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他嘴角动了动,想开口,但又顾及着爹娘的话:千万别跟三婶走近,否则被卖了都不知道。
      
      大娃擦了擦口水,看着吃的正欢,美的似乎要上天的二娃,一步三回头,跟蜗牛一样,慢慢挪着,越挪越后悔,脑子全环绕着想吃、想吃、好想吃........
      
      可怜兮兮的大娃都挪到房门口了,但回头一见三婶又给了二娃一颗糖。
      
      他:.....
      这谁还忍的住,意志是彻底崩了。
      
      “三婶,我也不回了。”
      大娃为了一口吃的也是拼了,大不了三婶卖他的时候,他跑的快点去找奶奶。
      
      “可煽火二娃一个人也够了。”
      许芷萱不由的逗起小孩来。
      
      “啊?”
      大娃原本还亮晶晶,期待吃糖的双眸立马暗了下去。
      
      没活干=没糖吃,清醒意识到这点后,他眼泪都要出来了。
      别家的小孩一年还能吃一次糖,可他和二娃因为家里穷,好像有记忆起就只吃过一次。
      
      许芷萱见大娃这垂头丧气的样子,也不敢再逗了,笑道:“看见门口的扫帚没,你帮三婶把大院扫一扫,扫完,就给你糖吃。”
      
      “真的?三婶,我马上去!”
      大娃眼睛腾的下又亮了,飞快蹿到门口拿起扫帚,开始认认真真的扫地。
      
      许芷萱也不吝啬,给两人分别奖励了一颗糖后,悠闲的坐在凳子上把玩着角落里随手摘的野花。
      
      所以沈大川、王氏浑身带泥的从田里回来时,便见自家平日里只知道玩的皮猴子,此刻居然被压着在干活。
      
      大娃吭哧吭哧扫着地,二娃额头冒汗的扇着炉子,而三弟妹居然在那悠哉悠哉的玩花?
      活像土地主压榨童工一般。
      
      这是人干事吗?自己不做事还逼着小孩干!
      
      王氏彻底怒了,十匹马都拉不住的那种。
      
      她跑到大娃面前,把他扫帚一抢,扔在地上,拉着孩子到许芷萱面前就要讨个公道。
      
      前两天许氏不尊长嫂、骂她,王氏也不说了,可现在居然欺负到孩子身上来了?太过分了!
      
      许氏早上推了三弟,弄的子昂受伤,跑了便跑了,现在还回来干什么,脸皮怎么那么厚。
      
      许芷萱早注意到了那边情况,见王氏怒气冲冲过来,按记忆里原身样子,随意打了招呼:“大嫂,你们回来。”
      
      王氏:.....
      被她和大川发现欺负孩子,居然还如此镇定?!呸!不要脸!
      
      “大娃,你说,你三婶是不是欺负你了,打你逼你干活?”
      否则平日玩都玩不够的孩子,怎么会把整个大院都快扫完了!
      
      大川也是看着自家孩子,一脸鼓励,勇敢说,爹娘会为你做主的模样。
      
      其实只是想表现的努力点,然后再从三婶那多吃颗糖的大娃:.......
      一脸懵逼,爹娘到底再说什么?
      
      他傻呆呆的摇头。
      
      王氏一看,可不得了,孩子都被打蠢了!
      
      “许氏!”
      她怒从心起,从旁边柴垛里抄起一根烧火棍就要动手:“我跟你拼了!”
      
      她家大娃出事,她也不用活了!
      
      许芷萱:......
      这大嫂看着瘦弱、矮小,但脾气还挺暴。
      
      “娘,你干什么啊?”
      大娃反应过来后,赶紧抱着她大腿,死命拖着人,嚎道:“三婶没欺负我,没欺负!”
      
      二娃也扔掉手里煽火的蒲扇,飞快跑到许芷萱前面,张开手挡着,大声道:“大伯娘,不打三婶!”
      
      两小孩一脸紧张护人的小模样看的许芷萱心暖。
      
      她从荷包里再拿出一颗糖塞到二娃手里,随后向大娃招了招手:“过来,三婶跟你娘解释。”
      
      王氏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平日都不怎么听自己话的臭小子被许氏一招手就过去了,她:......
      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大娃、二娃干活,我给他们奖励冰片糖。”
      许芷萱拿出一颗糖递给大娃,摸了摸他的头,夸道:“做的不错。”
      
      大娃眼睛亮晶晶,立刻表态:“三婶,下次我还扫院子。”
      
      许芷萱点了点头,让两孩子进屋玩,随后看向王氏,眉毛一挑:
      “大嫂,你这什么都没弄清楚,就对我喊打喊杀,是不是真当我好欺负?”
      
      沈大川:.......
      这一家子人,谁敢欺负三弟妹啊?
      他媳妇也只是纸老虎罢了,拿棍子做做样子,哪敢真打。
      
      王氏还处于懵逼当中,脑子里环绕的全都是自家小兔崽子怎么这么没志气,被几颗糖就给收买了。
      
      “误会,都是误会。”
      大川上前,一脸歉意解释道:“三弟妹,孩他娘就是一时昏了头,想差了,你见谅。”
      
      “什么误会?”
      陈氏本在厨房忙活,预估着子昂的药也熬的差不多,拿着木碗出来,疑惑道:“老大家的,你拿棍子对着阿芷干嘛?”
      
