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糖太咸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6 00:41: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虫) ...

  •   靳南前世就是一个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弱鸡。他偏爱动脑的活动,对于一切需要四肢为主力以汗流浃背为结果的活动都比较抗拒。篮球这项运动同样符合上述条件,是他抗拒的活动之一。因此他的出现在这里不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周围如坐针毡的男性同学来说,都不算什么好事儿。
      
      一场篮球赛下来昏昏欲睡的他多次被周围疯狂的声浪惊醒,睡觉都睡不安稳,闹心。
      
      后来他索性就不睡了,懒洋洋地靠在座位上,一边留意着秦斯辉的动作,一边分心观察观众席上众人的反应,他现在因为那阵剧痛对周围的环境都充满了警惕。
      
      看了大半场下来,他是真的倒了胃口。
      
      秦斯辉那个货不是对着小姑娘发骚就是对着另一个小姑娘发骚。
      
      他原本还真当这人是为了看篮球赛才来的,谁知他其实只是为了找个人多的场合散发魅力。
      
      再观察周围,乱哄哄的环境下也发现不了什么异常,靳南是一分钟都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他耳朵疼,脑仁儿也疼。
      
      于是趁着中场休息的时间,他借着上厕所的借口开溜。
      
      开溜计划很成功,‘心绞痛’什么的都没有出现,这让靳南的心情好了些,只是这好心情持续了没几秒钟就被打破。
      
      看台前排到门口的道路略微有些狭窄,来来往往的人却不少。原身凶名远播,但凡有人路过都是避着走,可凡事总有例外,一个慌慌张张的小姑娘低着头直直地撞进靳南的怀里。
      
      靳南习惯了所有人避着他走的模式,冷不丁一个人不按套路来他还真没反应过来,差点被这姑娘撞倒,好在他退后两步后还是稳住了身子,避免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撞个屁股蹲的笑话。
      
      他稳住身子后扶着那姑娘的肩帮她站直,还非常绅士地说了句,“走路小心些。”
      
      那姑娘站直身子后,抬起头看了靳南一眼,恰好与靳南对视。
      
      那一刻的感觉很奇妙,靳南的眼睛只是恰好扫过,与那姑娘对视的时间不过一瞬,靳南甚至都没看清她的样子,但是就那一刻,他的心脏飞速地跳了起来,不同于之前剧痛地跳动,具体来说,应该是小鹿乱撞,春心荡漾地跳动。
      
      若不是靳南心怀警惕或许真的会以为自己对这姑娘一见钟情了。
      
      但靳南知道,这绝对不是他自己的正常反应。
      
      且不说他刚刚根本就没看清这姑娘的面貌,就说他现在看到了,就凭这张仅仅只能算是清秀的、甚至都无法让他产生惊艳感的脸,靳南凭什么对她一见钟情?
      
      何况他本就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
      
      简直荒唐可笑至极!
      
      这无来由的心跳分明就与之前感受到的痛疼如出一辙。
      
      如此的荒唐、如此的霸道、如此的无礼又蛮横。
      
      靳南的逆反心理彻底被激发出来,他低着头,微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他嘴角挂着一抹微笑,带着森森寒意。
      
      看出靳南心情不好,周围坐着地人不由往远处挪了挪,只林晓夏还痴痴地站在靳南面前,脸颊微红地看着靳南精致的面容,甚至还傻乎乎的问道:“你笑什么。”
      
      靳南渐渐收了笑,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晓夏,“你是谁。”
      
      林晓夏突然被问名字竟有些不知所措,她眼睛偷偷瞥了瞥四周,发现有不少视线盯着自己,莫名的一股隐瞒而欢愉的情绪自心中升起,这给她带来了一股力量,让她克服了紧张,抬头扬起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我叫&%#”
      
      “啊啊啊啊啊!”
      
      一波尖叫掩盖了所有声音,靳南只见那女生的嘴巴开合,耳边全是“啊啊啊啊”的尖叫声。
      
      靳南皱了下眉,很不爽被打断,他耐心等了片刻,直到尖叫声消失,再次问道:“你叫什&*”
      
      “啊啊啊啊啊啊!”
      
      林晓夏:“##%#”
      
      靳南看了眼篮球场刚刚一直都被一中按着虐的辛普森校队这会儿突然满血翻身,场上尖叫声此起彼伏。
      
      “......”
      
      鬼才信是巧合。
      
      靳南决定再试一次,“#%”
      
      “啊啊啊啊!”
      
      林晓夏:“##%”
      
      说着林晓夏还冲着靳南挥了挥手手,低着头跑开了。
      
      靳南:“......”
      
      靳南也没心情上前抓住女生继续追问,他有预感,如果自己继续追问只会引来频发的意外阻断他们的对话,今天发生的一堆破事儿够他心烦的了,他不想再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反正只要这个女生还在学校里,他就总有一天会查到她的身份。
      
      靳南出了篮球馆,深呼了一口气,外面的空气可比里面新鲜太多了。
      
      辛普森私高的制度与普通高中不同,它追求高度的自立自控自理,要求学生对自己的生活学业甚至未来有着明确的规划,因此整个学校不管是东校还是西校,学生管理机构都有着高度的自治权。同样,课程安排也贯彻这样的理念。
      
