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五 章 ...

  •   自认为了解了阿芷真面目的沈子昂是彻底放下了戒备。
      
      好为师表的他甚至还自觉承担起了教导娘子的重任,无聊之时,讲了讲礼记。
      
      许芷萱对此乐见其成,两人能借此培养感情,何乐而不为。
      总比没话题,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懵逼尴尬的好。
      
      “相公,你懂好多啊。”
      她眼冒星星的看着沈子昂。
      
      那崇拜眼神成功看的他耳朵微红:“不过是学堂学的一些,阿芷若是喜欢,我以后再与你讲。”
      
      许芷萱猛点头。
      
      沈子昂见两人相处气氛罕见轻松,定了定神后,问出了心底的疑问:“娘子,许家富裕,你本可以嫁的更好。”
      
      他一个病秧子,家穷,虽是童生,但考秀才几率渺茫,实在是想不通她嫁过来是为了什么,才导致以前各种阴谋论。
      
      “别人再富再好又如何?”
      许芷萱笑着大胆表白:“我喜欢你就够了。”
      这颜值高的,颜控肯定爱啊!
      
      沈子昂:.....
      脸轰的烧红,娘子怎么,怎么竟如此直白!
      
      “刚嫁过来那日,我是以为你们沈家不欢迎我,才摆宴弄那样寒酸的菜式,发了好一通火气。”
      许芷萱干脆一起洗白解释:“洞房花烛夜,你又沉着脸,不理人。我才为了立威,挣点面子跟大嫂、二嫂起了冲突。”
      
      吧啦吧啦,她讲了一大堆,反正总结起来就是什么都情有可原,不是我的错,谁叫你不知道我喜欢你,不站我这边,我可不四处找茬闹事,吸引你注意嘛,哪知道一不小心伤了你。
      
      瞬间听懵了的沈子昂:........
      
      他消化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敢确信道:“所以你跟大嫂、二嫂吵,跟娘闹都是故意的?”
      
      (原身并不是故意,就是无理取闹)许芷萱十分镇定自若承认:“对啊,否则我不要面子的啊,你们沈家如此不重视我,我不任性胡闹点,日后岂不会被你们骑在头上欺负?”
      
      看的清楚明明是沈家所有人被娘子欺负的沈子昂:......
      结合前后这么一理,将所有东西串在一起,好像确实是如娘子所言。
      
      “可阿芷,那日婚宴,沈家确实是拿出了最好的招待。”
      大哥、二哥结婚都没那么丰盛。
      
      许芷萱有点心虚嘟喃:“可....可我又不知道,就一个肉菜,其他都是什么野菜顿野菜。我在家随意吃的一顿便饭都比这好。”
      
      沈子昂:.....无奈扶额JPG.
      娘子平日常年呆在许家,过着富裕日子,不了解偏僻乡下情况生气闹腾好像也确实情有可原。
      
      “你当初又不问清楚,还一副不愿跟我说话的样子。”
      许芷萱一脸委屈,开始甩锅:“你若解释了,我肯定听啊!若不是喜欢,我为何好端端的富裕日子不过,就要嫁给你。”
      
      接锅的沈子昂:.....
      突然竟真的生出一种愧疚感。
      
      确实,他既然娶了阿芷,便要坦诚相待,跟她说清楚,怎么能随便因为点事就沉着脸不说话。这样误会只会越来越大。
      
      许芷萱这话说的也没错,沈子昂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把事憋心里,搞什么类似现代夫妻吵架的冷战策略。
      
      本来有问题就需要面对,性格不同需要磨合,越冷战,沟通的桥梁都断了,能指望感情好到哪去。
      
      女孩子是感性的生物,发生矛盾时,男孩越冷着,女孩越心寒、越容易多想、闹腾。
      
      原身性格确实任性、无理取闹,但喜欢沈子昂也是真的,相爱相杀。
      
      沈子昂对她越是沉着脸、不说话,表现出厌恶,原身就越气,越是报复,恶性循环,直到间接或是直接杀了他全家,两人彻底结下死仇。
      
      经过许芷萱一番诚挚的内心解析(合逻辑的瞎编胡扯乱造)成功说服了沈子昂,彻底把自己洗的白白的。
      
      至于两人感情,原身长的也算是花容月貌,再加上强大的财力,她再把性格稍微改善些,说实话,很少有男人会抵挡住这诱惑。
      
      许芷萱在现代虽然是母胎sole,但常年混在娱乐圈,又爱看心理书,对这些也了解点。
      
      两人在房间深入谈着,另一边,沈二川背着跛脚大夫,气喘吁吁的终于到了沈家村。
      
      沈老汉扛着锄头,哼着欢快的调子回村时,见到不远处的跛脚大夫和累的喘气如牛的老二,才一拍脑袋。
      
      糟糕!他忘记让老二媳妇跑去跟二川说一声:回春堂的柳大夫已经给子昂看病了。
      就算是娘胎里带出的体虚症也能看好了!
      
      实力坑了儿子一把的沈老汉赶紧上前:“陈大夫,不急。老二你也慢点,都累成啥样了,歇会再说。”
      
      本想憋着一口气到家,快点给三弟看病的老二:......
      擦了擦满脑门的汗,暗想爹这又撞邪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歇什么歇,赶紧让大夫看病,保住子昂那颗聪明脑袋要紧啊!
      
