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泪点 ...

  •   
      齐语指了指趴在膝盖上一动不动的苍秋,一脸为难,“呃…….我可没欺负他。”
      
      阿年难得笑了一下,“请您不要放在心上,苍秋他……是个好孩子……”
      
      “因为弟弟妹妹的夭折……他才……”阿年说到这,脸上闪过痛色。
      
      苍狼部落夭折的幼崽,是所有雌性苍狼心中永远的痛。
      
      “嗯,没事没事,我也没放在心上。”齐语见阿年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之前说的飓风季节是什么意思,能详细说说吗?”
      
      “飓风季节,是风雨最多的时节,也是一段比较难熬的日子。”阿年陪着齐语,也坐在了墙角的石块上。
      
      “他们之所以这么匆忙,也是在为飓风季节做准备。”阿年指了一下街道上步伐匆忙的苍狼们,解释道,“因为飓风季节的风雨太多,魔气也随着风雨渐浓,外面也变得危险起来。”
      
      “所以大家都会在石屋中渡过飓风季节,减少外出次数,以免受伤。”
      
      “你说的魔气……很厉害吧?为什么你们,好像看起来并不要紧。”这件事齐语一直很好奇,但之前维持着抗魔树的本体,没办法开口。
      
      齐语穿成一棵树以后,虽然耳听八方,眼观四路,但她也并非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处于苏醒状态。
      
      根据齐语自己的记录,她一天苏醒的时间很有限,仅能维持四个小时的苏醒状态,其余时间,她都是处于睡眠状态。
      
      睡眠状态下的齐语,除非附近有很大动静吵到她,才有可能醒来。
      
      由于苍狼部落一天一餐送的准时,齐语在那个时间点前后,一般会保持苏醒,期待能够多听些情报和八卦。
      
      “魔气对我们……也是有影响的,只不过,我们这些成年苍狼,已经觉醒了固定神通,化甲,就是这个……”
      
      阿年摇摇头,伸手指了指自己身上那黑色神似皮革的包裹物。“这个东西能够抵御空气中的魔气,阻碍它们进入我们的身体中。”
      
      “但是……”阿年长叹一声,“我们吃的和喝的,所摄入的魔气,却无法避免。”
      
      “秋秋还小,但他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再过几年,等他觉醒固定神通,就暂且安全了。”阿年亲切地伸手揉了揉苍秋的脑袋。
      
      齐语原本还以为苍秋是哭累了,才在她膝盖上躺着歇歇,然而等了好一会,她才哭笑不得地发现,苍秋居然在她膝盖上睡着了。
      
      “魔气对幼崽杀伤力这么强,是因为幼崽的抵抗力太弱吗?”齐语很快想通其中缘由。
      
      “是的。”阿年点头,“刚出生的幼崽实在太过孱弱了,哪怕只有一点点的魔气,也足以让他们丧命……”
      
      齐语心下一沉,仰头望着灰浊的天空,说实话,生活在安宁和平的蓝星华夏国,她真的很难想象某一个世界里,会有人像这里的苍狼部落一样,连子嗣存活都如此艰难。
      
      即便是华夏医疗科技落后的古国,也比眼前的苍狼部落要好上百倍,千倍。至少,他们不用面对随时都能要命,且无处不在的致命魔气。
      
      “这些魔气……就没有根治的办法吗?”齐语问。
      
      阿年很快摇头,“没办法,大家努力了很久很久,但都对这魔气没有丝毫办法,但是,或许……”
      
      连阿年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地笑了笑,“或许未来,魔气会消失吧……”
      
      齐语发现自己有点佩服苍狼部落了,面对魔气这种束手无措的气体,经历了许久,竟然还没有放弃希望。
      
      “那些幼崽,你们应该有点办法驱散魔气吧?”齐语想到了苍狼部落百不余一的幼崽,关心地问。
      
      “有的,您的叶子很关键。”阿年认真点头,望向齐语的目光越发地温和亲切,“我们还为那些幼崽建造了一栋育房,可以最大程度地抵御那些魔气的污染。”
      
      “育房?!”
      
