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但李修平就是吃得这么开心。
      
      面好吃,而且是非常的好吃。像是在荒漠里走了很久的人终于喝到了一口冷冽的泉水,像是在寒冷风暴里晚归的人终于走进了一间烧着炭火的房间。人间事最好的不过是刚刚好,在他最想吃的时候吃到了他想要的那种味道。
      
      他吃的山珍海味并不少,但那些上好的食物,在饱暖的时候品尝是不过是锦上添花,这一碗芝麻酱拌面,热口暖心,一扫这一路风尘仆仆的辛苦和疲惫,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李修平在一群人灼热的目光注视下淡定地吃完面,他举止优雅地用帕子擦去嘴角神色的酱汁,徐徐起身问道,“请问还有客房吗?”
      
      “有有有……”小东从方才的震惊中如梦初醒,连忙领着李修平上楼,给他安置了间干净厢房。
      
      客栈大厅里,芝麻酱拌面的香味久久不散。
      
      小东反复吸着鼻子,动作缓慢地收拾着方才李修平用过的桌子,他又是诧异又是好奇地说:“你们说,那碗面……到底好不好吃啊?”
      
      胖师傅也在研究那碗面,他反复推敲,最后得出结论道:“应该是好吃的,你瞧瞧刚才那人吃面的反应,哎呦……”胖师傅嗤地吸了一口口水,道:“我都想吃了。”
      
      陈婶便说:“瞧你这话说的,面再好吃,那毕竟也是……”陈婶考虑到了孟花熙那小小的自尊心,特意压低了声音,轻声道:“那毕竟也是花熙做的。”
      
      “也是……”大家立刻收了声音,孟花熙厨艺的威力他们每个人都领教过了,早在她刚刚十岁的时候,一道胖大海烧东坡肉横空出世石破天惊。从那之后,她做的每一道新菜,都是对人味觉极限的挑战。大家不由长叹了口气,这口气不是为孟花熙叹的,而是对刚刚那人生出的惋惜——明明那么年轻,长得又那般俊俏如仙人临世,怎么就没有味觉了呢?跟孟花熙一样……
      
      孟花熙两手托腮,一个人对着面前的那空荡荡的碗发呆。
      
      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她的两腮发红,脑门发热,浑身的血都要沸腾了起来。
      
      所有人都说她做饭难吃,所有人都不愿意吃她做的东西,胖厨子师傅教了她整整三个月,她依然不得其法,将大家的胃折腾得一团糟,最后胖师傅真的怕了,只能用一句她实在没有慧根将她打发。
      
      可那个人不一样,他只是教她往面里点进几味调料,那面便变得特别好吃,闻起来全是麦芽的香甜味和麻油的醇香……
      
      “孟花熙!”陈婶将桌子擦了,转身见孟花熙正在神游,伸手便拧孟花熙的耳朵。
      
      “啊啊啊……”孟花熙细声细气地哎叫了两声,秋后算账,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陈婶以为是真将孟花熙捏痛了,忙又松了手,“你这孩子。”
      
      孟花熙连忙趁陈婶一心软的功夫,连跑带蹿,一会儿便逃回房去了。
      
      她钻到床里,用被子将脑袋盖住,将自己缩成了一只隆起来的包。
      
      陈婶也跟过来了,在桌边坐下,用一把小剪子剪了剪桌面蜡台里的烛心。她轻轻叹了口气说:“你这孩子真是的……”
      
      孟花熙连忙翻了个身,用背对着陈婶,不说话。
      
      陈婶又起身给她拉了拉被角,将她肩膀漏风的地方盖严实了,又轻轻摸了摸刚刚捏红了的耳朵。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舒服,”陈婶说道:“但学做饭这事,说难不难,但说简单也不简单,你要是真想走这条路,就得比别人多吃些苦头。今天这事儿,我不怪你。但你是运气好,碰见了位好脾气的爷。那人瞧着模样就不是简单人,难得没为难你,下次你可别再将自己煮的东西给别人吃了。知道了么?”
      
      “又不是我给他吃的,”孟花熙在被子里闷声闷气道:“是他非要吃,拦都拦不住!”
      
      陈婶被这话气笑了,她嗟了一声,说:“呦,不得了,还有人抢你做的饭了。行了,”陈婶拾起桌子上的烛台,“这么晚了,早点睡吧,明天早上在楼下候着,给那位爷道个歉,这事儿便了了。”
      
      怎么就不会有了?孟花熙没说话,她缩在被子里将眼睛闭得紧紧的。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此时陡然擦起来一朵小小的火苗。会有的,一定会有的,总有一天,大家会都喜欢她做的饭……
      
      *
      *
      
      第二天店里来了几位稀客。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一大早便在客栈门外的茶水摊上坐着。他们一人点了一碗茶水,又点了一盘花生米,在那儿一坐便是大半天。他们点的茶水不是喝的,而是含在嘴里,只要有行人路过,便往他们的脸上喷;那些花生米也不是吃的,而是用来叮人,这几人劲大,又有点武功底子,一叮一个准,把人叮得嗷嗷叫。
      
      客栈开在官道的交叉路口上,指望的就是这些路过的行人累了进来喝口茶水歇歇脚,而这几个人往这儿一守,还有谁敢进来?已到晌午,正是吃饭的点,却没有一个人敢进来。
      
      陈婶撩起帘子从后厨出来,她穿着漂亮衣服,一把握的腰上系了条白围裙,她问小东:“人走了没?”
      
