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轰隆隆——”
      
      ……
      
      天,乌压压地黑了一片,沉闷而又躁动。整个天空仿佛都是炸雷的轰鸣,震得人耳朵发麻。狂风肆虐,尘土飞扬,和着黑漆漆的乌云,仿佛要毁天灭地、吞没人类般的狰狞之势。
      
      西边一间土坯房里,传来一阵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听得守在门外头原就紧张的年轻人僵硬的手指捏得越发地紧。眼眶泛红,时不时抬起胳膊擦一下额上的汗、抹一把眼泪。
      
      东边屋里一个年级稍大的妇人抱着孩子在屋里“哦哦哦”地轻声哄着,手里还在不停地晃悠着。
      
      她边哄着孩子便跟一旁的男人抱怨着:“三弟妹可真矫情,谁还没生过孩子啊!就她能耐,娇贵,生个孩子跟谁拿刀砍她、要她的命一样……”
      
      男人不说话妇人也不在意,自顾自地噼里啪啦地一通倒豆子般数落个不停。原本平淡无奇的面容上,吊着一双三角眼,显得人有些刻薄。
      
      仿佛为了验证她的话一般,西屋那边,女人的叫声更凄厉了。
      
      西屋里头,女人疼的要受不住了。巨大的惊雷声好像鼓点一样,环绕在耳边,震得耳朵“嗡嗡嗡”地响个不停,身体简直是要活生生地被劈成了两半。
      
      偏偏那“鼓点”急促又声势浩大,像是在催促着自己。女人又是一个使劲儿,满脸的汗。感受着身体被撕裂的痛楚,再也憋不住,嘴里大骂着“魏三你个杀千刀的——”
      
      屋外,紧张不安、一直不停地在走来走去的男人闻言又是一个踉跄,差点儿没站稳跪地上去。
      
      紧跟着就传来了清脆的巴掌声以及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同时,躁动的雷云滚着着消散了开去,眨眼之间,大颗大颗的雨点恶狠狠地砸落下来,打湿了屋顶的稻草,在土墙上印下重重的痕迹、打在男人的心上……
      
      男人又哭又笑,抹了把眼泪,进了屋。
      
      屋里,接生的产婆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给男人道喜:“三小子,你媳妇给你生了个闺女。闺女是小棉袄、贴心,你可不兴不高兴啊!”
      
      “哎,高婶,多亏你了。闺女我也喜欢。”
      
      瞧着男人面上确实高兴,产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就算魏三高兴,只怕魏三她娘那脸色也不会好看,心知今儿的接生礼只怕是没什么收获了。
      
      一时之间,心头便有些沮丧。
      
      到底是一个村子的,魏三也是她看着长大的,不能只因着这个就不管了。魏老太不在,高婆子便教着魏三抱孩子。魏三僵着手脚按着高婆子教的姿势抱着孩子,揽着孩子襁褓的手指都在发抖。不过,手里抱着闺女,看着躺床上休息的媳妇,心里倒是美滋滋的。
      
      不一会儿,听着屋里头渐渐没了叫声心知已经生完了的魏老太终于姗姗来迟,踏进了西屋。
      
      她掀了帘子进来,大着嗓子就问:“生了个啥,小子还是丫头?”
      
      高婆子堆起满脸的笑:“是个闺女,闺女贴——”
      
      高婆子话没说完,就见魏婆子耸拉着眉眼,满脸的嫌弃不满:“又是个吃白饭的丫头片子。”
      
      话音一落,直接摔了帘子走了。
      
      这是直接打算接生礼一点儿都不给了!
      
      高婆子暗叹倒霉,也没心情再留下了。
      
      她跟魏三说了一声,就打算走了。哪知道魏三把孩子放到孩子娘身边,转身居然从身上掏出了十个铜板给了高婆子。
      
      ……
      
      等高婆子走了,魏老太才又进来。
      
      看着魏三守着床上的娘儿两,她心里头就有些不痛快。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又得白费好些年粮食。
      
      何况,这出生的时候这么不好,又是雷、又是雨的,南边的地只怕又得被淹了。到时候,地里的庄稼还不定能收个几成呢?
      
      这丫头指不定还是个晦气的命。
      
      这么一想魏婆子无端就对这孩子多了几分嫌恶。
      
      她甚至心里暗搓搓地生了个心思,莫不如趁着孩子刚生下来,这会儿子三儿子不注意,直接给扔到后山?
      
      如此,也可以省些粮食。
      
      这么想着,魏老太的手已经不知不觉地伸到了孩子的襁褓上。
      
      结果,孩子突然张嘴“哇哇”大哭。外面的风雨越发暴虐、凄厉,一下子惊醒了正打瞌睡的魏三。
      
      魏老太心虚,没等魏□□应过来她就先声夺人、吼了魏三一句,而后迈着急速的步子出了门,活像后面有人追赶。
      
      熟料,刚出门眼睛又被一瞬急促的而又刺眼的白光闪了一下,紧接着一道惊雷打下,魏老太直直地仰倒了下去。
      
      青天白日的,叫雷给劈了!造孽哦!
      
