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真心话大冒险 ...

  •   002
      
      别墅建成的时间有些久了,坐落在半山腰,四面都是树林,没有当地人带路的话,按理来说是很难找到的,特别是几年前出了事之后。
      
      脚踩在木质楼梯上,有“咯吱咯吱”的松动响声,大概很久无人造访过,雕刻精湛的红木扶手被灰尘盖住了颜色,之前在一楼大厅都不显陈旧的别墅装饰,从二层楼梯往上开始,就跟换了处地方似的。
      
      墙纸掉得看不出原色,边缘大片脱落,背后露出的白色墙壁上有密密麻麻的青黑色霉点,空气潮湿又窒闷。
      
      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越往上越浓。
      
      怀姣对气味很敏感,这让他有种很不舒适的感觉。
      
      只是他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身后跟的就是邢越,不好也不敢做出后退的举步,怀姣眉心蹙着,心想,现在停下来的话,邢越一定会生气吧。
      
      玩游戏的时候,没生气的样子已经很吓人了。
      
      怀姣很怕这样的人,外冷内也冷,好像对谁都不会心软。
      
      看起来也很凶。
      
      唉,原本的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吗,好奇怪,邢越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很好追的样子,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怀姣其实不是故意去想和邢越相关的事,只是刚好邢越在他身后,而他现在迫切需要胡乱想一些东西来转移一下过于绷紧的情绪。
      
      怀姣不想刚进入一个游戏不到两小时,就丢脸的在npc面前吓到腿软。
      
      他胆子从来就不大,一直都是。
      
      三楼连接阁楼的最后一层楼梯,因为铺了地毯的原因,比普通台阶要高不少,一场大火把地毯烧得焦黑,和周围木地板融成一体,不仔细看的话难以察觉。
      
      怀姣正是胡思乱想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脚尖踢到了不够台阶的地方,脚下踩空的那一瞬,他脑袋都懵了一下。身体的惯性使得他在摔倒前,下意识就朝离他最近的那人伸出了手。
      
      分明是碰到了的,身后人的衣服。
      
      只是很快就被那人避之不及似地躲开了。
      
      膝盖磕在坚硬木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上半身扑在地上时,怀姣都看到了地板灰尘飞舞而起的场景,他被灰尘呛得闷闷咳了两声,掌心搓在烧得焦硬的地毯上,分不清是麻还是痛。
      
      “没事吧??”卓逸的声音从队伍末端传来,有人小跑两步扶住了他的臂弯。怀姣抬头,看到的是一张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脸,那人皱着眉,温和的眉眼有些关切地看着他,问道:“磕到哪儿了?”
      
      “啊……”怀姣借力站起来,刚要开口,就看到了一边站在不远处,面色漠然的邢越。
      
      邢越注意到怀姣的视线了,怀姣一句回答的话在对上邢越有些不耐的眼神时,变成了:“没事。”
      
      卓逸这时也走上前了,他站在最后面没看到是什么情况,只听到有东西磕在地上的声音,此时见怀姣好好站着就也以为没什么事。
      
      跟名叫陆闻的男生道了谢,怀姣弯下腰拍了拍身上的灰,起身后说道:“走吧,我上去了。”就继续往前走了。
      
      膝盖还有点麻,走出第一步时不可不免地使不上劲,小腿软了瞬,那瞬间怀姣看到身旁的人好像动了一下。怀姣低着头看不见那人表情,他不是不识趣的人,邢越刚才嫌恶似的躲避动作,是人都明白他的态度。
      
