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06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十万块3 ...

  •   老爷子突的睁开眼。
      
      男人跪在老爷子面前,老实木讷的人在切身要害面前也再不是那个锯了嘴的葫芦,说出来的话句句扎心,“爹,本来这话我不该说,您养我十几年,又给我找工作娶媳妇我感激您一辈子!我没啥本事,挣钱是不多,孩子闯了祸也知道该自己担着,可是我真是没办法了!要说撞个车怎么也不用赔十万,可他就是要十万,为啥?您跟洪三的恩怨不该牵连到小京身上啊,他还小,以后的路还长,要是真缺胳膊少腿别说我们,就是您能安心吗?”
      
      洪三,怎么是洪三?老爷子死死盯着眼前的干儿子,徒然一颓。他们的恩怨是不该让小辈来担。可他的小北怎么办?
      
      女人似乎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茬事,可这并不妨碍她发挥自己的小聪明,张口就哭喊:“孩子啊,我苦命的孩子,都是爹妈没本事,不该你抗的债给你抗,该抗债的逍遥自在,都是爹妈的错!”
      
      老爷子狠狠的闭了闭眼,满怀抱歉的看向徐北,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那句话,他怎么能开得了口?
      
      徐北憋屈的要命,不仅仅是因为钱,更是一阵说不出口的愤怒难受心凉委屈,为自己,也为爷爷。
      
      老爷子看着大孙子,眼角通红,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为难过,难得他心口都开始憋得慌。
      
      “爷爷!”一直看着老爷子的徐北再也顾不上生气憋屈了,赶紧去了拿药,慌着神喂到老爷子嘴里。
      
      老爷子吃的了药脸色缓了缓,捏住大孙子的手,心里说不出的愧疚。
      
      “爹!”女人还要喊。
      
      “你们闭嘴!”徐北一把将那个他再叫不出口妈的女人推开,整个人都要爆炸了。手一扯袋子,里面的钱噼里啪啦摔了出来,“逼死爷爷你们就如意了是吗?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行,何京金贵,闯了祸也有人兜着,那你们就兜到底!写借条!八万二不是?写!爷爷养大了你可没拿过你们一分钱,别想赖账!”
      
      “都是一家人还写借条?”女人看着钱眼里冒光,嘴上却不乐意了。
      
      “你们姓何,我们姓徐,哪来的一家人?”
      
      那男人一扯还想说话的女人,看着一点情面都不留的儿子脸憋得通红,“我写。”
      
      不光写了借条,徐北还拿出了爷爷用的印泥,让两个人按了红手印才把八万二一分不多了推给他们。
      
      “那我们先走了,爹。”男人轻声说。
      
      老爷子合着眼,没吭声。
      
      女人横了男人一眼,“等我点点,错了怎么办?写了借条呢。”
      
      男人拉着女人就走,他实在是没脸再呆下去。
      
      屋子里终于清静了,徐北缓缓的蹲在老爷子腿边,像小时候受了委屈一样脸埋在老爷子发凉的手心里,半响没吭声。
      
      老爷子用空着的那只手放在他头上轻轻的顺,从头顶到脖子根儿,一遍又一遍,好半响才说,“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徐北闷在手心里,闷闷的说,“爷爷,我只有爷爷。”
      
      老爷子摸摸他的头,“爷爷也只有你一个孙子。”
      
      徐北抬起头,眼红着,却没有泪,“不要何京。”
      
      “嗯,不要他,有我们小北就够了。”
      
      ***
      
      县医院病房,闹哄哄的人来人往,六个完全没有什么格挡的病床摆在一间屋子里,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儿弥漫。
      
      “大海,你去外面看看还有什么吃的,小京也大半天没吃东西了,该饿了。”王金凤一回到病房就支开自己男人,一屁股坐在儿子病床前。
      
      何大海闷头出去,王金凤这才得意的跟床上的儿子低声说,“你说的还真没错,老爷子手里有钱,八万二,一分不少。”
      
      “钱呢?”病床上,一个胖子腿打着石膏高高吊着,一张又肥又圆的脸上带着急切,依稀能看出几分跟徐北相似的眉眼。
      
      “放家了呀,那么多钱我拿这儿?丢了怎么办?”女人拿着扇子给儿子扇了扇,“你好好养伤,有了这些钱,你将来娶媳妇的钱都有了。”
      
      这点钱算个屁,老头子手里还有一大批古董呢!别说十万,千万都不止!徐京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叮嘱道,“小车那的五万你别忘了。”
      
      “行了,你老娘还能坑你?倒是你,以后再给老娘闯祸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
      
      徐京嘴上应承着,垂下的双眼却精光世故,哪里是一个刚18岁的孩子能有。直到现在他才肯定,自己真的重生了。
      
      他重生了,在他终于用了十七年还完了高利贷想要重新开始的时候,重生了。哈,老天可真会开玩笑。
      
      从十八岁到三十五,他没日没夜的还债,没睡过一个好觉,没穿过一件新衣服。他每天都在后悔,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这样,一定不。要重生你早点啊,不然他这些年吃的苦算什么?还的债算什么?事儿都完了还重生个屁!
      
      他越想越不忿,捏住拳头猛的砸床。
      
      “儿子你干啥呢!”王金凤被吓了一跳,赶紧按住发疯的儿子,“小兔崽子你疯了!”
      
      徐京突然一把抓住他妈的说,满眼坚定的说,“妈,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那当然,我儿子是谁?”王金凤美滋滋的给他塞了个大红苹果,“你先吃苹果,我去打壶热水。”
      
      看着他妈还算体面的打扮他就想起上辈子的苦,为了还债,他妈没日没夜玩儿命的干活儿,人都瘦成了一把骨头还背着他去卖了好几回血,回来就骂骂咧咧的却也不说,直接把钱丢给他让他去还钱。现在不会了,以后也不会,他绝对不然自己再陷入那样的困境之中。
      
      王金凤把热水倒进搪瓷盆子里,兑了凉水后给儿子擦脸擦手,“小京,你怎么知道老爷子手里有钱?”她真是好奇的很,她跟孩儿他爸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徐京白胖的脸挤出一股凉薄的笑意,“妈,你就别问了,等着当富太享清福就行了。”
      
      他当然知道,上辈子他被追债的泼油漆的时候那小子就在省城最好的医院做手术,他落魄的大学都没上那家伙却被送出国去镀金。一样的双胞胎,徐北还是个半聋,凭什么比他就幸运?后来他妈说漏了嘴他才无意中知道自己才是那个该被爷爷过继的老大,徐北有的一切都应该是他的!他嫉妒的发狂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徐北早就功成名就跑到了国外,就眼睁睁的看他们被要债的逼的生不如死,好像跟他们一丁点联系都没有,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还有那些催债的,宏兴集团的,吃了我的吐出来,拿了我加倍还!这一次,我看你们谁能逃得过!
      
      王金凤浑身一冷,儿子怎么好像变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卖萌求收藏!!!
    谢谢小p地雷!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