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糖太咸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06 01:05: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虫) ...

  •   靳南撑得直打嗝。
      
      家里新来得阿姨手艺也太好了,特别是那道土豆炖鸡,不知道阿姨用了什么秘制配方,汤汁浓香醇厚,浸足了鸡肉的鲜香,而鸡肉鲜嫩软烂,土豆与酱料的味道完美的激发出鸡肉的鲜美,好吃到恨不能吞了舌头。靳南更是自己一个人就吃了大半只鸡,直撑得肚子溜圆走不动路。
      
      靳妈心疼儿子,大晚上的开车回去不安全,向靳南班主任请了假,留靳南在家里睡一晚。
      
      靳南乐得清闲,想想明早还能吃到新来阿姨做的饭,他觉得非常完美。
      
      阿姨早上做了鸡肉三明治和蒸饺,阿姨做饭是真的很有一手,同样的食材同样的菜就是能做出不一样的美味。
      
      靳南没忍住夸了阿姨,阿姨笑得见牙不见眼,“哦呦,就是随便做做的喽,哪有森么秘密法子,就是凭感觉,凭感觉喽。”
      
      靳南的夸奖激励到了阿姨,临走前阿姨特地给他做了几道点心,一个一个精致又漂亮,整整齐齐得码在保鲜盒中。
      
      阿姨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个Gucci的纸袋,把保鲜盒小心翼翼的放进去。她指着里面精致可爱的小点心道:“这个是糯米桂花馅的,那个是香草奶油的,那个是芒果的哦,皮都嫩嫩的,小心些拎着,大力一些皮就会碎,那可就不好吃了喽。自己家做的,外面比不了的。”
      
      靳南看着那一个个胖嘟嘟粉嫩可爱的小团子,舔了舔嘴唇,应该很好吃。
      
      靳南就这么拎着一盒子点心到了学校。
      
      他来得晚,到学校时第二节课以及开始了十多分钟。这日的天气正好,四月的微风与阳光都是最舒服的状态,靳南走了没几分钟,就被暖洋洋的太阳晒软了骨头,舒服得他眯起了眼睛。
      
      第二节课以及已经上了将近一半的时间,他索性拐了个弯,到离宿舍楼不远处的人工湖旁,找了张能晒到太阳的躺椅,懒洋洋地靠着晒太阳。
      
      人工湖的水还算是清澈,周围种了一圈的樱花树,正直樱花盛开的时候,团团簇簇的花丛像是一片片的粉云,倒是别有一番清新的意味。
      
      靳南心情不错,掏出阿姨做好的点心,一个个胖嘟嘟的软团子,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用阿姨贴心准备的叉子一戳,Q弹软嫩的团子就破了皮,靳南尝了一口,味道甜而不腻,丝滑的奶油配着水果的酸甜,酸酸甜甜的味道衬这初春的景色是最好不过。
      
      靳南性格原因始终有些阴鸷,只是他气质太凌厉,改过了那层阴鸷,但其实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身上笼罩着的一层薄薄的阴霾才会散去,露出毫无保留的愉快,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此刻的他眉头舒展,眉眼间沾染的不羁与凌厉被化去,他皮肤白皙里透着健康的粉色,阳光一照,皮肤细嫩更胜少女,这样的他倒是像极了一位未经世事,娇生惯养的小少爷。
      
      他吃得欢快,不察自己贪吃的样子被人原原本本收入眼底。
      
      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太阳,阴影投下,“我能坐这里吗?”
      
