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问答 ...

  •   几经波折,三人终于在凌晨两点钟,回到酒店楼下。
      
      此刻,高修然抬头,看着酒店楼壁上,四楼往下的几个血脚印,恍若隔世。
      
      季寒川站在路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要递给司机。司机却摆摆手,笑道:“您自己留着吧。这钱,我接了,也烫手。”
      
      季寒川挑眉,慢吞吞收回钱,司机就要离开。
      
      季寒川叫住他:“等一等——”
      
      司机诧异,转头看他。
      
      季寒川认真问:“‘烫手’是字面意思吗?”
      
      司机一怔,转而笑道:“对。上面的人气儿太重,伤身。”
      
      季寒川若有所思。
      
      这边,司机开着出租车,绝尘而去。酒店大堂亮着灯,温暖、明亮。季寒川看咱眼里,又想到猪笼草。他挪开视线,手插在口袋中,迈步往工地方向去。于章、高修然跟在他身后,高修然摸摸头,叹道:“真是一路都在出状况。”
      
      好在现在看到天空。哪怕是夜幕,只有零星几颗星星、一个弯弯新月,也足够让人庆幸。
      
      于章则问道:“韩哥,你一开始说要坐前面,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季寒川诚实地:“没有。是想离你们两个远一点,太臭了。”
      
      于章:“……”
      
      季寒川笑了下,说:“但上车以后,那个司机一点感觉都没有,好像没闻到。我就觉得,他是不是‘闻不到’。”
      
      有之前一起逃出生天的经历,眼下,几人似乎熟稔许多。
      
      说说聊聊,走到工地的休息区。
      
      宿舍有很多。他们没有去惊扰朱葛、胡悦和吴欢,而是另找一间空屋。于、高二人实在太累了,爬上床,倒头便睡。季寒川嫌弃身上的衣服,但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替换。
      
      他叹口气,没办法,睡觉吧。
      
      这样到了天亮,再醒来洗漱时,胡悦和吴欢已经在洗手池边。见到季寒川,两人一怔,很快惊喜:“你们昨天就回来了?”
      
      季寒川应一声,问吴欢:“你的腿怎么样?”
      
      吴欢叹口气,说:“膝盖以下,都动不了了。”但总不能一直让人扶着。所以昨天季寒川离开、警察也走了之后,剩下三个人去了趟超市,给吴欢买了一个手杖,凑合着用。
      
      季寒川:“嗯……”
      
      吴欢试探着问他:“韩川,‘楼下’是什么情况?”
      
      她话音落下,见到以往都很从容淡定、仿佛不是在游戏,而是在度假的“韩川”皱起眉毛,一脸厌弃,说:“不是什么好地方。我身上这个样子,”一夜过去,粘液干透了,结在衣服上、头发上,“就是在下面弄的。”
      
      吴欢嘴角微微一抽,劝他:“再忍忍?明早就好了。”
      
      旁边,胡悦也说:“我也这么多天都没洗头,脏死。”
      
      两个脏兮兮的人相对无言。讲话期间,其他三个玩家也出来。六人站在一起,成了四个脏兮兮的人相对无言,加上吴欢和朱葛两个无辜群众。
      
      季寒川又问:“昨天还发生了什么吗?”
      
      吴欢道:“有一些零星的情况,但全都让NPC挡了。”
      
      她说的很含蓄。要到会议室,季寒川才明白。短短一天功夫,昨天此时,会议室里还有七十余人。到现在,却连一半都坐不满。可今天,所有人都像忘记昨天曾有警察来过,甚至不曾留意少了的同事。主持人在台上喊:“一流品质!”
      
      下面的NPC员工们激情洋溢:“静悄悄!”
      
      一眼看去,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很快,讲师上台讲课,说:“今天咱们就把之前学过的东西串一遍,好不好?”
      
      台下:“好!!!”
      
      声音之大,几乎要掀翻屋顶。
      
      狂热、又守序。
      
      讲师说:“好,我们现在先来请一位同事,给我们讲讲这些天都学了什么。”
      
      她眨眨眼睛,说:“答对的话可以加分哦。”
      
      季寒川一顿。
      
      对哦,“加分”。
      
      他都要忘了这回事儿了。可培训第一天,陈妙妙迟到,曾被说过“扣三分”。
      
      讲师的视线在台下游移,最后,几乎是理所应当的,落在一名玩家身上。
      
      是胡悦。
      
      讲师笑一笑。她脸上有精致好看的妆容,唇色恰到好处,不会过于艳丽,但显得优雅、讲究。这会儿,她弯起唇角,那副笑容却像是定格在脸上似的,仍然很漂亮,又透着十足的虚情假意,对胡悦说:“第六组,左边,第四位美女,就你了。”
      
      而那个在第一天,拍了拍胡悦,给她指路的女NPC这会儿同样拍拍胡悦,说:“悦悦,加油呀!”
      
      她们脸上的笑,像是一张张完美的面具。胡悦咽唾沫,明白自己前些天始终被挡在危险之外,只有第一天遇到麻烦。这样下来,游戏生物再在玩家们之间选一个找麻烦的对象,当然会是她。
      
      好在她并不惧怕。
      
      “游戏”降临之前,胡悦的工作就是金融相关。要说十名玩家里,有谁最适应眼下场景,那一定会是她。
      
      她曾经有过很多次类似的培训经历。虽然彼时她的工作比眼下这个金融机构正规很多,有各种规定,不能欺瞒客户。但有些东西,换汤不换药。
      
      她抱着轻松地心态,走上台。起初,讲师问她的的确是前些天说过的问题。胡悦一一作答,越来越放松。
      
      台下,几个玩家临时抱佛脚.jpg,开始补课。
      
      胡悦答到最后,讲师笑眯眯地拿着话筒,问台下众人:“这位美女讲的好不好?”
      
