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25章^ 最新更新:2019-09-28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封路 ...

  •   总部食堂。
      
      坐在庄肃面前的正是被员工叨咕来蹭饭的十八号矿新矿长,吴矿长。吴矿长话不多,光溜溜的脑袋常常让人误认为是从那什么里面出来的。不过这人还真进去过,都是年少轻狂时的旧事,不值得多提。
      
      今天他来就是汇报这一个月来的工作成果,才接手新矿,千头万绪现在他捋顺了才敢来见庄大老板。
      
      “宏兴二矿的呢?”庄肃夹了一块茄子干,眉眼舒展,明显的心情好。
      
      “闹过两回,让我给撅回去了。”,吴矿长满不在乎的说。原来的矿长拿他们没办法,到他吴干手里,那就是任捶的料!要不是看着宏兴矿业的面子上,二矿那帮不省心的他全送医院让他们清醒清醒!
      
      “自己有数就行。”庄肃也不多说,专心吃饭。一个对手集团下面的小矿还不值得他多费心思,能问一句就不错了。
      
      “那个老板,我们想申请总部支援。”吴矿长摸摸光脑门儿,笑得有几分巴结,细细的眼睛跟眯成了一条缝。
      
      “该拨给你们的项目没拨到?”庄肃诧异的看过去。
      
      “不是不是,能不能把咱们食堂大师傅拨给我们一个?不用多,会做茄子干白切肉炒干丝就行。”吴干笑着说,他是跟着庄肃的老人了,张口要东西那是从来不含糊。
      
      “你倒是不贪,怎么不直接都划拉走得了?”庄肃吃的茄子干都不香了。
      
      “那我不得被总部的人吃了?”吴矿长非常聪明的说。
      
      “不给。”他一口拒绝。
      
      “别啊,您给我们个师傅,我保证把宏兴二矿收拾得服服帖帖,这辈子见着咱们天成的都绕道走。”
      
      “不给你也的干。”
      
      吴矿长被噎个半死,最后嘟囔一句,“那有奖励跟没奖励质量能一样?”
      
      庄肃这会儿也吃完了,端着餐盘就往回收处走,吴干赶紧巴拉了最后两口立马跟上,“实在不行会做两个菜也行……”
      
      “让你们食堂的来学一天,学多少是多少。”庄肃最后开口。
      
      “诶,好嘞!”吴矿长立刻美滋滋的琢磨派几个个机灵肯干的过来学技术,保证学得全学得会。
      
      谁也没想到第二天食堂没等来学技术的,庄肃倒等来一个噩耗,吴矿长出了车祸,昏迷不醒。
      
      又是车祸。
      
      “是刹车失灵,吴矿长刹不住车,为了躲路上的人硬拐了个弯儿,撞上了旁边停着的铲车,铲车前面的大铲子掉下来,砸在了车上。”牟虎一边走一边哑着嗓子汇报。
      
      “警察怎么说?”庄肃从病房出来,看似平静的语气满满都是沉甸甸的压迫感。
      
      “刹车片是人为破坏,警察正在查。”牟虎眼里冒火,声音里全是压不住的仇恨。
      
      “医生说什么老吴时候能醒?”
      
      “……看运气。”
      
      那就是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跟着一起过来的徐北感到一阵窒息,昨天人还好好的……
      
      “问问医生能不能挪动,可以就马上送省医院,不行就请省里的专家来会诊,务必把吴矿长治好!”庄肃寒着脸说,“找专人来看护,别把家属累病了。”
      
      “是。”
      
      “老板,肯定是二矿那帮孙子干的,我这就招呼兄弟弄死他们!”跟吴矿长一起到新矿工作的男人恨得咬牙切齿。
      
      “吴矿长弄了那帮鸟人两回,他们肯定是发了坏,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妈了个巴的,真当我们是软柿子好捏呢!”
      
      徐北被几个人夹裹着往前走,心头也有愤恨,可更多是茫然,为什么?这是活生生一条人命啊,现在生死不知的躺在病床上,多大的仇怨非得要人家的命才甘心?就因为矿?他不由的看向庄肃,他会怎么办?
      
      庄肃大步走在最前面,下颌收紧,眼神乌沉沉的让人不敢直视。只见他抬起右手,身边人缓缓静音后,才低沉的开口,“封路。”
      
      封路?封什么路?路也是能随便封的?徐北一头雾水,看向庄肃的眼神不由的带上了自己都没发现的担忧,这该不会是气疯了吧。他感觉庄老板正在犯法的边缘疯狂突进。
      
      怒火攻心的人什么干不出来,何况旁边还有这么一圈拱火的。他觉得自己该干点什么,至少不能看着他去犯法,这个老板在他看来人其实不错,真的不该就这么走上不归路。
      
      这也就他对吴矿长的同情及不上对老板的关心,毕竟一个熟悉程度也就比路人强一点,一个朝夕相处了两个多月,孰重孰轻高下立见。
      
      他要说的话自认不太好听,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让老板下不来台,等上了车非常自觉的坐进后座庄肃旁边,顶着巨大的压力提醒了一句,“庄总,犯法的事不能干,您代表的不是一个人。”
      
      庄肃看了他一眼,继续一个接一个的往外打电话。
      
      徐北看他不理人,趁他拨电话的空隙再接再励又劝一句,“找凶手有警察,不能他们捅一刀,我们又找回去捅一刀,有理也变没理了!”
      
