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弟弟 ...

  •   “弟弟,好久不见。”徐京笑得一脸和气的打招呼,似乎还想来抱他一下,被徐北飞快的闪开。
      
      “来干嘛?还钱的?”谁是你弟弟!徐北半点脸不给,开口就要债。看到他徐北就反射性的想捏拳头打人,他三年前就该治好的病现在还拖着,都是拜他所赐。他还没跟他算账呢,现在还有脸来他面前装相!
      
      “会还。”徐京好脾气的笑笑。
      
      “张嘴就要钱,你有没有礼貌?这是你哥!”王金凤一看自己儿子被人奚落哪里受得了,张嘴就骂。
      
      “妈,弟弟才回来,你少说两句,今天可是爷爷的大寿。”徐京笑着,一副和事老的模样,“徐北,妈就是急脾气,你别跟她急。”
      
      “行行行,都听我们小京的。”王金凤转怒为喜,见到自家大胖儿子怎么看怎么顺眼,“我儿子真是越来越出息,这又是办厂又是买车的,比那个上大学的强一百倍。”
      
      “行了,妈,你看看厨房里有什么帮忙的,我都饿了。”两个人母慈子孝的在他面前秀了起来。
      
      徐北可算是知道他们来干什么了,炫耀呗,不就是个破汽车!什么弟弟,老子独一个,没兄弟!他就跟与自己无关似的,直接绕过去。
      
      “小北回来了。”老爷子应该是听到了外面动静,笑眯眯的招呼大孙子过去。
      
      “徐校长,生日快乐!”徐北一下子窜到老爷子面前,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胳膊怎么了?”他一动,老爷子就看到孙子被袖子盖着的手腕子,小心的摸了摸,心疼的不行。
      
      “没事,就是不小心弄脱臼了,医生小题大做非得给弄成这样。”徐北摇摇自己粽子似的手腕,“幸亏现在天冷,要是夏天准悟出痱子。”
      
      “让你包着就包着,听医生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莽撞。”老爷子数落着。“晚上熬个骨头汤,以形补形。”
      
      “都听您的,我说您这眼可够尖的,我挡这么严实您都看见了,真行。”
      
      “我教书这么多年干什么的,这眼神练过的。”
      
      爷俩臭贫两句,王金凤两个也跟了上了。
      
      “弟弟胳膊伤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那正好生产促进骨骼生长的保健品,改天给你拿两盒补补。”
      
      王金凤不爱听,就开始指桑骂槐,“你看你自己累了脸都黄了,有好东西也不知道自己留着,你给人人也不会说你一句好,连妈都不认的……”
      
      “妈,爸喊你端菜呢,孩子给我。”徐京打断王金凤的话,接过孩子就把他妈往外支。
      
      “弟弟,你这伤可不能大意,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好好养着,缺什么跟哥说。”徐京又说。
      
      徐北撩着眼皮看眼前的人,这人莫不是失心疯了吧,这弟弟弟弟的,他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去外面三年到底干什么了?这性子大反转怎么比洗心革面还厉害?以前可是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捞进手里,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
      
      徐北没吭声,徐京大度的笑笑,把孩子递给老爷子,“爷爷你看,这小子像不像我们小时候?我记得爷爷还经常给我们带糖吃。”
      
      老爷子接过孩子逗了逗,“是挺像,我还没问,孩子妈呢?”
      
      “说起了让您笑话。”徐京苦笑一声,“开始嫌弃我穷,跑了,后来我挣了点儿钱弄了个小工厂又回来要跟我复合,还抱着孩子。我当时都吓傻了,怎么都有孩子了?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就答应了。谁知道这女人就是冲着钱来的,把我厂子里的钱骗了又跑了。就给我扔下这么个奶娃娃。”
      
      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那就好好养,怎么也是你儿子。”
      
      “嗯。”徐京松了口气,接着感慨万分道,“我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带孩子,干脆把那边的厂子卖了回来发展,还是家里好,出去一趟才知道什么叫出门万事难。”
      
      “我看你也长大了,现在也的当爸爸的人,好好干。”老爷子不疼不痒的鼓励一句。
      
      “小京现在可努力了,开了厂子,好几十人呢。”王金凤端着菜进来,一脸的骄傲,“您是没见着,可了不得了。”
      
