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午饭的时候,唐振华到底没有再端饭过来,而是叫唐娇娇过去吃。
      
      唐娇娇并不想去,但是肚子实在太饿,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唐振华身后。
      
      老爷子走得早,唐家三兄弟里只有唐振华还没有结婚,没有分出去住,所谓的分家也不过是把唐国华这个老二一家分出去,老太太跟着老大唐国兴一家子生活。
      
      大院子是两年前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建的,一家人就老爷子和唐国华夫妇赚得多点,为了这房子掏空了家底,唐娇娇的妈许文沁当时提出分家,房子分开建,两老愣是不肯,大闹了一场,最后家是分了,但是房子建成这样大院子套小院子的格局。
      
      老太太的如意算盘打得好,许文沁家境不错,自己又是小学老师,得了好东西回来都得经过老太太门前,雁过拔毛这种事老太太做了也没人敢说,有好东西先孝敬父母那不是应该的吗?
      
      也因此哪怕分了家也让她顺走不少好东西,直到许文沁回城,再也捞不到好东西老太太才开始暴跳如雷。
      
      老太太看见唐娇娇像个小媳妇似的跟在唐振华身后,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除了吃你还会干什么啊?”
      
      谁也没有搭老太太的话,唐娇娇茫然的大眼睛抬了抬,老太太这是跟谁在说话?
      
      老太太被她气得不轻,重重一哼,横了她一眼。
      
      唐娇娇眨巴两下眼睛,难道是在说她?
      
      老太太掌勺分饭的时候,唐国兴、唐振华还有唐苗苗的弟弟唐彬彬碗里是瓷实的红薯干饭,老太太和大伯娘李大梅碗里是看得见米粒的稀饭,而唐苗苗和唐娇娇碗里却是数得清米粒的稀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桌子上的菜不多,有一小碗腊肉蒸芋头,一盘看不见油花的青菜,还有一碗咸菜。
      
      几块肥瘦相间的腊肉也是分给几个男人,唐苗苗分到一小块腊肉,唐娇娇只分得一块带点腊肉油花的芋头,青菜和咸菜倒是不分,可以自己夹。
      
      唐娇娇看着碗里的饭菜愣了一下,三叔平日端过去的饭菜肉也少见,但主食不至于是稀薄的粥水。
      
      唐振华默不作声把碗里的米粒扒拉一点到唐娇娇碗里,再把两块腊肉中稍大的一块分过去,才开始低头吃饭。
      
      唐娇娇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她的平时拿到的饭菜比现在分到的好了。
      
      老太太筷子一搁,盯着小儿子说:“她又不用脑,又不干活,吃那么好干啥?你下地干的可都是力气活,不吃饱怎么行?”说完还凶巴巴瞪唐娇娇一眼,恨不得在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好吃懒做,简直浪费粮食。
      
      唐娇娇看着老太太变化莫测的脸,竟然觉得有点有趣。
      
      唐振华咽下嘴里的饭菜才回答:“娘,腊肉是二哥上次带回来的,粮票和肉票二哥不是已经都给过了吗,娇娇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得补充点营养。”
      
      老太太一巴掌打过去,诉斥道:“兔崽子,胳膊尽往外拐。”
      
      唐振华无所谓一笑,说道:“娇娇又不是外人。”
      
      老太太狠狠地瞪他一眼。
      
      唐娇娇看着眼前的母子互动,有些羡慕。
      
      上辈子不管是她爸爸还是周遭的人都觉得她是个易碎娃娃,在她面前总是小心翼翼,说话都不敢大声,爸爸为他构建的乌托邦很平和很美好,却少了人间烟火。
      
      这个家虽然穷,但是满满的烟火气息,让她觉得很真实。
      
      临近傍晚,唐娇娇去老太太厨房里打热水,老太太正好也在,脸一下子拉得老长,不悦道:“现在天又不热,就是城里的大小姐也不用每天洗澡,热水是留给下地干活的人用的,你啥也不干,天天洗澡糟蹋柴火干啥?”
      
