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是夜,晚风。
      
      孟家客栈后院的厨房里,传来锅铲落地的声音。正在西边偏房熟睡的小东从睡梦中惊醒,他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两只脚丫子满地找鞋,小东今年岁数不大,刚满十五岁,但吃进的米饭光长心眼,导致个头瘦小,像一只头重脚轻的豆芽菜,他往肩上批了一身大袄子,挑起灯笼,推开门匆匆出去。
      
      这时东边偏房的门也开了,出来一位年纪稍长的妇人。妇人的脚上趿拉着一双浅黄色软底鞋,露着脚后跟,那脚后跟白得像一汪雪,每走一步都晃得人眼花缭乱。
      
      小东:“陈婶,您听见了吗?”
      
      “走,赶紧的。”陈婶一开口,少妇温婉的气质顿时消失殆尽,她的嗓音高而洪亮,从胸腔里迸发出来,能传几里地远,每一句都掷地有声。
      
      “胖师傅呢?”陈婶问。
      
      “胖师傅早睡死了,而且他耳背,肯定没听到,”小东说:“要不要叫他?”
      
      后厨又有什么东西摔了,这次不是锅铲,大概是水缸里舀水的木葫芦。
      
      “没听到就算了,”陈婶说,“我们两个人,治得了那小丫头。”小东和陈婶一高一矮,挑着灯笼,匆匆往后厨去。
      
      做饭其实非常简单,蒸煮焖炒炖,五种做法;油盐酱醋茶,五味调料。所谓世间万物,万变不离其宗,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最后九九归一,做饭就是这么个道理。
      
      道理是道理,如何做一顿让每个人都拍手叫好的饭菜,到了孟花熙这里,却难于上青天。她用扇子扇旺火,手背在脸上蹭了一把,小巧精致的鼻翼上粘上了一道黑灰。她的皮肤天生雪白,吴婶总说,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于是被抹上的两道灰,更加的显眼。
      
      面条这玩意儿大概应该是这么做的。首先旺火煮开热水,加入一把宽面,至于这“一把宽面”有多少,多少看些运气了;等面条煮软,开始跟随着水泡上下浮动,这个时候就要点水。冷水一点入锅,沸水便会立刻沉淀了下来,这个时候的面条不能直接盛起,而是要等它第二次再次沸腾,这样煮出来的面条,才劲道好吃。锅里的水开始再次咕咕响,孟花熙揭开锅盖一看,里面的面条似乎可以吃了。她连忙盛了一大碗,用毛巾包着手,小心翼翼猫着腰,从后厨溜了出去。
      
      “孟花熙,你给我出来!”——身后紧接着传来了陈婶和小东的咆哮声,“不要在做饭了!”
      
      *
      *
      
      出了京城,一路望南,边塞的这几里山路,李修平走走停停,竟然用了大半日。抵达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这儿方圆百里不见人烟,只有一间孤零零的客栈,那客栈从外表看小而老旧,挂着一面灰蒙蒙的“孟家”匾额,屋檐外挂着两只火红灯笼,灯笼里的红蜡灭了一只,另一只也灯火微弱,要灭未灭,看上去——大概几率是一家黑店。
      
      李修平扫了一眼店里隐隐绰绰的黑影,依旧飘飘然地翻身下了马。他拉拢马龙头,缓缓向店里走去。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惯了,此时车途劳顿,只想找个地方歇息,再吃上点热汤饭,至于是不是黑店,压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毕竟,真碰上了,黑吃黑就完事儿。
      
      李修平伸手扣门,客栈大门年久失修,轻轻一搡便开了。门一开,只见客栈大厅里坐着一个姑娘。那姑娘应该是店里的人,约莫十五六年龄,穿着边塞人习惯的大红色束袖短袄,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系着一根火红的发带。她有一张巴掌大的圆润小脸,皮肤雪白而嘴唇红润,像一只乖巧矫捷的狸猫,她的两只只眼睛黑而透亮,正直勾勾地盯着面前一碗腾腾冒热气的阳春面。
      
      李修平看着那碗面,腹中一阵嘀咕。一出京城,再入边塞,这一路上他吃了不少苦头。他吃惯了宫里锦衣玉食,随身携带的那点干瘪的干粮,只能勉强入口,再入这条要塞之地的时候,那干瘪的干粮都已经见底了,此时李修平饥肠辘辘,早已被那一碗阳春面勾出了馋虫。
      
      李修平进门后,本以为那姑娘会热情地迎上来问他打尖还是住店。没想到那姑娘却像是没看到他一眼,全神贯注地看着面前的面条,但两手托着腮,迟迟不肯动筷。
      
      “你好……”李修平出声道。那姑娘这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看他。
      
      孟花熙从出生便待在这边塞要地,知世事的这十来年,见过不少人物。有从京城出塞路过的达官显赫,也有从边塞入京的羌族汉子,这些人里,没一个长得有眼前这人如此风度。虽然一路风尘,一身雍容华贵的锦衣已经失了光彩,但这人精神盎然,眼如星辰,面如玉冠,一双桃花眼眼尾上扬,看人似笑非笑,不露神色。
      
      “啊……”孟花熙半晌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将挂在嘴边的词儿念了出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李修平只觉得这姑娘刚刚那一愣娇憨得像他母妃养着的那只狸猫,不由生了逗逗那姑娘的兴致,他从腰间解下开玉佩,搁在了桌上,说:“先吃饭了,买你一碗面。”这玉佩的钱,总能抵得上一碗小面,说罢,李修平便长筷一挑,将面置入口中。”
      
      “别!”
      
      “别!”
      
      “别!”
      
