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配娇又怂》乔微安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11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陆知青一表人才,翩翩君子,加上队里一直盛传他深不可测的背景与实力,与唐娇娇的不情不愿不同,唐家其他人见了陆知青就像蜜蜂见了花骨朵似的,一下子就围上去。
      
      陆知青还没走到唐娇娇家的院子就被老太太截了胡,自来熟拍了拍陆知青的手,笑成一朵花道:“哟,陆知青来啦?来来来,快到屋里来坐,苗苗快给陆知青冲茶,就用橱柜上挂着那包毛尖。”
      
      唐苗苗从屋里出来,一脸娇羞低着头去冲茶。
      
      唐国兴搓着手,黑红的脸很是兴奋,在家里见到陆之延跟什么大人物造访似的,微微弯着腰笑道:“陆知青好,陆知青好……”
      
      唐娇娇那个话不多的大伯娘李大梅也是一脸笑意凑上来。
      
      陆之延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唐突,端着脏衣服,两手空空直接上社员家蹭饭这种行为对他而言实在是失礼,对乡下人而言,口粮是最重要的东西,都是定量的,其他好说,他们知青去社员家蹭饭,粮票和肉票是一定不能少给。
      
      连唐国华这个大老粗都觉得家里人过分热情,赶紧帮他解围:“都别围着陆知青,把人吓着了。”
      
      大家一听唐国华的话纷纷散开,让出道来请陆知青进屋。
      
      到底是从大城市来见过世面的陆知青,这种时候淡定一笑,说道:“晚上要在这里叨扰各位实在不好意思,先上门跟大家打声招呼,容我先回知青点跟他们说一声再过来。”
      
      唐国华一听,是这个道理,连忙道:“是我想得不够周到,万一让其他知青等你吃饭就不好了。”
      
      说着,他赶紧喊来唐娇娇,“娇娇,你到知青点跑一趟,知会其他知青一声,就说陆知青晚上在咱家吃饭,让他们不用等。”
      
      唐娇娇还端着自己的木盘认真欣赏大家“围攻”陆知青,忽然被点名时还处于神游状态。
      
      陆知青看她那个茫然的表情竟然觉得有点说不清的意味,笑着道:“这不合适,我自己回去说一声就行,回头见。”
      
      陆知青打完招呼便转身往院门走去。
      
      陆知青走远,老太太开始诉斥唐娇娇:“一点都不懂得看眼色,陆知青可是从来都不去社员家里吃饭,好不容易来一趟,那是天大的体面,你主动跑个腿怎么了?你以前那股机灵劲都哪去了?整一个榆木疙瘩!真是气死我了!”
      
      唐国华连忙打圆场,“娘,你别说娇娇了,是我考虑不周,临时把人叫来,他手里还拿着衣服呢,回去说一声也是应该的。”
      
      老太太哼了哼:“就是你们把她给惯坏的,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再过两年就得说婆家,不上学也不下地,啥活都不会干,这懒名在外,以后怎么说得上婆家?”
      
      唐国华赶紧把手里的东西给她,笑道:“娘,这您就别担心了,她妈妈在城里收到确切消息,很快就能恢复高考,她家里也在想办法把娇娇迁回城里上学,不着急说婆家。”
      
      老太太半信半疑,“你跟她那个没良心的妈还有联系?没诓我?”
      
      老太太大半辈子把腿埋在地里刨食,她就不相信拔出土地的泥腿好不容易洗干净还会踩回去,许文沁那样娇滴滴的城里大小姐当年若不是形势所迫,根本不可能嫁给自家二儿子这样的大老粗,虽说工作还算体面,论模样,就是她这个亲娘都得说一句鲜花插在牛粪上。
      
      如今许文沁才三十多岁,长得那是真像一朵花似的,家境不错,二儿子一直宠着她,又保养得宜,一朝回城抛夫弃女攀高枝她信,还惦记着自己儿子这个大老粗,她是半点不信。
      
      唐娇娇虽然似懂非懂,但着实被“说婆家”三个字吓着,她还未成年呢,老太太怎么会有这么可怕想法?
      
