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重启时间 ...

  •   温怡在沈沐笙的床上沉沉地睡去。
      她太累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
      沈沐笙低头看向腕间的手表,指针显示,现在是凌晨一点半。
      确定温怡熟睡后,沈沐笙离开房间,到客厅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半分钟后,电话接通了,手机那段,传来女人困顿的声音。
      
      沈沐笙开口说道:
      “Amanda,是我,不要惊动任何人,你去做一件事……”
      挂上电话,沈沐笙视线扫过墙上的挂钟,她惊讶发现,已是凌晨两点。
      几个小时后,她还有一场相当重要的会议。
      
      沈沐笙是一个作息相当规律的人。
      除了工作,她很少熬夜。
      可今天不知为什么,明明应该立刻马上,上床休息的沈沐笙,此刻却毫无睡意。
      
      她回到卧室,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上,折腾了一晚上的温怡,还在熟睡。
      她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皱,身体也蜷缩在一起,像个煮熟的虾米。
      这是一种极没有安全感的睡姿,拥有这样睡姿的人,哪怕在睡梦中,也在焦虑不安。
      
      明明是二十八岁的轻熟女,温怡的一举一动,还透着涉世未深的气息,仿佛一个没接触过社会的大学生。
      可不是没接触过社会吗?
      沈沐笙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若她记忆没出错的话,大学毕业后,温怡就被人以“爱”和“家里不缺钱”为名义,圈养起来。
      而圈养温怡的人,正是自己的大哥。
      沈沐筝。
      
      温怡毕业那年,父母曾提议,让温怡到沈沐笙身边,做个秘书助理。
      当时,沈沐笙的秘书助理离职,职位空缺,沈沐笙欣然同意,温怡虽从未进过公司,但她本人却是国内双一流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就算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力也不会太差。
      更何况,秘书助理不同于秘书,并不是非常难上手的工作。
      沈沐笙很乐意,提供这样一个岗位,给名义上的妹妹温怡。
      
      自然,这份提议没有了下文,沈沐笙也是后来才知道,兄长投了反对票,理由是“妹妹干得好好的,再插一个人在她身边,又是这样的身份,温怡要是做得不好,妹妹会很尴尬”。
      
      当时,听了这个理由后,沈沐笙有点感动,觉得大哥待自己不错。
      虽然他们兄妹从小不算亲密,自己又常年在国外生活,大哥心里还是记挂着自己的。
      现在看来,兄长的心思怕没那么简单。
      
      他阻拦温怡工作,不让温怡和外界接触,是想养废了温怡,让她再也飞不出他的视线范围,做一只彻彻底底的笼中鸟。
      
      蠢货!
      沈沐笙冷笑,真是没想到,她的大哥,居然是一个直男癌晚期,那种圈养金丝雀的做法,也配谈爱情,恶心!
      
      沈沐笙越想越愤怒,恨不能现在就冲出家门,当着沈沐筝的面,质问他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可惜,理智告诉沐笙,这样做只会打草惊蛇,意气用事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沈沐笙越是愤怒,脸上的表情,越是平静。
      她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快速罗列“一二三四……”解决办法,分析它们的利弊,从中择取最优方案。
      
      想着想着,沙发上的沈沐笙觉得眼皮渐沉,她打了一个哈欠,没有前往客房,而是倒在宽敞的沙发上,扯了一个小毛毯,就此睡去。
      
      此时,沈沐笙还未意识到,她的世界,正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只待她下一次睁开双眼。
      重启时间。
      
      -
      沈沐笙陷入了一个无比荒诞的梦魇。
      梦里,她在一个苍白的世界,翻看着一本毫无营养的18X黄-暴小说。
      书的女主角,正是她的妹妹,温怡。
      
      小说中的温怡,敏感善良,柔弱美丽。
      是个身世坎坷,令人怜爱的女孩。
      凡是与她有过接触的异性,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她。
      
