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二 ...

  •   上午九点半,匡正在Kingsize大床上醒来,翻个身,看到阳光明媚的落地窗,窗外是成荫的绿柳和不知名的小河,一眼望去看不到其他建筑。他愣了一阵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新家,公司奖励的别墅。
      从床上爬起来,他活动着脖子去洗手间,接近三十平的明卫,冲凉时甚至有喜鹊从窗外飞过。这里是郊区,离市中心八十多公里,园林级的绿化、每小时更新的空气指数、一天三次无人机巡逻,很多人奋斗一辈子不过是想要这样一个终点。
      
      而匡正今年只有三十二岁。
      他二十二岁大学毕业进入万融,在投行部做分析师,前两年在国内,第三年在伦敦,随后三年半的经理生涯,待过香港、大马、新加坡,终于在三十岁之前当上了VP。今年是他做VP的第三个年头,而他的下一个台阶,就是投行部的执行副总裁。
      
      匡正把一头短发吹得蓬松张扬,牛血色的理石台面上放着默多克三件组,他享受剃须的过程,先拍须前油,然后用獾毛刷打出绵密的白色泡沫,经典的檀香味散发出来,令人心情愉悦。
      右颈的伤口已经愈合,但刀头刮上去还是有种刺痛的错觉,让他想起那天背上湿热的重量、“烟波致爽“四个墨字,还有一道憔悴的窄红。
      
      头发造型他也用默多克,水蓝色的海盐喷雾,比起公司里那些油头,他更喜欢蓬松自然的雾面质感。
      今天的西装要挑最好的,130支的诺悠翩雅,低调的深蓝色,修身的英式剪裁,只有领带选了亮眼的金色真丝,镶钻带刺绣,一个富丽堂皇的V-zone(1),让人一眼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洗过车再到公司,万融双子星大厦位于金融街的心脏地带,作为全国排名前三的内资大型综合性银行,万融的储蓄业务和网点分布在行业内数一数二,近十年大力发展投资银行业务,资金体量和资产规模不断扩大。
      双子星由东西两栋组成,东星是传统的储蓄和公司业务部门,西星则是属于投资银行业务的投行事业部、资本市场部、投研部、资产管理部和自营业务部。
      
      匡正从停车场坐电梯到28层,这一层是公共楼层,跨部门大会、内部小聚餐和新入职培训都在这里,匡正走出电梯,马上有嘴甜的初级女员工殷勤问好:“匡总早!”
      匡正面无表情点个头:“已经十一点了。”
      
      女员工吐了下舌头,抱着文件迅速开溜。
      今天是超级新人日,每年盛夏,新一批毕业生经过技术面试、匹配度面试、管理层谈话和签约前餐会层层筛选进入公司,在确定具体部门和岗位前,他们就像待价而沽的商品,被动地等待部门经理的挑选,而对于各部门的VP来说,超级新人日这天的28层简直就是个“奴隶市场”。
      
      匡正走进带着室内露台的高级休息室,屋里已经聚着不少业务部门的VP,看到他,好几个人站起来吹口哨:“骚还是老匡骚啊!”
      匡正扫他们一眼,一个个全是盛装打扮,投行的男人就是这样,比房子比车比奖金,一有机会聚在一起,还要比西装比鞋比领带,女人选美也不过如此。
      
      “HR那边送CV过来了吗?”匡正往沙发中间一坐,随便问个人。
      IPO(1)、证券承销和兼并收购是投行业务的核心,作为兼并收购部门的头头,匡正狂有狂的资本。
      
      马上,一沓厚厚的文件递到手边,是今天所有报到新人的简历,他一个一个翻,其他VP则挤在露台边聊天,露台下面半层就是新人们的休息区。
      
      “这届女的真不少。”
      “我不要女的……哎,那个挺白的小伙有主儿了吗?”
      “干嘛不要女的,给我,我要。”
      “我去,你小子真脏……”说着,一伙年薪过百万的经理们哈哈大笑。
      
      匡正微微皱眉,投行是典型的男性文化,女员工面临各种各样的歧视,从言语到工作内容,甚至到私生活。
      唰唰翻着简历,他的目光在一页纸上顿住:“这是个什么玩意?”
      
      旁边的人侧身来看,照片上是个挺斯文的小伙,问题出在院校专业一栏,居然是学社会学的。
      “这是怎么通过的初筛,”匡正觉得荒谬,“社会学来万融干什么,研究投行的生存模式和阶级结构?”
      