      “娘,我诓你做啥。”唐国华说着,又举起另一只手上的包裹说:“这些东西都是她从S市寄给娇娇的,我今天没等到娇娇才给送回来。”
      
      老太太看着眼热,带点昏花的老眼半眯,伸手道:“拿过来我看看。”
      
      唐国华抓了抓后脑勺,大手不由自主往后缩,有点不好意思道:“她妈交代了让我亲手交到娇娇手上,连我都没看过呢。”说完便把东西交到唐娇娇手里,使了眼色道:“屋里看去,里面还有你妈妈的信,看完后给她回一封,我明天寄给她。”
      
      老太太哼了哼,到底没有出手去抢那个包裹。
      
      唐娇娇乖乖接过包裹抱在怀里,不算很沉,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唐苗苗端着茶水从厨房出来,看着唐娇娇手里的包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方才还认为她是个被娘抛弃,连地底泥都不如的可怜虫,转个头就被啪啪打脸。
      
      唐苗苗不用看都知道那个包裹里全是好东西,这个世界真的不公平,唐娇娇的娘是城里的大小姐,爹是国营饭店的大厨,还是个独生女,老天何其不公,她的父母只是地里刨食什么都没有的泥腿子,明明她什么都比唐娇娇强,却过得连她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唐苗苗蓦地想到了陆知青,那样光芒万丈的人,如果能够嫁给他,一定能过得比唐娇娇还好吧?
      
      嫁给陆知青?!
      
      唐苗苗被自己忽然的想法吓了一跳,握着搪瓷杯的手指都捏红了,但同时内心十分坚定,是的,只有想办法嫁给陆知青才是摆脱目前这种生活最快的法子。
      
      唐娇娇听话地抱着包裹回房,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
      
      上辈子在声带受损之前她也收过妈妈的礼物,只是她说不了话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妈妈。
      
      所有人都说是她妈妈害她变成哑巴,所以没脸再见她。
      
      爸爸坚持说妈妈很爱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希望她给妈妈一点时间,这一等就是十几年,她再也没见过她。
      
      唐娇娇珍而重之拆开那个包裹,一点点翻开里面的东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字迹娟秀的信封,上面写着“爱女娇娇亲启”。
      
      唐娇娇先把那封有点厚的信放到一边,她不知道原主会不会回来,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按照她所看过的穿越小说而言一般是回不去的,她现在的心情其实很复杂,她虽然什么都不会,但是可以学呀,她不算喜欢这里,但是她喜欢能跑能跳能说话健健康康的自己,她喜欢听自己说话的声音,自言自语的时候,她也觉得那就是天籁。
      
      相比之下她更不愿意回到疗养院那个十几年如一日,能听能看却不能说的笼子,只是有一点想爸爸了。
      
      包裹里还有两套衣服,一双鞋子,几根漂亮的头绳,还有好些诸如大白兔奶糖之类的零嘴,东西不算多,但应该都是这个时代很难得的好东西了吧,满满都是母亲对女儿的爱,唐娇娇越看越羡慕。
      
      唐娇娇最后才打开了那封信,里面还有一叠……纸?
      
      唐娇娇把那叠印着“中国人民银行”的“纸”抽出来认真研究半天,大眼睛亮了亮,“这就是钱吗?”
      
      说起来,唐娇娇两辈子加起来还是第一次摸到钱,差点高兴坏了,她认真数了数,掰着手指头算,“一共十张呢,那就一百块钱?一百块钱又是多少钱?能买什么东西呢?”
      
      唐娇娇对钱完全没有概念,但是钱总是能让人开心的,她小心翼翼把钱放回信封里,才打开那封信。
      
      信的内容也很简单,对于暂时不能带唐娇娇回城这件事,许文沁字里行间都充斥着满满的歉意,还有对她的思念,她让唐娇娇暂时跟着父亲好好生活一段时间,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带她回城,希望她给她一点时间,并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跟她父亲离婚,会抽时间回来看他们,如果三年内都不能做到的话,她就申请回来跟他们一起生活,同时希望她能继续上学,如果能通过高考回城,那是最好不过。
      
      唐娇娇看完信又发了一会呆,她不喜欢“给她/我一点时间这句话”,上辈子她给妈妈十几年的时间,直到来了这里还是没能等到她。
      
      至于许文沁……不管怎么样,现在她是许文沁和唐国华的女儿,她会努力代入这个角色,这个妈妈大概不会让她失望吧,书中对她的着墨不多,只记得女配最后惨死的城市就是她妈妈所在的S市。
      
