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05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十万块 ...

  •   1991年夏。
      
      今天的太阳特别大,像是要把人晒化了。徐北骑着他的飞鸽牌自行车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狂飙,汗水顺着光洁的额头划出一道道看不见的湿痕,滚落到被晒得发白的石子路上,没了痕迹。
      
      他随手抹了把脸,好看的嘴角大大的勾起,露出一排漂亮的白牙。一阵不那么凉爽的风吹过,洗得已经半透明的白衬衫被夏风鼓起,像一只飞鸟振翅而起,瞬间就要鹏程万里。
      
      徐北高兴坏啦,如剑的长眉似乎都要从干净的鬓角飞出去,格外的动人。这是十八年来他最高兴的一天,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兴奋劲儿,美得不行。
      
      “爷爷!”他一进院子就喊,车都没好好放下。
      
      正在厨房做饭的徐校长头都没回,直接笑着的大声说:“通知书下来了!”
      
      “神机妙算!”徐北钻进厨房把老爷子往外推,“徐校长,做什么好吃的呢?不是说了等我回来做饭,赶紧出去出去。”
      
      徐校长没听他的,反而把他往外轰,“我还没老呢,去把柜子了那瓶酒拿出了,一会儿咱爷儿俩喝两盅。”
      
      徐老爷子别看六十岁的人了,可真是不显老,可能是一辈子教书育人的关系,身上有股浓浓的书卷气,看上去不过五十出头的样子,很是温文。
      
      这么有气质的徐校长此时正穿着跨栏背心在烟烧火燎的厨房奋战,但依旧是个帅中老年。
      
      “就两盅啊,多了没有。”徐北边走边说,“高兴也不行。”
      
      “管家公。”老爷子笑骂一句,可徐北没听见。
      
      没一会儿桌上已经摆满了徐北爱吃的菜,馋的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老爷子率先给两个人都倒上酒,端起酒杯郑重其事的说,“来,第一杯,祝贺你考上大学。”
      
      “谢谢爷爷。”徐北一笑,一口闷了,接着给两个人都倒上,“第二杯,我敬爷爷,您辛苦了。”
      
      老爷子乐不滋的眯起眼,喝了。
      
      老爷子要再摸酒瓶子,却让徐北手快抢走,“说两杯,就两杯。”
      
      徐校长嘴馋,谈起条件,“再让爷爷喝一盅,有惊喜!”
      
      “惊吓都不行!”徐北瞪了他一眼,冠心病自己不知道啊。
      
      老爷子拿着筷子点点他,回身从黑包里拿出一个报纸包,威胁的看着他,“不给喝这惊喜可没了。”
      
      徐北一看那包装就知道,里面是钱,还不少,“给我的奖励?”
      
      “美得你!”老爷子哼了一声,“给你安耳朵的!”
      
      “啊?”他实实在在的惊着了,不自觉的摸上左耳,漂亮的双眼写满了不可置信,“人工耳蜗那得十多万,咱家哪有那么多钱!”
      
      春天那会儿他听说了外购进口的人工耳蜗这个东西能治他的病,爷俩就好好打听过了,最便宜的也要十万,还不算做手术以及后续保养的费用。十万啊,他爷爷当小学校长一个月也才四百来块钱,上哪弄十万?
      
      “那些你别管,反正安心等着就行,明天我们去就省里,争取在你上大学之前按上。”爷爷把纸包打开,整整齐齐十二捆百元大钞摆在他眼前,闪瞎人眼。
      
      徐北整个人都晕乎乎,好多钱,他都不敢上手就碰,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那成打成打的钱,突然就感觉特别口渴,我的耳朵能好了……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喝醉了,不然怎么能白日做梦呢?
      
      老爷子趁他不备终于捞到酒瓶,美滋滋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玉树临风的大孙子满满都是骄傲,“我孙子这么棒的小伙子,不知道多少小丫头片子要惦记啦。”
      
      不对,徐北一把按住老爷子的酒杯,“爷爷,钱到底哪儿来的?”他抖着唇,张合了两次才吃力的吐出一句:“是,是不是,把奶奶的东西卖了?”
      
