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从荣庆堂出来已经有好一会儿子,但王善保家的依旧两眼如炯的盯着貅宝,一眼不眨。
      
      实在是貅宝刚刚的表现太颠覆她以往的认知了。
      
      即使不晓得自家主子的芯子已经换了,王善保家的也觉得自家主子跟换了个人似的,那嘴皮子利索的,以一对三也牢牢占据上风,比之琏二奶奶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最后,老太太气的几乎要晕过去, 自家主子却把锅往琏二奶奶身上一甩,自己竟悠然的全身而退了。
      
      想到刚才那满屋子的丫鬟看自家主子那瞠目结舌又略带防备的眼神,王善保家的就觉得,心情倍儿爽。
      
      让你们这些小贱蹄子平日里不拿我们太太当主子看,该!
      
      过了十几年憋气日子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的王善保家的暗爽半天,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刚得罪完贾赦,就又把以贾母为首的内宅三巨头同时给得罪了,以后她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仿佛看到了日后的水深火热,王善保家的立刻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儿了。
      
      貅宝一转头,就看到王善宝家的一副天要塌了的欲哭无泪的模样。虽然不太想理会,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忠仆,适当的关心还是需要的。要不怎么让别人给她卖命?
      
      “你干嘛哭丧着脸?有人欺负你了?”
      
      王善保家的看着貅宝,都快要哭了,“太太,您怎么还这么淡定?这得罪了老太太和琏二奶奶,以后咱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随来的大房丫鬟婆子全都点点头, 神情分外凄凉。
      
      “有什么不能过的?”貅宝根本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以前的日子怎么过,咱们还……不,只会比以前过得更好。”
      
      貅宝信心十足,“你们就只管跟着我吃香喝辣的吧。”
      
      “……”
      
      别说其她丫鬟婆子了,即便王善保家的都目露不信任的眼光。
      
      话已经说了,貅宝懒得再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日后总归会得出一个结果。 更何况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
      
      “库房在哪儿?”貅宝舔了舔嘴唇。
      
      先前在荣庆堂的时候,她忽然恢复了嗅觉,紧跟着,一股子可口的的美味气息就直冲鼻尖,只差那么一点,她的口水就要哗啦啦的往下流了。未免控制不住她的蠢蠢欲动,她只好赶紧离开那‘是非之地’。 否则再呆下去,她就要犯强取豪夺的错了。
      
      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 贾母手里的好东西果然不少,只是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甚至好些都是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好东西。
      
      这么一想,貅宝又舔了舔嘴唇。
      
      贾母不过是金陵史侯家的闺女,嫁妆就有那么些好物,那么作为金陵四大家族之首又是出过国公爷的荣国府,想来好东西只多不少。
      
      继承荣国府的是贾赦,贾赦的嫡妻是她,也就是说,她是荣国府正儿八经的女主人,荣国府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贾母的嫁妆她动不了,荣国府库房里的东西却有处置的权利。
      
      可惜不知道库房里究竟有哪些好物。毕竟原主身为荣国府的女主人实在太失败,不仅从没有管过家,连库房都没有去过一次,害她激动的走了半天,才突然想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库房在哪儿。
      
      作为亲信,王善保家的自然知道原主以前从没有靠近过库房,甚至连提起过都没有。再加上貅宝刚捅了个大窟窿,王善保家的听后登时打了激灵,精神十二分紧张起来,“太太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那地方可不是咱们可以随便靠近的地方。”
      
      “就是想去那附近转悠转悠。”见王善保家的犹豫再三,貅宝不耐烦了,“是不是我现在使唤不动你们了?如果眼里还有我这个太太就立刻带路,少说些有的没的,我做事自有分寸。”
      
      王善保家的对最后几个字表示极大的怀疑,但又拗不过自家主子,只得不情不愿的在前面带路。因为还幻想着自家主子能够突然醒悟,她走的跟龟爬没什么两样。
      
      貅宝也不管她。反正走的再如何慢也总会有走到的时候,她就不信王善保家的能走出一个京城的距离。
      
      果然,虽说耗费了比平时三倍的时间,库房也不可能突然换了个地方,但貅宝的脸色却忽的沉了下来。
      
      王善保家的在旁看的心惊胆战,想到自家主子刚醒来时砸东西的那疯狂劲儿,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太太,既然已经看过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说完小心翼翼的瞅着貅宝,打定主意,一旦自家主子想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就死命的拖住她,即便以下犯上也在所不惜。
      
      “回去!”貅宝却突然转身离开。行动干净利落,把王善保家的及一群丫鬟婆子都看懵了。
      
      片刻后王善保家的才反应过来,急忙快步追上去,看着貅宝,不确定的问道:“太太,咱们就这么走了?”
      
      只是话一出口,王善保家的就想打自己一嘴巴,这不是撺辍自家主子找事吗? 走了更好。
      
      “干嘛不走!?”貅宝仍在气头上,又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库房,“里面就一堆子破铜烂铁废木头,看了都嫌硌得慌。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钟鸣鼎食之家,结果连个暴发户都不如!?”
      
      王善保家的听得一愣一愣的,等把这话在心里细琢磨了下,顿时惊愕的脱口了句,“不会吧……”
      
      其实貅宝那句话夸大了许多,库房里面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比如上等的皮子、绫罗绸缎、金银铜锡、家具不计其数,其中不乏只供给皇亲权贵外面有钱都买不到的好物。上好的人参肉桂等药材也有许多,不过大多因为长期暴露在空气里,几乎快要失了药效。黄金没有,白银倒有七八箱,差不多七八万的样子。 但是,像国公府这样的权贵人家应该有的东珠、南珠甚至珠宝首饰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貅宝简直气坏了。
      
      该有的东西没有,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却有一大堆,真不知道荣国府的人这些年究竟是怎么败家的,竟然败家败到了连个珠宝都没有的地步!就这管家能力,还好意思整日的在那里嘚瑟,说出去也不嫌丢人。所以说,王家其实和荣国府有仇所以专门养了个败家媳妇故意来败荣国府的家吧!
      
      败荣国府的家不着紧, 但断了她的吃食就是不共戴天了!
      
      貅宝气的差点把脚下的石板跺出一个个窟窿,直到上了马车都还气鼓鼓的。
      
      王善保家的见状也不敢上杆子找骂,只小声吩咐人回东院,然后在车旁跟着走了。
      大房虽然也住在荣国府里,但真要说起来却又不尽然。
      
      大房住的院落跟荣国府其它地方以一墙完全隔开,又另开了个黑油漆大门通向外面。两边的人想互相来往,都必须先出自己院子,另进一个大门,进了大门,还要再进仪门才能相见。这不知情的人,保管以为这是邻里俩。
      
      马车悠悠走的很慢。又过了一会儿才到了黑油漆大门外。王善保家的拿出脚凳掀起帘子,说了声‘太太到了’,就伸手去扶貅宝下马车。
      
      貅宝避开,“等下再回去,现在先去其它地方。”
      
      王善保家的愣了一下,“太太要去哪儿?”
      
      此时,貅宝脸上已经没了愠怒,反倒透着一丝丝的兴奋。
      
      就见她微微勾起唇角,清晰的吐出三个字,“翠宝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