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离开地下 ...

  •   季寒川放弃了只剩薄薄一层的肉壁,转而与于章、高修然一起,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攀爬。这道风,原本就是“游戏”有意给他们指明方向,于是一路顺畅。
      
      于章与高修然还有些紧张,季寒川就全程走神,始终思索:“游戏”是有自我意志的吗?
      
      他近乎瞬间就得出答案:有——又不是。
      
      季寒川困惑,觉得这样的认知,或许又与自己过往经历有关。想到这里时,身侧的腐烂肉壁已经渐渐开阔。从垂直向上攀爬,变得有一些坡度。往后,坡度越来越大、身侧也越来越“正常”,肉壁一点点坚硬、干净,没有了臭气熏天的粘液。到最后,成了干干净净的水泥墙。
      
      脚下则成了蔓延向上的弯道。夜风混合着桂花香味,飘到三人鼻翼间。
      
      到这里,高修然大悲大喜、骤然痛哭:“我们出来了!呜呜呜,出来了——”
      
      有月光透进来,兴许还夹杂着路灯的光亮。那一点萤火,成了黑夜里的明灯,指引玩家们向上。
      
      而季寒川回过头,看着身侧幽幽黑暗。他有预感,如果自己转身、向下,会见到的,也不是刚刚的心脏、血管,而是一个正常城市设施。
      
      季寒川觉得遗憾。可听到高修然的哭声,还有于章的笑,他又叹气,想:算了。
      
      没必要搭上其他人。
      
      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可以自己来。
      
      ……总觉得错过了什么。
      
      他们一路前行,一身脏污,顺着脚下道路,走到平地,发觉这会儿他们是在一个地下停车场入口。
      
      夜风裹走身上的臭气,于章看一眼手表,轻声说:“已经十二点多了。”
      
      但严格来算,明早天亮之后,才是游戏的“第七天”。
      
      于章:“我们得回去。还要‘通关’——不知道NPC会怎么安排。”
      
      季寒川耸肩,说:“嗯,那就回去。”
      
      于章提议:“要不要试着打车啊?”小心翼翼地,“韩哥,你还有钱吧?”
      
      季寒川说:“有。但……”打量一下于章、高修然,认真地问:“你觉得司机愿意载我们吗?”
      
      于章发愁,自己嗅一嗅身上,都觉得臭得慌。可眼下又不认路,连方向都分不清楚。
      
      最终还是站在路灯下,试图趁夜色,蒙混过关。奈何城市太小,又是深夜,这样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一辆车前来。于章颓然,又不能放弃。眼下,身侧两个人,大腿懒懒散散,高修然恍恍惚惚,好像左看右看,只有自己,能担当重任。
      
      他坚强地看向来车方向,碎碎念:“来一辆!来一辆——”
      
      于章的眼睛一点点睁大。
      
      他见到一点光。是明亮的白,从远方照来。过了片刻,稍微近一些。再仔细看,竟真的带着出租车标志。于章惊喜,去拉季寒川与高修然:“韩哥!高哥!来车了!”
      
      季寒川懒洋洋抬一抬眼皮:“嗯。”
      
      一顿:“我坐前排。”
      
      于章:“啊?哦、哦。”他倒是无所谓,能尽快回到酒店就好。可想到“酒店”,于章又有些牙疼。方才的兴奋之情,都在这一刻冷却。他终于想到什么,在出租车停下的这点空隙里,低声问季寒川:“韩哥,咱们回去以后,还住酒店……?”
      
      季寒川道:“住旁边的工地。”
      
      于章放下心,看季寒川拉开车子前门,坐了进去。
      
      于章扯着高修然,坐在后面,听季寒川对司机说了酒店名。司机像是对路很熟,说:“你们是来旅游的吧,怎么这么晚在这里?”
      
      很话痨,又很热情,带着真实的烟火气。
      
      季寒川笑道:“晚上出来转转。师傅,你也是,这么晚还开工,是夜班?”
      
      司机师傅长吁短叹,说:“这不是家里两个小孩儿,一堆课外班,只好多跑跑,能赚一点是一点。”
      
      季寒川顺口问:“您孩子多大啊,男孩儿女孩儿?”
      
      司机师傅笑道:“两个臭小子,大的读三年级,小的刚上幼儿园。”
      
      季寒川道:“等小朋友长大了,就知道您辛苦了。”
      
      司机师傅:“嗨,咱也不考虑那么多。”但说着说着,还是笑起来。
      
      两人一路闲聊,后座上,于章渐渐昏昏欲睡。耳边响起一道鼾声,是高修然。他已经歪在那里,睡得不省人事。
      
      于章放松地打个哈欠,想:有韩哥呢,不会出事。好不容易出来,明天还有一场硬仗……
      
      他这样想,也打算小小地补个觉。后面半睡半醒,意识飘忽,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突然来了一道强光。紧接着,是汽笛声。于章猛然睁开眼睛,看着一辆不知多高的货车,朝自己所乘的出租撞来!
      
