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要说这魏家村,后面是一座山,前面呢是一条河。在大山和大河中间才是人家。因着要出村是必须要过河的,故而,家家都有小船。出入过河。
      
      按说这后面山、前面河的,中间这么大一地方都是魏家村的,家家户户的地虽说不是太多,但是比起别的村子来说,却也不少了。怎么日子还是不好过呢?
      
      却是因着老天大概是要公平的。这样的地儿原该是风水宝地,只是,每年夏天都至少要发一次大水。而每次发大水,带来的都是一场灾难。不好的时候,河水漫到村里家家户户的房子也是有的。
      
      不过河水涨到伤人的时候毕竟还是少数,不然魏家村也不会还有这么多人在了。更叫人头疼的还要是地里头的庄稼。
      
      河水一涨,地里的庄稼就要大面积地遭灾。是故,你的地多,但是你的损失也多啊。故而,魏家村的村民的日子跟其他村子一样,过得紧巴巴的。
      
      并且,因为魏家村交通不便,当初米氏要嫁过来可是叫家里人好一通“棒打鸳鸯”。当然,父母终究傲不过孩子,米氏也终于还是嫁进了魏家,嫁给了魏三。
      
      却说米家父母还有兄长看到米氏和魏三抱着小锦欢回来,喜的不行。米老太当即就吩咐二儿子去沽酒,直言今儿要好好庆祝一下。
      
      大儿媳和二儿媳在厨房按着老太太的吩咐,杀了只鸡在灶上“砰砰砰”地忙碌了起来。
      
      米氏和母亲在堂屋说话。米家老太太抱着小锦欢,一边做出奇怪的表情逗着锦欢,一边跟米氏说话。
      
      “孩子满月你们就这么一家三口齐刷刷地回娘家了,你婆婆没意见?”
      
      米氏摇摇头,“不知道。我没注意。不过大概是不生气吧??反正她一直也不喜欢我,我在家估计她还嫌碍眼,出来了她高兴还来不及,生什么气啊?”
      
      说完,米氏讨好地冲着母亲笑了笑。
      
      米家老太太点了点米氏的额头,到底没舍得骂小闺女。反正魏家那老婆子她也着实看不惯,也就不管了。
      
      老爷子在一旁看着老太太怀里的小丫头,也意动的很。小闺女的闺女他也想抱,可惜,老太太嫌他粗手粗脚,不叫他伸手。老爷子只得眼馋地在一旁逗弄。
      
      “那你这回过来,出了给小锦欢过满月,还有事儿没?”
      
      米氏懒散地趴在桌子上,闻言提溜地坐直了身子,依偎在老太太的身旁,笑容甜腻腻的:“没旁的事儿了。就是带着我闺女过来讨她姥姥的满月礼。免得您给忘了、省了。”
      
      老太太:……
      
      这可真够实诚的。要不是知道小闺女的脾气,老太太都想说她怕不是缺心眼儿吧!
      
      小闺女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老太太可多的话要问了,絮絮叨叨个不停。米氏简单地回了老太太几句,就耐不住了。对着老太太嘟囔了一句:“娘,孩子交给您了。你帮我照看会儿,我困了,先眯一会儿。”
      
      刚说完话,米氏也不等老太太应声,就掀了厚厚的帘子,自顾自地进了老太太屋里躺着去了。
      
      老太太:……
      
      这姑娘生的可真真是生来讨债的。旁人家的小姑子出嫁后再回娘家哪个不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看嫂子的脸色,生怕招人厌烦?也就自己这个闺女,出嫁至今仍旧还是“姑奶奶”。回来了就往床上一躺,一点儿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可真够能耐的!
      
      可惜,这么多年了,老太太拿小闺女是真没辙。也只得认命地替小闺女照看她闺女去了。
      
      这要不是亲闺女,老太太真想埋汰几句。
      
      *
      
      要说米氏也是能耐,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乡下丫头,生生地将“懒”这个习性从小贯穿到大。打小就是这个样子、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当初米老太不叫她嫁进魏家村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着闺女太懒,怕闺女将来被人嫌弃,离得远了自己不能知道、不能照看。
      
      所以,原本老太太是打算将闺女许给本村的小伙子的。这样,就算有什么人家也不敢过分。不介能够按着从村的情谊多让让也是好的。再不济,还有自己照看着,伸把手帮帮忙也是可以的。
      
      哪里知道这闺女主意忒大,自己悄悄地就相好了人。看中了大河对岸的魏家村人士魏三、要死要活地嫁。老太太心里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可是老太太哪里傲得过疼在心坎里的闺女,最终还是将她嫁给了魏三。
      
