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青徽
      2020/4/15
      
      第一章
      
      天界并不如凡间那么热闹。
      
      极目远眺,满是层层叠叠的云雾。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1]
      
      青徽躺在太上老君的香炉边上,睡了快有一个时辰。
      
      她来这天界也有三四月光景。
      而且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时间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来回。
      
      她本只是凡间普通少女,生活和无数个平凡人没什么区别,却莫名奇妙得了机缘,晕晕乎乎竟然成了仙子。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她而言,实在是匪夷所思到让人晕晕乎乎起来。
      
      “你个小丫头,睡够了吗?”白头发白胡子白眉毛的老人从丹炉后面绕过来,亲切和善地问。
      
      “老君。”青徽唤道,又有些好奇地问,“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太上老君不言,而是转头灼灼看着丹炉。
      高约两丈,宽约五尺,天界最负盛名的神匠花了数千年铸好,上面雕刻有精致的纹理,在阳光下光彩熠熠。
      
      他颇有些怀念地摸着丹炉一角雕琢的将军出征模样的花纹,捋着胡子叹道:“老夫都好多年没有开坛炼过丹药了。”
      
      他目光悠远,带着浓浓的怀念,忍不住和青徽絮絮叨叨。
      
      “唉呀,当年可就是这老伙计帮了我大忙。”
      “那时的神魔战场太可怕了,死伤无数,要不是这丹炉开一炉炼出的丹药都是上上品……。”
      “要是没有这个大宝贝,现在的天界人怕是寥寥无几,比现在还要没意思。”
      
      太上老君长吁短叹好一会儿,才低头注意到席地而坐,以手支颐的女娃儿,眼神里满是兴趣盎然。
      
      “嘿,你倒是有趣,老夫这一席话,如今这天界可没人听我絮叨了。”
      说起这个,太上老君就一把辛酸泪,忍不住捋着胡子摇头晃脑抱怨。
      
      他不知道多少次想和一群小兔崽子们好好聊一聊这丹炉的辉煌岁月,可惜那群小家伙只会一个接一个挂在他身上来拔他胡子。
      他那漂亮的胡子啊,都给拔秃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
      
      青徽倒是对太上老君口中的事情颇为感兴趣,很是捧场地问:“那您这丹炉炼过什么药啊?”
      
      “那可多了去了,”说起他最擅长的炼丹一术,太上老君的眼睛都是放着光的,兴致勃勃地掰起手指盘算道:
      “有治疗外伤的疗伤丸,有驱散魔气的清心丹,有专治内伤的百还丹,还有最珍贵也是最难炼出来的还魂丹,就算只有一口气也能把人给救活。”
      
      太上老君滔滔不绝地说,手舞足蹈颇是兴奋。
      
      “咳咳,”青徽忍不住打断他的话,仰着头单纯地求知若渴地问:“那,老君,有什么病是你的丹药治不好的?”
      
      太上老君像是被命运掐住了后脖颈,一下子噎得说不出话来,一口气憋着他满脸通红。
      
      这话一击命中他的丢人事迹,让他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你这个小丫头,怎生如此讨厌,不知道不往别人肺管子里戳一刀吗?”
      太上老君翻了个大白眼,很是不满,气呼呼骂道。
      
      “好了好了。”青徽偷笑,心里腹诽,就知道没有你炼不出来的丹药是骗人的鬼话,这世间哪里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看到青徽捂住了嘴,太上老君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又抱着丹炉一角,忍不住吹嘘起来:
      “老夫这丹炉,可是大有来头。”
      “西海的丹海石,东海的长解玉,……………”
      “老夫可是跑了上下九重天,把这世间有灵气的地方都翻遍了,才找到这些,用丹荒燃了九九八十一万年的真火,锻了九九八十一又九九八十一天,才成了这雏型。”
      “之后…………”
      巴拉巴拉说个没完,也就没听过的青徽求知若渴的样子。
      
      “怪不得孙悟空能在里面炼出火眼金睛呢。”
      她听着听着不由得感慨道。
      能够吸收日月灵气的孙猴子,在这丹炉里面可不开心地要劈个叉。
      
      虽然眉毛头发胡子全白了的太上老君看起来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头,但是他的耳朵还是很尖的,追问道:“孙悟空是谁?我这炉子里可没有炼过活物,你别造谣。”
      
