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26章^ 最新更新:2019-09-29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狗咬狗 ...

  •   宏兴二矿长一出去就被属下呼啦啦的围住。
      
      “天成也太嚣张,他们敢堵我们的路,我们也堵他们的!”
      
      “就是,还怕他!”
      
      一群人叫嚣着放马后炮,生怕老板迁怒。
      
      “都滚蛋!少他娘的马后炮!”里矿长黑着脸坐上车,心里把庄肃骂了个透,可转身还得想到底是谁在害他。
      
      他们二矿的情况的确是跟庄肃说的一样不容乐观,他也一直想把旁边的矿弄到手里,可是自从天成接过去,他除了咬牙切齿骂了两天又试探了两回就歇了心思,天成不是无依无靠的峰岭煤矿,他二矿还揉捏不动。
      
      可是他都派人去找别的矿了,谁他娘的这会儿弄了他们矿长!这不是明摆的往他脑袋上扣屎盆子?偏偏天成还拿住了他的命脉,路不通他的煤就出不去,本来就将将维持的运转被打破,这个月的报表怎么报?
      
      “矿长,要不我们请老爷子帮帮吗?”坐在副驾驶的心腹试探的问。
      
      “你嫌我死的不够难看是吧?”李矿长狠狠的瞪过去,“老爷子三年没管事了,你忘了?报上去也是让他们几个看笑话,老子还没傻呢!”
      
      “可这么大的事……”
      
      “我倒要看看是谁想整我们二矿,想整死我!”
      ***
      宏兴二矿的在外面骂娘,庄肃办公室却一下子安静的不像话,似乎掉根针都能听见。徐北看完了热闹,不对,学习完土匪攻略立刻撤人。
      
      “站住。”庄肃突然开口。
      
      “领导?”
      
      “这是你该听的吗?”庄肃木着脸问。
      
      徐北的心咯噔一下,脑子里瞬间蹦出一串词,得意忘形有恃无恐恃宠而骄……呸呸呸,都是什么!
      
      “说话,在路上不是话挺多?”
      
      “我错了。”他十分诚恳认错,不管这话该不该听,他都不该自作主张留下,他没有那个权力与身份听这场见不得光的商业倾轧。
      
      “扣十分。”他淡淡的说。
      
      “别……”徐北瞪大眼,脸上的表情从错愕到着急一路滚向无边的后悔,赶紧补救道,“我再教食堂五个菜行不行?我真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乱听!”
      
      “不行。”庄肃半点不容情,“既然做了就要担得起后果,补偿不是次次都能管用。”
      
      徐北听得他的话似乎是有所指,可以只是一瞬间,一想到自己将成为第一个实习不及格的毕业生脑子就嗡嗡的,有种想时光倒流的冲动。
      
      冲动了,太冲动了。
      
      “还不走,等领赏呢?”庄肃轻骂一声。
      
      看着徐北丧头搭脑的出了办公室,他抬手拨出了电话。 
      
      吴矿长的事故警察在查,二矿李矿长在查,庄肃也在查。可是查来查去线索都断在了环亚酒店。他前一天晚上去环亚吃饭,车正好脏了让门童开到旁边去洗车,第二天就出了事。现再去找,这门童还消失了。接着再一查,门童是新来的,刚干了没一周,连身份证都是假的。这里面要说没猫腻谁也不能信,可是关键就是找不着人,人没了。
      
      对于天成十八号矿的矿长车祸一案市公安局非常重视,在环亚找不到突破口,宏兴二矿作为重大嫌疑对象就惨了,被警察过篦子似的篦了一遍又一遍,天天有人上门问话。他们先是被庄肃威胁一通转头又被公安局查了一遍,二矿李矿长整个人在短短两天内被人弄得暴躁非常,感觉自己比那窦娥还冤。
      
      你冤?那平白无故被动了刹车的吴矿长冤不冤?刑侦大队可不管你心里怎么想,该怎么办案怎么办案,半点情面都不讲。
      
      不能再这么被查下去,二矿长心里焦躁非常,私底下又是请又是送,可这警察就跟铁面包公似的油盐不进,弄得他焦头烂额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自己也赶紧查,查出来好把这尊大佛送走。
      
      就这么三查两查,结果没在二矿查出来吴矿长的事,倒是有一天警察局莫名的收到一张八年前外省的通缉令。
      
      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通缉犯,杀人在逃。
      
      “这个人……”
      
      “红星二矿!李矿长身边的戴眼镜男人!”几个警察抓着帽子就跑。
      
      八年前那就是八七年,刚改革开放没几年,公安发出去的通缉令跟没发效果差不多,人往外地一跑,谁知道你是谁?现在突然冒出来,这是谁早准备好的炸弹?他们警察是被当枪使了,还是被当枪使了?
      