      除了夏天,乡下人极少天天洗澡,老太太看着这个被她那个城里来的娘养出一身细皮嫩肉的孙女儿,只能一边生着闷气,一边帮她勺热水,一边碎碎念:“这么多就够了,很烫的,你端到浴房再兑点凉水,别洒了,烫伤了家里可没有多余的钱给你看大夫。”
      
      唐娇娇简直受宠若惊,软软糯糯说了句:“谢谢奶奶。”便端着水如获至宝同手同脚出了厨房。
      
      老太太对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些个知青父母真是造孽,以前多鲜活一孩子,现在跟晒蔫巴的小白菜似的。”
      
      唐娇娇以前硬邦邦不情不愿喊她“阿奶”,模样特别神气,好像是她母亲走了之后开始软绵绵喊她“奶奶”,老太太不免担忧,这软绵绵的女娃子以后找婆家得让人欺负吧?
      
      ……
      
      唐娇娇洗完澡,对着刚刚换下来的衣服犯难,家里的用水是三叔从村口的水井挑回来的,自然不能用来洗衣服。
      
      唐娇娇见天色还早,干脆端着木盘到河边去洗,好像大家都这么干的。
      
      夏末的傍晚,清风悠扬,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日落的余辉为宁静的小村庄披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外衣,也为唐娇娇小巧精致的五官添上几分暖和的柔意。
      
      唐娇娇苦着一张小脸,拿着衣服在水里扬来扬去,一会拿近到眼前看看是否还有脏东西,一会凑到鼻子下面闻闻,总是不确定衣服洗干净没有。
      
      陆知青觉得自己最近遇上唐娇娇的频率出乎意料的高,早上才见过,傍晚洗完澡打算过来洗件衣服也能遇见。
      
      想起她最近数次躲着自己,陆知青顿住脚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扰乱这幅宁静祥和的画卷。
      
      正当他踌躇不前之际,不远处一道中气十足浑厚中带着惊喜的男中音打破了这种宁静——
      
      “陆知青?真的是你啊?!”
      
      唐娇娇两只小手正努力跟衣服搏斗,听到“陆知青”三个字下意识顿住手里的动作回过头去,惊慌失措的茫然大眼又闯入陆之延那双微微半眯依旧亮得发光的狐狸眼,小手一颠,衣服一脱手就顺着河水飘走。
      
      唐国华急吼吼跑过来,边跑边说:“娇娇你在干啥,衣服都飘走啦。”
      
      唐娇娇回过神去,衣服已经顺着河水飘了大老远。
      
      陆之延距离那件“离家出走”的衣服最近,他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走,三两下就把衣服给捞起来,递给唐娇娇的时候却傻了眼——
      
      那是一件女子的贴身小衣,质地柔软,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女儿香,陆之延轻咳了一下,依旧淡定地举着。
      
      唐娇娇脸红红接过,迅速把小衣服藏到木盆里,蚊子大的声音说了句:“谢谢。”
      
      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红晕悄悄蔓上陆之延的耳根,他的声音依旧淡定:“举手之劳。”
      
      搞不清状况的唐国华这才气喘吁吁赶到,大大咧咧道:“谢谢你啊陆知青,又帮了我们娇娇一个忙。”
      
      陆知青摆摆手,谦虚道:“称不上什么忙。”
      
      唐国华憨厚的国字脸满是感激,笑呵呵道:“你帮娇娇她妈妈这事可不是什么小忙,对我们家可是大恩,相请不如偶遇,干脆到我们家去吃上一顿便饭,不然我这心一直不安。”
      
      唐国华其实才初中文化,煮得一手好菜,机缘巧合之下被某个领导相中安排去县里的国营饭店。
      
      难得在一看就是来自大城市书香门第的陆知青跟前恰到好处地用了一句“相请不如偶遇”,唐国华为自己的得体而高兴,他相信陆知青不会拒绝。
      
      唐娇娇一听,眼睛睁得老大,着看陆知青的目光带着警惕。
      
      陆知青瞧见唐娇娇那个眼神,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知青点已经煮了我的饭”这样的推脱之词出口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变成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唐娇娇狐疑,上辈子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耳朵很灵光,这样酸嗖嗖的话她活了两辈子都没听过,难道这个时代的城里人是这样说话的?
      
      直到陆知青跟着他们父女俩回到陆家大院门口,唐娇娇才发现不对劲,他真的跟着她,不,跟着他们回家呀?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感谢宝贝们的支持,截止到今天晚上十二点为止,乔安打算给所有留言、投营养液还有投雷的宝贝发个小红包以表感谢,么么哒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火炎焱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