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真心话大冒险 ...

  •   001
      
      【这所独栋别墅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恶性.事件。】
      
      头好晕……
      
      【主角一行人相约去偏远山区自助游,一路嬉笑打闹欢声笑语。】
      
      【而他们落脚的地方,正是位置偏僻,当地恶闻不断的凶案发生地。】
      
      【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无人生还的毕业聚会。】
      
      脑袋里有无机质的冰冷电子音在说话。没有起伏,没有停顿,好像并不在乎听的人有没有听清,能不能接受一样。
      
      【玩家怀姣,已绑定。】
      
      【主线剧情传输完毕,副本载入中,您的贴身助手,系统8701为您服务。】
      
      【叮——】
      
      【副本载入完成,本次副本开启时间为72小时,72小时内玩家逃离或存活都可视为通关。】
      
      【请玩家怀姣做好准备,C级新手副本正式开启,本副本名为——】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怀姣正被脑袋里一连串的游戏信息弄得头晕。
      
      他上一秒还在直播中和粉丝聊天互动,下一秒,眼前一黑,再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
      
      脑子里冰冷又平静的电子音刚退去,属于另一个人的声音又接着响起。
      
      有情绪有起伏,和系统电子音完全迥异的,不熟悉的男人声音。
      
      睁开眼,面前的画面既诡异又正常。诡异的是怀姣从没接触过这类离奇的游戏副本,正常的是目光所及之处,周围人物场景都和怀姣现实生活的世界几乎无区别。  
      
      宽敞且明亮的别墅大厅里,几个年纪不大的男女围成一圈坐在地毯上,地毯正中间摆着一个木质轮/盘,此刻上面箭头正对着怀姣。
      
      面容年轻,五官俊美的陌生男人,就坐在怀姣对面。
      
      面对怀姣呆了似的迟缓表情,他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反而凑近了些,又问了一遍。
      
      “发什么呆呢,我问你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没反应过来的怀姣,被他调笑似的语气问的一愣,下意识就回了句:“真心话。”
      
      面前男人闻言顿时笑容放大,像是早就料到对方的回答,略显薄情的脸上因为嘴角上挑的动作,无端端就显出一丝风流感。
      
      他盯着怀姣看的时候,怀姣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那丝不同寻常的兴味。
      
      身体不自觉往后靠了靠。
      
      果然,下一秒,他就听到男人用恶劣又满含兴趣的语气,朝他问道。
      
      “你跟邢越睡过了吗?”
      
      怀姣:……
      
      ?什么、什么东西。
      
      他第一反应是脑袋一空。
      
      原本就因为被突兀拉进陌生游戏里,而显得有些迟钝的慢半拍表情,在听到陌生人的奇怪问题后,一股子热气控制不住的就直往头上涌。
      
      一张脸只转瞬间便染上红。
      
      身旁靠的地方紧挨着大厅的老式壁炉,燃木被火苗烧出“噼啪”的清晰声响,暖橘色的光晕映着半边脸颊,火花跳跃间,壁炉旁坐着的人睫毛也跟着颤了颤。
      
      其实都来不及想“邢悦”是谁这种问题,光是周围陌生人好奇又诡异的各种热烈视线,就已经让人难以招架了。
      
      不知道剧情,不认识剧情人物的新玩家怀姣,因为怕刚一来就出错,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只他垂着眼睫,嘴唇微抿的紧张样子,落在别人眼里莫名就透出股可怜味道。
      
      周围人都在看他了。
      
      连耳朵尖都冒出热气的尴尬情况。
      
      【没有。】
      
      什、什么?
      
      【没有睡过。】
      
      冷淡的电子音来的不算及时,只回完这一句后就再不说话了。
      
      怀姣消化了两秒才明白他的意思。
      
      系统说没有和“邢悦”睡过。
      
      他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怎样,怀姣是又有点好奇邢悦是谁,又庆幸游戏里没有给他安排什么奇怪的感情戏。
      
      只他乱想的半天,有人却已经等不及了。
      
      “有这么难回答吗,这个问题?”对面男人等了半天,见怀姣表情变换两秒,心痒之余,终是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徒然响起的声音让怀姣很快清醒过来,他心下一慌,赶紧回道:“没有。”
      
      怀姣想到自己还在游戏中,周围人视线还都落在他身上,忙不迭地就又重复了一遍。
      
      只是这次声音都小了一点,他抬了抬眼望向对面人,抿着嘴唇,跟他道:“没有……”
      
      年轻男人哪里见过他这副表情。到嘴边了的招惹话,被他看得,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
      
      喉结不自觉往下压了一瞬。
      
      “没有是什么意思,是没有很难回答,还是没有睡过啊?”男人狭长的眼睛眯着,语气里都是刻意流露的不怀好意。
      
      还来?
      