      躲在东屋和偏屋等着魏老太对魏三两口子发飙好趁机瞧热闹的一大家子人呼啦啦地全跑了出来,拉着魏老太哭天喊地的。
      
      众人将人抬到了屋里,又去请大夫,大夫摸着长须,直叹魏老太福大命大。无大碍,养养就好。
      
      众人:命大是真,福气嘛??青天白日的叫雷给劈了,这能叫有福气?
      
      殊不知,躺在床上的魏老太也心虚呢!
      
      ——这不是因为她想丢孩子,老天爷给的惩罚吧?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那个晦气的丫头片子。
      
      魏老太满怀着不甘,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自此,跟那个雷雨天出生的丫头片子结下了第一个梁子。
      
      而西屋里,正专注地哄着闺女的魏三没发现,怀里的小丫头刚睡,外头的乌云已经悄咪咪地退散了开去。
      
      将整个村落从昏暗的笼子中放了出来,雨声渐渐转小、消失,天晴了!
      
      天空一碧如洗,雨过天晴的天空,藏着一只只欢快的动物~骏马奔腾、绵羊打滚……
      
      魏三小心地将孩子放在媳妇米氏身边躺下,这才发现小丫头的手心还紧握着。
      
      她四指包着拇指,蜷缩在一起、紧紧的。
      
      魏三起了玩心,将自己的一根食指往小丫头手里塞,想叫小丫头握着自己的手指。不知怎地,怎么都塞不进去。
      
      魏三不信邪,拿过小丫头的手轻轻地掰开蜷在一起的手指,仔细一瞧,就见小丫头手心里赫然躺着一枚珠子。
      
      那珠子透明的、小小的一颗,玲珑剔透的,中间还有个细细的孔。
      
      这珠子是在闺女手里一直攥着的。
      
      小丫头不过是刚出生的小婴儿,也没可能是别人塞的,所以,这珠子是闺女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魏三直觉这事儿不能叫人知道。他虽见识不多,也知道大抵出生特别、跟大家不一致的人都容易被人排挤、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所以,他将珠子偷偷地藏了起来,谁也没告诉。
      
      哪里知道,自打他将珠子给收了起来,她家闺女醒了之后,便日夜啼哭,哭得嗓子都哑了,最后跟刚出生的小猫崽子似的呜咽着抽泣。
      
      把夫妻两个心疼的呦,魏三想到闺女自出生就攥着的那颗珠子,也不知道闺女这模样儿跟那颗珠子有没有关系?只得悄悄儿地把事情跟媳妇米氏说了。
      
      米氏无法,只得死马当活马医,将那颗珠子用了一根红线穿好。简单地打了个结后便给闺女戴在了脖子上。
      
      说来也是奇了,小丫头刚戴上了珠子,立马就不哭了,只是微微有些抿着嘴,显得有些委屈的模样。
      
      看得魏三讪讪的,摸了下鼻子,就一溜烟跑出去摸鱼给媳妇熬汤下奶了。
      
      *
      
      魏家人口多,魏老头、魏老太还有三个儿子。
      
      三个儿子又都分别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小家。魏大有其妻王氏、二子一女。魏二其妻李氏又生了一子一女。
      
      魏家没分家、十几口人全都挤在一个小院子里头。这么多人,一人一口也得好些粮食,魏家日子过得着实不宽裕。
      
      所以,也别指望魏老太能够给儿媳坐月子做什么好吃的。何况,米氏还是个尤其不招魏老太喜欢的儿媳妇,这就更不用说了。
      
      想媳妇孩子都吃得好,魏三只能自力更生,自己去给媳妇找吃的,山上河里地寻摸。
      
      说来他今儿的运气着实的好,出去了一圈回来收获着实不错,感觉今天的鱼好像跳着往他的盆里跳。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魏三喜滋滋地提着桶满载而归。
      
      魏家的院子总共就这么大,稍微有点儿动静,一大家子基本就全知道了。魏三大雨天去河里摸鱼,还摸回来一大盆鱼,熬的汤鲜香美味,早把一院子的馋虫给勾了出来。
      
      可惜,魏三谁都没给,自顾自地煮着汤,端去了西屋去伺候媳妇去了。就是大侄子来也没给。惹得他大嫂又在院子里骂骂咧咧地一通摔打。
      
      西屋里,米氏喝着香喷喷的鱼汤,美滋滋的。眼神都没多给外面一点儿。一点儿没有假惺惺地客气一下的打算。
      
      不愧是两口子、一家人,真是修来的缘分!
      
