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彭总 ...

  •   气氛顿时紧张。
      
      季寒川仍在墙边,这会儿看向高修然。他是在场玩家中个子最高的,普通站着,都带点睥睨姿态。平日,季寒川脸上总要带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会儿抿起唇,眼神冷淡。旁人看在眼里,皆是一窒。
      
      可转眼,季寒川睫毛颤了颤,又笑起来,温柔、亲切。祁俊看着这一幕,心中莫名一寒。吴欢、胡悦各怀心思,只有朱葛,坚定地要抱上季寒川这条大腿——作为与“韩川”同屋的人,高修然所想的那些事,更早之前,朱葛都犯过嘀咕。可他更明白,进游戏后,生与死,不再由自己掌控。他体力差,游戏经验不足……这样的劣势下来,要安心过关,最好的方式,无疑是找个大佬,甘当小弟。
      
      可惜游戏机制摆在那里,每局开始,都要人员重组。朱葛玩儿过八场游戏,至今没有遇见过昔日队友。所以当小弟这条路子,也不太好走。
      
      好在他这些天看下来,觉得韩川虽然思维方式怪了点,但总体来说,在做的那些事儿,还是在帮其他玩家。更别说,他前些天,亲眼目睹韩川是怎么暴打镜中爬出来的怪物。
      
      朱葛联想颇多:韩川嘴上不说,但实际上,他可能是个经历过几十、上百场游戏的资深玩家。这就能解释所有问题。尤其是韩川异于常人的心态、体力。
      
      可朱葛又有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如果真是这样,韩川为什么还会对游戏中的NPC抱有同情心?太奇怪了。他整个人都是一个矛盾体。
      
      此刻,电光石火之间,朱葛没有想太多。他往前一步,站在季寒川身边。六个玩家,此刻分作四堆。高修然看着眼前一幕,明白其他人的态度。胖子不用说,是跟定奇奇怪怪的韩川。两个女人,置身事外。一个祁俊,魂儿都要被吓没,没工夫掺和这些。
      
      而季寒川语调懒散,说:“高先生,我理解你怀疑我。”
      
      高修然一顿。
      
      季寒川:“还有吴姐、胡姐,祁先生——但你们怀疑什么,是你们的事,和我没关系。”
      
      说完这句,他对朱葛道:“该吃午饭了吧?”语气很温和,算是对朱葛信任的投桃报李。
      
      朱葛点头,额头上冒出一点汗。
      
      季寒川看了其他人一眼,彬彬有礼,道:“失陪。”
      
      他在高修然眼皮子底下离开。从始至终,都显得自在。而吴欢看着季寒川的背影,若有所思。
      
      胡悦留意到,私下里,问吴欢:“你觉得呢?”
      
      吴欢拧眉,道:“其实我听说过一些事情。”还是游戏机制的问题。理论上讲,玩家甚至可以在游戏里遇到“未来的、过去的自己”。这样时间错乱,必然会导致一些问题。吴欢想到自己曾经见过的一名玩家。一样强大、一样生疏。
      
      胡悦还要追问,吴欢道:“我也不确定。现在说,是误导你。”
      
      胡悦安静下来,明白,吴欢不打算讲。而胡悦心神不宁,韩川有没有问题,她不太在乎。相比之下,她更在意陈妙妙遇到了什么。
      
      她问吴欢:“你之前说,桌子下面有东西?”
      
      吴欢沉默,说:“我想好了,明天、后天,我都在会议室后面站着。”或许能起一些作用。
      
      另一边。
      
      去饭店的路上,朱葛愤愤不平:“韩川!那姓高的太过分了,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血口喷人!”
      
      季寒川“唔”了声,说:“我觉得他的怀疑挺有道理。”
      
      朱葛心中一颤,又反应过来。本质上讲,他也是在赌,赌舍友的身份是白。
      
      至于舍友现在这句话,朱葛选择耳聋。没办法,韩川总会发表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论,他习惯了。
      
      这会儿是正午,太阳很晒。他们走在阳光下。
      
      不知不觉,又到了先前的工地。机器停着。
      
      不值得意外。这个点,原本就是午休时间。可季寒川在工地前停了下来,对朱葛说:“你觉得,今天的郑灵,是不是那天那个东西?”
      
      朱葛一顿,季寒川说:“你之前见过这种会融化的游戏生物吗?”
      
      朱葛想了片刻,诚恳回答:“可能……是没到会让‘它们’融化的地步吧。”从前只顾着逃跑、躲避,哪有心思想这些。
      
      季寒川“嗯”了声,抬脚,往工地中走去。朱葛踌躇片刻,也跟上去。他见季寒川熟门熟路,走到水泥车边。然后蹲下来,看着地面。
      
      朱葛不明所以,季寒川提醒他:“老朱,你往旁边让一让。”
      
      朱葛让了,季寒川擦了擦手,然后凝神静气,抬起拳头,向下砸去——!
      