      要知道米氏刚嫁进魏家时候,老太太可是足足担心地整一个月。天天大晚上地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怕小闺女叫人嫌弃,被人欺负,暗地里哭。老太太的心整日地七上八下地,搅合得一家子都不好。天天天不亮就叫儿子去魏家村看看。
      
      还给两儿子排班,逢单日子就大儿子去,逢双就儿子去。折腾了一个月,新娘子回门过满月,老太太亲眼见着小闺女眉眼开阔,脸色红润,米老太才算放下心来。
      
      老太太这边回忆旧事,就见怀里的小丫头扭了扭身子,嘴里还在小声地“哼哼”着。老太太以她多年带孩子的经验直觉孩子这是在认生,在找小闺女。
      
      小闺女刚睡下,小丫头这么哼哼地可别把里屋的闺女给吵醒了。老太太赶紧抱着小丫头去了外头。站在屋檐下,今儿太阳也不大,老太太抱着孩子晒晒太阳倒是也不担心阳光刺了小丫头的眼。
      
      哪知道怀里的小丫头好像特别喜欢外面的阳光的样子?原本还哼哼唧唧地好像不满的样子,这才刚一抱出来就不吱声了。还懒洋洋地动了动身子,吧唧了下嘴巴,特别享受的样子。
      
      甚至还隐隐露出了点儿满意、笑意。
      
      老太太:??
      
      老太太直觉怀里的小丫头好像特别喜欢晒太阳。又忍不住怀疑自己这是自己的错觉。不过就这么点儿的孩子,能知道个啥?
      
      老太太觉得自己肯定是看错了。至于小丫头的笑,许就是巧了而已。也或者是她家小外孙女天生长了一副笑模样?天生爱笑。
      
      老太太找到了理由解释,便也不多想了。只安安静静地抱着小锦欢在外面晒着太阳。躺在老人怀里的小锦欢只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好似有什么东西顺着脖子里的珠子渗入了自己的身体、流经各部分脉络温暖着自己,特别舒服。
      
      浑身舒坦的小锦欢很快便又睡着了。没人发现藏在小锦欢脖子里的珠子一闪而逝的暗红色的光芒。
      
      *
      
      等小锦欢睡醒,一家三口都在回去的路上了。魏三和米氏还在喋喋不休地争论着。话题由何而起呢?
      
      却是因着吃饭时老太太在饭桌上又提起了两人曾经的荒唐。之前,老太太一度不看好两人。不仅是因为闺女一身的毛病,还因为这魏三在村里四邻的名声着实不咋地。什么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魏老太要是一口气同意了才奇怪呢!
      
      闺女原先就懒,再嫁一个好吃懒做的,懒汉配懒婆娘,这日子怕是不要过了哦!
      
      老太太都怕两人饿死在家里头,还没人知道。
      
      哪里知道两人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大富大贵在她们乡下那是不用想的,不过,能把日子过起来,也没折腾什么幺蛾子,在魏老太看来这女婿就算不错了。毕竟,不是谁家都能忍得下米氏的习性的。
      
      再看,如今小闺女许是没什么钱,但是看得出来人整天还是傻乐呵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就冲着这一身的毛病至今一点儿没改也能看出来。
      
      所以,老太太就觉得这女婿其实真的不错了。米氏这性子便是有自家在眼跟前看着,只怕也就这样了。或许,还有不如呢!自然,也有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因素在里头。
      
      故而,饭桌上,老太太就眼睛直光光地盯着闺女米氏,越看越觉得将自家这懒闺女嫁给魏三确实是委屈人家了。自家闺女太能折腾。老太太不停地数落米氏,叫她别光顾着自己吃,要好好照顾魏三一些。别整天有事没事地瞎作。
      
      回去的路上,由着老太太一席话,米氏开始了深深的自我反省。
      
      觉得自己过分了?怎么可能。米氏是在反省是不是魏三中午趁着自己睡觉时候找老娘告状了。这么一想,米氏瞬间就炸了。揪着魏三的耳朵就问:“好你个没良心的。当初我十五六一枝花的时候你各种献殷勤,现在这结婚才几年,你就开始嫌弃我,学会背后跟我娘告黑状了?”
      
      怀里还抱着小闺女的魏三也不肯示弱:“谁先对你献殷勤了?不是你先看上的我,对我各种暗示……”
      
      闻言,米氏气坏了,魏三这是在否定自己的魅力?
      
      “当初要不是你故意捡着你那小白脸故意勾搭我,我可怜你,我能嫁给你?”
      
