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两个朱葛 ...

  •   季寒川轻轻“咦”一声,尚有功夫,对高修然说一句:“你带什么过来了?”
      
      朱葛已经两股战战,几欲先行。过去的游戏经验都告诉他,这种时候,只有一条路子:跑!
      
      只要比其他人——无论NPC,还是玩家——跑得快,就能活命!
      
      而高修然原先奔命,也只是撑着一口气。这会儿见到韩川,他这口气被打断,恐惧感、双腿的虚软,身上的疲惫……尽数涌上。彭总的声音却越来越近,几乎是从方才他拐过的拐角出现,语气幽幽,问他:“高经理,你躲起来了吗?”
      
      高修然目呲欲裂,抬脚要跑。
      
      而季寒川沉吟片刻,问朱葛:“你觉得我能对付吗?”
      
      朱葛颤巍巍开口:“不、不知道!”第一天的鬼,和剩下几天的鬼,于过去的朱葛来说,都是需要躲避、需要拼尽全力才能活命的东西。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之间有没有力量差异?!
      
      而季寒川遗憾地叹气,说:“那我们还是跑吧。”
      
      朱葛一窒,在场三个人里,他体型最差,一定是跑的最慢的人。可这会儿,来不及想太多,他甚至已经看到彭总从墙角伸出的手。肥胖、虚软,带着点阴测测的笑声,说:“高经理,你还找到几个朋友吗?”
      
      他拔腿就跑!
      
      高修然紧随其后!
      
      季寒川:“……”他还打算带着朱葛一起呢。
      
      他无奈,转头看向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彭总。还有功夫笑一笑,与对方打招呼,说:“彭总,我是第八组的小韩。”
      
      绿色幽光下,彭总那张胖脸上带着点油腻腻的光彩,又有说不出的诡异,对季寒川笑道:“啊,小韩。”
      
      他脚步轻飘飘的,像是没有体重。兴许是觉得猎物近在眼前了,这会儿也缓下步子,脸上带着贪婪、饥饿神情,往季寒川走来。
      
      拐角就这样大的地方,按说他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季寒川。奈何季寒川仿佛泥鳅,滑不溜秋。在彭总眼里,他只是身体微微往旁边侧一下,彭总伸出的手就落空。
      
      季寒川还很好脾气,说:“彭总,你看你,只减了体重,怎么体力没跟上来?”嘴巴里念念叨叨,说,“这样可不健康啊——”言语之间,他已经闪到楼梯间的另一侧、通往上方楼梯的位置。而在这时候,头顶又有一阵咚咚脚步。季寒川与彭总一起抬头,见到高修然与朱葛一起在楼上出现。而同一时间,高、朱二人也见到季寒川与彭总。高修然愕然,喉咙里发出一阵咕隆响动,几近崩溃,跪在地上。
      
      朱葛鼻子抽了抽,隐约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一股腥臊味。
      
      可眼下时刻,也谈不上嫌弃与否。他心中愧疚,方才自己跑了,却没见到韩川跟上来,朱葛一面吃惊,一面忧心。他原本觉得,韩川跟上,是铁板钉钉、轻轻松松的事。可眼下看,韩川仍然与那个叫“彭总”的怪物一起。而且是从容的样子,要与“彭总”打招呼。而那个叫“彭总”的玩意儿几次三番抓不到季寒川,已经恼怒,身体渐渐变大、膨胀,俨然要占据整个拐角平台,让季寒川避无可避!
      
      这样的发展,让季寒川也微微怔忪,喃喃说:“啊呀,这是放弃减肥了吗?”
      
      彭总勃然大怒!
      
      他朝季寒川的方向挥出一拳,季寒川往旁边跃去,脚步轻灵,仿若踩在云端。可这样跳过几次,彭总却将季寒川方才经过的墙壁、台阶尽数砸碎。几次挥拳不见效,彭总愈发暴躁,口中发出一声嘶吼——
      
      季寒川微微眯起眼睛:“狂化了?”
      
      这一刻,彭总身侧,忽然多出几个其他影子。朱葛心知肚明,自己这群人多半被楼梯间里的东西困住,接下来能不能逃脱,要看韩川,于是他不打算继续跑路。可眼下,他却在那几个影子之中,见到自己游戏开始那一日,于电梯中见过一眼的东西:一个女人。
      
      浑身骨骼碎裂,七窍流血,这会儿趴在楼梯上,却是面朝上、四肢朝下的古怪姿势。朱葛崩溃,喊:“伽椰子吗——”然后慌忙迈腿!
      