      陈大夫也是懵逼,按理说子昂病了,这做老爹的肯定急的不行啊!
      
      见了鬼了,他怎么就没从沈老哥面上看出一点焦急、难过,反而感受到了满满的喜悦呢?
      
      “子昂可是没什么大碍了?”
      除了这一个解释,其他也说不通啊!
      
      “对,上桥县的柳大夫来了趟,开好了药。”
      沈老汉说起这个眼里都是笑意,埋了十几年担忧三儿身体的心病解决了,他可不乐疯了吗。
      
      沈二川呆愣:.....
      “爹,你咋不早说?”
      这样,他也用不着累死累活,背着跛脚大夫一路赶过来啊。
      
      “嘿嘿,乐忘了,不过没事,我也好久没跟陈老弟聚聚了。”
      沈老汉看了看天色:“这马上要黑了,一起吃顿晚饭,唠唠嗑。”
      
      夜路难走,陈大夫本打算的也是明早回去,子昂如今能得柳大夫亲自诊断,也是幸事。
      
      只是这柳大夫难请的很,沈家以往想请都请不到(当然也没钱请),怎么今天就请到了?
      
      他好奇,也不顾及着什么,就直接问了。
      
      “这个啊,还得多亏我三儿媳,许家是富裕人家,家里人出点病症,请的都是柳大夫。”
      沈老汉说起这,眼里都是得意:“我家子昂是许家女婿,自然可以沾点光。”
      
      陈大夫:......
      确定是沾光吗?子昂头上的伤可就是他媳妇(许家人)弄的!
      
      可看着沈老哥这开心劲,他也不好直接泼盆凉水上去。
      
      沈家,陈氏烧了一大锅野菜,拿盆装起来,让王氏端到大院桌子上。
      
      沈子昂喝完药,跟娘子聊了一会后,便躺下休息了,许芷萱拿着空木碗出门。
      
      大娃、二娃时刻注意着三叔房里动静,见人出来,立马黏过去,兴冲冲道:“三婶,你还有什么要做的,我们帮你。”
      
      “帮我?”
      许芷萱笑了笑,摸了摸两孩子头:“是又想吃糖了吧?大丫、二丫呢?”
      
      “我知道、我知道!大丫、二丫挖虫子去了。”
      二娃抢着答道:“大黄病了,要吃新虫子才好。”
      
      “大黄?”
      许芷萱脑袋懵了一下:“那什么,狗吗?”
      
      “三婶,你咋就忘了,大黄就是那只大黄鸡啊!”
      大娃拉着她,到鸡窝面前,手指指道:“它趴在那闭眼一天了,都没下蛋,也没叫。”
      
      许芷萱:......
      她大概记起来了,这就是原身一脚踹的奄奄一息的倒霉下蛋老母鸡?!
      
      许是察觉到了熟悉的‘敌人’气息,大黄还抖着翅膀使劲往后缩了缩,‘一副弱小无助可怜模样。’
      看的许芷萱:......
      原主那佛山无影脚还真是牛逼!
      
      她囧了囧后,拍了拍大娃脑袋:“天快黑了,你去叫大丫二丫回来。”
      
      大娃乐颠颠的跑出去了。
      
      “我呢?”
      二娃见漏了自己,急道:“三婶,我做什么?”
      
      “你跟三婶去找东西。”
      许芷萱知道沈家的情况,因此从许家回来时便特意拿了些腊肉、烟熏肉过来。
      
      她在现代就是无肉不欢的性子,在古代,有条件情况下自然也不会委屈自己。
      
      院子里大桌上的饭菜,许芷萱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红薯、野菜、还有一盆不知道炖的什么的黑糊糊。
      
      沈家的日常餐便是这样,也难怪一家人除了有着男主光环的沈子昂,其他瘦的都不像话。
      
      “三婶,找什么啊?二娃帮你找。”
      小孩兴致高昂。
      
      许芷萱拿出钥匙,打开柜子,在里面翻了翻,把还泛着肉香味的腌制猪腿肉拿了出来。
      
      二娃使劲吸了吸鼻子,闻了闻,好香、好香!
      
      他眼睛都看直了:“三....三婶,肉....好多肉....”
      
      “口水收着点。”
      许芷萱虚点了点二娃脑袋:“晚上吃这个,好不好?”
      
      感觉自己在做梦的二娃,不停吸着口水,猛点头。
      
      他抱着肉进厨房,傻呵呵笑:“奶,三婶说做这个。”
      
      王氏看着这都足有三斤的猪肉,嘴角都抽了抽:这三弟妹还真是大家小姐!
      平时不出手,一出手送个大礼。
      
      陈氏也懵逼,她看向二娃背后的三儿媳:“阿芷,这....”
      
      许芷萱摊了摊手,把好话全部往许老爷身上甩:“我阿爹送来的,特意给家里人补补身体。娘,辛苦你再多做一个菜,不然放着也是浪费。”
      
      陈氏:.....
      “肉哪来的浪费?”
      这年头,村里人吃肉次数,两指头都数的过来,珍贵这呢!
      
      还有亲家许老爷,知道子昂身子虚,要多补补,就送肉过来,可真是个好人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曾经想过把沈家人全搞死的许老爷:........
    欢迎各位小可爱提意见哈~~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