      说到育房,齐语脑海里立即浮现了一堆特别可爱的苍狼幼崽在铺着兽皮的地上乱爬一通,光是想想就觉得好萌啊!
      
      对可爱的东西毫无抵抗力的齐语抬起头,浅绿色的眸子亮晶晶地盯着阿年,“我可以去看看吗?我保证会很小声,绝对不吵醒他们。”
      
      “当然可以。”育房并不是禁地,阿年欣然同意。
      
      “秋秋就让我来抱着吧。”阿年担心累到齐语,她伸手将齐语膝盖上的苍秋提了起来。
      
      谁知刚还睡得很熟的苍秋一到阿年怀里,立马醒了过来,他蠕动着身体,迷迷糊糊地爬上阿年的肩膀,脑袋靠在阿年的耳朵上,宛如黑曜石般的清澈双眼看到了齐语。
      
      看到齐语的瞬间,苍秋心中有些害羞又很内疚,两个爪子抱住阿年的脑袋,不敢看她。
      
      “秋秋,快跟抗魔树道歉。”
      
      阿年那蕴含着淡淡威严的嗓音传入了苍秋耳朵里。
      
      苍秋别过头,不看齐语,但还是奶声奶气地开口,“对……不起……折了你的树枝,是我不好。”
      
      “知错能改才是好孩子嘛。”齐语心中一漾,大脑里发出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土拨鼠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奶声奶气什么的,炒鸡可爱啊啊啊——
      
      道完歉,苍秋用肉垫爪子捂着眼睛,悄悄朝下瞥了一眼顶着一头嫩绿长发的齐语,眸子里满满的好奇。
      
      阿年所说的育房并不远,一人一狼搭上一头幼狼,走了约莫几分钟,来到了一处偏离街道的宽敞地带。
      
      育房也是一栋四四方方的石屋,只不过比她之前见过的石屋都要大许多,在育房周围,种植着一排深绿色小叶子的灌木丛。
      
      育房门口的雌性苍狼来来往往,她们见到阿年时,简单地点头打了个招呼。
      
      “她是抗魔树,你们去忙吧。”许多雌性苍狼都对长得与她们完全不同的齐语投以新奇的目光,阿年向这些同胞解释道。
      
      阿年在这群雌性苍狼之中,地位显然不一般,她发话后,那些好奇的雌性苍狼纷纷该干嘛干嘛,全散了。
      
      走进育房,齐语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不过在她面前的,是一堵石头墙壁。
      
      绕过石头墙壁,齐语才看到挂着似乎是用藤蔓编织出来的深色席子。深色的席子被挂在门口上方,将里面捂得严严实实,不管是进去还是出来,都需要掀开。
      
      齐语和阿年正要进去,育房里的挂席却在这时被掀开。一个雌性苍狼手里提着一个简陋的藤框,藤框里面盖着一张兽皮,似乎掩盖了什么东西。
      
      “这里面是什么啊?”
      
      齐语看到了兽皮的边角,露出了一个很可爱的金枫色小耳朵,看起来毛发还没有长齐,只有一层金枫色的绒毛,非常可爱,这应该是刚出生的小幼崽。
      
      齐语的问话让那位雌性苍狼吃了一惊,她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阿年。
      
      “这位是抗魔树。”阿年耐心十足地简短解释道。
      
      雌性苍狼慢半拍地点点头,将目光放在齐语身上。
      
      齐语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她总觉得这些雌性苍狼的目光,平静地有点可怕……
      
      “这里面是……”雌性苍狼将兽皮的一角掀开,露出了仿佛睡着了的苍狼小幼崽,它的眼睛还没睁开,爪子也是淡粉色的,“我刚刚死去的孩子……”
      
      齐语心脏蓦然一痛,痛得她那一刹那喘不过气来,就连脚步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奔涌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齐语连忙伸手去擦眼睛,“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突然,有点难过……”
      
      齐语在蓝星活了二十一年,别说是亲眼见到一个孩子死亡,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突然接触到,瞬间就被戳中泪点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