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

  •   魏家老宅:知道魏三一家早就吃过了饭,魏老太也就不急着轰三房一家子走了,反而是趁着机会给两人安排活计,叫魏三帮忙劈柴、挑水、叫米氏帮忙编蒜绳,纳鞋底,反正是使唤着不叫两人闲着。
      
      这个两人倒是没意见,分了家两人除了偶尔端来一碗肉给两老人,很少有什么机会照顾老人。平时没怎么照顾过,偶尔有空了搭把手也是应该的,便也耐下性子由着老太太使唤,不过分就行。
      
      到了吃饭时候,魏老太也没放人走,等会还有活呢!魏老太虚嚷了几人一下,果然没人上桌吃饭,魏老太就满意了,破天荒地还拿了个梨子叫锦欢和魏旭吃。
      
      这会儿子魏老太却不知道她难得留这一家子一回,反而还留出了麻烦上门了。若是知道,估计魏老太怎么也不会留的。
      
      魏家饭桌上,晚饭是苞谷粥,一小筐高梁的窝窝头,硬邦邦的、配菜就是从自家腌制的一坛黄豆酱中舀出来一碗,又清炒了个白菜,丁点油都没放。这么简简单单地便是一顿晚饭了。
      
      本来小人儿该爱馋嘴的,只魏旭将老宅这边饭桌上的菜跟自家的饭菜一对比,就一点儿也不馋了,甚至还在心里想着看在爹爹给家里做的美味上他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悄悄原谅自家爹爹一刻钟。
      
      别看魏旭瞧不上这顿饭就当吃饭的人全都食不下咽了,要这么想可就真错了。农家人吃饭讲究先吃饱,之后才能谈吃好,天天都这么迟倒是不觉得难吃,还是先糊弄住肚子才成。
      
      屋里头吃得热闹,篱笆墙外,也渐渐热闹起来。村里有名的泼妇荷花娘带着浑身湿漉漉的闺女朝魏家来了。还没到篱笆院子边上呢,就大声嚷嚷叫魏三家的和她闺女出去。
      
      魏家饭桌上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是觉得这场景莫名有些熟悉,有两三年没出现了,这是又开始了是吗?
      
      几人看吉祥物似的看了眼锦欢,然后飞快地低下头往嘴里刨饭……
      
      半个成年人身高的篱笆围栏显然挡不住门外来势汹汹的泼妇,挡在门口的篱笆以粉身碎骨的决绝完成了她的使命,为魏家几房人争得一点儿喘息的时间,饭桌上十几口人三两口把手中分到的饼迅速嚼吧嚼吧吞入腹中,把粗糙的苞米粥扒拉了几口,而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各房的屋子,进屋、关门、动作甚是熟练。
      
      同舟共济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热闹倒是可以好好瞧瞧的。王氏巴拉着窗户看,李氏扒着门缝瞧,只见满脸怒气的和花娘拉着浑身湿漉漉的荷花直奔屋里而来,小姑娘眼睛还怯生生的,显然是被强拉过来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壮小伙子。
      
      “魏三家的,魏三家的——”荷花娘一边拽着荷花的手气冲冲地往前走,一边大声喊着。
      
      真不愧是村里有名号的泼妇,光这大嗓门好像就能传出二里地去,听上去还是挺能唬人的。
      
      魏老太听着嚷嚷声出来,就见门口的篱笆散了一地,当即就是眉头一皱。
      
      “荷花她娘,你这是在闹什么?当我这老太太上了年纪好欺负的吗?”魏老太是真有些生气,连呱啦着,瞧着抬手就能赏她个大耳刮子。
      
      魏老太太在这魏家村的名声也是响当当的,吵架、干架都是一把好手,哪怕是荷花娘也是发憷的,见着魏老太太搭腔,刚还怒气冲冲的一张脸转眼就笑了:
      
      “是婶子呀,我找魏三家的,听说她今儿来婶子家了这才上门的,她家丫头把我家荷花推下河,我得找她好好说道说道,婶子你别见怪。”
      
      魏老太这才算是息了火气。刚她也听着了,喊的是米氏和锦欢那丫头,心里大概就有数了。毕竟虽说这两年锦欢这毛丫头闯祸少了,但是早两年她可没少在外头闯祸被人家孩子的爹妈找上门。
      
      知道是为着锦欢的事,魏老太就不大想出来管了,只是她这个家里主事的,若是她不出来,赶明儿整个村里谁都能来她家骂两遭,那跌的还不是她的面子吗?不然她才懒得管那对母女两呢!
      
