
      鲁哥笑呵呵的:“我听电话……是有车来接?”
      红姐点个头:“嗯。”
      
      “能搭个车吗,”鲁哥很不好意思,“我这真是……着急去补货。”
      鲁哥这几年开网店,卖女士内衣裤,也卖点小姑娘的头绳耳钉什么的,将将够养活一家三口。
      “成,”红姐是个爽快人,也不怕电话里那位见光,“走了哈,宝处、小侬,哎阔亭,邝爷你给送回去!”
      
      她风风火火地来,又风风火火地走,只留下一兜水果。应笑侬从后头踢了时阔亭一脚,拿胳膊肘比划床上那爷俩:“老爷子让宝处说动了,让给办出院。”
      邝爷疼宝绽不是一天两天了,读书那会儿就什么都答应,现在老得直不起腰了,还是要星星不给月亮:“阔亭啊,我觉着宝处说得对,他身子在哪儿都是养,这医院太花钱了,咱走吧?”
      
      时阔亭和邝老爷子大眼瞪小眼,半天没挤出一个“不”字,应笑侬看不下去了,狠狠捅了他腰子一把:“病例给我,我去办出院手续!”
      
      宝绽就这么出了院,但他逃不过应笑侬的手掌心,那小子让时阔亭把邝爷送回剧团,自己打车带着宝绽直奔铁公鸡的豪华别墅。
      别墅离市中心八十多公里,不通公交车,从最近的地铁站出来,还得走一个多小时。宝绽站在那扇说不清是奢靡还是骇人的大门前,和应笑侬打商量:“我说小侬,算了吧,从这去团里太不方便。”
      
      “正好你休息一段,”应笑侬掏出钥匙,“我在网上查了,这地方是园林级绿化,每个小时都更新空气指数,据说无人机一天巡逻三遍呢,比那破医院强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糖年糕、丝路路与罗小虎、青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你好我是钱形、imgrow、guiulu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松露玫瑰是吃货 20个;吃果儿 10个;三分糖 7个;耶佳雪芙 6个;春卷卷卷卷 5个;别碰我皇竹草 4个;34204484 3个;晚夜玉衡_谢绝造访、壶里没酒了、小纯洁酱酱酱酱酱、有點甜、imgrow 2个;失踪飞行员、_biongRachel、方醒、丫丫长得白又壮、松鼠与鱼、云大锤、喵星大佬、与火不加冰、弦月游、momoko、度旅、五谷三禾、绀三郎、黑羊有骨、美弥子不修仙、岁月长宁、睫毛藏星星、LU猫滴小姐姐、云叆叇、童子太太什么时候爆更、兮兮铁娘子、一只咸烤虾、21335477、飞猫猫、南野叶子、豹抱宝、tangstory、汤汤__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烈焰红瞳、ⅢⅥⅨ、卿卿卿卿卿、Confidenceヾ、叶公 10瓶;苑木木 7瓶;折一枚针的绝美小尾巴 4瓶;风间琉璃、西瓜皮D、Syuu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