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许芷萱缓缓撑开了眼睛,入目便是古香古色的拔布床以及绣着花纹的粉色纱帐。
      
      她不确定的心里默喊了一声:“系统,在吗?”
      
      一阵呆板机械声响起:“宿主,女配不作死001系统为您服务。”
      
      “这在哪啊?”
      
      “昭玄四十五年,南康国,上桥县许家。”
      
      “昭...昭什么玩意?”
      许芷萱慢慢坐起身,按了按自己微疼的脑袋:“南康国?唬我呢?别欺负我历史不好,古代哪有这个国家。”
      
      “架空世界。”
      
      许芷萱:.....
      合着这是一穿越,飞跃地球了?
      
      她也是惨,好不容易参与一部大剧作,拍完戏下班,看会爆笑小说放松一下,结果喝口水的空档,一乐,乐极生悲,咳咳咳....就把自己给呛死了....
      
      死的那么随意,除了她也是没谁了。
      
      正当她以为自己现代影后梦想‘啪’的声碎到彻底时,系统出现了,它告诉许芷萱,绑定系统,即可活命。
      
      能活谁还想死,她当即兴冲冲答应。
      
      可现在:.....
      
      “说好的绑定你,就不会死呢?”
      许芷萱一脸哀怨:“你坑我?”
      
      这身体都不是她的了,显然现代的自己已经是死翘翘了啊。
      
      呆板的机械声音再次响起:
      “宿主完成任务(附:每个任务100至1000分不等),穿梭三千世界积累10000积分便可重生返回现代。
      另.系统诚实可信,请不要污蔑。”
      
      许芷萱:.....呵呵
      我信你的邪,10000积分,这一个个做任务,得做到猴年马月?
      
      她讨好笑道“系统,打个商量,你送我回去,我用别的报答你行吗?”
      
      “宿主,你确定你有别的吗?”
      001挑选宿主向来有标准,其中一条就是一穷二白,感情淡漠,对现代无依恋。
      
      感觉到会心一击的许芷萱:......瞬间呆愣
      
      她银行卡里只有两位数、孤儿、平日里除了拍戏,就是在家看小说,没朋友,单身汪。
      
      真特么是个悲伤的事实。
      
      行叭,行叭,既来之则安之。
      
      许芷萱向来乐观。
      她穿梭各个世界做任务,就当体验人生、打磨演技,另一个角度想想也是不错的。
      
      “不过,系统,如果我当任务者,掌控了这身体,原身呢?”
      许芷萱可不想干缺德事,挤走别人灵魂,霸占人的身体。
      
      “系统内部交易合理合法,许愿者便是原身。
      许愿者付出灵魂代价,任务者帮其完成。”
      
      “那受益者不就只有系统?”
      系统可真是做的一手精打细算的好买卖:原身付出灵魂,她当劳役。
      
      “原身可转世,任务者受益无穷,积分可换购金手指。宿主每个世界学到的技能,下世界可沿用。”
      系统一板一眼回道,总的来说,便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还差不多。”
      许芷萱笑着点了点头,算算账也不亏。
      
      系统检测到宿主情绪已稳定:“现发布任务,完成原身愿望:一;守护许家,二;与沈子昂白头偕老。人设不可OOC,记忆传输中......”
      
      这是个古代书中世界,讲的便是农家子沈子昂克服重重困难,科举发家、封侯拜相的故事,
      
      而原身便是书里的恶毒女配,嫁给男主后,便成了专职拖油瓶,凭着一己之力把原本和睦的沈家搅得鸡犬不宁,后面更是一路给奋斗的男主‘添砖加瓦’,反派事业搞的‘红红火火’
      
      许芷萱穿越的这个时间段恰好是与沈子昂成婚刚三日。
      
      原身也就是许芷萱所在的许家,是上桥县里有名的富户。
      虽娘亲早逝,但有个把她当眼珠子看着的爹爹以及两个宠妹狂魔哥哥。
      
      原身出生便活在福窝里,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只要能办的到,家里就没有不答应的。
      
      而与她相比之下,男主沈子昂则可怜的多,生在穷乡僻壤的沈家村,世代农耕之家,穷的平日里吃顿糙米饭都要算了又算,生怕多吃点,下顿就没了。
      
      按理说,两家家境天差地别。
      
      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看不上村里的穷小子,但奈何原主是个资深颜控,而沈子昂,又优秀的一逼,长的面白如玉,身似风柳,气质高华。
      
      原身见过一面后,便觉的惊为天人,就此沦陷了。
      
      这么好看的人,不留在身边日日看着,她饭都吃不下。
      可怎么把人留下呢?
      
      原身左思右想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她要嫁过去!
      
      沈子昂虽然穷,但没关系,她有钱啊。
      更何况子昂年纪轻轻便考取了童生,未来肯定前途无量
      
      原身极其心动,把想法跟爹爹一说。
      
      许老爷当即皱眉,闺女自作主张要把自己给嫁了,那哪成。
      他连夜打听沈子昂,虽是童生,但身虚体弱,怕是没考到秀才就嗝屁了。
      
      一家十口人为了供他读书,住在几间破落的茅草屋里,夸张点说家里穷的耗子都不愿过去。
      
      许老爷当然不同意,但反对声对上女儿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没三天,就被磨的应下了。
      
      他能怎么办,毕竟是亲生的,总不能真打。
      
      至于沈家那边,沈老汉原本就打算着为三儿娶妻。
      他听说许老爷的千金有意嫁进来,自然是高兴的很。
      
      传闻那许家小姐貌似天仙,知书达理、秀外慧中(媒婆被许家收买,昧着良心夸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家里穷,老实的庄稼汉也容易被忽悠,想着子昂若是能找个好娘子,来个才子佳人成双成对,也是一桩美谈。
      