      一副丑拒三连的模样,引得青徽忍不住笑了起来,默默给了吴承恩一个“造谣”警告,这才解释道:“孙悟空是我们那里一个话本故事里的人物,传说中他能够炼成火眼金睛便是在您这丹炉里困上了九九八十一天来着。”
      
      太上老君的眼神暗含着鄙视与纳闷,还有一点点兴趣盎然的样子,像是下一刻就要逼青徽“交出你的故事”来。
      
      额,其实更像一个气呼呼的家长要给自家的宝贝孩子讨回公道,一副我就听听你怎么狡辩但是我不信的模样。
      
      青徽表示:我不管,就当是太上老君要听故事了。
      
      正好,她也迫切想找个可以文化输出的入口,当即便要兴致勃勃撸起衣袖开始讲。
      
      不料这时动静平生。
      
      隐约间,青徽只觉得脚下站的地方摇晃起来,如海的云雾翻涌,像极了狂风之下汹涌骇人的巨浪。
      
      太上老君脸上和蔼的笑意散了,取而代之的是看向西方尽头凝重严肃的眼神。
      
      青徽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那边,却什么也看不见。
      她挠了挠头,才意识到自己只是个法力低微的小散仙,不由得沮丧叹了口气。
      
      就她叹了口气的时间,太上老君便已经遁身到了天界极西的地方。
      
      再往西去一点,便与蛮荒接壤。
      这里苍凉与绮丽并存,风景精致里又糅杂着粗犷大气。
      像是随手勾勒的油画一般,色彩浓艳夺目,大片大片地张扬呼之欲出。
      
      而在这天与地交界之处,便有连绵的深黑色楼宇,向远处的群山延展。
      
      此时,这荒宅门前伫立着两道身影,夕阳将他们影子拉得颇长。
      连绵的宅院里,看不出响动,可是布下结界的二人自是知晓这里面早就有一番天翻地覆的动静,不由得蹙眉,脸上满是关切。
      
      见到太上老君驾云而来,二人看过来,点头示意:“老君。”
      
      太上老君拱手:“见过天帝,太子。”
      
      天帝与他的长子,也就是如今的太子殿下,皆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眉头紧锁,连呼出来的气息都忍不住放轻了。
      
      “小五这是神魂不稳,还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今日竟然如此闹腾?”天帝担忧道。
      
      他口中说的小五,便是他的幼子,曾经天界拥有赫赫威名的战神辞昭。他曾只身大败数万魔军,一身翻着冷光的亮银盔甲,一杆长缨神/枪,便在尸身血海里翻飞,护卫着天界的安宁,可以说是天界的大英雄。
      只是神魔大战最后一战中,魔帝自焚意欲与他同归于尽,却不想辞昭殿下不知怎的竟然侥幸活了下来,只是自此神魂不稳,陷入了数千年的昏迷之中。
      
      太上老君手指翻飞,念念有词:“不应该啊,不应该,殿下神魂受伤严重,怎么会突然有了动静?”
      
      就在三人猜测连连的时候,一条筷子般长短粗细的银白色“小龙”从后山悄悄遁了出去。
      
      它凭借着脑海里的本能,顺着朔风的方向,一路也不知是飘还是飞地溜远了。
      
      随之,这荒宅也安静了下来,天帝感知到结界里面又恢复了平静,不由得松了口气,安慰自己道:“想来不是小五的的原因造成了刚刚那般地动山摇,我们也不必打扰他的安宁了,走罢。”
      
      太子寒磬看了那屋宇一眼,也是和天帝一般的想法,都以为辞昭这么多年都是昏睡着的,不可能搞出这动静的,稍微顿了片刻便转身跟上了天帝,二人接连远去。
      
      唯有太上老君,不信邪一般腾云,绕着这屋宇几个来回,手里不停掐算,却依旧没有算出什么,只能一拍脑门也跑了。
      
      这五殿下就是他炼丹生涯最大的一道坎,为了治他这神魂,他不知道耗了多少奇珍异宝,四海八荒的好东西都用了,可惜还是没办法,说到底还是他学艺不精,
      唉,可耻可耻。
      