      那就不要碰我好了,怀姣这样想。
      
      想完又觉得有点好笑,心说谁会想碰我啊怪不要脸的,这只是个游戏副本,npc都跟我没关系,不管是前男友还是大boss。
      
      能活着通关才最重要。
      
      ……
      
      三楼的布局有点奇怪,楼梯口连接阁楼的,有一条狭长的走廊,没有灯的情况下,越往里走越黑,怀姣其实怕得都要打摆子了,特别是知道这里曾经还死过人后。
      
      但是他偏憋着一口气,身后有别人的脚步声,不近不远的跟在他后面,大概还是邢越。
      
      前面实在太黑了,身体都像融进走廊空间里,怀姣不敢走了,手心有冷汗,刚才蹭到的地方好像破了皮,被汗液碰到有种涩涩的疼。
      
      “手机。”
      
      身后人提醒了一句。
      
      怀姣这才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摸向自己口袋,指尖碰到硬物的边缘,怀姣抖着手把手机拿出来,手电筒灯光亮起来时,他眼泪水差点流出来。
      
      呜呜,原来恐怖片里的手机是可以用的啊。
      
      【。】笨。
      
      恐怖片里的灯光其实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比如怀姣很久之前曾经看过的很有名的日本恐怖片,咒怨。
      
      主角卧室的衣柜里总传来像青蛙鸣叫一样奇怪又恐怖的声音。
      
      房间的小女主人,有一天终于忍不住打开衣柜去寻找声音源头,衣柜里连接的就是她们家的阁楼。女人站在衣柜里推开头顶的阁楼木板。
      
      阁楼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但女人头伸上去的那一刻,“咕呱咕呱——”带颤音的诡异叫声从黑暗阁楼的最里边响起,接着,那声音如有实质一般,快速地由远及近朝她冲了过来。
      
      有什么东西停在她面前了。
      
      面对着面的。
      
      “啪——”,是女人颤抖着手点燃打火机的声音。
      
      火光亮起的那一刻,电影外的怀姣直接吓哭了。
      
      ……
      
      阁楼,同样是阁楼。怀姣恨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关头想起咒怨的剧情,根本控制不住的,越不想去想,画面越清晰。
      
      还好他是背对人的,不然邢越他们可能就会看到自己咬着嘴唇强忍眼泪的可笑模样了。
      
      快点吧,快点完成吧,只要推开门看一眼就好。
      
      只有两三步的距离,砖红色的木门,上面的油漆几乎已经全部脱落,怀姣当时只想快点完成任务,最后几步差不多是跑过去的,手电筒冷白的光照在暗红的木门上。
      
      手搭上去的时候,怀姣都不知道是自己的手更冷还是门把手更冷。
      
      “咔哒。”
      
      确实没有上锁。和出事时的四年前一样。
      
      推开的那一条小缝里,有能将人吞噬进去的,浓重的黑,腐朽又晦暗的。怀姣闻到了从走上三楼开始就若隐若现的那股味道。
      
      比外面要强烈数倍,直往人鼻腔里钻,再从鼻腔钻进喉咙,涌进肺腑。
      
      那一刻怀姣好像猜到了它的由来。
      
      是烧焦骨肉的味道。
      
      怀姣几乎是控制不住的,猛然往后退了一步。
      
      可是已经迟了,比任何温度都低的,阴冷又毛骨悚然的陌生吐息,直扑在了他的脸上。
      
      走廊没有风,空气也是凝固的,在这样一个全然闭塞的环境中,面前的门缝却无风自动地越开越大,在黑暗中慢慢的,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响。
      