      可这枪他们当的心甘情愿。
      
      李矿长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一张肥脸涨成了猪肝色,不敢相信这个跟了自己七年的人竟然有案底!
      
      这个人是他从老三手里抢来的,当初他们两个碰上一起斗殴事件,这小子一个人对三条大汉不落败,还护着身后的小女孩,看着又狠又讲义气,他们俩一起看上了这个人,最终还是他先人一步得到了人才,为此还很是得意了一阵子,去哪儿都愿意带着。
      
      可是他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的在逃杀人犯!
      
      让他更意外的还在后头,只见男人被戴上手铐还一脸平静,“我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老板,你是不是也得跟我一起?”
      
      “你他娘的瞎扯什么!是你杀人又不是老子杀人!”
      
      “你是没杀人,可害人的事也没少干不是?”男人对警察说,“警察同志,我举报宏兴二矿矿长李德明指使我开车撞伤峰岭矿矿长!”
      
      “李义!你满嘴喷粪!老子没有!没有!”
      
      “有没有你跟警察说去。”
      
      “妈的!老子好吃好喝的养着你,这么多年就是条狗也喂熟了!”
      
      “我可不就是你的一条狗,指哪咬哪儿,什么脏活儿不是我干?”男人嗤笑一声。“谁不听你的你就放我出去咬一口,我想想,事儿还挺多,都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你早就恨我?”李矿长一脸愤恨。
      
      “我不恨你,我最落魄的时候郑老板收留了我,我发过誓要报答他。”男人说的轻飘飘的,可李矿长却是恨毒了,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这个人根本就是老三安排在他身边的奸细!怪不的他这几年这么不顺当,都是那家伙害他!
      
      “我举报,举报郑大头放高利贷!”李德明大声嚷嚷,我不好,你也别想好过!
      
      得,李矿长郑矿长谁也甭跑,全去局子里说清楚吧。
      
      可是查来查去自始至终都没有查出二矿跟吴矿长事故有关。好在吴矿长是昏迷了五天之后终于醒了过来,让一干亲朋好友长长的松了口气。
      
      短短一个礼拜的时间,宏兴矿业一下子废了两个矿长,还全是这种作奸犯科不光彩的自我揭发,顿时成了企业间的笑话。
      
      可是大企业毕竟是大企业,不可能因为一个两高层出事就轰然倒塌,掌握宏兴命脉的洪三董事长立刻点了新人接替工作,名声欠了点可该挣钱是一点不能少。话说这洪三董事长别的不多,就是干儿子多,倒了两个还有好几个,真是折了也不心疼。
      
      新任副矿长一上台第一件事就是跟天成集团交涉修路问题。这几天徐北被各种八卦灌了满满一耳朵,尤其是洪三的八卦,什么不结婚不留后养了七八个干儿子,什么手保护费起家,什么带着好几百人跟外省的人火拼,什么每天没有鱼翅燕窝不吃饭,反正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跟爷爷说的那个人好像哪儿哪儿都不一样。
      
      人果然最容易变,何况是好几十年不见。
      
      也不知道一会儿来谈判的是不是跟进去了李矿长一样让人不喜欢。让他说就该多封他几天,不干好事的玩意儿不就是因为有几个钱?
      
      不过他也没时间等着看了,今天工地里有点事,他得提前去一趟。
      
      等他第二天回来就听说来的二矿来谈判的那位迷倒了一片公司小女生,实在是太绅士太有风度了。
      
      “就这么好?”
      
      “你没看见,小杜走得急撞了人家,材料飞了满地,她差点尴尬死,人家不光安慰小杜还跟着一起拣满地的纸,老温柔了。”
      
      “从走路到说话,就是站在那里都让你觉得那叫什么来着,对,如沐春风。”
      
      “对啊,咱公司的这些男人一个个恨不得粗鲁死,再看看人家,看了人家才知道什么叫绅士风度。”
      
      “……”一群花痴。既得利益者很可能就是加害者,这个人会不会就是那个久查不出的幕后真凶?徐北不着天际的想。
      
      “不对,他们来的不是矿长?”
      
      “是副矿长,马马虎虎也算矿长呗。”八卦人员笑嘻嘻的说,“咱们老板也没见他们,就是让铁妈把人给震了。”
      
      他们说的铁妈是公司的一位高管,素来铁血手腕,在公司拿也是数得上的人物。
      
      那位八卦又说,“诶,我听说很咬下了一块肉不说,他还把一个食品厂赔给了我们,几十号人的厂子呢。”
      
      “可不,就差我们签字了。”
      
      “他要不心虚干嘛赔厂子给我们?”徐北直接问。
      
      “求人办事哪有白办的……”
      
      “徐北,跟我走。”庄肃突然走过了,几个说小话的员工顿时做鸟兽散。
      
      “带工具了吗?”他又问了一句。
      
      徐北一愣,“带了。”这是要去量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