      因为对方突然的发难和又听到那个词的怀姣,浑身都不太自在,他不想在这种私密问题上纠结太久,只能挺直了腰胡乱回道:“没有就是没有,下一个!”
      
      他蹙着眉,面上不自觉带上点躲避,只是那眉眼昳丽的漂亮模样配上还泛着粉的耳朵尖,是怎么看,怎么好惹。
      
      果不其然,男人听到他故作硬气的回答后,心里跟被猫抓了一爪子似的,痒得更是收不住。  
      
      他直勾勾地盯着怀姣那张脸,注视着他的表情,故意拖长了音调发出夸张的一声:“哦~”
      
      看到对方脸色都变了,还一脸坏笑的接着道:“我们姣姣魅力还是不够大啊,这么久了还没搞定刑越,我看你天天缠着他那股劲儿,还以为早被拿下了呢,啧,没想到啊……”
      
      怀姣:……
      
      拳头硬了。
      
      怀姣被他盯着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回怼道:“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他是真有点生气了,特别是原本没怎么过多关注的周围其他几人,因为听了这男人几句话都忍不住跟着笑的时候。
      
      怀姣更是被激地气血上涌,一上头就闭着眼乱说道:“我缠着她有用吗,她又不缠我,她要是稍微缠我一点,以我们的关系,孩子现在都三岁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只满心以为众人口中的“邢悦”是不在这儿的,保守如怀姣,在听到这么男人敢点名道姓说出这种话时,下意识就觉得对方肯定不在现场。
      
      怀姣一边在心里跟被他污了名声,名叫“邢悦”的女生道着歉,一边在脸上摆出一副自信坦然的表情。
      
      “我们什么关系。”
      
      打断怀姣的,是另一道陌生的男声。
      
      比之前听到的所有声音都要低沉些,如刺骨寒冬里坠在玉石上的冰凌,一字一句都透着冷意。
      
      “我们什么关系,你能给我生孩子。”
      
      怀姣:……
      
      他表情一僵,动作缓慢又呆滞的,顺着声音望过去。
      
      【邢越。】系统冷淡的电子音都没能惊醒怀姣。
      
      剑眉星目,满脸寒霜的男人就那么抱臂看向他。
      
      明明是极醒目的长相,却因为周遭那副生人勿进的迫人气场,让人下意识就想避开他的视线。
      
      【你前男友。】
      
      怀姣眼神都涣散了一瞬。
      
      他的声音打着颤,细声小气地跟系统道:【哥哥,下次重要的前情提要,可以不要随便漏掉吗。】
      
      【我尽量。】
      
      怀姣都感觉到系统尾音好像顿了一下,不确定是不是在笑。
      
      周围闷声闷气的憋笑声,让怀姣耳朵都出现了嗡鸣。
      
      那人坐的位置其实离怀姣很远,但那道居高临下的冷冽视线,却刺得他头都不敢抬一下。
      
      明明上一秒还放下狠话说,要给人生三岁的小孩。
      
      邢越长的就是一张不好惹的脸,那双寒星目无表情注视别人的时候,好像在看着什么蝼蚁,仿佛下一秒就能轻易碾碎你似的。
      
      这或许不是怀姣一个人的想法。
      
      生儿子的事在对方的点到为止和怀姣战战兢兢的刻意回避下,再没人继续深入下去了。
      
      游戏继续进行中。
      
      大概因为开局实在太倒霉,后面几轮游戏都准确避开了他。
      
      怀姣巴不得永远别轮到他。
      
      ……
      
      别墅大厅,造型复古的大理石壁炉里,木材烧了大半,火光越来越亮。墙上的时钟指向二十三点,怀姣往四周扫了一眼,周围年轻的男男女女各个都精神奕奕,丝毫没有困意的样子。
      
      刚从学校里出来的年轻人,和同龄的朋友在一处偏僻的山间别墅里聚会,屋外飘着细雪,窗前松树的枝干上积压了厚厚一层,外面又冷又暗,一窗之隔的别墅室内却有烟有酒还有食物和火。
      
      他们大概还要玩到很晚。
      
      怀姣坐在角落里撑着下巴,他这时才有时间悄悄观察这个游戏里的人。
      
      三男两女,还有他。
      
      一共六个人。
      
      坐在对面从游戏开始就一直跟他说话的男人,从别人口中得知名字叫卓逸,他话很多,很会调节气氛。
      
      卓逸的右手边坐着一对男女,男生戴着无边框的金丝眼镜看着很斯文,女生一头漂亮的长直发五官长相都很出彩。游戏中途怀姣总能看到女生不经意朝男生靠过去,两人视线暧昧交错,看起来应该是情侣。
      
