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章 ...

  •   一家四口说说笑笑地进了老宅,就见王氏早早地候在门口等着,刚进门,就看见王氏摆出一个特别夸张的笑容,亲亲热热地招呼几人。
      
      米氏朝着魏三眨了眨眼,眼里明晃晃地透露出“这大嫂子这么殷勤看来今儿所求不小啊”。魏三捏了捏米氏的手心,随机应变呗,还能走是咋地?
      
      进了堂屋,就见一大家子人除了几个孩子旁的都在了,老爷子老太太坐在上首,魏大坐在左边,旁边还有一个凳子,该是王氏的,右边是魏二夫妻两。
      
      魏枣红着一张脸又搬了两个凳子进来,又叫锦欢和魏旭出去一起玩。去吧去吧,大人的事儿孩子少掺和,魏三就叫两人跟堂姐一起出去玩,临走还吩咐了魏旭一句:“混小子别光顾着玩,照顾着点儿你姐啊”。
      
      魏旭本来还想看看热闹的,结果叫他爹赶出来了也就罢了,临了还往他幼小的心灵上狠狠地插了一刀,累觉不爱。他对着他爹发出土拨鼠般尖叫:“爹,我是男娃,还是家里头最小的孩子,小儿子,命根子,爹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啊。”
      
      魏三对着魏旭肉乎乎的小屁股缓缓竖起了巴掌:个熊孩子,破小孩,一天不打上房揭瓦。魏旭见着他爹的巴掌果断遁走,并在这一刻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他真的是他爹亲生的?他决定等回去后再悄悄问她娘一句,要听实话的那种。
      
      亏得魏三不知道他这想法,不然又得挨踹了。
      
      小孩子们出去了,屋里头就开始谈起了正事。米氏果然猜对了,这趟叫两人过来还真就是为着大房的魏枣亲事,说的刚好是本村的一个叫周壮的小伙子。
      
      魏枣今年已经十五了,年前魏枣的哥哥魏虎已经娶了徐氏进门,有了儿媳妇的帮衬,大房一些洗洗涮涮、缝缝补补的活也就有人接手了,王氏也就不需要再留闺女在家。刚好魏枣年纪也到了时候,这不媒婆帮着说了好几个终于算是定了下来。
      
      两家约了后天正式上门拜访,女方这边是需要摆饭招待的,这样的场合没有硬菜怎么成?
      
      这不,王氏就瞄上了三房了嘛!平时她眼睛再红,也休想占得魏三一点便宜,就不信这回在亲侄女的终身大事上面他魏三也好意思抠抠搜搜?
      
      王氏将魏枣的事情一说,就问魏三“三弟一身打猎的好本事,平时咱们也沾不上光,这回你亲侄女的大喜事上,三弟总不会还舍不得出点儿力吧?”王氏话音一落,一群人眼睛就齐刷刷地全都看向了魏三,等着魏三表态。
      
      眼睁睁看着三房的日子越过越好偏自己还占不了便宜,王氏可不就耐不住,便是请人帮忙说话都是带刺的那种。刚好,魏三也是个混的,除了米氏和他闺女,甭管是谁他都能给当场撅了面子。
      
      “本来我侄女大喜事,就要些个野物这个好说,我也没那么小气。可嫂子你要这么说话,凭白好像别人赚的没给你就都是欠你的,那我倒是还真舍不得出这个力了。”
      
      王氏叫魏三拿话这么一堵,心里头一阵憋闷,就知道这是个混的,自己这个嫂子连一句都不能说。王氏心里憋着气,挑着一双三角眼使劲儿往魏大处瞪,叫魏大出面。
      
      魏大却没脸,从前他其实也不大看得上这个兄弟,好吃懒做、偷懒耍滑,他偶尔也照顾些,但到底瞧不上眼。哪知道如今这个反而是兄弟三里面最出息的一个?
      
      他当大哥的教训兄弟习惯了,叫他放下架子去求他以往训斥得最多、最不像话的弟弟,他弯不下这个腰。
      
      还是魏老头开了口,魏三才略微退了一步,不再硬顶着叫王氏继续难受下去。只说家里还有几样野味没卖,索性不卖了,到时候拿过来添菜。
      
      *
      
      按理来说,这样子也就行了,可惜,王氏就不是个安生的,她觉得魏三连一点儿子野味都舍不得出,后面到了她闺女出嫁时候还能指望他给自家闺女添啥东西陪嫁吗?
      
