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其实坐上马车不久,貅宝就逐渐冷静了下来,同时,也发现了库房怪异的地方。
      
      从金银铜锡等物可以看的出来,荣国府曾也确实是钟鸣鼎食之家,可惜近些年来远离权利中心,得的赏赐少了,所以,人参等名贵药材还都是好些年前的,新得的几乎没有。
      
      至于那七八箱的银子,看起来很多,但对于偌大的荣国府来说,只怕支撑不了几年。不过以荣国府的人败家的程度来看,倒也不足为奇。
      
      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没有一丁点的珠宝首饰,哪怕个指甲大小的珍珠,库房里竟都没有漏网之鱼。
      
      因此,貅宝肯定以及确定,库房里的东西被人贪了。
      
      如今掌家的是她那便宜儿媳王熙凤。只是王熙凤刚掌家不过两年,上面又有两重婆婆压着,再加上她自尊心强极看重脸面,应该不会做贪污这种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又受人诋诟的事情。相对于钱财来说,她这个便宜儿媳更看重的是手里的权利。所以,这贪污了荣国府的蛀虫,十有八九是先前掌管了荣国府十几年的王夫人,更有甚者,连贾母也一同参与了进去。
      
      兽类天生就有很强的直觉,只要不被感情蒙蔽,很容易就能分辨好人和坏人。貅宝身为得天独厚的神兽,更是一抬眼,就可以判断出忠奸善恶。一个人表面功夫做的再好,身上的气运总归是改变不了的。
      
      王夫人瞧着面善,但却是典型的内里藏奸之人,而且两眼暗透着鼠光,最是贪婪不过。这样的人管家,不把好东西全搬进自己的腰包里才怪。尤其荣国府在真正意义上是属于大房的,两房一旦分家,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堆宝贝从自己身边溜走。这让一个贪婪欲望埋藏在骨子里的人怎么能忍受的了,自然要趁着好东西还在的时候牢牢紧攥在自己的手里。
      
      怪道王夫人愿意把管家权交给王熙凤。荣国府的库房都已经掏空了,再管家就得从自己的兜里往外掏钱了,傻子才会愿意继续管这个烂摊子。
      
      貅宝再一次觉得贾琏和王熙凤夫妇就是一对蠢货。像孙子似的为二房鞍前马后,等一分家,二房带着大批的钱财扬长而去,最后只留给他们一个空壳子,也不知道这对夫妇到时候会如何感想。不过以这两人的智商,说不定二房一卖惨,他们还会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至于贾母,貅宝深以为在贪墨荣国府的财产中,她应该占了大头。 贾母这人确实精明,那城府和手段,一般人还真不是她的对手。只可惜,没精明对地方。如果说王夫人的是贪婪,那么深刻在贾母骨子里的就是自私。自古流传下来的一句话,‘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二房有野心不假,但这野心全都是贾母给养的。一开始也许二房只是想多给自己争取点利益,但在贾母不断的打压大房抬高他们以后,二房的野心就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以贾母的精明, 怎么可能不知道长幼无序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她不仅默认甚至还在背后推了一把手,全因她想要保证自己在荣国府的最高地位。
      
      一般来说,老国公爷一去,即使是自己的亲儿子继承了爵位,身为遗孀的贾母都必须退居二线。若儿孙孝顺,还可以继续做老封君。若儿孙不孝,就只能过着养人鼻息的生活。但如今,真正应该当家做主大房被变相的赶出了荣国府,当家当的名不正言不顺的二房,就只能紧紧抱住贾母的大腿,捧着她,奉着她,求她继续压制住大房。贾母这算盘打的简直不要太精。
      
      如此精明的贾母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王夫人把库房全都搬空。加上王夫人需要贾母给她撑腰,所以库房里的宝贝应该大部分进了贾母的私库里。
      
      想到刚刚荣庆堂里散发的阵阵香味,貅宝就一阵子肉痛。原本那都是应该进她肚子里的食物啊……
      
      貅宝摸摸空瘪瘪的肚子。
      
      原主还真是惨,除了每个月可怜兮兮的领二十两银子的月钱外,也就是爱贪些小便宜,结果却是,宁国两府乃至整个京城的人都认为原主才是那个最贪婪不过的人。
      
      貅宝有些为原主叫屈,又觉得原主太笨。既然已经担了这名声,还洗都洗不白,就应该直接把这名声给坐实了。 谁贪不是贪?即便荣国府真的没钱度日了,应该着急的也不会是她。
      
      想通了这关节,貅宝也不气了。虽然荣国府里没有她想要的珠宝,但她完全可以去外面买一些来。比如这翠宝斋,就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珠宝首饰店。
      