      因而,见着荷花娘态度摆出来了,魏老太太摆摆手,“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解决,老太婆我就不掺和了,只把我那门口的篱笆重新扎上就行。”
      
      荷花娘顶着一张灿烂的笑脸:“修,铁定给修,回头我叫我两儿子一起一会儿工夫就好了。”
      
      魏家老太太这才满意地摆摆手走了,也懒得管三儿子一家怎么处理这个烂摊子了。
      
      魏老太太走了,想躲在魏老太太身后混过去的魏三和她媳妇米氏只得出来了。魏三哀怨地瞅了闺女一眼,只当这回闺女又皮起来闯祸了,只得站出来撑着把事情解决了。
      
      锦欢倒是不怂,她也不知道荷花和她娘这是咋回事,什么推下河她统统都不知道,该她认的她认,她没做的那坚决不能认。锦欢扒拉开她娘米氏挡在她身边的手,勇敢地站了出来:“婶子你要找我说话就说呗,我爹娘又不知道,你找他们也没用。”
      
      说话间,锦欢回过后小声地安慰他爹说没事,把话话说清楚就好,爹不用担心。
      
      瞧着荷花娘这双手叉腰、口水到处彪的泼妇样儿,魏三还真有些怂,不过见着自家闺女站出来档在自己跟前,魏三的害怕立马就没了,很是感动地夸了锦欢一把:“爹的宝贝闺女就是孝顺,”
      
      说话间还是又把锦欢护到了身后,小毛孩魏旭撇了撇嘴,他爹就是偏心,明明就是她姐闯祸了,爹还夸她孝顺。这要换成他,估计这会儿就是棍子上身了,哼。
      
      荷花娘扯着荷花湿漉漉的衣裳,使劲儿一拧,水直往下滴,摆完了证据,她就问米氏“魏三家的,你说你家锦欢把我家雪花推下河这事儿这么算?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可跟你们没完。到时候也得叫大家好好认识认识你们这一家子狠心肠的人。”
      
      说话间,荷花娘的嗓门越来越大,把左右四邻都给招了来。显然是怕魏三和米氏不认账。等人越围越多,荷花娘就指着荷花还在滴水的衣裳给众人看,说锦欢心肠恶毒。
      
      荷花娘为了保留证据,直接拉着荷花穿着被水泡过的衣裳就过来了,也亏得她这个当娘的能狠下心连件干衣服都不叫孩子换上。
      
      荷花身上还在滴水,这会儿子还有些春寒料峭,荷花冻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围观的人见了荷花这可怜样儿,心里的天平已然往荷花和她娘一边倾倒,一致帮着数落锦欢。说锦欢小人家家的不懂事,心肠太狠。
      
      米氏刚要分辨却叫锦欢抢先了:“婶子,我真没推荷花下河,我跟荷花下午那会儿就散了,我都不知道她啥时候落的水,怎么会推她呢?谁跟你说的这话,总不能是荷花自己吧?”
      
      还真就是,荷花一脸委屈地看向锦欢:“就咱们下午在河边玩那会儿,我突然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撞过来,然后就落了河,又刚好见你从河边跑开了,跑的飞快的那种。不是你是谁?”
      
      “当然有别的可能啦。可能是风吹的,也可能是你自己啊!”
      
      “当然,风大概率是不可能了,毕竟荷花你这么胖,风也吹不动啊!所以,那就是你自己啦,自己没站稳又或者是你想推别人结果没推到别人反而害了自己?”
      