      魏家的媳妇或多或少都有些缺点,但比较一致的一点儿就是都不是啥亏待闺女的人,哪怕也有些重男轻女,但是闺女也是亲生的,也疼,儿子和女儿之间差的也就是疼多和疼少的区别了。
      
      这不,魏枣对象这才刚预备起来,还没正式订下呢,王氏已将在心中开始替她盘算要嫁妆了。按理来说,二房和三房作为亲叔婶的,也得要有所表示。
      
      王氏觉得三房尤其该多出些才对,也是三房的日子过起来了,叫王氏这个嫂子眼热了。哪怕是李氏,心里未尝没有想法,只她不会表现出的那么明晃晃来得罪人罢了。
      
      在王氏看开,自己一家子天天忙死累活的,男人更是早上赶早就下地,中午顶着大太阳还在干活,再累再晒也得坚持着太阳落山了才回。春天要忙一春耕,秋天要忙活秋收,夏冬两季也要伺候田地,或是间苗、除草、浇水或者放水、施肥,还得防着虫害,一年到头的就没个消停时候。
      
      偏生这么忙活,整天累得苦哈哈的,连个肚子都糊弄不饱。魏三呢,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也就这几年才开始略微勤快了一点儿,日子清闲不说,关键还过得滋润,这叫人哪里说理去?
      
      王氏眼红了好久,这又刚好赶着魏枣的亲事就在眼前了,想着还不如趁着机会一道儿提了,老爷子说不得还能再帮忙说几句话,指不定话赶话的或者是魏三碍于老爷子的情面就成了呢?
      
      王氏打定主意,这回非得敲三房一笔才行。就提起了魏枣嫁妆的事,话里话外都是在哭穷说自家没钱叫魏三出或者多出些好叫魏枣面上能好看些的意思。
      
      这回,连一贯爱装好人,轻易不说话的李氏也帮腔了。话说打从分家后老宅的儿媳就剩李氏和王氏了,所以从那之后,李氏跟王氏是经常别苗头,她这回能这么好心帮讨人厌的大嫂子?
      
      其实李氏还真不是真心想帮忙王氏,不过是想着她帮忙说一句,万一有作用魏三真的能给大房的闺女出嫁妆,到时候王氏也得承她的情。而等自家闺女成亲她也能以此为理由叫魏三一视同仁,给婷婷也出些嫁妆。
      
      不得不说,三房的日子过好着实是碍了两个嫂子的眼。甚至,隐隐有一种你有钱就该替他们出,谁叫他们没钱呢的意思出来。
      
      只魏三是好算计的?这么些年他能把日子过起来,能盖起青砖瓦房全凭的一股子不要脸的劲儿,不叫两嫂子讨到便宜,这才能保证了自己的生活,他有钱是他的事,可万没有因着他有点儿钱就可着一只羊薅羊毛的道理?
      
      只听魏三冷笑一声,“嫂子们真是好算计,一到出钱就先想到了我,只我有钱不是我要出钱的理由啊。我只能说,什么人家配什么东西,侄女要是到时嫁妆寒酸那也只能怪她爹娘。”
      
      米氏赶紧上前劝魏三语气和缓些,又对着王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嫂子别介意,三哥就是脾气忒直了些,实在不是故意给嫂子难堪的。三哥这么说真不是埋汰你们,他确实是在家里开始给欢欢预备嫁妆了。我们庄户人家,也就这条件了,尽自己心意准备就好,你说是吧,嫂子?”
      
      夫妻两一唱一和地说完,把王氏气得呦,直直往后退了一大步。说不是埋汰人,可话里分明就是埋汰自己。这是在说自己真有心怎么不早准备,不论多少都是心意!现在不仅没准备,还朝他们开口,可不就是埋汰自己呢嘛!
      
      魏老太对于这件事倒是不怎么积极,不论三房出多少,横竖都到不了自己手里。只由着几人口角不休。这会儿子,见着王氏败下阵来,魏老太暗骂了一句无用,也就叫几人散了。
      
      大人的言语争锋孩子们是不知道的,锦欢这会儿跟在婷婷身边,享受婷婷堂姐各种贴心的照顾,心里美滋滋的,压根就不知道麻烦正悄悄找上了门。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19号的更新!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童年 10瓶;小大人的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