      卓逸左手边是场上唯二的另一个女生,眉目端正头发刚刚齐肩,也是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好长相。
      
      然后最边上的,就是怀姣瞟一眼就要马上移开视线的,邢越。
      
      他连坐在地毯上的姿势,都是散漫中带着点冷意的,男人肩膀很宽,外套抵在沙发靠背的地方陷下去一点褶皱。
      
      并不像完全放松的样子。是和整个周遭环境都格格不入的一个人。
      
      室内过于舒适的温度,让怀姣有些过于放松了,他几乎要忘了自己现在身处于怎样的一个环境里,只脑袋放空地盯着对方外套上的那点褶皱看。
      
      不知道看了多久,等周围谈笑声都小了一点,怀姣才稍稍清醒些。
      
      视线落脚处的肩膀收了收。
      
      那人好像坐直了一些。
      
      “最后一把,终于又到你了,我看你都快睡着了。”
      
      终于?到谁了。
      
      目光顺着那人手指向的方向缓缓往下滑。
      
      暗红的羊毛地毯正中间,轮/盘指针一动不动的停住。
      
      尾端偏细的箭头,再一次,不偏不倚地指向了他。
      
      怀姣:……
      
      老、老倒霉蛋了我。
      
      “这次,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最后一局了,刺激一点吧,大冒险大冒险!”
      
      “怀姣选过真心话了,直接大冒险,没得商量!”
      
      周围人起哄的声音吵得怀姣心脏都提起来了。
      
      经过刚才开场的翻车事件,怀姣是真怕了这个真心话了,但是想想又觉得真心话好歹比大冒险要好,谁知道这群倒霉npc会给他出什么可怕的题目。
      
      怀姣暗忖两秒,嘴巴一张,正要打断他们说选真心话。
      
      也就是在这时,刚才他无意识一直盯着,整个晚上都只说过两句话的他的前男友邢越,在众人紧促视线下,忽然又突兀地开口道。
      “大冒险是吗。”
      
      明明是疑问的句式,却让人听出了不容拒绝的陈述味道。
      
      “我来出题。”他甚至没有询问游戏参与者怀姣本人的意愿,就直接定下了游戏走向。
      
      怀姣原本要说话的嘴又闭上了。
      
      他听到卓逸笑着吹了声口哨。
      
      前男友,单方面追求对象,只这两层关系,就让这还没开始的一场游戏蒙上了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味道。
      
      周围男男女女的起哄声又响了起来,他们这时还只是觉得有意思而已。
      
      怀姣挺直的后背都有些酸了,他抿了抿嘴唇,皱着眉朝邢越看过去。
      
      对方没有看他。
      
      邢越在离大厅火源最远处,光线昏暗的地方坐着,他动作懒懒地撑着下颚,修长指骨叩在地板上,咔嗒咔嗒,敲出几道清脆声响。
      
      男人眼睫垂着,语气不急不缓地开口道:“这栋房子,曾经死过人。”
      
      “大家都知道吧。”
      
      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四年前,在三楼阁楼上。”
      
      “男生,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他停顿了一下,像是没发现周遭落针可闻的诡异气氛似的,想了想又继续道:“说起来,大概正巧跟我们同一届。”
      
      从对方说出第一句话时就隐隐屏住呼吸的怀姣,莫名心跳得很快。
      
      恐怖片冗长前奏过后,即将进入主线剧情的高潮铺垫。
      
      邢越说话的语气沉稳,没什么起伏,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跟他毫无相关的事。
      
      “案件报道说,阁楼没有上锁,窗户没有破坏痕迹,受害者生前精神也正常,没有自杀倾向。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毕业聚会的别墅阁楼里,活生生的,被烧死了。”
      
      “一间进出自由的非封闭空间,一个无自杀倾向的正常人,到底是怎么被困住的呢。”
      
      “我真的很好奇。”
      
      壁炉的火有些过于旺了,怀姣坐得近,热气熏烤下,后背都有些发汗。
      
      可邢越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那顺着后背滚落的热汗,被被他冷冰冰的一眼,变成了一颗一颗的冷汗。
      
      “你敢上去看一看吗。”
      
      邢越仍旧手指点着地面,他侧着头,淡声朝怀姣道。
      
      不是询问,是看似漫不经心的强硬指示。
      
      “不、不敢……”
      
      “……”
      
      似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回。
      
      邢越眉梢动了一下,看着对面表情可怜到像是要哭出来人,他嘴角往下压了压,回道。
      
      “不敢也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种开头很吊的人,一般都是要变添狗的,大家懂我意思吧。
    顺便,我回来了(装作很熟的样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