      之后几天,魏三就没闲着。白天山上跑一阵,河里摸一圈,到处寻摸,到了中午和傍晚时候,还得赶回来给媳妇做饭。魏老太铁定是不会给搭把手的。
      
      到了晚上,魏三就把白天媳妇没吃完的汤饭热了热,吃了。也不嫌弃味儿淡。对付着吃完饭,再将米氏换下来的衣裳还有闺女的尿布洗了晾了。
      
      每天忙成狗了,他娘魏老太也不带搭把手的。左右魏三也习惯了,没啥矫情的想法。
      
      这么好吃好喝地伺候了一个月,米氏终于出了月子,也意味着魏三新出炉的闺女儿满月了。魏三送给闺女的头一个礼物便是为她求了个好听的名字——锦欢
      
      这是魏三求了村里学问最好的孙秀才,给他闺女起的。
      
      村里的姑娘不是花儿、就是草儿、叶的,再不就是婷啊丽的。
      
      魏三自己是没什么文化的,可他就想给闺女一个不一样的名字。拎了只从山上套来的肥兔子、又打了二两酒,终于叫孙秀才给起了个名儿——魏锦欢。
      
      这么煞费苦心,真就是亲爹了!
      
      村里大部分人家女娃是不办满月的,满月礼那是只有男娃才有的殊荣。
      
      魏家有魏老太在,自然也是一样。尤其是老太太凭白遭雷劈,直觉小锦欢专门生来克自己的,才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养好,对小锦欢正是一万个不喜,能给她过满月就怪了。
      
      不给闺女过满月,魏三也不恼,人家就自己关起门来庆祝,还是像模像样地庆祝。
      
      他也不知道哪里的钱,给闺女扯了新的大红布做了崭新的襁褓,抱着闺女、牵着媳妇就出了门。
      
      干啥去了,去小锦欢的姥姥家去了。
      
      可把魏老太给气得,一个劲儿地骂着“瘪犊子的玩意儿”。
      
      大儿媳斜着双三角眼,暗暗地看笑话,二儿媳柔柔弱弱地安抚着魏老太,“不经意”地说了句:“娘,那红布颜色可真好看,正得很,我瞧着是新的呢!要说男人就是粗心,这么好的布就这么裁了给小孩子用,这也太不会过日子了。也不知道拿来叫娘给收着。”
      
      闻言,老太太心里又是一阵火。拍着大腿骂得更凶了……
      
      可惜,魏三连头都没回一个。今天可是个好日子,不能生气,听不着听不着。
      
      魏三抱着闺女在前头走着,米氏拎着篮子,小媳妇似地跟在魏三旁边。
      
      大白天的、都是村里人,大伙儿都认识的,见了免不了打趣几句:“三小子,咋对你媳妇也不知道体贴点。没见你媳妇要跟不上了啊?”
      
      “不是你媳妇坐月子的吗?咋感觉你圆了一圈,你媳妇还是这么瘦的?咱可得有良心、不兴太欺负人,把媳妇的月子饭都给吃了啊!”
      
      天知道,米氏做月子期间,魏三运气大爆发,不管是上山还是下河的、基本回回都不空手。把媳妇、闺女给养得白白嫩嫩的。
      
      尤其是小锦欢、从戴上那颗珠子后便变得省心了很多,脸色也一日日地白嫩起来。
      
      那小胖胳膊跟个藕节似的,极惹人喜爱,一点儿不像个农家孩子。
      
      这边,被“欺负”的小媳妇米氏低着头,小心地藏住快要掩饰不住的双下巴,双手紧着衣襟,不吭声。很是听话的样子。
      
      来人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好好一个闺女,眼睛没长好就跟了这么个人。
      
      显然,在大家眼里,魏三都不是啥靠谱的人。
      
      等人走光了,米氏就抬起了头,偷偷地笑。
      
      把魏三给气得,使劲儿地揉了一把媳妇的头发,“这糟心媳妇儿,就知道欺负老子玩儿。”
      
      其实,魏三对于别人的看法还真不咋在意。在他心里,人过得好就行。旁的都是虚的。他不过是逗逗米氏罢了。
      
      在说了,这也是他和米氏的小情趣,在外头,米氏一向很给他面子,受气小媳妇模样儿妥妥的。
      
      人家虽常说他,但是谁不羡慕自己有这么个好看又听话的媳妇?
      
      男人嘛,在外头面子撑起来了,回家了一切都好说。做饭、洗尿布能算个啥?
      
      魏三抱着小锦欢、牵着米氏坐上了小船往河对岸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来文啦!
    欢迎留论哦!
    你们的收藏、评论就是我更新的动力。
    ————————————————————————
    还有,推一下我刚完结的文《红楼之邢夫人的看戏日常》
    意外穿成红楼里处境艰难的邢夫人,邢霜好难!好在作为司命星君亲手挑选出来的穿越者,她还被友情赠送了个随身空间。
    奋斗?崛起?不不不,邢霜只想安静敛财、窥屏看戏。看贾家人作天作地,被打回原形后挣扎求生、求而不得,真可谓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天道好轮回,看那苍天饶过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