      “没。”小东也发愁,脸都愁皱巴了,“这可怎么办?这几个人先是一年来一次,给钱才肯走;看咱们店里人少,便欺负得更甚,开始个把月便来一次;现在……不是上旬刚来过么?”
      
      胖厨师师傅闻声也出来。胖师傅个头虽大,却是虚胖,论起拳头工夫,跟小东不相上下,和陈婶比还差一大截。他扶了扶头顶上的头巾,息事宁人道:“要钱么?我们还有多少,给他算了……”
      
      “哪儿还有钱继续造?”陈婶低喝道。她是管账的,店里有多少底,她门清。现在的情况是,店里的收入已经覆盖不了日常支出,想再搜刮出点钱孝敬那群小流氓们,已经力不从心。
      
      胖师傅道:“那可怎么办?不给他们,他们不让客人进来,也不是个办法……要不……”胖师傅眼珠子一转,看向孟花熙道:“要不,让花熙给他们弄点东西吃?”
      
      “不行!”众人同时咆哮,小东尖声道:“他们只想要点钱,你这是要他们的命啊!”
      
      孟花熙弱弱道:“其实……我现在会下面了。”但大家默契地将孟花熙的声明略了过去。花熙会做饭?别搞笑了,猪都不会爬树呢。
      
      大家正在默默合计对策,是拿出点首饰抵钱,还是让陈婶用点美人计,又或是直接报官。这几个对策一个一个被否决掉了。首饰是花熙爹娘留给她的遗物,一样都动不得;陈婶脾气大,还没撩起来,先将小流氓的手给掰了;报官,这流氓不就是县令的小外甥么?
      
      这头大家正合计着,小流氓头子发话了,他指了指个儿最小的小东,道:“跑堂的,你给我过来。”
      
      小东赶紧将毛巾往背上一甩,跑来道:“客官,您要点什么?”
      
      小流氓用一根手指挑起了空了的茶壶,在半空中晃了晃,皮笑肉不笑道:“你这臭跑堂的,是怎么伺候客人的?茶杯空了不知道续,花生吃完了不知道上,你们是不是看不起人?”小东被训得满脸通红,却也不知道怎么还嘴。店里其他人看不下去小东这么被欺负,陈婶将裙摆一撩,走过去低斥道:“你们在这儿坐了这么久,竟往外头过路人身上吐口水、扔花生,搞得我们一上午没开张,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小流氓说:“你们没把我伺候得满意,我就不高兴走了。你们今天非得把我伺候好,伺候舒服了,我们就走。”
      
      陈婶说:“那你要怎么样?”
      
      小流氓眼珠子一转,直接开口要钱,太没成就感,于是生出了点戏谑他们一顿的兴致,找点乐子的兴致。他翘起一只脚,搁在桌子上,晃了晃,道:“你们开店的,总有几样招牌菜吧,你们现在给我弄碗吃的,我吃舒服了,吃满意了,我这就带着我的兄弟们走。”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陈婶一笑,扭头吩咐胖厨师道:“去后厨做点吃的。”
      
      “慢着,”小流氓一顿,说:“我不要他做,我要这个丫头做。”
      
      “我?”孟花熙一愣,其他人更是一愣。
      
      小流氓摇头晃脑道:“你不是孟大厨家的独苗么?你们孟厨神一手好厨艺,是当今圣上跟前的名人,到你这,就剩你这么一个,也是‘得天独厚’,你若没两把刷子,怎么撑得起你这孟家的名字?”
      
      大家脸俱是一沉,他们原以为小流氓只是来找他们点麻烦,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要坏掉他孟家的名声。孟花熙没有味觉这事,这边塞小镇多少有耳闻,一个自己都尝不出滋味的人,要怎么做出一道美味的菜?
      
      “你真是……你真是欺人太甚。”小东咬牙切齿道。
      
      “我欺人太甚?”小流氓哈哈大笑道:“你一开客栈的,做的是这门生意,赚的是这份钱,不会做饭?说出去谁听着了都要笑!”
      
      已经有路过的人聚集过来看热闹,他们不知道前因后果,互相交头接耳的一打听,知道了来龙去脉,纷纷为这件小客栈叫不平。但看热闹总不嫌事大……他们也想知道,孟厨神的独生闺女,究竟能把菜做得多难吃。
      
      陈婶怕孟花熙受不了这般打击,揽了揽她的肩,说:“花熙,算了,我们不跟他们计较。你不怕担心,钱你婶儿这还有,咱不受这个气。”
      
      “我不要。”孟花熙却暗暗下了决心,她反复在心里回忆昨天那碗面是如何做出来的,那几道简单的步骤在她脑子里不断练习,最后形成了永恒的记忆,熟练地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步都不会差错。她微微握拳,她又想起那人吃碗面后开怀的表情,那是一个厨师最有成就感的瞬间,得到认可,得到褒奖,得到赏识,她并不真的认为自己真的有那么的差劲,即便她永远无法知道自己做出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滋味,但她依然像试一试。
      
      孟花熙开口道:“好啊,我给你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