      地面轰然裂开,上面的泥土飞扬在空气里,露出下方的水泥。
      
      朱葛睁大了眼睛。方才那一下,他感觉地面都在颤抖。韩川到底……到底是玩儿过多少场游戏了?还是说,在游戏降临之前,韩川就已经这么“怪物”?不不不,不能这么想,他们毕竟是一样的玩家,之后两天游戏,还要看韩川。
      
      而季寒川蹲在原地,看着地面以下的水泥渣。还有其中空空落落的缺口。
      
      半晌,他抬头看朱葛,不太高兴的样子,说:“被那玩意儿跑了。”
      
      又沉吟:“所以……真正的郑灵,会在哪里?”
      
      朱葛喉结一滚,遍体生寒。
      
      他反问:“真的有‘郑灵’吗?”
      
      季寒川还真被问住,回答:“不知道。”他反思一下,觉得自己的确不应该陷入“一桌一个玩家”的思维惯性。
      
      两人相对,片刻后,季寒川肚子“咕噜”响了一下。他站起身,摸摸肚子,又乐观起来,说:“先去吃饭吧。”
      
      朱葛:“……”哦。
      
      从始至终,这样大的动静,工地旁边的休息区里,都没有人出来看一眼。
      
      而他们离开工地,回首看身后的城市。这真的是个小地方,他们所处的温泉区,又在郊外。日光下,城市安静地伫立,仿佛一头沉睡的巨兽。
      
      季寒川忽然觉得,眼下这一幕,有些熟悉。
      
      就好像,他也曾经以一样的角度,去看另一座城市。沉寂的、明明在正午,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
      ……
      
      这天下午,又有救护车呼啸而来,拉走两名科信金融的员工。不是玩家,但也在泡温泉时溺水。
      
      季寒川难得在酒店餐厅吃了一顿晚饭,身侧只有朱葛,其余都是NPC。听NPC们讨论,说觉得酒店邪门儿。温泉水一共才多深?不到一米,一个人溺水,还能说意外。可这样接二连三,就足够让人往其他方向联想。
      
      还有人抱怨,说:“昨天晚上洗澡,好像是水管出问题了吧,出了好长一会儿锈水。”
      
      “你那边也有问题?我们的水倒是没锈,就是味道特别怪、特别臭。”
      
      “啧,”有点嫌弃,“给前台报修了吗?”
      
      “打电话过去了,但好久没有人接……”
      
      “晚上空调好像也出问题,冻死人。”
      
      说到这里,NPC们大都没了胃口,三三两两地站出来,往出走。
      
      季寒川看一眼NPC们的餐盘,批评:“浪费粮食是不对的。”
      
      朱葛:“……”
      
      他也愁眉不展,说:“到影响NPC的程度,就是要来大招了。”
      
      季寒川说:“那更要吃饱一点,不然没力气跑路。”
      
      朱葛一噎,片刻后,觉得季寒川说的很对。晚餐依然是自主,他比这季寒川的餐盘,给自己拿来一堆高热量的零食。紫薯球、泡芙……甜到发腻,热量爆棚。季寒川吃得很快,三下两下,就能解决完整整一盘。朱葛看在眼里,心惊胆战,眼皮止不住地跳,偷偷去瞄季寒川肚子。
      
      过了半个小时,季寒川愉快地:“吃饱了。”
      
      朱葛吞吞吐吐:“我也吃饱了。”
      
      两人照例走楼梯。朱葛心态要炸,推开楼梯间的门时,总想到白天陈妙妙凄厉的哭腔。他犹豫、想要后退,说:“不然咱们还是……”
      
      季寒川尊重他,说:“坐电梯?”
      
      朱葛停下来,迟疑。
      
      季寒川笑眯眯站在门口,说:“我无所谓,看你。”
      
      朱葛忍不住问他:“韩川,你真的不害怕吗?”
      
      季寒川道:“害怕也没用啊。”听起来很有道理,“再说,”他漫不经心,视线飘到黑黝黝的楼梯间里,几乎是自言自语,“这也没什么好怕。”
      
      朱葛心态彻底炸了,自暴自弃:“我想在楼下躺一晚。”
      
      季寒川沉默片刻,笑一笑,说:“那我还是想睡床。”
      
      朱葛左右为难。韩川毕竟靠谱,自己一个人躺大堂,可能还要出其他意外。最后,他一咬牙,到底走进楼梯间。
      
      而季寒川在他身后,阖上门。外面的光被吞噬。
      
      他踩上楼梯,嘴里哼着一点歌。朱葛心慌意乱,听了许久,才发觉:“哎,韩川,你哼的好像是儿歌?”
      
