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许文、许武被惊的呆一会,立马反应过来,赞同道:“对,打一顿太便宜了,爹您说,我们都听您的。”
      
      停住脚步,默默听着墙角的许芷萱:.......
      早从原身记忆里得知许家人护短,管她有错没错,反正都是别人的错。
      
      但这事情都没理清楚,就护短护到要为其杀人的地步,她也是惊悚。
      
      难怪原身被宠的,养成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肆意妄为的性子。
      
      许芷萱看着外面她要再不出来,兄长爹爹毒药品种都要选好了。
      
      她轻咳一声,跨过门槛,娇纵道:“爹,大哥,二哥,这仇我要自己报!”
      
      “阿芷。”
      许老爷见女儿进来,满脸担忧关切:“你身体还未好全,出来作什么,放心,爹一定会为你出气。”
      
      “对,三妹,哥哥们也会护着你。想他沈子昂还是读书人,竟然如此不要脸,一家子人把你逼的,几天不见就消瘦憔悴成了这样。”
      许文看着妹妹,一脸心疼。
      
      刚刚上妆照铜镜还看见自己面色红润有光泽的许芷萱:.....
      消瘦憔悴?这哥哥‘妹妹滤镜’也太重了吧。
      
      许武也是红着眼看着自家‘瘦弱’的阿芷,握拳发誓:“哥替你杀了他。”
      哪家新娘子回门当天,相公不陪着的,沈家如此做派,就是打他许家的脸。
      以后她家阿芷怎么办?岂不遭人非议,他宝贝妹妹怎么如此可怜,嫁了个混蛋。
      
      “我才不要。”
      许芷萱哼了哼:“那沈子昂狗眼不识人,我下嫁于他,不就是婚宴当天闹了一场,嫌地方脏,晚上把他踢床下去了,他竟如此对我,我骂他大嫂、二嫂怎么了,不就是讽刺了两声婆婆。没咒他祖宗已经算是好的了!”
      
      许芷萱振振有词,末尾还不忘问爹爹哥哥两句,我说的可对,这样已经是给他沈家面子了,谁让他家那么穷、那么脏。
      
      阿芷一脸求赞同的样子,看的许老爷、许文、许武:......
      诡异的沉默了下来,突然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他们似乎不约而同的忘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依她家阿芷的性子,好像从小到大就没吃过亏啊!
      
      三人懵逼着!
      
      许芷萱没得到回应,也不在意。
      
      她坐在靠椅上,气呼呼的喝了口茶,接着道:“沈子昂不就是仗着自己长的好看,我喜欢他,胆子大的竟敢拦着劝我,真当我不敢动手?把他打的见血又如何,躺床上又怎的,他不陪我回门就是他的错!哼,杀了也太便宜了,看我以后不磨死他!”
      
      所以女婿不陪着阿芷回门,只是因为他被阿芷打的爬不起来了!
      以前还脑补了一万种理由,最后得出结论,沈家瞧不起许家的许老爷、许文、许武:......
      
      “咳咳。”
      许老爷端着茶杯呆愣了好半响才找回自己声音:“那.....那沈子昂现如何?”
      莫名感觉应该不太好了,毕竟他闺女自小打起人来,那狠劲可是跟她娘一脉相传。
      他可深有体会!
      
      许芷萱一脸‘爹,你怎么还问这种蠢问题的样子’,理所当然道:“晕着啊,不然呢?也幸亏以前我跟着哥哥习了些武艺,否则,怎么能轻松治住那沈家十口人。”
      
      许老爷:......
      果然,他还真猜准了,默默喝茶,心里给女婿点了根蜡。
      
      还以为阿芷被沈家人欺负的惨兮兮,无奈一个人回门求助的许文、许武:......
      就是了,她家妹妹一向只有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
      
      只是大婚当天闹场,夜里把新郎踢下床,还骂嫂嫂,讽刺婆婆,打丈夫打的卧病在床,阿芷这做的事,也确实是过了点吧。
      一下子对沈家人升起莫名同情是什么鬼?
      