      而比面前未知黑暗更令怀姣害怕的,是从手腕传来,无法挣脱的桎梏力道,冰冷刺骨,是真的冷得刺骨。
      
      怀姣小时候在乡下参加过村里老人的葬礼,乡下习俗很多,比如家里老人过世,需要庇护的子孙会被长辈牵引着去摸逝去老人的手。
      
      幼年的怀姣很怕葬礼上洋鼓洋号的声音,但最怕的,还是老人骨感又冰冷的手,比冬日冰窖还冷,碰一下就能带走所有温度。
      
      和现在一模一样。
      
      冷得他后背都发起颤,可偏偏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任“人”碰着。
      
      面前是绝对不属于人类的可怕事物,它好像感受到了怀姣的乖,在怀姣软得快要站不住了时,那如冰窟一般的手,就变本加厉地从手腕慢慢往下,移到到了他的腰上,扶住他似的。
      
      上衣外套被掀起了一个角,怀姣在这样惶然恐惧的情况下,却仍感觉到了不正常。有“人”在触碰他,腰侧的温热皮肤被握着,每一寸每一分都沾染上了寒意,紧紧桎梏着他。
      
      “不要……”碰我。
      
      绝对不是正常意义上的碰。
      
      是恶意又不怀好意的,轻挑动作。
      
      好像整个人都倒进了冰窖里,在洋鼓洋号声下,被尸体把玩。
      
      ……
      
      “够了。”
      
      怀姣意识模糊间并不能确定是不是听到了这两个字。
      
      他好像被人从冰窖里救出来了。
      
      身体的温度渐渐回笼,这种情况下,怀姣并不能看到自己现在是一副怎样的模样,他只知道身上很冷,眼睛很酸。
      
      手电筒的灯光还没灭,手机就掉在脚边,他想蹲下身去捡,但力气好像被抽离了,一根手指都懒得抬起。
      
      面前站的是邢越,邢越的手还捏着自己的手腕。而这里不久之前刚被另一个没有温度的东西捏过。
      
      “有这么怕吗?”
      
      邢越的声音有点奇怪,说完这句就马上闭上嘴了。
      
      他好像不是故意说出这样的话,因为在怀姣抬起脸时,很明显看到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懊恼表情。
      
      怀姣对别人情绪的感知度很高。
      
      这跟他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原因有关。
      
      怀姣能看到邢越的表情却看不到自己的。他比邢越矮不少,以至于邢越在看他时,总是从高到低的视角。
      
      脸比常人都小,眼眶还是红的。脸颊上还有一点刚才摔倒时沾上的灰,那点灰并不能损害他那张脸的艳丽,反而把他衬得,格外的荏弱可怜。
      
      邢越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搞得无法不皱起眉。
      
      这样的表情,在面前怀姣眼里简直就是嫌恶到家了。
      
      明明他现在还抓着自己手腕。怀姣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觉得很委屈,摔倒了委屈,被人欺负了委屈,被莫名其妙拉进奇怪游戏里更委屈。
      
      特别是现在邢越皱眉看着他的时候。
      
      他想说,不要这样看我,也……
      
      “不要凶我……”从鼻腔里发出的细小声音。
      
      邢越楞了一瞬。
      
      “什么。”
      
      他问“什么”,怀姣却好像没听见一样。邢越眉眼松怔间,看到怀姣把被他握住的那只手向上抬了抬。
      
      视线顺着手腕移到了掌心,细白的手掌心上,有不小的一片擦伤痕迹,有些地方已经破皮了,有小小的血珠从破皮处沁了出来。
      
      “很疼……”
      
      怀姣在他视线下,用那双湿红的眼睛望着他说。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的灵感就来自于同名电影《真心话大冒险》,12年那部,非常非常好看,反转精彩,大家可以去看看!
    ps.邢越跟原主是连小手都没牵过的纯洁关系,攻只对受心动哈,不要误会了!
    以及闻到真香的味道了吗?
    感谢在2021-01-03 08:47:19~2021-01-05 06:3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烁烁很可爱鸭 2个;薄荷芥末味鸡腿、我黑眼睛的小傻瓜、不含糖、作者哭着往自己菊花里、刷就算了②、头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淮九 50瓶;abandon 28瓶;雯绉绉 20瓶;衣由 19瓶;火腿炒鸡蛋 16瓶;挽歌朽年、溺毙。、小说不是会带来快乐吗 10瓶;雾椛不悦 9瓶;酒一杯 5瓶;不含糖、=w=、oqo、松栗奶味的阿崽 2瓶;NO EASY WAY OUT、蓬山青鸟、豌豆种植爱好者、yxhybz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