      台下:“好!”
      
      讲师:“我们给第六组加三分,好不好?”
      
      台下:“好!!!”
      
      NPC们的热情几乎要冲破屋顶。
      
      讲师脸上的笑更大了,唇角几乎要咧到脸颊旁边。水红色的唇,衬着一口白牙,问:“那我们要不要多出几道附加题,让这位美女回答一下?”
      
      台下:“好——!!!”
      
      讲师回头,看着胡悦。
      
      她笑眯眯问:“胡姐,你觉得呢?”
      
      胡悦本能觉得不妙,谨慎道:“我已经给我们组赚了三分啦,这个加分机会,就留给其他组吧。”
      
      讲师却仿佛没有听到胡悦的话,口中道:“我们胡姐也说‘好’!助教调一下PPT,现在进入附加题环节!”
      
      她话音落下,“砰”一声,会议室里的灯光倏忽关闭。
      
      胡悦身体僵硬,站在台上。
      
      她听到些淅淅索索的动静,好像自己身前身后都有什么人在快速走动。
      
      胡悦浑身紧绷,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不会有简单的游戏,她运气那么差,也不会是能凭借好运过关的欧皇。想要在游戏中过关,必须要经历一些挫折磨难。她听说了,季寒川和高修然两次遇险,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出事,更别说吴欢几乎废掉的半边腿。没道理她能轻松度过。
      
      所以放松、放松。
      
      一定能找出生机。
      
      她这样想,头顶上,倏忽照来一缕灯光。胡悦抬头,那灯光落在她脸上。讲师又出现了,就站在她身边,还是一样夸张的笑、夸张的表情。说:“胡姐来,往后面坐。”
      
      胡悦转头。她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软椅。和下方的一样,金色边,红色软垫。这样的“平常”,让她略略放松。听讲师说:“胡姐,是这样,我们准备了十个问题。”
      
      她笑眯眯道:“每个问题,算是一分。答对加、答错减。胡姐刚刚拿到三分,所以有三个题的豁免权,可以直接‘过’。”
      
      讲师停一停,像是在欣赏胡悦紧张的表情。随后,她说:“但是三分之后,胡姐就没有分扣了,那要怎么办呢——”
      
      讲师有意拉长了语调。
      
      胡悦沉默,看着她。
      
      而这时候,台下的其他玩家们都抬眼,看向前方讲台。
      
      他们身侧,是静静的、像是忘记上发条的木偶一样的NPC员工们。季寒川侧头看了一眼,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一模一样的笑。一样的弧度、一样的姿势。直直坐着,无论是曾经给自己借钱的“王哥”,抹了很多发胶的男青年,粉底厚过头的女生,还是她旁边——
      
      哦,那个素颜女孩不见了。
      
      季寒川收回视线,觉得四处乱看的自己十分格格不入。
      
      而台上,讲师宣布:“第四道题答不上来的话,胡姐会少一个器官!”
      
      季寒川拧眉。
      
      他视线挪到胡悦身上。因眼力好,此刻季寒川能看到,胡悦眼角轻微的抽搐、被咬住一点的唇,紧绷的下巴。他想:她好像很害怕。
      
      明明很害怕,却在讲师笑着问她“这样好吗”的时候,艰难地开口,问:“还有其他选择吗?”
      
      是的。
      
      在大多数时候,游戏生物是“遵循逻辑”的。
      
      先前崔雨桐去医院、没有继续培训的事,正说明这点。
      
      可眼下,显然不是“大多时候”。NPC们仿佛入魔,在胡悦话音落下的时候,一起欢呼起来。讲师则说:“看来我们胡姐也跃跃欲试了!助教,来放第一题。”
      
      季寒川看出,胡悦尝试失败,此刻在尽力调整呼吸、舒缓情绪。
      
      片刻后,她身后的大屏幕上,映出一行字。
      
      “——1908房的镜子里有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悄咪咪告诉大家。
    这篇文马上!要V了!
    入V时间是10.1,明天没有更新啦,但是10.1的第一更会在00:00发出来,四舍五入就是明天的更新延迟了6个小时而已√
    这是阿江的第二篇V文,也是阿江第一次写无限流。鬼魂逃生是我很喜欢的题材,看过许多这个流派的知名作品。但要亲身上阵,还是会担心能不能构思好情节、做好“爽文”和“流派本身”之间的平衡。到目前为止,不知道做的怎么样。但以后还是会努力的=v=
    下一章就是收费章节啦,所以惯例排雷。
    1.毕竟是纯爱文,虽然现在寒川carry全场,之后也会继续carry全场,但谈恋爱也是本文的重要组成部分。寒川很在意邵佑,谈恋爱的地方会专心恋爱。
    2.邵佑在第三个副本出场,但剧情设定,之后不会一直在线。大多副本内仍然是异地恋模式。
    3.不过是真.异地恋,有沟通交流讲情话那种,不像第一个副本这样,寒川不知道邵佑的存在= =
    4.文案上的“非典型性鬼魂逃生”,意思是在鬼魂逃生的大设定下,寒川甚至其他玩家有能力回击。同时会出现很多传统鬼魂逃生不会出现的梗。更具体一点的就不剧透啦,总之真的很……非典型性= =
    能接受这些的话,我们10.1一见~
    因为刚入V那几天的订阅真的很重要嘛,所以就……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一下,比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