      许文压了压心底突然冒出来的一点良心,端了盘糕点递给妹妹,无条件支持道:“阿芷,你想如何便如何。”
      
      就算杀了人,许家也不怕,爹当初可救过县太爷,还有每年给衙内送的真金白银可不是白送的。
      那沈子昂不过是小小童生,不足为惧。
      
      “反正爹爹、哥哥别插手。”
      许芷萱拿了块糕点尝了尝:“他让我不开心。我回去后,自会让他生不如死。”
      
      再在心里给女婿点了根蜡烛的许老爷:......
      
      “既然如此,依你,只是沈家破落成那样,你何时搬回县里来?”
      女儿嫁到那夹角旮旯地,一日不回,他就忧心一日,阿芷虽有钱财傍身,但那地方也买不到什么贵重玩意。
      
      “爹,我才刚成婚三天呢,如果就搬到县里,别人该说我任性不知礼了。”
      许芷萱一脸得意,这道理自己还是懂的样子:“我才不会让县里那群八卦婆娘抓我小辫子。”
      
      许文、许武:.....
      她家妹妹任性还用的着别人说吗,不都众所周知的事了吗?
      
      “而且爹您在沈家村村尾已经给我另起了一宅子啊,里面应有尽有。沈家人傻的要命,乱讲究不愿住进去,我才不委屈自己。您每隔几日送些东西过来就好。”
      
      原身爹和兄长对她可真是好到没话说。
      
      本来许家是打算给原身招个夫婿入赘的,这般就住在家里,他们守着、护着,原身一生无忧。
      
      可奈何她铁了心就要嫁给沈子昂,许老爷愁的几天没睡觉,最后在原身以死威逼下,也应了下来,后面更是劳心劳力各种打点、布置,为了就是女儿嫁过去好过些。
      但也耐不住原身自己作死!
      
      “行。爹爹再帮你多添些物件过去。”
      许老爷叹了口气,儿女都是债,惠娘去世前拉着他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照顾好阿芷,他无论如何都要让女儿好好的。只要阿芷开心,怎样都无所谓。
      
      许芷萱见爹和哥哥已经完全对沈家消了杀意,甚至隐隐生出一股同情感,暗自笑了笑,补充道:“还要大夫。”
      
      许文瞬间紧张:“要大夫?阿芷身体还不舒服?”
      可看这悄生生的骂人样子,好像也没问题啊。
      
      “不是我,我是怕沈子昂熬不过去,死了我还怎么磨?”
      
      许文:......
      咽了咽喉咙....
      
      “确....确实该备着。”
      以他妹妹的武力值以及妹夫可预见的挨打未来,嗯.......有备无患!
      
      许芷萱让管家收拾收拾,带上老大夫及一大堆东西就准备回沈家村。
      
      她要再不回去,沈子昂估计真要像原书写的那样高烧不退,即使后期好了,身体也更虚了,错过今年的县试(考秀才的机会)。
      沈家大哥为了筹弟弟的药费,冒险上山,被毒蛇咬死。
      
      许老爷问过大夫阿芷的身体状况,知道无大碍后,也没拦着女儿回沈家。
      当然要拦也拦不住。
      
      等马车哒哒走远之后,三人站在许府门口,互相对视,久久未说话,但眼中都透着一个信息:沈家人可能又要被阿芷折磨了。
      
      惨!
      
      忒惨 !
      
      “李管家,让小李子从我私房内多拿些布匹、药材、粮食之类的偷偷送到沈家去。”
      许老爷沉声吩咐,还附赠了十两银子。
      总不可能只让人挨打,不给甜枣吧,否则就是兔子急了也得咬人。
      
      沈家村,沈家,陈氏抹着眼泪,对着床头昏迷发烧的儿子,呜呜哭着:“子昂啊,娘的子昂啊,你醒醒,醒醒。”
      她儿媳怎么能那么狠,自家相公都下的去手!
      
      “别哭了。”
      沈老汉站在门口,望着远处大山:“老二到陈家村请跛脚大夫去了,会没事的。”
      
      “都怪你,当初说什么许家小姐识礼数,与我们子昂最是合适,结果呢,呜呜~~”
      陈氏眼睛都快哭瞎了,他三儿本就是月份不足生下的,身体虚,哐当,再来这么一下,哪受得了啊!
      