      “闭嘴。”庄肃冷脸,但语气还算温和,对上徐北,他总是忍不住收敛两分脾气。
      
      徐北自认为是为他着想,你怎么就能肯定一定是宏兴二矿干的?万一不是弄错了方向呢?可他也知道自己这会儿说这话听聒噪讨人嫌,于是也不多说,真的就闭上了嘴,只是眼神全是不赞同。
      
      公司里出了这种事所有人都愤愤不平,好像一个□□桶随时都能被一点火星子点燃,然后砰地一声,炸他个天昏地暗。这个时候徐北也不好再上什么半天班,全天候守在公司,希望看到什么转机。
      
      只是很快他的不赞同就被佩服代替,庄老板说的封路竟然是修路!路当然不是随便就能封,可他要是免费修这段公路呢?不止是一段,凡是通往二矿的路也就大半天的时间全被封了起来,修路。
      
      徐北被震的脑袋都不够用,有钱人还能这么玩?听到那一辆辆要去二矿的车被拦在外围没有办法通过,最后都被引到他们十八号矿去,那种苏爽绝对不是警察能给予的,说实话,爽!
      
      只是宏兴也是市里的老牌大企业,能让他们这么干下去?回头也这么堵了他们的路可怎么办?再说,万一弄错了怎么办?我们怎么收拾残局?徐北乱糟糟的想。
      
      “他们?”牟虎的语气充满了不屑,“没那个本事!”
      
      徐北不明白,都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怎么会没那个本事?
      
      很快就有人来给他做了科普,“咱们是市里的纳税大户,每年市政百分之三十的税都是我们纳的,宏兴怎么跟我们比,也就个壳子好看,纳税还没我们一半多,听说里面高层也是乱得不行,他们去市里说话,不顶用。”
      
      正说着,就听到有人说宏兴二矿的人来了。
      
      来势汹汹。
      
      一行二十几个人乌拉拉闯进一楼大厅,凶神恶煞的,好像是要来干仗。
      
      牟虎领着人下去,三下五除二拎小鸡似的一个个都扔了出去,只留下二矿的矿长一个孤零零的毛儿都没少一根站在大厅,脸红了紫紫了黑,都要气的冒烟儿了。
      
      “宏兴二矿长,庄总有请。”牟虎咬着牙没对他动手,眼神却恨不得刮下二两肉来,比刀子还利。
      
      这个矿长面子上很明显是挂不住了,肥硕的肚子一抖一抖的就要走,可来容易,想走?那得问问他们同不同意!
      
      后路被安保人员封得死死的。
      
      二矿长开始后悔自己冒失的跑过来,这帮人看着比他还匪!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是苦主,还怕了他不成?黑着脸上了电梯。
      
      “庄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请马上撤掉路障,不要妨碍我们宏兴正常生产运营。”二矿长一进门就质问,身上那股子土皇帝的气场瞬间就展开两米八。
      
      “妨碍生产运营?”庄肃突然一笑,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李矿长,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我们十八矿矿长需要一个交代。”
      
      “你们的矿长出了车祸关我们什么事?”二矿长一进门看见庄肃张嘴就喊冤,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想要干仗的架势,“庄总,就算我老李办事再不讲究也得打狗看主人不是?吴矿长的事绝对不是我们干的!”
      
      徐北正好进来送个文件,就见一个脸肥脖子粗的男人进门就先声夺人,说的话一点也不好听。怪不得是能为了抢人家矿无所不用其极的,什么玩意儿!
      
      他本来要走,可现在这情况也不想走了,他非常非常想看看老板怎么整治这么个东西,当面打脸再爽没有好不?然后就悄没声的呆在了墙角,学习经验!
      
      “你说不是就不是?我们吴矿长还在医院躺着呢!”牟虎忍不住喷了一句。
      
      “弄倒一个矿长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你们不是还能再派一个?还得罪你们天成,我疯了才这么干。”二矿长也是一肚子火。
      
      庄肃直直的看向眼前的人,“李矿长,你们二矿快维持不下去了,所以急需找一个能顶替二矿的矿源,不然你这个矿长也要跟着倒霉,我说的可有错?”
      
      “你,你……”李矿长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可看着庄肃那张阴沉沉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二矿没了你会失去在宏兴内部的竞争资格,洪三董事长不会把公司交给一个没用的干儿子。”
      
      “这是我们宏兴的事,跟你们没关系。”李矿长强撑着说。
      
      “上一个矿主刚跟我们签了协议就出了车祸断了双腿,我们的新矿长干了一个月也出了车祸,跟他们结怨的只有你们二矿,不是你们,是谁?”庄肃一句问的比一句紧,巨大的气场铺天盖地的压过去。
      
      “不是我们干的!”二矿的矿长冷汗冒了一头,“我没事招惹你们天成干什么!”要说李矿长刚才还强撑着一股气撑着架势不倒,现在一切呼啦啦从里倒到外,整个人就跟斗败的公鸡似的,鲜亮的羽毛落了一地,只剩下难看的内里,想隐藏都无所遁形。
      
      “证据?”
      
      “你们也没有证据是我们干的!”
      
      “那就慢慢等着,一天查不出来,修一天路,两天查不出来,修两天路,什么时候查清了,什么时候路就修好了。”
      
      “你没那个权力!”
      
      “你可以看着。” 
      
      “你们天成这是要跟我们宏兴作对到底?”李矿长色厉内荏的怒喝。
      
      “有本事让红三董事长亲自来找我,只要你请得动。”庄肃气场微收,难得给他指了条看不见光的明路,“李矿长,你是聪明人,要不是你干的,那就是有人想借我的手打掉你,你要是这都看不出来……”他话没说完,可意思大家都明白。
      
      “庄总,那你围着我干什么?我冤枉啊。”李矿长好像看都一丝希望,赶紧喊冤。
      
      庄肃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可那意思却是明明白白,不管你是不是,就是围了!不围你不足以泄愤,不围你不足以给受害人一个交代,不围你不足以钓大鱼,不围你围谁?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