      唐娇娇知道许文沁和陆知青来自同一个城市,她想去市里上大学,城市那么大,总有办法躲开陆知青的吧。 
      
      -
      
      唐国华带回来的东西不少,有两个现成的荤菜,一个红烧肉,一个松鼠鳜鱼,蒸上米饭,再炒两个素菜,已经是这时候的农村招待客人的最高规格。
      
      唐国华进厨房把菜翻热,想了想,干脆把带回来的肉罐头也开了,打上几个鸡蛋,配上点葱花一炒,又是一道难得的大菜。
      
      老太太看着那上面的油,那心是一抽一抽地痛,可想到那是用来招待陆知青,咬咬牙什么也没说。
      
      三荤两素上桌的时候,陆知青正好来了。
      
      这一次并不是两手空空而来,手里提了瓶酒,还有两个罐头和一包大白兔奶糖。
      
      他进屋就就把手上的东西连同粮票肉票交到老太太手上。
      
      老太太自然各种推辞,最后“执拗”不过,“勉为其难”收下,一张老脸笑成波斯菊。
      
      陆知青学识渊博,风度翩翩,加上优雅得体的谈吐,谁说话他都勾着唇认真听着,一点都没有瞧不起劳动人民,瞬间俘虏了唐家大院除了唐娇娇以外所有人的心。
      
      吃饭的时候,唐娇娇挨着唐国华坐,对面正好是陆之延。
      
      老太太给她分了碗干饭,唐娇娇受宠若惊,盯着红薯饭半晌才喃喃自语:“我……以后都不用吃见不到米粒的红薯稀饭了吗?”
      
      此时正好没人说话,她那句话落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大家都齐刷刷看向她。
      
      唐娇娇恍然未觉,低着脑袋尝了口干饭,脸上那享受的表情,仿佛入口的是什么珍馐百味。
      
      老太太觉得脸上火辣辣烧得慌,压着火气打圆场,“娇娇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一天天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吃饭倒是利索,客人还没动筷子,还有没有点礼貌了?”
      
      唐娇娇委屈巴巴抬头,正好对上陆知青的狐狸眼,慢吞吞把筷子和碗放下,耷拉着脑袋把小手背在身后。
      
      唐国华听出门道,再看女儿这个蔫巴巴的样子,压低声音问:“娇娇,跟爸爸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娇娇抬头看着他,又摇了摇了头,并不知道唐国华让她说清楚什么。
      
      老太太急了,“老二你什么意思?我还能虐待自己孙女儿不成?”
      
      唐国华也知道自家母亲好面子,又看重陆知青,到底没有再问,说道:“娘,我不是那个意思。”
      
      老太太碍于陆知青的面子,压着火气发话,“吃饭吧陆知青。”
      
      陆之延已经看出了个中门道,恍然间觉得把回城的名额让给唐娇娇的母亲对她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她看起来不谙世事,必然是被父母宠着长大,如今父母都不在身边,一个人生活在乡下,她奶奶对她似乎也不是很好,看样子日子并不好过。
      
      唐国华脸色缓了缓,给陆之延倒了杯酒:“陆知青你不要客气,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就成,今天的红烧肉不错,我一大早去割的上好五花肉烧的,赶紧起筷吧。”
      
      陆之延回神,稍一颔首,微微一笑,“唐叔见外了,大家一起吧。”
      
      见陆之延动筷子,唐国华夹起一块又肥又大的红烧肉到唐娇娇的碗里,“娇娇最爱吃爸爸做的红烧肉,赶紧趁热吃。”
      
      唐娇娇看着碗里那块晶莹剔透冒着红油的红烧肉,忍不住咽了咽唾沫,抬头问老父亲,“我……我能吃肉吗?”
      
      唐国华反问:“为什么不能?赶紧吃吧。”
      
      老太太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生怕她当着陆知青的面口无遮拦。
      
      见唐娇娇慢吞吞咬了口肉,老太太正要放下心来,却听见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奶奶说我又不用脑,又不干活,不用吃那么好,我从来没有分到过肉,都是三叔省一口给我。”
      
      唐娇娇吃得开心,发现自己说话连贯不磕巴更是开心,对外界的反应恍若未闻,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句话造成的影响。
      
      老太太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翾婸 9瓶;
    截止昨晚凌晨,本次所有留言的宝贝红包已经全部送出(包括重复留言也重复送),请翾婸宝贝到文下留个爪印,你的红包还未送出哦,么么哒
    也敬请各位继续多多支持,爱你们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