      沈老汉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明明那媒婆就是这样跟我说的,大家小姐教养好,懂事,喜欢子昂才下嫁的。”
      他当初还高兴的很,以为天上掉馅饼了,哪知道掉的是石头。
      
      “喜欢,喜欢的要把人往墙上撞?”
      陈氏骂道:“早跟你说,让子昂娶村长女儿小草便好,就你攀富贵,这下好了。咱儿子都要没了。”
      
      沈老汉被骂的不做声,他也是有苦难言,让儿子娶沈家小姐哪里是攀富贵,若真是,家里也不会穷的请大夫的钱都没有。
      
      许家的赠礼,嫁妆,可全给了许芷萱,沈家未贪图一点,甚至还省吃俭用拿出一两(自家大部分家当)做了彩礼。
      
      沈老汉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真被媒婆说的才子佳人话本给忽悠瘸了。
      
      他正要拿锄具出去干活,便见六岁的二丫浑身脏兮兮的哭着跑了过来,抱着他大腿,指着外面含糊不清道:“爷...爷爷,三....三婶回来了。”
      
      回来便吓哭小孩的许芷萱:......囧JPG.
      原身还真是厉害,嫁过来三天,就把小女孩整的都有心理阴影了。
      
      沈老汉也是惊的‘啪’的声,锄头都掉了。
      
      屋内陈氏的哭声骤停,连忙出来,满眼警惕拦着人:“新婚三天,你不是嫌沈家穷,回许家了,还来干什么?”
      
      子昂被她推撞在墙上后,她居然立马跑了,这种没良心的儿媳,他们要不起。
      
      许芷萱惊讶,一脸‘娘,您怎么能这么说,我不来这,去哪?’的表情,气道:“我是回许家了。可...可我也是为了给相公请大夫啊。”
      
      陈氏一愣:.....嗯??
      怎么跟二儿媳说的不一样。
      
      她满腹狐疑:“你跑回去是为了请大夫?”
      不是彻底抛下他家子昂?
      
      “不然呢,我就知道您不信?”
      许芷萱退开一步:“娘自己看!”
      
      旁边老大夫正听的愣神,见自己要上了,立马背着草药箱子上前。
      
      陈氏神情一松,是回春堂的柳大夫,她认得。
      
      以前三儿总是生病,坡脚大夫说那是娘胎养的不够,带出来的,想要彻底医治,最好便是请柳大夫治个一年半载。
      
      可柳大夫医术高明,诊金也高,沈家哪里请的起。
      
      陈氏正呆呆想着,许芷萱满脸不情愿解释:“回家时,阿爹便狠狠教训了我一顿,板子打的我手都疼了。”
      
      她伸出刚进门前特意揉红的手在陈氏面前晃了晃:“可我哪知道相公身体那么弱,失手碰了下就成那般了,所以才慌里慌张去请大夫的。爹还说让我务必跟子昂致歉。”
      
      原身才来沈家三天,与众人相处时间太短,就是做了些错事,也好洗白。
      
      沈老汉已经是完全看懵逼,不过几秒后又想通了。
      
      早听说许老爷会教孩子,两个儿子文武皆通,喜做善事,想必阿芷也只是被宠的任性了一点。
      
      这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赶紧来补救来了吗?
      
      可任性也太过了,陈氏则有心想晾一晾三儿媳:“这事等子昂醒后再说。”
      
      许芷萱应下,随后将柳大夫带进屋,看诊,熬药。
      
      沈子昂迷迷糊糊醒来时,便见许芷萱拿着勺子把什么东西往他嘴里送,还喊着:“三郎,来,喝药了!”
      
      猛然间想起武大郎结局的沈子昂:.....!!!!

  • 作者有话要说:  乱入的小剧场:
    虚弱强撑着要起的沈子昂:我....我要报....(报官,有人谋杀亲夫!!)
    许芷萱微笑:“报什么,抱我吗,相公?”张开手JPG.
    沈子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