      越来越多的VP围过来,七嘴八舌:“可能有什么过人之处吧,之前华银那个挺出名的销售经理,听说是学历史的。”
      “他除了历史还有一个数学学位,”匡正说,“算金融衍生品跟玩儿一样。”
      
      VP们面面相觑。
      “这名字……”投研部的一个VP说,“我有印象。”
      
      匡正看简历一向只看学校专业和实习经历,这时瞟了眼名字,段小钧……他这两天是和姓段的磕上了。
      投研部那人说:“技术面试有我们的人,说是面到最后一组实在太无聊,搞了个‘开窗测试’。”
      
      开窗测试,顾名思义是让面试者把房间的窗户打开,一般在面谈正式开始前,但像万融这种超过60层的大厦,大多数窗户都是封死的,所以面试官其实是把这些无措的傻学生们当笑话看。
      “无不无聊,”匡正捏着眉头,“我面试那时候就搞这套,十年了,还他妈搞这套!”
      
      “其实挺有意思的,”投研部那家伙憋着笑,“这个段小钧可能是太紧张,居然抄起椅子要砸窗户……”
      正说着,休息室的门开了,一个穿着三件套西装的油腻家伙走进来,个子不高,有股浪荡公子的劲头,头发用发泥打得闪亮,身上一股熏人的香水味。
      
      围在匡正身边的VP们立刻散开,堆着笑说:“代总来啦。”
      代善,资本市场部的VP,干股票债券的,从交易员一步步做起来,有段时间是万融交易大厅里最风光的操盘手,公司所有VP里唯一能跟匡正拼资历的就是他,也是执行副总的有力竞争者。
      
      “哟,老匡,”代善没理那些人,直接到匡正身边坐下,看看他手里的简历表,笑着和大伙说,“你们先挑,别忘了把最好的留给我!”
      他真狂,和匡正的狂不一样,狂得不自然不讲理,让人不舒服。
      
      匡正放下简历,皮笑肉不笑:“现在的新人素质不行,”他轻蔑地用眼尾瞥着代善,问大伙,“代总年轻时候的‘厉害’,你们听说过吗?”
      休息室一下子静了,没一个人接茬。
      
      代善朝匡正倚过来,有点当面锣对面鼓的意思:“我年轻的时候怎么‘厉害’了,你说说?”
      匡正闪身从沙发上起来:“我记得是绿鸟科技的债券吧,你先公关仁爱保险,卖了五千多万,没几天又去公关康美人寿,说绿鸟的债券涨了,其实涨没涨鬼知道,然后把那笔债券从仁爱买回来转手卖给康美,里外里赚两笔佣金。”
      
      代善盯了匡正一会儿,拍着大腿笑了:“那时候我脑子真好使,”他耸耸肩,“康美高价买入,仁爱小赚一笔,那年绿鸟的业绩不错,康美也没赔,万融得利我分红,有钱大家一起赚。”
      “哎老匡,”投研部那个VP过来打圆场,拉着匡正往露台下面看,“你瞧,那个是段小钧吧?”
      
      匡正对什么段不段的不感兴趣,往下瞥一眼,是个清爽男孩,五官和照片上一样,不同的是眉宇间有股傲劲儿,匡正一眼就看出来,他抄椅子砸窗户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对被捉弄的反抗。
      
      匡正猜得不错,段小钧对投行的傲慢和刻薄毫无准备,他穿着一身大卖场买来的黑西装,一个人待在角落里,几步之外是那些闪闪发光的金融生们。
      
      “你技术面试的题目是什么?”一个女孩端着咖啡,一小口一小口吃公司提供的马卡龙蛋糕。
      “所有人都一样吧,估值分析,”另一个女孩穿着名牌套装,抹着鲜亮的口红,“我的匹配度面试才变态呢,考官一句话都不说,搞得我都要崩溃了。”
      
      “他们是故意的,就是想看你有什么反应,”咖啡女孩压低声音,往周围看了看,“听说我们这届有个人差点把窗户砸了。”
      “真的假的,脑子有病吧!”
      她们清脆地笑起来,段小钧在角落里低下头。
      
      “对了,你想去什么部门?”
      “融资兼并重组那些当然风光啦,但是我们女孩子,还是轻松一点好。”
      “销售部门你有认识的人吗?”
      “找靠山呗,”咖啡女孩说,“我那个面试官挺好说话的,我记住他名字了,公司通讯录上有他电话。”
      
      “面试官都是初级分析师,你得找那些有权有势的,经理、VP什么的。”
      “听我师兄说,只是和一个两个经理搞好关系没什么用,得广撒网,让经理们以为我们很抢手……”
      段小钧没再听下去,离开角落去饮水机接了杯白水。
      
      (1)V-zone:西装领口部分由衬衫和领带形成的V型区域。
      (2)IPO:首次公开募股,企业上市的重要环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