      “没...没什么。”
      王氏像极了做错事被当场抓包,赶紧把手里玩意一扔,结巴道:“娘,我...我来帮您吧。”
      
      “不用。”
      陈氏扫了眼心虚的大儿媳,再看了下冷着脸的三儿媳,心里有了数。
      
      她麻利的把药倒出来后,递给阿芷:“你把这给子昂送去。”
      
      许芷萱对着王氏哼了声‘一脸我不与你计较’的模样接过药,进屋。
      
      陈氏问大川,了解清楚事情始末后,叹道:“阿芷虽任性,娇气点,但本性还是好的。又怎会逼打孩子干活?老大家的,你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娘,我...我这不是见她把子昂都打了吗?”
      这种脾性的人,什么做不出来。王氏也是一时心急,没考虑那么多。
      
      “谁说她打了子昂?”
      陈氏严肃道:“只是失手推的,更何况阿芷还请大夫过来,自己也道歉。”
      
      柳大夫都说了会给三儿治病直到全部康复。
      阿芷已将药材费用付完了,说到底子昂也是因祸得福,顺带能治了从娘胎带下来的体虚症。
      
      这次是沈家欠了许家的。
      
      王氏:.....惊愕JPG.
      “二弟妹说的啊。她.....”
      
      “老二家的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喜欢乱嚼舌根。有一都能说成十。”
      这次把她都给骗过去了,陈氏气道:“她回来,我非得好好说说她不可。你等会也给老三家的道个歉。一家子和和睦睦才是好的。”
      
      “知道了,娘。”
      王氏不情不愿的应下了,可对这事还是抱有怀疑。
      
      许芷萱端着药进房。
      
      沈子昂听见声响,撑开眼睛,缓缓坐起身:“辛苦娘子了。”
      
      她把木碗递给他:“那你可还怀疑我下毒?”
      
      沈子昂:......
      就不能把先前事给忘了吗?
      
      “是我不是,误会阿芷了。”
      他诚意致歉。
      
      许芷萱别过头,哼了哼:“我大人有大量,才不跟你计较。”
      
      沈子昂见她这傲娇小模样,轻笑一声:“娘子海量!”
      
      这事翻篇,两人默契的都没再提。
      
      沈子昂拿着勺子慢条斯理的喝着药,他头微垂,几缕细发散落,公子朗风霁月,目若晨星,面如冠玉,一举一动都是副美男图。
      
      许芷萱偷瞄的耳朵微红,就算在现代美颜、滤镜加持下,见过众多绝色帅哥,也显少有比的上沈子昂样貌的。
      
      难怪原身死活非他不嫁,还真不是没道理,换她,她也心动,这简直就是神仙颜值啊,颜控福利,爱了爱了。
      
      沈子昂喝完药后,许芷萱接过木碗,放在桌上,随后打开荷包,拿出颗糖,递过去:“诺,小时候我生病,阿爹总拿这个哄我。”
      
      中药苦成那样,这人眉都不皱喝下去,她也佩服。
      
      “不用,阿芷自己留着便好。”
      这点苦不算什么。
      
      “留什么留。”
      她伸手过去,任性道:“你若是不吃,我便扔了,然后跟娘告状,说你欺负我。”
      
      沈子昂:.....
      
      他无奈摇了摇头,温热修长的手指轻碰她的掌心,拾起糖,放入口中,浓浓的甜味从舌尖挥散开来,瞬间冲淡了药的苦味。
      “如此这般,阿芷可满意?”
      
      “当然。”
      许芷萱笑了笑,俏生生地问:“是不是有了甜味便不苦了?”
      
      沈子昂轻扯起嘴角点头,他自幼便是体虚多病,喝药如吃饭一般,小时候也曾苦的哭闹不止,可家中贫困,为他治病已花费许多,粮食都成问题,又哪来的糖。
      
      长大后,他便懂了,也没再闹过,习惯了面色如常喝下苦药,只是没想到这第一颗糖竟是娘子给的。
      
      沈子昂咳了咳,心中复杂。
      
      许芷萱见他这虚弱的病秧子模样,拍了拍他后背:“柳大夫刚过来时便给你扎了银针、喂了散热丸,现又服了药,怎么看着还是没起效?”
      
      她不满嘟囔着:“那莫不是个庸医?”
      
      沈子昂:......
      柳大夫已经是上桥县最好的大夫了,他家娘子还真是被岳父养的‘天真烂漫’,什么都敢说。
      “娘子慎言!我已经好多了。”
      头也不疼了,只是原本身子底子差罢了。
      
      “知道了,不说便不说。”
      她满不在意的坐在凳子上,重新从袋子里拿糖出来,开启投喂大业。
      
      亲娘早逝,原身本来就被爹爹和兄长宠的什么都不懂,有啥说啥,直率的很。
      
      若不是从书里明确知道许家人是爱原身,可以不要命的那种疼爱。
      许芷萱真会阴谋论认定那就是捧杀!
      
      沈子昂被喂的口中微甜,但心里还是叹了口气。
      
      他看着坐在高凳上,晃荡着脚,数糖都数的开心的娘子,不禁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鬼迷心窍就认为阿芷是个阴狠毒辣、满是算计的女子。
      
      这明明就是个因为受宠,没被教养好,随心所欲,单纯不知事的傻白甜!

  • 作者有话要说:  实际白切黑的许芷萱:....
    嗯嗯,对,没错,我就是任性傻白甜!
    后来才发现娘子真面目的沈子昂:.....扶额宠溺笑JPG.
    看来他这辈子都要被阿芷压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