      碎骨女人急速跟上!
      
      从季寒川身侧爬过——
      
      季寒川“啧”了声,脚在楼梯上一踩,随后直接跳到那个转眼间就爬至楼梯中央的怪物身上。同时,他还在彭总身侧看到郑灵,看到一个浑身浮肿、不分性别的东西,看到一身黑黝黝、藏在阴影中的古怪玩意儿。
      
      季寒川喃喃自语:“这是全部来这儿了吗?”合着彭总还真是BOSS,还会召唤?
      
      他同情地、却不带什么认真感情地看一眼跪在那里的高修然。在这时候,楼下——对,是楼下——传来朱葛的惊叫。季寒川皱眉,低头看那个一身血的碎骨女人。对方是面朝他,这会儿露出一个笑来,然后脖子伸长、朝季寒川咬来!
      
      季寒川仍旧往旁边躲避。他选的位置很巧,恰好彭总体型太大,正艰难地往楼梯上挤,身侧墙面寸寸碎裂。碎骨女人伸长的脖子被季寒川避过,咬在彭总身上!
      
      彭总爆发出一声如雷声轰轰的咆哮。季寒川还有功夫吐槽:“你连个刹车装置都没有啊。”然后趁彭总堵住路、碎骨女人与他撕咬,往前跑去!
      
      路过高修然时,他顺手拉了一把,扯着高修然的领子往前。高修然此刻彻底知道,自己白日里误会了韩川,可是——
      
      季寒川瞄一眼拐角侧面,“咦”一声:“门呢?”
      
      高修然凄然道:“没有门。”
      
      而再抬头,见到楼梯中间、瑟瑟发抖的朱葛。他上方,就是蹲在台阶上,笑嘻嘻的、身体下方又开始融化的郑灵。季寒川无奈,对郑灵说:“你还真是那天镜子里的东西?”
      
      郑灵:“……”
      
      原本娇小的少女容貌顿时扭曲!
      
      高修然、朱葛:“……”两人无可奈何,只想让季寒川闭上嘴,不要引怪。可这一刻,郑灵却像是平复下来,斟酌了下什么,然后五官融化、变形。这是一个极快的步骤。转眼,台阶上出现两个朱葛。
      
      两个朱葛面面相觑,一样惊诧。
      
      季寒川一噎,身后又传来一阵响。有水潺潺流下,带着腥臭、粘意。是那个浑身浮肿的东西。
      
      三个玩家被上下夹击,俨然即将被瓮中捉鳖。没有退路、只能求一速死——
      
      季寒川皱眉,把高修然扔下。他开始游戏这么多天,其实从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力量。只是仿佛在面对所有场景的时候,都游刃有余,并不需要爆出全力。
      
      哪怕是白天在工地,直接一拳打碎埋在地下的水泥块,季寒川都轻轻松松。不止朱葛,连季寒川本人也在嘀咕: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朱葛、高修然在他身后——哦,两个朱葛。
      
      而季寒川不以为意,在彭总愈来愈近、水流越来越多的时候,抬起脚,往靠酒店走廊那侧的楼梯踹去!
      
      “轰”一声,水泥上出现隐隐裂痕。高修然整个人都懵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杀器?
      
      而似乎是路子对了,季寒川能明显感觉到,水流在加快,彭总也在加快。他瞄一眼,在楼梯拐角见到一抹飘然若现的头发,是那个碎骨女人。季寒川眯起眼睛,又飞起一脚,揣在墙上!
      
      墙上赫然出现一个大洞,水泥爆裂,露出外界楼道的光。
      
      季寒川一手一个,把手边的高修然、朱葛一起扔出去。
      
      还剩一个朱葛。
      
      季寒川打量对方。在镜中怪物不作妖的时候,的确很难分辨,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此刻,这个剩下的朱葛一脸哭丧,对他说:“韩川!我才是真的啊。”
      
      季寒川:“……你演《真假美猴王》吗?”
      
      随后把他也提溜起来,扔出洞外。
      
      两个朱葛看着对方,如临大敌。这时候,碎骨女人已经要爬到季寒川身侧。季寒川朝她笑一下,说:“你这样子,会吓到人的,太丑了。”
      
      碎骨女人:“……”
      
      季寒川:“哎,这年头,不是要容貌歧视。就是,你起码要把自己打理干净吧?”
      
      两个朱葛和高修然一起咽唾沫,崩溃:“韩川,你先出来!”
      