      靳南嘴里还含着叉子,他下意识地抬头,这人长得真高,这是靳南脑海对他的第一印象。
      
      接着他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除了他这里,每一个长椅都是空的。
      
      看这人的衣着态度,应该不是礼仪督导,这人难不成要跟自己搭话?还是......靳南想着忍不住把视线移向保鲜盒中仅剩的三个胖嘟嘟的小团子。
      
      男人见面前这孩子握紧手上保鲜盒,一脸警惕的样子仿佛一只护食的猫儿,不由失笑。但少年也没拒绝,就权当他默认,在离少年半臂处坐下。
      
      “无意于打扰你享用美食,只是我想你可能丢了什么东西。”说着展开手,手心上放着一方手帕。
      
      靳南低头往自己的胸前的口袋上看了一眼,果然,那里少了什么东西。
      
      靳南又看了男人一眼,高大而英俊,成熟而绅士,就外形而言,是靳南希望自己成年后能够长成的样子。
      
      他放下叉子,舔了舔嘴唇,伸手接过手帕,随便叠了两下,塞进校服上衣口袋,“谢谢。”
      
      男人看着少年上衣口袋不怎么齐整的手帕,嘴角微微扯了下,但还是努力移开视线,道:“不客气。”
      
      谈话到此结束,男人坐在身边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靳南看看手中胖嘟嘟清甜可口小团子,又看一眼坐在身边的某人,心底剧烈挣扎,到底要不要分给他一个?
      
      吃独食似乎不太好,特别是在这人刚刚才帮了自己一个小忙的情况下。
      
      靳南悄悄打量这人,一副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样子,举止有礼优雅有度,如果自己礼貌性地问一下,对方应该会拒绝。
      
      “要尝一尝吗?”他不太擅长向陌生人表达善意,因此语气略有些僵硬。
      
      男人似乎很意外,他视线扫过靳南的脸和手上的甜点,习惯性地想要拒绝,但脑海中突然闪过男孩刚刚吃得一脸愉快的样子,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谢谢。”
      
      男人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微微有些诧异,正打算接一句‘不用了’,但就在那一瞬间,男人似乎见到少年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龟裂,露出类似于后悔与肉疼的样子。他心下好笑,顿时改了主意,存心想逗一逗少年,于是期待的看着他。
      
      靳南:刚刚的对话能够收回吗?他后悔了...
      
      靳南十分不情愿地从袋子里掏出还没用过的小勺子递给对方,看着男人拿着勺子在一颗颗又胖又圆的团子上掠过,他的心都跟着提起来了。好在这男人还算有眼色,挑选了最小的一颗,还没用过的勺子将团子分开,取了其中一块送入口中,然后慢慢地咀嚼两下,“味道很不错。”
      
      “那当然。”
      
      似乎分享美食总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接下来的谈话就随意了许多,但男人矜贵与优雅似乎是刻在骨子里的一样,即使是稍显随意的状态也依旧不损他的风仪。
      
      与这样的人来往会觉得很舒服又难以接近。
      
      靳南并没有想接近这人的想法,所以他只觉得这人,还不错。
      
      “你是东校的学生吧。”
      
      “嗯。”
      
      “怎么不去上课?”
      
      “下节课去。”
      
      “你不像是学校的老师,你是校董吧?听说这几天校董要和教育局的人来学校视察,你不用去陪那些人吗?”
      
      “为什么觉得我是校董不是什么工作人员?”
      
      靳南看了男人手上的江诗丹顿,“表不错。”
      
      男人失笑,“校董也需要休息一下。谁也没有耐心一直应付大人的游戏。”
      
      靳南耸了耸肩,随你。
      
      一个团子的时间,刚好下课铃响起,某成人终于要回去应付大人的游戏,而某小孩则到了该去上课的时间。
      
      从始至终没有问过名字的两人也不需什么道别,只是临走前男人终于没忍住上前两步,修长的手指将那不甚整齐的手帕从少年的上衣口袋里抽出,好看的手指翻动,方巾被放回时已经是整齐漂亮的样子,“冒犯了,一点儿小小的强迫症。”
      
      少年低头看了眼,抽了抽鼻子,摆摆手转身离去,“还不错。”
      
      走了几步又兀自喃喃,“还蛮好闻的,忘记问是什么牌子的香水了......”
      
      转身回头,男人已经离去,长椅上只留几片飘落的樱花。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这个男人是谁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