      学生周一到周六每天只上六节课,其余时间由学生自己分配,周日原则上不安排课程,但是学习小组可以提交申请指定某位老师在某个时间段讲述某节课。
      
      当然,受欢迎的老师就像是受欢迎的大学选修课一样,即使掐着时间提交申请,也未必能够抢上。
      
      今天是周四,六节课已经上完,靳南今晚上没有学习小组的课程,所以剩下的时间自由分配,想到今天自己那不正常的心脏,他还是决定去医院看看。
      
      学校有校医,但是没有足够的设备,他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拿到电子请假码,直奔停车场。
      
      这个世界与靳南之前的世界大体上相同,但是具体的细节上还是有着一些差别,就比如,这里的华夏国法定年龄17岁就可以开车上路。
      
      学校的停车场在最北面,具体位置在北门的正对面被东西校的宿舍区夹在中间,原身的车非常的符合原身中二的设定,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法拉利。
      
      刷了电子请假码,辛普森的北门自动打开,靳南驱车离去,目的地是市中心靳氏旗下杏林私立医院。
      
      年轻有为的副院长魏谦兼职靳家的家庭医生,接到靳小少爷的电话早早等在办公室,还贴心的让小护士为靳小少爷准备了一杯口味一言难尽的果蔬汁。
      
      靳南接过喝了一口,是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一口吐出来,再没有什么能支撑他喝上第二口。
      
      饶是如此,魏谦也很是惊讶地挑了下眉,他看着这位小少爷长大,对他的臭脾气是了解的,能乖乖的喝上一口,对比以前就是很大的进步了。
      
      安排了一系列的检查,魏谦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点了点头,道:“有点儿缺钙,最近晚上睡觉腿部可能抽筋,维生素摄入量不够,还是要多吃果蔬。总体来说最近身体情况不错,等会儿我会给你家里发一份清单,让你家阿姨配合清单调节饮食......”
      
      靳南听了一通,全是魏谦对于钙、维生素道碎碎念,他想要听到的消息一句都没有,“我的心脏呢?”
      
      魏谦疑惑,“什么心脏,你的心脏很健康。”
      
      靳南:“你确定?”
      
      魏谦失笑,“这有什么值得开玩笑的,你的每一项指标都在标准范围内。”
      
      靳南狐疑道:“不对,我今天下午心脏剧烈疼痛了两次,还有一次心率不齐。绝对有问题。”
      
      魏谦闻言低头看了看数据,沉思片刻道:“我们的仪器是没有问题的,数据也不会骗人,你的心脏非常健康。你刚刚说的这种情况可能与你最近熬通宵打游戏有关,还是那句话,少熬夜,少打游戏,免得哪天突然猝死。”
      
      靳南反驳道:“我最近没打游戏。”
      
      魏谦点了点他的黑眼圈,“那这是怎么回事儿?”
      
      靳南道:“昨晚做数学题忘记时间了。”
      
      魏谦点了点头,心说信你个鬼哦,嘴上却道:“那真是令人意外,所以别熬夜。”
      
      ......
      
      在医院折腾了半天什么都没查出来,反倒惹来靳南妈妈姜女士都一通数落。
      
      刚从医院门口出来,上了车还没发动,靳妈的电话就来了,想也知道魏某人在向家里发那份‘食物清单’的时候顺便告了通状。具体内容不知道,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魏某人不相信靳少爷最近没打游戏,认为靳少爷的心绞痛完全是源于他最近通宵打游戏的过度劳累。
      
      靳妈在电话里劈头盖脸把靳南骂了一通,对于他熬通宵打游戏的行为表示了谴责,并勒令靳南今晚回家接受批评,同时作为惩罚,他们将没收靳南所有的游戏机。
      
      靳南挺不爽的,作为一个热爱学习的学霸,他穿书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每天聚精会神上课,认认真真完成作业,课余时间看书积累作文素材,里用琐碎时间整理遗忘知识点,他如此勤勤恳恳的学习,偏偏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他勤恳好学的品质。
      
      他看川端康成文集会被人认为是为了追文科班班花。
      
      他课间看有机化学前位会转过来说老师走了,别装了。
      
      他上课认真记笔记同桌会捅他胳膊说给谁传的纸条还没写完,写信呢?
      
      他熬夜做数学题熬出的黑眼圈被医生说是熬夜通宵打游戏。
      
      竟然从来都没有人能察觉到他的优秀,真是令人遗憾。
      
      靳南尽管不情愿但依旧开车回了家继续接受批评。
      
      靳家人口简单,靳父靳泽东、靳母姜采岫和独生子靳南。
      
      靳南穿越不久对这对父母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甚至因为害怕原身父母发现端倪还尽量的疏远两人。但后来他发现,这完全没有必要。
      
      靳泽东先生与姜采岫女士都是空中飞人,庞大的集团与繁重的工作让他们无暇过多关注他们的小儿子,更何况,原身这个缺乏父母关注又正陷入叛逆期的中二少年,与父母的关系疏离到极点,最严重的时候原身甚至三个月都没有与父母说过话。
      
      这种不正常的亲子关系却恰恰帮到了靳南。
      
      这让他面对这对父母时不用刻意伪装,他所表现出的陌生与距离感与原身叛逆时的样子有几分相似,而更多的时候,这对功成名就的夫妻在他面前才是小心翼翼的一方。
      
      但小心翼翼不等于绝对的温柔与百依百顺。这对夫妻是绝对强势的人。
      
      所以靳南回家时真的以为等待他的是一场□□大会,但实际上,推开门的那一刻,屋子里的香气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那是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