      老爷子一顿,接着满不在乎的看着酒杯,“都跟你说了甭瞎操心……”
      
      徐北一把撒开手匆匆跑到老爷子放东西的柜子前,从里面最下层掏出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子,一上手就感觉盒子轻了。
      
      空了。
      
      空荡荡的木盒里面只剩下一块当初包东西的绸子布还在,其他一件都没剩下。
      
      他整个脑子都空了,跟这个盒子似的,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里面都有什么,只记得里面满满当当珠光宝气。
      
      “能退了吗?”徐北木木的走出来,直愣愣的问。那些都是爷爷的宝贝,是奶奶当年留下了的念想,这么多年了,就是再困难的时候爷爷都舍不得卖,可现在,一件都没了。
      
      “退什么退!赶紧过来吃饭!”老爷子掩饰的一口喝了酒盅里的酒,“明天就去医院,治病!”
      
      徐北张了张嘴,他像是其实带着助听器也挺好的,他就一个耳朵弱听,另一个没毛病,不妨碍过日子,他还想说我还能读唇语,不用安那么贵的洋设备,可是最后他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口,他没有那么体贴,他想安人工耳蜗,他想试试正常人听声音的滋味。
      
      正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哭喊,“爹啊,救救小京!救救小京!”
      
      “怎么了这是?”老爷子一下子站起来,顺手把黑袋子盖在钱上。
      
      徐北也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妈跌跌撞撞奔进来,一下子跪在老爷子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人家要让他赔十万!十万啊!我们上哪儿弄十万去?他们说不赔就要弄死小京!那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货啊,爹啊,您救救他,救救他吧。”
      
      “不是小京被撞了?怎么反过来让你们赔?”老爷子皱眉问。
      
      “是……是小京骑着摩托撞了人家的小汽车。”一旁的中年男人呐呐的开口,木讷的脸上满是尴尬难堪。何京撞了人家没敢跟他们说,咬死是对方撞了他,可后来人家拿了证据,他赖不过才认了。这一认,天大的灾祸就砸了下来。
      
      “你们当初怎么跟我说的!”老爷子气的横眉。
      
      “爹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可也才将将凑了一万八,离十万远得都摸不着边,我们实在是扛不住了!爹啊,不是实在不行了,我们也不能张这个嘴啊。他们明天就要钱,都有人在病房外看着了,拿不出来小京就没命了!”女人嚎嚎哭诉着,蓬头垢面的一点都看不出平常的干净厉害,跪在老爷子面前像一只慌不择路的母狼,又凶又狠又仓皇。
      
      就是到了这时候,女人还在维护自己的孩子,一句不是都不愿意说,只一个劲儿的哭求。
      
      老爷子没说话,却眉头紧锁的看着跪在眼前的妇人,“你先起来。”
      
      “爹啊,现在能救您孙子的就您了,您不能眼睁睁看着让人弄死吧。”她不仅不起,反而一把抱住老爷子的腿。
      
      老爷子把人拽了拽没拽动,发怒的对旁边的男人说,“还不扶起来你媳妇!这都什么年代了,谁敢杀人,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女人被自家男人拽起来,不满的掐了他一把,接着哭,“怎么没有?就是不敢杀人卸胳膊卸腿也不行啊,我家小京马上就是大学生了,怎么能出事!”
      
      “小北,你把桌子收了,我跟你爸妈出去走一趟。”老爷子绕过女人率先出去,两口子忙不迭的跟在后面跨出了屋。
      
      徐北抿着嘴,没吭声,上前把袋子拿开,抓着钱就往袋子里塞。
      
      “徐北!你拿得什么!”女人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一回头,那一打打的钱正好撞进眼里,再也拔不出来。
      
      她想都没想,跟疯了似的上手就抢。
      
      徐北护着钱不给,女人抢了好几回硬是没摸着,最后气的一巴掌甩过去。
      
      他狠狠抓住要落下来的巴掌,冷冷的盯着几欲疯魔的女人,钱袋子就是抓在手里不松手,“你没资格打我。”
      
      女人看打不着人,红着眼骂:“你这个没人性的玩意儿,你弟弟等钱救命!”
      
      徐北的脸色不一她好多少,冷冷的嗤笑,“弟弟?我有吗?我姓徐,他姓何,哪门子弟弟?”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