      他们此刻身在四楼,季寒川依言出来。墙上的洞里,鲜红的液体却继续往外涌出,俨然要淹没整个四楼。
      
      那些怪物却像受到什么限制,只在洞口处汇聚、静静看着外面的玩家,没有更多动作。
      
      季寒川抓紧时间,问两个朱葛:“你们带烟了吧?往胳膊上按一下。”
      
      两个朱葛露出惊悚目光,但转念,明白季寒川是想确定什么。他们都知道,那天这个怪物在面对烟头时,是怎样避之不及。
      
      季寒川脸上带笑,语调却有一种莫测的冷酷,说:“我可以带你们从四楼下去。”四层,跳窗户,轻轻松松。“但你们要证明,自己是人。”
      
      其中一个朱葛深呼吸,“明白了。”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另一个朱葛看着他,惊慌:“我烟呢!”匆忙摸着口袋,然而毫无收获。
      
      高修然焦急地看着这一幕,对季寒川道:“拿烟的是真人吧?”
      
      血水已经淹没他们脚面。
      
      季寒川视线偏转一些,看着旁边的房间,想:这房子隔水倒是做的不错。外面成了这样,倒是没有渗进里面、没人开门查看情况。
      
      如果高、朱二人知道季寒川的想法,大约又要无语哽咽。
      
      此刻,季寒川视线回来,道:“快点。”
      
      那个拿了烟盒的朱葛一咬牙,拿起烟,用打火机点燃——
      
      同时,季寒川迈步上前,从他手上拿过打火机。朱葛一怔,却又继续动作,把烟头往自己胳膊上按去!
      
      他胳膊上出现一块焦灼痕迹,对季寒川道:“韩川,你看!”
      
      另一个朱葛看着这一幕,目露绝望。
      
      脚下血水越来越多。
      
      季寒川走神,想:四层有没有玩家住?倒是记得祁俊和于章在三楼。
      
      他心里想事,手上却已按下打火机。火苗窜出,直接往朱葛胳膊上燎去。刚刚被烟头按过的朱葛避也不避。
      
      而到另一个朱葛那里,他下意识晃开一瞬,才咬咬牙,伸出手臂。
      
      季寒川笑一声,拉住他后领,再往前两步,拉住高修然后领。两人直接被拎起,高修然迷茫、失措,那个刚被烟头烫过的朱葛一样惊诧,喊:“韩川!你——”
      
      季寒川并不回答,往走道尽头的窗户飞奔而去!
      
      他仍然是飞起一脚、踹开窗户,然后踩着楼壁,往楼下奔去。四层,转眼即至地面。三个玩家在楼下,一起抬头,看向方才的玻璃。还有在楼壁上印出的鲜红脚印。
      
      那个朱葛面无表情站在窗边,五官一点点融化,这一回,再没有模仿其他人。
      
      而朱葛、高修然一起坐在地上,心有余悸。
      
      半晌,朱葛轻声问:“韩川,你怎么知道……”
      
      季寒川看他,漫不经心,回答:“不是说了。‘它’还没有学会怎么装人。”
      
      高修然面带愁色,问:“接下来怎么办?”
      
      季寒川看看眼前街道。安静、无声。
      
      他抬脚,说:“找个地方借住吧。”
      
      同样是这一晚,三楼,某房间,电话铃声仍然在响,祁俊夜不能寐,与意志挣扎,不要低头、不要看床下——
      
      床下涌出一股鲜红的液体,像是血。那个声音也越来越尖锐。
      
      在这同时,另一张床上的于章却像是睡死过去。事实上,他的确在梦里,可梦中也是一样情形:面对不停响铃的电话,不知是否要接。
      
      然后惊醒。
      
      进入下一个梦境。
      
      而另一层楼,吴欢身下,床单飘荡,有一只黑色的、焦枯的手从床单下爬上来,握住吴欢小腿。
      
      这时候,季寒川与朱葛、高修然一起,推开工地里休息室的门。里面被褥冰冷,空无一人。
      
      季寒川道:“就睡这里吧。”
      
      他像是早有预料,并不惊讶。
      
      心里却想:这算不算是被我祸水东引……
      
      这样挣扎一刻,记起朱葛的话。
      
      NPC是循环利用的。
      
      可是——
      
      季寒川思绪起伏,看着窗外撒进的月色。落在粗糙地面上,像一地白霜。他沉默,自问:NPC不算人的话,他们这些“玩家”,又凭什么算“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其他玩家:啊啊啊啊!!
    季寒川面前的怪物:啊啊啊啊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