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第二章
      
      青徽蹲下身子,和捂着脸的毛绒绒平视。
      毛绒绒从叉开的一瓣指缝里,瞪大眼睛往外看。
      
      “小家伙,离家出走可不是个好习惯。”青徽劝他,“要是你偷偷跑了,你爹爹找不到你,就要着急了。”
      
      “不。”毛绒绒摇身一变又变成糯米团子,双手抱臂,一副倔强又很委屈的样子,眼眨巴着,像是下一秒就要落下金豆豆来。
      
      也不知道这是和他爹闹了什么矛盾,糯米团子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就连青徽作势直接走,再一回头就发现毛绒绒的爪子勾住了她的衣裙下摆,无声无息地想跟着她回家。
      
      青徽眼见自己也要没辙了,只得叹了一口气,把小毛团抱起来,苦恼地说:“等我在这里留个讯息,告诉你爹你被我带走了。”于是顺着恶补来的三脚猫功夫依葫芦画瓢结了一个符。
      
      小毛团听到爹这个字时,在青徽怀里忍不住颤抖了几下,只是幅度不大,并没有被结符的她所意识到。
      
      ***
      初入天界的小散仙住的地方都是寻常不过的小小青砖院落,一间普通瓦房,分为卧室和书房,东边是洗漱和更衣的地方,还有储物之地,门前有一方庭院,可以种些好养的仙植。
      
      青徽不太喜欢种那些花,门前摆了几个花盆,里面都只种了些仙草,长势确实颇为喜人,郁郁葱葱一大盆,碧绿碧绿的,像是上好的青玉雕琢而成。
      
      小毛团像是遇见了新大陆一般,从青徽的怀里跳了出去,在院子里东转转西转转,依着骨子里的本能留下自己的气味,像是要占领领地一般霸道,只是边转边回头盯着青徽看,看她并没有露出不满,眼神里的忐忑才散去,只是步伐要比一开始放得更开一点了。
      
      青徽没有注意到他偷瞄的举动,自去推开紧闭的房门。
      里面布置得颇为清雅,却与小毛团看惯了的自家宅院布置很是不同。
      
      他看着屋里和他站起来差不多高的奇怪的方形有靠背,看起来还软软的座椅,表示出有很大兴趣。
      
      于是青徽便看到小家伙好奇而又矜持地走进来,尾巴在地上一扫一扫,绕着沙发转圈,爪子想往上扑,但是举到半空又放了下来,偏头看青徽。
      
      青徽揉揉他头上细软的毛发,对他道:“把爪爪给我,我施个清洁术法,你就可以上去玩了。”
      团子羞涩地把爪子伸到青徽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等她把他抱到沙发上才反应过来,前爪磨着后脚,忍不住露出一个傻笑,一口白牙。
      
      她转身去倒了一杯蜂蜜水——蜂蜜是和隔壁看天界花园的蜜蜂仙子换来的,滋味很是不错,小孩子嘛,一定很喜欢这种甜滋滋的味道。
      
      “姐姐,姐姐,讲故事可以吗?”毛绒绒变身成了小糯米团子,盘腿坐在沙发上,双手一起拍打着软乎乎的沙发,腼腆而又按耐不住好奇,水盈盈的眼睛看着青徽。
      
      青徽坐在糯米团子身边,闭上眼,很快意识便在脑海里的一方空间中出现。
      
      这个金手指在她从天界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与从前追的那些修真小说里的各种空间不一样,这个里面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界的巨大书架,仿佛是支撑起这个空间的擎天柱。
      
      看起来还怪怕人的。
      毕竟被书埋起来简直堪称一代被各种教辅折腾死的学生的终极噩梦。
      
      青徽有一度不敢进去,后来打发时间去逛了逛,发现里面还真是应有尽有。
      什么四大名著,二言三拍,二十四史就不说了,当代网络文学也不算什么稀奇事情,可是里面连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本都有,这就不正常了。
      
      呸呸呸,想多了。
      青徽忍不住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顺着书柜找到了一本西游记漫画,“来,我们来说这个故事。”
      
      糯米团子看着青徽手里的漂亮好看的书,手指不自觉塞进了嘴里,原来书不是都和爹爹塞给自己的一样,上面只有密密麻麻的黑字,还有有这么多画画的书啊。
      
      青徽没有意识到糯米团子的一脸惊诧,揽着他开始说:
      “从前呢,有个傲来国,傲来国里有一座山,叫做花果山,花果山上有一块仙石,有一天,这仙石迸裂,便化作了一个石猴。”
      “………这石猴便有了名字,叫做孙悟空………”
      “………………齐天大圣偷吃了那蟠桃,大败天兵天将,便回了花果山和他那群猴儿炫耀……”
      “这孙悟空啊,便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日,他却毫发无损,反而练成了火眼金睛。”[1]
      
      糯米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成了毛绒绒一团,坐在青徽手臂上,兴致勃勃扒着书页看。
      好在这书是铜版彩印,他也折腾不坏,青徽便随他去了。
      
      “原来老君爷爷的那个炉子叫八卦炉啊。”
      小毛团忍不住开口,软塌塌的肉垫粉嫩粉嫩的,被他无意识地举起放在脸侧,看起来很能萌化人心。
      
      “这只是一个故事,团子你听听就好。”青徽拿起他的爪爪揉了揉,本准备劝说他,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脱口而出的就是“团子”二字。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毛绒绒抬头看她,有些羞涩地捂住眼睛,声音小小的:“我叫白遂,姐姐叫我团子就好。”
      
      团子多好听啊,听起来还软绵绵弹呼呼的,比那个听起来就冷硬生分的白遂听起来好听多了。
      
      关键是,毛绒绒嘴扁着,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白遂这个名字从他破壳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带给他满是不好的回忆。
      不像团子,听起来比吃了蜜还要甜。
      