      而那时,沈子昂正跟着夫子外出办事,等回来时,这件婚事便依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了下来。
      
      回来就‘被’娶妻的沈子昂:......
      他能怎么办,婚事都传出去了,只能认下。
      
      可没想到这一认下,后面的噩梦也跟着来了。
      
      大婚当天,原身便因着嫌弃沈家的婚宴菜式,大闹一番。
      
      沈子昂受不了,未来携手一生的娘子,竟是这般任性、不讲理之人,他借口身子不适打地铺休息了一晚。
      
      原身彻底炸了,什么意思?
      就算你长的好看,但洞房花烛之夜,她都不嫌弃这地方脏,嫁过来了。
      沈子昂居然嫌弃她!
      
      气的要疯的原身第二天是看什么都不爽,四处找茬,大嫂早起做饭,吵着她睡觉被骂了顿。
      
      二嫂喂鸡,鸡朝冲着她过来,还没靠近呢。
      原身一脚踹过去,家里唯一下蛋的老母鸡奄奄一息,就连婆婆都被她变着法的暗地里讽刺了一通。
      
      原以为只是娶了一个娇小姐,打算好好供着的沈家人:......
      这下是彻底懵逼了。
      媒婆说好的娴雅端庄呢,这简直是一泼妇啊!
      
      他们一家都是忠实厚道之人,哪应付的来这个。
      
      沈子昂原本身体就虚,在好声劝着,阻拦原身无理取闹时,被暴脾气的许芷萱一推,直接‘砰’的撞墙上去,晕了。
      
      原身懵了,当即搭上爹特意给她准备回门的马车,让车夫赶紧跑了回来。
      结果路上小雨,她回来就开始头痛、恶寒。
      
      许家人见到生病狼狈的原身心疼的不行,自然对沈家恨的要命。
      
      他们以为今日是沈子昂忘恩负义不愿陪妹妹回门。
      哪里知道他此时被原身害的正昏迷着,爬都爬不起来。
      
      接受完记忆的许芷萱也是被原身的任性彪悍给震惊到了:.......
      难怪书后面沈子昂想方设法休妻,这不休是等着被磨死啊!
      
      许芷萱接受完记忆,拿上任性富家小姐的剧本,伸了伸懒腰,轻扯了一下床边的红线。
      
      外面丫头听见铃声,立马推门进来:“小姐,您醒了。”
      
      她依着记忆里原身的样子,直接拉开纱帐下来:“给本小姐更衣。”
      
      “您的身体?”
      翠环忐忑劝道:“大夫说...”
      
      “我说的话还没大夫有效?”
      许芷萱语气一冷,眼睛一横,翠环吓的直哆嗦:“是,是。”
      
      她立马拿衣服给小姐穿上,心里暗暗叫苦,小姐就这性子,她多嘴个什么劲。
      
      而大厅内,许文、许武拿上木棍,沉着脸,气势汹汹就要冲去沈家村报仇。
      
      “沈子昂那臭小子,怎的,真以为考上了童生,便可上天了,竟如此欺负我妹妹。回门之日,让阿芷一人带病回来,今日我若不去闹上一番,是真当我许家无人!”
      
      “大哥,我与你一同去,带上小厮,不弄他个鸡飞狗跳,绝不罢休。黑心肝的东西,枉我们当初赠他银子,各种帮扶,他却忘恩负义,那糟心玩意,我呸!”
      
      许老爷皱着眉,看着两口吐芬芳的‘糙’儿子,呵道:“胡闹!你们这样去沈家成何体统?”
      平日里夫子教的礼仪都教哪去了?
      
      “爹!”
      许武捏着拳头,怒道:“自出生来,阿芷何时受过如此委屈。我今天非要揍那小兔崽子一顿!”
      
      “揍什么揍,粗俗。”
      许老爷茶盖轻碰茶杯,细细抿了一口后,拿着书边看边沉声道:“我们是知礼的人家,这样打上去像什么样子。”
      
      “都这时候了还在乎什么面子!”
      许文不满:“爹,你平日里就爱装斯文老爷,可现在阿芷都被欺负了,还装什么装,谁不知道咱们祖上就是战乱时靠土匪发的家。”
      
      许老爷:.....
      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咳了咳:“我是说为阿芷讨回公道多的是法子,你何必选最蠢最短效的那条。”
      
      许武:......嗯?
      “爹,你什么意思?”
      不会又要找借口要护着沈子昂那小子吧!
      
      他刚想怎么反驳自家老爹,就听见.....
      
      “下毒、放药、毁尸灭迹。”
      许老爷眯眯眼,摸了摸自己胡子,缓声道:“总要细细规划,好来个一网打尽。既不牵连我许家,又灭他沈家满门。”
      
      当初既然同意让女儿嫁过去,他就做好了随时接回阿芷,让她与那小子和离的准备。
      既然沈家今日如此行径,那也休怪他们无情!
      
      还以为老爹要拦着他们揍人的许文、许武:.....Σ( ° △°|||)︴.
      
      到大厅门口准备进去,便听到杀人这话的许芷萱:......
      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说好的知礼人家呢?!!这一家子的反派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高举着木棍要揍人的许文、许武:我们一般不动手,除非忍不住....
    手拿着毒药,准备毒死自家女婿的许老爷:.....微笑JPG
    对,上桥县最知礼、懂礼的就是我们!
    开新文了,小宝贝们,求收藏、打滚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