      “妈,哪有这么夸自己孩子的。”徐京好像不好意思了,“菜都好了?我去端。”
      
      “徐北,有眼色没有?端菜去。”王金凤哪能看着光自己儿子干活,立马说。
      
      徐北不予在老爷子生日弄什么不愉快,站起来就往外走。
      
      “坐下,手伤着瞎折腾什么?”老爷子不高兴的沉了脸,压着火看向王金凤,“孩子带着伤,让他歇着。”
      
      王金凤嘀咕一句什么,白了徐北一眼。
      
      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徐北竭尽全力让自己笑得别那么难看,可是桌子上除了爷爷都是他讨厌的人,还叨叨叨的说个没完,烦的要死。
      
      忍忍,忍忍就好了,他们吃完饭就滚蛋,晚点他单独给爷爷过寿。
      
      谁知道吃完饭了,那一家还不准备走,王金凤第一百零一次又变着法的夸他家徐京,“小京,你那小汽车烧油费不费?有空带爷爷去市里转转,方便。”
      
      “油能值几个钱?下周末我带大家去市里最好的大饭店吃饭,吃一尺长的龙虾。”徐京看向徐北,“小北上学肯定没吃过,哥哥带你尝尝鲜。”
      
      “龙虾多少钱,贵吗?”徐北冷冷的问。
      
      “也就千把块钱,贵点算什么,这不是全家高兴。”徐京不在乎的摆摆手。
      
      “既然你这么有钱,先把爷爷的钱还了吧。”徐北盯着他,“八万二,不算利息。”
      
      王金凤不干了,“老爷子还没开口你倒要两回了,怎么,当那钱是你的?轮的上你说话吗?”
      
      “妈!”徐京一看爷爷的脸色不好,赶紧拉住他妈,“有话不能好好说,非得锵锵。”说完对着徐北不好意思的笑笑,“弟啊,我也想还钱,这不是实在困难吗?别看我开了厂子,可那厂子刚开,到处用钱,一分钱没见回来倒搭进去不少,等厂子盈利了我立马就还!”
      
      “没钱还债有钱吃喝,还买车了,你说没钱?”徐北压根儿不信,这一家子从来都是吃进去容易吐出来难,没钱不见得,不想还倒是非常有可能!他就不信十几年养成的毛病出去转一圈就改了!
      
      “唉,本来我是不想今天说的,既然你都问了,那我就说了。”徐京一脸苦闷的看着老爷子,“其实我的厂子本来是准备建在市里,可谁知道刚弄好一个晚上就让人给砸了。”
      
      “谁?谁干的?老娘跟他拼了!”王金凤噌的站起来。
      
      徐京把他妈按住,“除了洪三还有谁?洪三还放了话,只要我敢在市里干,开一次砸一次。”他用一种无奈的表情看着众人,发现老爷子脸色一僵,他就知道自己这步棋走对了。他不知道老爷子跟洪三有什么恩怨,可不妨碍他信手一用不是?
      
      “洪三,怎么又是洪三?我们倒了什么霉啊这是!”提到洪三的王金凤就是一阵哆嗦,被追债的一幕幕好像就在眼前。
      
      “后来我没办法只能回到咱们镇上开厂子,手里钱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本来我都不想买车了,可是办厂没个车出去都没办法谈事,只能咬牙借钱买,现在就是一屁股债。”他诚恳的看向徐北,一脸请求,“弟啊,我知道你不高兴哥哥当初用了你治病的钱,你放心,最晚今年年底哥哥赚了钱立刻就带你去治病,去北京治。就是就算没赚到钱我砸锅卖铁也带你去,钱能再赚,弟弟更重要!”
      
      “瞧瞧,瞧瞧你哥,再瞧瞧你,小肚鸡肠。”王金凤真为自己儿子骄傲。
      
      “孩儿他妈,你少说两句。”一上午都没怎么说话的何大海扯扯老婆衣裳,被王金凤瞪了一眼,又缩了回去。
      
      老爷子突然开口,“天不早了,你们还要回城里,早点出发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