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的傻姑娘 ...

  •   沈沐笙将湿哒哒地温怡领回自己的公寓。
      给她拿出一双干净的拖鞋。
      明明只比自己小半岁,温怡的眼神,却青涩如昔。
      
      马上就是三十岁的人了,她看上去都没什么长进。
      不,长进还是有的。
      
      当年的温怡,可不敢冲到自己的面前,唤她“姐姐”。
      她总是躲在一个角落,用自以为无人知晓的目光,小心翼翼又满怀憧憬地偷看自己。
      
      说来奇怪,无论温怡躲在什么地方偷看,沈沐笙总能精准的找到对方,锁定温怡的眼神。
      回想起温怡被抓包后,那通红的脸颊和惊慌失措的眼神,沈沐笙就十分好笑。
      
      ——真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
      连炸毛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连沈沐笙自己都惊讶,她在海外十年,居然记得温怡十八岁的模样。
      只能说,命运的安排就是那么神奇。
      她们本该是一家人。
      
      沈沐笙将温怡领到客厅的公共浴室,自己去衣橱里拿出一套未穿过的睡衣,和干净的浴巾一同交到温怡的手中:
      “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浴室里有吹风机,将你想要告诉我的,在肚子里打好腹稿,出来告诉我。”
      “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我沈沐笙的妹妹。”
      
      温怡眼眶红红的,她接过衣服和浴巾,抱在怀里。
      默默走进浴室,带上门。
      
      借着浴室的光,沈沐笙看到温怡抱着衣服站在门口,她先是蹲下去,门另一端传出压抑的抽泣。
      小小的,闷闷的。
      声音越来越大,逐渐变成嚎啕大哭。
      
      沈沐笙长叹一口气,转身走到电视机下面的电视柜,从里面的药箱里,拿出一包姜枣驱寒颗粒。
      这些药,原本是沈沐笙刚回国那会儿,助理准备的。
      当时沈沐笙还觉得助理夸张,没想到这会儿就用上了。
      
      沈沐笙想给温怡冲药,才发现家里连个冲药的热水都没有。
      她先烧上一壶热水,趁着这个空档,开始卸妆换衣服。
      
      当温怡从浴室出来,沈沐笙已经收拾好了一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阅杂志。
      沈沐笙并没有偏爱的颜色,她的衣服都是生活助理准备的。
      
      沈沐笙有过两个生活助理。
      两人国籍不同,经历不同,行事风格也南辕北辙,但在给沈沐笙挑选衣服款式时,却保持着惊人的一致性。
      
      他们不约而同给沈沐笙选择黑白灰,或是时下大火的莫兰迪色调的衣服,将沈沐笙打造成知性、理智、性冷淡画风女强人。
      沈沐笙原本以为,任何人穿上莫兰迪色系的衣服,都会是自己这个画风,没想到同样的颜色,穿在温怡身上,竟显得楚楚可怜。
      所以说……还是人的问题吗?
      
      沈沐笙内心腹诽,自我吐槽了一番。
      放下手中的杂志,将被子里的驱寒冲剂,推到温怡面前。
      “先喝药,慢慢说。”
      
      温怡看着茶几上的玻璃杯,褐色的药汁泛着白色的暖雾。
      温怡忐忑地坐在沙发上,拿着玻璃杯,抱在手里,捂了一会儿手后,将药喝下去。
      辛辣的姜枣茶,让她整个人都暖起来。
      
      “姐姐……”
      温怡声音喑哑地说道。
      因为哭过的关系,温怡的眼睛还是肿的,但精神已经好了许多。
      
      客厅鹅黄色的暖光,让温怡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
      不知过了多久,温怡抬头,漂亮的眼睛,就像琉璃一般,直视着沈沐笙,这个与自己截然不同的姐姐。
      她纤尘不染,端庄美丽。
      哪怕素面朝天,她依然耀眼夺目,就像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
      
      沈沐笙的理智,像一棵树,支撑着温怡的濒临崩溃的精神。
      她说:“姐姐,我是逃出来的,我被软禁了。”
      
      沈沐笙猛然抬头,目光惊诧地看向温怡。
      温怡努力平复心情,将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最不堪的过往,一一呈现到沈沐笙面前。
      “……十年前,姐姐出国后,我转学到姐姐的高中,重读高二……”
      
      别人眼中冷静淡漠的沈沐笙,有着高超的表情管理技能。
      她克制,理智,睿智。
      无论是对手还是属下,都很难从她的脸上,读取到她不想泄露的情绪。
      
      温怡让沈沐笙失去了这项技能。
      她的表情不断变化,情绪也波动的厉害。
      
      回忆让温怡痛苦不堪,她叙述的过程中,数次哽咽,沈沐笙默默递过纸巾,充当一个沉默的倾听者。
      温怡喉咙干哑,身体颤抖,她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已流干,可讲述的过程中,还是忍不住落泪。
      
      她不想这样的,她不想如此狼狈。
      她不想在沈沐笙面前,表现得自己这般无能。
      可她没有办法,一点点办法也没有。
      
      “姐姐,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故事讲完后,温怡抓住沈沐笙的手,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沈沐笙知道,自己不能陪温怡一同难过。
      在听完温怡的故事后,沈沐笙很难用语言,描述此刻心情。
      难过?荒唐?愤慨?暴戾?
      五味杂陈地情绪,一股脑涌上沈沐笙的心头。
      
      她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理智和情感,将她割裂成两个人。
      一个与温怡同仇敌忾,愤怒地咆哮,大声的咒骂,将那些欺负温怡的乌龟王八蛋,统统投进监狱。
      另一个则理性的分析,试图通过上帝视角,干净利落的解决此事,不留任何后患。
      
      两个沈沐笙不断角逐,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上风。
      
      “你先回房间休息。”
      沈沐笙冷静地说道,她将温怡半抱半推到自己房间,把温怡按在床上,“这是我平时睡觉的屋子,你擦干眼泪,休息一晚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让我来处理,你放心,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温怡震惊地抬头,震惊地看向沈沐笙,“姐姐……”
      她没想到,竟然这般轻易地说服了沈沐笙,出手帮她。
      毕竟,毕竟她们只是名义上的姐妹,和陌生人并无差别。
      
      沈沐笙注视着温怡,“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无论那个人是谁。”
      “姐姐,你要做什么?”温怡惊慌失措地握着沈沐笙的手腕,“你不能,不能……”
      
      温怡眼睛通红红的,鼻子也是红的,鼻翼还黏着一小块卫生纸。
      真像一只兔子。
      
      沈沐笙笑了,看着神色慌张的温怡,纤长的手指,整理着温怡额前的碎发:
      “傻姑娘,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放心吧,我不会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那太愚蠢了,好好睡一觉,我有办法解决他们,成年人,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哪怕是哥哥,也一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