      季寒川一怔,朱葛给他唱:“小白兔呀,往回跑,站在桥头把手招。”擦一把汗,“我帮我哥哄侄子的时候听过。”
      
      季寒川“哦”了声,说:“这样。”
      
      朱葛说:“一直没问。游戏开始之前,你结婚了吗?”
      
      季寒川沉默。异样的气氛,在楼梯间里蔓延,朱葛心惊胆战,后悔自己方才多问了一句。甚至开始犹豫,不知道自己先前的选择是否正确。
      
      他见到季寒川猛然回头,看向拐角处一个黑暗角落。
      
      朱葛头皮发麻,听季寒川温柔地说:“又见到你了。出来打个招呼,好不好?”
      
      同一时间。
      
      高修然果然新开了间房,只是前台说,现在是旺季,房间紧张,没有大床,高修然再开,也只能是标间。
      
      高修然不在意这个,点一点头。他毕竟是个“主管”,要拿钱,很容易,很多NPC愿意借给他。
      
      眼下,进了新的房间,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洗漱、上床,准备睡一个好觉。当然,这样也不保险,谁知道晚上会不会出问题。可眼下能有一刻安宁,就享受这一刻。
      
      大抵是白天精神绷太紧,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那个韩川身上许多疑点,为什么旁人要相信他。死胖子没准这会儿已经被开膛破肚。
      
      这样的念头飘过一瞬,高修然进入梦乡。他睡得还算沉稳。
      
      这会儿,也不过七点多钟。等到八点多,他听到一点动静,迷迷糊糊睁眼,却见到彭总。
      
      高修然猛然坐起来,在自己床上抽烟的彭总却像是被他吓了一跳,说:“高经理,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高修然磕磕巴巴,说:“我不是……”不是新开了间房吗?
      
      他知道彭总来历可疑,于是这会儿闭嘴,选择亲眼去房间门口看。这一眼,他肝胆俱裂:自己居然又到了之前的房间!
      
      可摸一摸口袋,新开房间的房卡还在。因是标间,所以前台给了他两张卡。一张插在槽内,一张自己拿着。
      
      彭总则在他背后讲话,说:“对了,高经理,你不是打算不和我住了吗?”
      
      高修然僵硬地回头,见到彭总正站在自己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肥胖的脸上带着笑,问他:“你怎么不去呢?”
      
      高修然视线下移。
      
      见到彭总的肚子……等等,彭总不是一个胖子吗?平日上台讲话,也都腆着他那圆肚子。可这会儿,彭总的肚子却像是倏忽瘪了下来,只有一张脸,仍然挂着肥肉,与身材极不相称。
      
      高修然磕巴回答:“对,我这就去。”
      
      他来不及想太多了。这会儿夺门而出。
      
      新房间在楼下,第六层,他特地选了一个吉利数字。这会儿一身冷汗,心跳加剧。等到了六楼,他左左右右确认一遍,自己没有找错地方。然后刷卡、开门。
      
      彭总就站在门口。
      
      笑着看他,说:“高经理,你怎么又回来了?”
      
      高修然猛然关门!
      
      再看四周,仍然是六楼。门锁晃动,像是其中的彭总要开门。
      
      高修然大口喘气,拔腿就跑!
      
      他没看到,房间里,彭总的床上,有一堆脂肪、混合着血液,血乎乎地渗在床单上。这会儿,那个叫“彭总”的东西打开门,笑眯眯看着高修然的背影。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还是现在好,减肥都轻松。”
      
      楼梯间内。
      
      朱葛正屏住呼吸,双腿僵住,不知该不该跑。而季寒川很耐心地样子,仍然在对那个黑暗角落讲话,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还不忘安抚朱葛一句:“别怕,我觉得她不是楼梯间里的‘那个’。”也就是困住陈妙妙的东西。
      
      朱葛一闭眼:不是我疯了,就是韩川疯了。
      
      他一咬牙,干脆也过去,和舍友一起,看着那处黑暗,颤颤巍巍打招呼,说:“你、你好。”
      
      季寒川惊讶地看他,问:“你也能看到?”
      
      朱葛:“……”不不不!这个发展果然有问题吧!
      
      他还要讲话,却听楼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咚咚咚”,仿若惊雷,砸在他们二人头顶。季寒川微微皱眉,看着楼梯角,无奈:“怎么跑了。”
      
      然后抬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片刻后,两方相遇。高修然肝胆俱裂:“韩川!”
      
      而他身后,还有一个慢悠悠的脚步,叫他:“高经理,你跑到哪里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儿歌是《都夸白兔有礼貌》
    歌词大意是小白兔上桥之后,山羊公公从桥另一头上来,小白兔就又跑回桥头,让山羊公公先过。
    朱葛:我怕是上了贼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