      不过人嘛,总有一句话说得对,叫“知耻而后勇”。
      且让他再研究个三千年,搞不好就有了真正的法子可以治好了。
      
      ***
      这边,青徽看着太上老君腾云驾雾,连个影子都不留,不由得感慨道:还是这天界好,他这么快的车速,自己都闻不到车尾气,多环保啊。
      
      眼见着落霞降下,将天穹染成一片暖色,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她打了个哈欠,便提步要走。
      
      “砰——”
      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砸倒在地,眼冒金星,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嘶,疼死我了。”
      要不是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她真想揉揉自己惨遭蹂|躏的屁|股。
      
      也就是她回神的这刹那,她发现自己怀里多了一团毛茸茸。
      目测两个巴掌大小,浑身皮毛像雪一般洁白无瑕,眼睛湿漉漉的,盯着青徽看。
      
      青徽好不容易压住自己要喊出来的兴奋欢呼,指尖拢着小毛团的身子,轻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小毛团从她身上跳下去,站在一边甩甩身上的毛发,绕着青徽跑了两三圈,又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头微微低了下去,从喉腔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青徽不明所以,但是还是用充满母爱的眼神看着它。
      
      小毛团顿了顿,见青徽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忍不住追着尾巴很是懊悔地跑了几圈,又窜到她面前,低低吼道:“嗷——”
      青徽以为它是嫌自己挡事了,宠溺地往后退了几步,笑容堪称慈祥地望着它。
      
      小毛团急躁地使劲跳了跳,一蹦三尺高,却在落地那一瞬间僵了——
      他好像明白为什么她听不懂自己讲话了。
      
      他懊恼地用爪子在小脸上揉搓了几下,很是纠结地沉思了一会,还是抵不住刚刚青徽口里所说的“火眼金睛孙悟空”的故事魅力。
      
      于是落在青徽眼里,便是一道白光闪过,这小毛团瞬间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三四岁幼童模样,穿着洁白的锦衣,眼神渴盼地盯着她看。
      
      青徽:对不起,我忘了这好像是天界,什么漂亮的小毛团变成人都不奇怪。
      可她还是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眼睛。
      
      “姐姐,我要听你刚刚说的那个故事。”幼童蹬蹬蹬跑过来攥住青徽的衣角,声音软萌糯糯,听起来像是一把糖果,放在水里融化了的味道。
      
      青徽惊喜道:“当然可以,我说给你听,就是这个故事有些长——”
      
      文化输出有缺口了,只是这时间好像不允许的样子,青徽也很苦恼。
      
      只是她话音未落,小毛团就忍不住露出得偿所愿的笑容:“那正好,姐姐,我可以去你家听故事吗?”
      “我爹他嫌弃我,是他把我扔出来的,还说不准我回家,我,我,我无家可归了。”
      小毛团腼腆而又忍不住大声控诉。
      说完,又变成了刚刚那团毛绒绒的样子,浑身毛炸起来,脸也埋了下去,像是害羞了一般。
      
      “这?”
      青徽的手忍不住颤抖。
      
      她她她要是把这小毛团带回家,他的家长会不会来找自己麻饭?
      故意拐卖儿童,这这这可是无期徒刑。
      
      这也太吓人了吧。
      可是她一转头看到小团子,就突然觉得:我可以!我就是馋它身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想太多,这些崽崽比你年纪大(斜眼.jpg)
    [1]引自苏轼《赤壁赋》
    世界观是自己随便想的,可能设定不太完全,除了天帝和太上老君之外,没有其余神话故事中的人物。
    我觉得总的天界就是地大物博鸟不生蛋,每个神兽部落随便聚族而居,人类散仙看自己心情去住,就是等闲遇不到人的状态。
    没有设定什么修仙啊,法力高强的背景,说起来也就是一群人换了个地方,换了个物种随意的生活。
    总之,目的就是撸崽子,还有看傻乎乎的龙犯蠢而已。
    以及傻龙,二人之间是有牵扯的,所以会在一起,然后傻龙不恢复正常,青徽只会把他当二傻养。
    ————
    下面是卖广告时间
    《听说天道对我心怀不轨》暴躁凤凰神女*傲娇天道大佬
    《听说我成了外室女》温柔努力外室女*腹黑慵懒太子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