      而王善保家的听到貅宝要去翠宝斋又愣住了。
      
      邢氏手里有多少钱她门儿清,估计到翠宝斋转一圈,能买到的东西都不够塞牙缝的。况且邢氏抠门的紧,从不愿意在首饰上浪费银钱。所以,虽然翠宝斋是京城贵妇最爱的去处,但邢氏跟翠宝斋却从没有过什么交集。
      
      不过王善保家的已经习惯了自家主子今日的反常,自以为聪明的认为貅宝就是想去翠宝斋看看,就跟去库房看看似的,因此二话不说放下帘子,吩咐赶车的下人去翠宝斋。
      
      翠宝斋外门庭若市,不管买的起还是买不起,都要进里面走一遭,看看各种款式新颖的首饰饱饱眼福。
      
      貅宝掀起窗帘往外面看,王善保家的上前问道:“太太,这看过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貅宝摇摇头,对翠宝斋一旁的红油漆大门抬抬下巴,“进里面去。”
      
      “这……”王善保家的怔了下,还想再说什么,貅宝已经放下了帘子。
      
      王善保家的无奈,只好吩咐下去。
      
      红油漆大门里面直通翠宝斋的后院。因不少达官贵人的内眷也经常前来,未免她们被不知礼数的人冲撞,所以才另开了这门。再加上,这些内眷都身份显赫,不仅要尽心尽力的服侍,还要保障她们的人身安全。因此,马车还没到红油漆大门处,就被两边守着的人给拦下来了。
      
      “我们太太是荣国府的邢夫人。”王善保家的拿出腰牌,向询问的亮明身份。
      
      守门的人听后愣了好一会儿,然后面面相觑很是为难。
      
      他们听过荣国府邢夫人的大名,自然也知道邢夫人口袋里没几个钱,根本买不起翠宝斋里的东西。说句难听的,他们准备待客的茶水可能邢夫人都买不起。再加上邢夫人在荣国府里没什么地位,人又粗鄙不堪,万一得罪了什么贵人……所以,一群人为难了,他们究竟应该让邢夫人进去,还是请他们回去。
      
      王善保家的自然能看出他们脸上的为难之色,脸上顿时难看起来,“我们太太可是堂堂一品将军夫人,难道还进不了你们的大门不成,还不赶紧让开!?”
      
      守门的人可能也不想自找麻烦,不管对方有没有钱,都是权贵的身份,因此犹豫了下,便把道路让了出来。 不过貅宝刚下马车就看到其中一人快步离开,估计是通风报信去了。
      
      貅宝只当没有看到, 被王善保家的扶着上了轿子。走了小会儿,至一垂花门前方才落轿。
      
      一下轿,就有一精明模样的掌柜迎了上来,先给貅宝行礼问好,然后道自己是翠宝斋的掌柜之一,姓张,接下来的时间都将会由他来接待。
      
      态度不卑不亢,见到传闻中凤凰里的麻雀时,神色间也没有丁点的鄙夷。
      
      这也是翠宝斋能够在京城独占鳌头的缘故,有专门的人士为权贵服务,绝对让权贵体会宾至如归的感受。
      
      进入垂花门,里面豁然开朗,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景色十分宜人。
      
      张管事引着貅宝一行人走上抄手游廊。这抄手游廊连通着好几间雅间。走至其中一间,张管事开门恭请貅宝进去。待貅宝一坐下,便有小丫鬟过来端茶倒水。还有四碟子品种不一的小点心,貅宝对人类的食物可有可无,直接让王善保家的拿去和其她人分了,态度大方的让王善保家的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
      
      张管事眼里也闪过一丝诧异, 不过当貅宝看向他时,他已经恢复了神色,半弯着腰,恭敬的询问貅宝有什么需要。
      
      貅宝在来时就已经想好了,也不跟他绕弯子,“我不打算戴在身上,所以不需要什么花样,也不需要什么工艺,越简单越好。至于价钱……”
      
      “就万两左右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