      毫无血缘关系的兄长,兄长的朋友们,大学的学长,闺蜜的弟弟,高中老师,放学路上的交警……
      他们如罗马斗兽场的野兽,拼得你死我活,兄弟相争,刀剑相向,只为争一个温怡。
      这样的角逐注定没有结果,他们谁也没有办法,真正将对手压下去,彻底独占心爱的姑娘。
      最终,男人们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他们要共同拥有这个女孩……
      
      抛去那些毫无美感的“八字母”描写。
      书内一直在重复同一个过程:一个男人出现,爱上了女孩,囚禁她,女孩跑路,又一个男人出现,爱上女孩,囚禁她,女孩跑路。
      靠着男人、囚禁、逃跑,这三个关键词,剧情快速推进,最终迎来女孩放弃挣扎,妥协认命,彻底沉沦的结局。
      
      什么玩意!
      沈沐笙想骂人。
      她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如此暴戾的情绪了。
      遇到温怡后,沈沐笙良好的表情管理,一次次破功,就连难以撩拨的情绪,都濒临失控。
      
      在这本小说里,也有一个沈沐笙。
      女主养父母的亲女儿,一个出场次数寥寥无几,但每次都令女主印象深刻的女人。
      
      书中,沈沐笙第一次出场,在女主的回忆中,她觉得姐姐沈沐笙高贵的像个公主。
      第二次出场,是女主听到兄长和友人的谈话,他们商量着如何彻底切断女主和外界的联系。
      女主十分慌乱,但这个时候,她已经被兄长变相软禁,不容许她离开家门半步,从暗恋到病态的养兄口中,女主得知姐姐沈沐笙回国,趁着兄长不在,她打晕保姆,跑了出来,撞上沈沐笙的车。
      
      在小说的描述中,沈沐笙是家族企业的实权人物,与一母同胞的兄长,也就是女主的养兄沈沐筝,是竞争关系。沈沐笙拒绝交出温怡,沈沐筝无奈让出继承权,沈沐笙才将温怡归还沈沐筝。
      遭遇背叛的温怡,放声大哭,她甚至跪在沈沐笙面前,求她不要丢下她。
      为了继承权,沈沐笙在明知温怡回去后,会遭遇什么的前提下,还是放弃了她。
      
      沈沐笙第三次出场,是故事的结尾,此时女主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她宛如行尸走肉,没有了自己的意志,也失去了生的希望。
      沈沐笙对女主说,可以带她离开,但女主拒绝了。
      女主说,【“姐姐,不需要了,这样挺好的。”】
      
      在沈沐笙转身离开的瞬间,看着沈沐笙渐渐远离的背影,女主流下了一滴泪。
      她对自己说,【“是的,这样很好,我很幸福。”】
      到这里,故事结束。
      
      沈沐笙看着书里,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沈沐笙,只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兄妹在书里那么脑残吗?
      沈沐筝不是有自己的游戏公司吗?他不是从来不稀罕什么继承权?只想当个靠妹妹养着的,快乐富二代吗?
      
      他在公司就是个挂职的吉祥物,爸妈疯了才会绕过自己,将公司交到沈沐筝的手里。
      是嫌公司倒闭的不够快,还是怕公司不能立刻破产?
      
      他用继承权从自己手里换温怡?
      开什么玩笑,我还用他让?
      
      沈沐笙合上书,冷笑三声,这书是真是假有待考察,沈沐筝虽然欠揍,还不至于脑残到书里的地步,但变相软禁,绝非无中生有。
      “养金丝雀”养到了温怡的头上,沈沐筝绝对要付出代价。
      她倒是要看看,沈沐筝用什么手段,从她手里抢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不是穿书文,两个女主,都是书中的人物,但书中和现实是有出入的,哥哥没有做书里讲述的事情。
    他做得,就是养金丝雀,将温怡养废了,彻底离不开他,但步入了别人的陷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