      婷婷没忍住从屋里跑了出来帮腔。大房二房所有人都关在屋里,不想跟荷花娘这个泼妇对上,何况,为了三房也不值得,便都躲着屋里看戏。只婷婷有些看不下去,要好处的时候比谁都积极,有事儿了就往后缩,这是拿人当傻子呢?
      
      再说了,婷婷觉得这母女两就是过来讹人的。她说可能是荷花自己也是认真的。电视剧里推人下水的桥段她看过不少,艺术源于生活,谁说不能是荷花自己想要推别人害了自己呢?
      
      她虽然也嫉妒小堂妹受宠,但是多少也了解小堂妹的性子,就是娇娇软软又偶尔有些顽劣的小姑娘一枚,说她恶毒推人下水,婷婷是不信的。比起来,她更相信这是有人自作自受。
      
      婷婷就问荷花锦欢具体的推她的过程,使的一只手还是两只?从左边推的还是右边推的?推了一下还是几下?荷花却答得断断续续,甚至偶尔从她嘴里的话还会相互打架。
      
      好嘛,这下子惹得周围人开始怀疑起来了。
      
      原本没人这么想过,大家都觉得落了水的是受害者,都是替她委屈的。现在婷婷这么一说,顺着去想,果然就很有道理。要真是锦欢推的,这么也得慌张一下吧,可锦欢的眼神是真的很坦然那种。
      
      不过十来岁的小姑娘,要真是做了,又被这么多人围着问,早该心虚了。锦欢的眼神却是一直清澈坦然。倒是荷花,说话总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而且眼神总是闪闪烁烁的。这么一看,可不就是她自己嫌疑最大。
      
      这时候,人群中忽然冒出来个人证,说是今儿下午他刚好路过那边,亲眼见着荷花把手往锦欢背后伸,不过锦欢突然就跑了,然后荷花突然就落水了,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刚刚就一直没敢说。现在想来,他没眼花,确实是荷花害人不成反害己了。
      
      荷花一听说有人瞧见,一下子就慌了,可不就是大家刚说的心虚了的表现。毕竟是小姑娘,哪怕想把心里的心虚、害怕竭力收住,可到底经的事少,这种自然而然的反应压根就兜不住。这下子反而换成荷花和她娘被群嘲了。
      
      荷花娘讹人没成反糟了笑话,当即就冲着荷花一巴掌甩了过去。数落她是丢人玩意儿,诬陷别人还害自己丢脸。荷花捂着脸突突地哭,说她娘还是能对自己好一点,她的日子要是有锦欢十分之一好过,她也不至于嫉妒锦欢,起这个心思。
      
      旁人还没如何,母女两自己倒是先闹了个不可开交。
      
      摊上这倒霉的一家子真是晦气,魏三和米氏一左一右地牵着锦欢的手回家去了,魏旭则是自己赶紧牵住了他娘的手。怕他爹娘把他给忘了。
      
      从头到尾也没谁说要去找老太太还是谁说一声走了,倒是米氏走的时候跟婷婷说了句“有空可以来三房这边玩”叫婷婷眼睛一亮。
      
      之前讨好三叔三婶说了那么多好话都不成,今天这是成了?
      
      *
      
      回了家,魏三觉得闺女今天受委屈了,需要好吃的安慰一下。想着锦欢爱吃梨,背着媳妇悄悄又给锦欢拿了个梨吃。收获闺女一长串夸赞后美滋滋地去给米氏打下手做饭去了。
      
      厨房里,米氏就跟魏三商量,觉得自家闺女最近这运气有些不好,要不带闺女去寺庙里拜拜,去去霉运,刚好听说那寺里最近来了个解签算命特别厉害的和尚,刚好带闺女去试试。魏三就说好。
      
      锦欢还不知道她马上又可以出去玩了,这会儿正一个人在放空状态,仿佛在感悟人生。半晌过去,方似模似样地感叹了一句:
      
      “唉,这年头,女孩子日子过得太好也是罪,真是愁人呢!”锦欢托着腮,坐在门槛边上发愁,前提是忽略掉她嘴上正啃得香甜的梨。
      
      

  •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堀川国广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