      当初米氏还是个单纯天真的小姑娘,魏三跟一长串的小伙子一道出来玩耍,叫米氏瞧见了。正是少年人最好的年龄,魏三又生的好,五官很糊弄得住人,一张小白脸在一众黑小子中鹤立鸡群,米氏一眼就瞧中了,才有了这段姻缘。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自此有了这段正“合适”的孽缘。
      
      “分明是你沉迷于我的英俊潇洒不可自拔,我担心你姑娘家脸皮薄,这才勉为其难上你家求亲的好吧?!”
      
      魏三不甘示弱、涉及到自身的魅力问题,谁也不肯轻易退让、认输。两人一路上都在争论当初究竟是谁先看上了谁,又是谁先表态。可惜,直到回到家里也没争论出个所以然来。
      
      这题超纲,还是容后再议吧!
      
      到了家门口,米氏就把捏着魏三腰间软肉的手放了下来,跟在魏三身后,妥妥一副小媳妇样儿。即使,魏家人早看透了她的本性。进门前,米氏还一本正经地对着闺女说:“娘的宝贝儿,娘可亏大了。你将来可别跟娘一样,就奔着一张脸就叫人给哄了去了啊!”
      
      米氏不过是逗弄闺女两句,哪里晓得竟是一语成谶。此是后话不提。
      
      *
      
      两人回了家已经是下半晌了。西边的太阳刚敛起最后的身影,橙红的光幕笼罩在狭长的小道上,魏三抱着闺女进了门、米氏紧随其后。
      
      平日里吵吵嚷嚷的小院好像失了声一样,一点儿声音没有。
      
      魏三只当魏老太早上骂自己没够,这会儿还在生气。其他人看了老太太的脸色也不敢说话了,这才这么安静,便也没放心上。
      
      只等魏三进了厨房,想给米氏做饭时,傻眼了。魏老太直接将厨房的门给锁了。那锁是之前老太太锁自己屋的,又大又重的一把,魏三一眼就认出来了。
      
      就说这么安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要是之前,大晚上的魏三也懒得闹腾了,大不了第二天加倍吃回来。现在嘛,自己倒是无所谓,可米氏还得吃饭啊。
      
      虽说之前两人在米家已经吃过饭了,但是米氏现在是一人吃两人份的,一天得吃好些顿。怎么也不能饿着。
      
      魏三就朝着老太太屋里走去。只是,任凭怎么敲门也没人回应他一声,给他开门。人在屋里,偏偏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除了魏三“乓乓乓”的敲门声,整个院子都静悄悄的。
      
      要不是家里穷,没有拉院子,只是用的篱笆给围了起来,锁不了。魏三觉得老太太能把自己给锁在篱笆墙外,不叫自己进门。
      
      米氏拉了拉魏三的袖子,嘴角朝着东屋努了努,果然就见东厢探头探脑等着看热闹的大嫂子。
      
      魏三冷笑一声:“娘,您要是不开,我就把厨房间那把碍事的破锁给砸了”
      
      里头听着话音的魏老头也觉得有些过分了,不过老太太说儿子不听话要治一治,魏老头也就随她去了。现在听到魏三要砸门,魏老头就觉得够了,叫老太太赶紧开门去。
      
      哪知老太太动都不动:“睡吧。家里就那么一把大锁,他又不是不知道。他不过是吓你一吓,不敢的。”
      
      老太太话刚落地,隔壁突然传来“嗙”的一声,锁坏了,落了地。
      
      你听,这锁落地的清脆;你看,这门打开的干脆;老爷子只觉得“啪”的一声,老太婆这脸被打得太狠。怕是又要折腾出事儿来了。
      
      老太太憋着一身的火气,迅速披上衣裳,扣子都没扣好,就趿拉着拖鞋出了门。一边说一边喊:“魏三,你个混账、混不吝的玩意儿。家里头唯一的一把大锁,你咋这么能嚯嚯呢?!”
      
      随着魏老太的大嗓门,几个屋子,一大家子人全都出了来。看热闹呢!
      
      老太太的大嗓门全村闻名。她这么一吵吵,左邻右舍地全都惊动了起来。老太太可不是光用喊来唬人的假把式,人家直接抄起烧火棍直奔魏三而去。
      
      魏三哪能束手挨打,不能还手还不能跑嘛?见着老太太过来,眼神示意了媳妇一下,撒腿就绕着院子狂奔……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文、双更掉落;
    下一章明晚六点更,
    求收藏求评论 ~( ̄▽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