      小家伙趴在青徽怀里,就着她的手,小口小口喝着蜂蜜水。
      敲门声传来。
      
      小家伙抬头,看着门的方向,暗道一声,“糟糕”,一定是芝兰姐姐找过来了。
      
      果不其然,最先进来的便是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色裙裳的貌美姑娘,脸上挂着温柔如水般的笑意,身后跟着四个同样打扮的仆从,皆是一副严肃冷酷的样子。
      
      去开门的青徽被他们这气势吓了一跳。
      
      为首的芝兰和声道:“仙子莫怕,我们只是寻着你留下来的印记来找我们少族主的。”
      
      青徽懵得只会点头,让他们进了门才猛然意识到:“少族主?”
      那团毛绒绒竟然是少族主?不知道又是哪个尊贵族群的?
      
      除了芝兰之外,其他侍者都恭谨立于门外,只有芝兰征得了青徽同意后进了门。
      她对于屋内的新颖装饰仿若无睹,只噙着微笑与端坐着的白遂行礼道:“少族主,您是时候回去了。”
      
      白遂变成人形,刚刚满是笑容的模样仿佛成了青徽惊鸿一瞥,如今连上为难讨厌恐惧,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像是有些厌烦道:“是他终于回来了吗?”
      
      “那是您的父亲。”芝兰温柔而又不失坚决地劝道,“您要是不回去,族主又该生气了。”
      白遂听到生气这二字,浑身一颤,仿佛想到了什么血腥残忍的画面,担忧地看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依旧神游天外的青徽一眼。
      
      他是男子汉了,应该学会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不想连累青徽姐姐。
      想到这里,白遂挺起胸脯,摆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咬牙:“我回去。”
      
      又自己从沙发行爬下来,抱着青徽的腰撒娇,声音小小的,软绵绵的,像是还带着奶香味,“姐姐,我以后还想听西游记后面的故事。”
      “好。”
      
      ***
      一行人乘云而去。
      青徽目送那云消失在天际,发出第二次感慨,还是天界环保,连车尾气都不必去闻。
      
      转身又回了自己小家。
      门前的仙草犹在吸收着天界馥郁的灵气。
      或许在这些平平无奇的仙草里面,就有可能有那么一株,得了机缘,有朝一日可以化为人形得列仙班。
      这些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云聚云散,花开花落,都是世间万物的机缘。
      就像自己,明明只是一个普通女孩,接受过正规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规规矩矩上了高中大学,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莫名奇妙来到这个在科学里不应该存在的地方。
      
      其实待久了,发现天界也并不如神话故事里所说的那么神奇莫测,也有日升日落,月起月伏,还是高福利社会,像她这样的初来乍到者,还有免费房子住,刚开始来的一个月甚至连在天界生活的灵石都是跟着屋子的钥匙一起给的。
      
      就是,哪里的人都逃不过被生计所迫的命运。
      青徽坐在门前石砖上,从花盆底下摸出一封早就开封过的信。
      
      这是天界生活指引,有一大半内容是在说,刚刚抵达天界的人要怎么找到生计维持生活。
      青*现在失业莫得工作*徽:生活不易,喵喵叹气。
      
      算了,不想了。
      她瘫坐了好一会儿依旧没有头绪,自暴自弃地从地上爬起来,刚准备进去屋子,突然顿住脚步。
      
      她看着长势愈发喜人的仙草,想搬一盆放在床头,醒来便是满眼绿色,多好啊。
      只是选哪盆呢?看着长得都很好的仙草,她陷入了纠结。
      
      算了,点点羊羊,点到谁就是谁吧。
      她索性干脆直接地挑了一盆在月光下闪烁着点点银辉的仙草,搬进了自己的房间。
      
      月光从房间的窗户上洒进来,正好落在叶面上。
      点点银辉与月光交相辉印。
      
      看起来不错,青徽心想,拍拍手准备去吃点水果,就充当晚饭了。
      虽然都说仙人辟谷,但是天界的瓜果粮食,或许是吸多了日月精华的原因,味道比人间的就不知道鲜美到哪里去了。
      
      就比如青徽为什么吃水果?
      因为她前段时间太贪迷米饭的软糯口感,顿顿两碗打底,已经胖了一圈,不得不减点肥。
      
      她合上了房门,却没有发现,那盆仙草,有一片叶子伏在地上,上面有着一条银光闪闪的筷子龙。
      
      龙悠然沉睡,只不过像是闻到了什么更加舒服的味道,打了个滚儿,脸朝向青徽的床,两条龙须随着咂嘴的动作晃动幅度更大了。
      
      

  • 作者有话要说:  [1]《西游记》故事片段
    就,大家也稍微给我的另一本预收一点点排面233
    《听说我是外室女》
    明烟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境。
    梦里,她温婉可人的母亲,竟然是承恩公的外室,而自己是身份低贱让人耻笑的外室女。
    后来身世披露,一无所知的母亲沦为妾室,而她受尽歧视,最后竟因为美貌,被嫡母打发给了久未有喜的嫡姐,就为了留子去母,巩固地位。
    最后她只化作乱葬岗上一缕孤魂。
    *
    梦醒来之后,她看着院子里绣花的娘亲,暗暗做了决定。
    这辈子,要离承恩公,离这皇城贵戚越远越好。
    只是谁知道,有那么一个慵懒闲散的公子爷,总想着把她拽进来,让天下人看看,谁有这无上尊荣被他捧在掌心。
    温柔坚韧女主*腹黑装病太子
    ——————
    *女主和母亲后来自立女户,和承恩公关系不大,只不过渣男必死
    *没有血缘关系,太子不是皇后亲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