      四面八方同时传来了阻止他的大喊,那大喊一阵高过一阵,如惊涛海量,几乎要将这屋顶掀个底朝天。但……这已经晚了。
      
      李修平的舌尖早已碰触到了面条的表面,并和那面条融为一体,不分你我。那一瞬间里,各种层次、各种风味、各种形态的难吃,同时在他的舌尖爆发,令李修平微微失了一瞬神。
      
      人都道他李修平命好,生来便是含着金汤勺,锦衣玉食养大,但实际上,那深宫后院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呆的地方,没点一技之长是不能长命百岁的。从小到大,李修平鹤顶红就藏红花下酒,□□夹断肠草下饭,愣是没要了他的命,恰恰相反,这各种毒素在他体内胶着激战,反而给他打造了一只铁胃。
      
      万万没想到,这从刀枪火海中杀出来的铁胃,竟然在这碗小小的阳春面前败下阵来。
      
      难吃,太难吃,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难吃。他是谁,他又在哪里,他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他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宽面没熟,这点暂且不提;油少盐多,也放在一边;这一口吃去,满嘴的煤炭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李修平觉得坐着碗面的厨子有必要出面跟他好好解释一下,能做出这么难吃的东西的人,简直是个集天地之精华,汇万物之灵气的天赋异禀的妙人儿。
      
      孟花熙几乎要哭了。
      
      她厨艺差,这是天生的,命里带的,没法儿改。任何食材,只要被她碰过,就会变得非常难吃。客栈里的胖厨子曾给她下过死命令——孟花熙,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进入厨房半步。但这个命令孟花熙始终阴奉阳违,总是趁胖师傅不注意便溜去厨房练习,这下可好,总算闯出了事故。
      
      “抱歉,”孟花熙竭力解释道:“我,我没打算给你吃这碗面的。”
      
      孟花熙这么一说,李修平反而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厨艺差罢了。厨艺差还有救,毕竟不是给他下了毒。
      
      李修平即便额稍已经冒了汗,但依然镇定自若。他用舌尖舔了舔上唇,小心翼翼地再次品味了一下嘴唇上残留的面条的面汤味道。虽然那滋味依然难吃,但由于量小,所以还在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李修平实在是太饿了,这玩意儿再怎么难吃,至少也是个热乎的东西,找点调味品,将那股子怪味压下去便是了。
      
      他从桌上的调料罐子里找到香油和食醋,又问孟花熙:“姑娘,请问你们后厨可有芝麻酱?”
      
      “有有,”孟花熙从后厨取了给他。
      
      李修平首先将那味道涩口的面汤倒掉,道:“将这几样调料一样加一点。”
      
      孟花熙按照李修平的要求,分别在沥干了汤汁的面条里加入了少许盐巴、香料,再搅拌均匀。
      
      李修平尝了一口,微微蹙眉。经过调味后,面条应该至少能入口,但……他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他抬头看见桌子上搁了一小碗黑乎乎的酱汁,那酱汁化不开的粘稠,充满了芝麻的香醇。李修平问:“这是什么酱?”
      
      孟花熙说:“这是新磨的芝麻酱。”
      
      芝麻酱是把炒熟的芝麻磨碎制成的酱汁,他在京城时,入冬吃羊肉,时常蘸取芝麻酱调味去膻,李修平心道,既然羊肉的膻味芝麻酱能够掩盖,那这面条的怪味芝麻酱大概也能弥补。李修平点了点头,道:“也淋上一点。”
      
      孟花熙在面条上淋了小小一勺芝麻酱。
      
      白色的面条立刻被染成了黑色,属于芝麻的醇厚香味立刻在面条的搅拌过程中完全释放了出来,包含水汽的每一根面条的表面都附着上了一层芝麻酱。汤面用的面条是碱面,煮的时间较短,所以碱涩口的味道较重。但好就好在碱面口感厚实,质地紧实,入口有嚼劲,而芝麻酱香浓醇厚的滋味非常适合掩盖碱面的涩口,将芝麻酱和碱面混合在一起,面和芝麻的香味便完美的融合,香飘四溢。
      
      李修平又尝了一口,接着便像没事人一样吃了起来。
      
      众人:“???”
      
      “我……大厅中其他人面面相觑,陈婶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拢了拢肩上的棉衣,无比诧异道:“我……没看错吧,他,他是在吃花熙煮的面吗?”
      
      小东反复用手背揉着眼皮,不可置信道:“我肯定是瞎了!他吃就算了,怎么还吃得这么津津有味……”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并不想做人,
    每晚深夜放毒,
    敬请期待……
    ——
    喜欢的小天使点点作者收藏,
    更新早知道~
    ——
    新文预收《快穿之反派大佬都爱我》
    达成读完一千零一本虐文后,姜灵被主神选中成为系统接班人,进入虐心虐肾小说中当女主。
    任务达成后,宿主可根据积分随机获取现实世界奖品,如:美貌属性1000点、现金一个亿、SCI论文十篇、校草男盆友若干枚等等等等……
    这些男主或腹黑或乖戾或病娇或神经病,越爱女主越要虐女主,挖她的眼睛、捅她的肾、抢她的宝宝。姜灵看到自己的剧情结局后决定,一定要在男主虐她之前先把男主干掉……
    然后——
    大总裁男主的死对头叔叔:“我也想杀男主,很好,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小皇帝男主的死对头摄政王:“我也想杀男主,很好,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正派仙族男主的死对头大魔王:“我也想杀男主,很好,女人你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星际将军的死对头大元帅……
    校霸的死对头校草学神……
    姜灵:“谢谢大佬带我躺……”
    ————
    阅读指南:
    1、甜爽文;
    2、女主傻白甜;
    3、反派一直是一个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