      驾驶座上,司机却不见了。
      
      于章心底一凉,电光石火的功夫,他扑上去,试图握住方向盘、往一边打。他心下哀叹:难道就没有个清静时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说怎么大晚上能打到车。
      
      可他还是离得太远、速度太慢。
      
      于章几乎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可有一只白皙的、修长的手,在他之前,握住了方向盘。
      
      是“韩川”。
      
      混乱之中,于章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一点抱怨。还是韩川的声音,自言自语似的,说:“亏我和你聊那么久教育经。”
      
      他也不知怎地,谈起“小孩教育”,就冒出许多想说的话。司机问他,是不是也结了婚、有自己孩子,季寒川就卡壳。他想了一瞬,觉得没准是真的,不然自己给宁宁扎起头发,怎么那么顺手。可也就是这走神的一刻,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光,紧接着,卡车撞来、司机消失。
      
      他一手拉着方向盘,另一手撑在驾驶座上,轻巧地跃过去,自己当上司机。出租车的车轮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很大的尖锐响声。季寒川拧着眉尖,将方向盘打到极致,避开第一次撞击。奈何货车再度冲来——!
      
      季寒川不耐烦了:“有完没完?!”
      
      他身侧,浮起一道浅淡身影。于章呼吸都要停滞:是那个司机!
      
      眼下,司机脑袋上开了个洞,鲜血汩汩流出,露出一口森然白牙,看着季寒川,便要上前抢夺方向盘。
      
      他抢的第一下,季寒川腾出一只手,将司机推开。
      
      这个过程里,季寒川眉头拧得更深:总觉得,力气比自己之前遇到的东西大一点……
      
      或许因为这是第六天与第七天的交界点,游戏生物的限制几乎被尽数放开。
      
      此刻,路上再无行人,只有一辆向前冲去的出租车。车子在马路上扭动,一下一下,像是在躲避什么。又像是司机喝醉了酒,无法控制。季寒川厌烦,喝道:“于章、高修然,来帮忙!”
      
      高修然猛然打了一个鼾声,被于章拽起来时,还很茫然。但他很快见到前方的场面。
      
      季寒川命令:“按住他,别让他打扰我。”
      
      于章咬咬牙,扑上去。可他不是季寒川,拼尽全力,也只能让司机的动作慢一点。另一边,高修然也加入,两人一起,堪堪拖住司机。与此同时,货车再度朝出租冲来——
      
      季寒川忽然道:“你死之后,拿到多少赔偿款?”
      
      司机师傅一愣,货车的速度却没有减慢。饶是如此,他不捣乱,季寒川就轻松很多。
      
      季寒川道:“一般来说,这些货车都宁愿撞人,也不刹车,否则他们自己会被货物压死。”因为惯性。
      
      司机师傅脸上浮出点仇恨。
      
      季寒川道:“但货运公司都会为他们买天价保险。有这笔钱,你老婆孩子伤心是伤心,之后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错。”
      
      司机师傅再度愣住。
      
      季寒川:“要不要去你家看看?”
      
      他抽空,瞥一眼司机:“不过你这样,好意思见你老婆孩子吗?”
      
      司机师傅脸色复杂,脑袋上的洞一点点消失,慢慢地,又成了正常模样。
      
      货车也消失在出租车后。
      
      季寒川却没有交出方向盘的意思。他抬抬眼皮,言简意赅:“指路。”
      
      司机师傅一脸挣扎,季寒川友好地:“你不想去,也没关系,正好先送我们回酒店。”
      
      司机师傅瞪他,再开口,嗓音沙哑,道:“前面的十字路口,右转。”
      
      季寒川满意了,说:“这才对。作为‘父亲’,当然希望自己死了,老婆孩子还好好过……”
      
      他说着说着,倏忽一顿。
      
      心中浮起一点微妙情绪。像是难过、惆怅,又带着别的什么。
      
      季寒川眉尖拢起,继续说下去:“……你看你,之前不是也说了,大晚上还出来拉客,就是想多赚点。”
      
      这的确是个很小的城市。左开右开,不过一刻钟,车子就停在一个小区楼下。
      
      司机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给季寒川、于章和高修然一人发一支,然后看着一处窗台,长久注视。
      
      季寒川笑道:“不上去看看?”
      
      司机沉默,点起烟,缓缓抽着。
      
      烟雾缥缈,味道却没有飘到季寒川等人鼻中。
      
      等这根烟抽完,司机叹口气,道:“算了,还打扰她们做什么。”
      
      他说:“刚刚的事儿,对不住了。我现在送你们去酒店吧。”
      
      季寒川礼貌地拒绝他:“不用,还是我来开。”

  • 作者有话要说:  忘记设定存稿时间了抱歉啊啊啊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