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安慰 ...

  •   
      “那我……现在能去外面看看吗?”
      
      齐语望向这几头眼中带着好奇的雌性苍狼,她们的毛发多是以金枫色与灰黑色为主,只有领头的那只雌性苍狼是月银色的毛发,就像渡了一层高档的银色质感。
      
      “当然可以。”
      
      领头的雌性苍狼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我是苍狼部落的族长,您可以称呼我为苍鹊。”
      
      苍鹊的嗓音很温和,饱含善意,让人十分舒服。
      
      齐语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浅绿的瞳孔低头看向自己手中这根被折下来的树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怒火。
      
      每次看到这根断枝上的嫩芽,齐语都想把苍秋那小崽子暴揍一百顿啊,一百顿!!
      
      齐语将树枝埋在土里,盯着手中黑色的泥土,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没有用,但说不定就活了呢?虽然几率很小就对了……
      
      埋好树枝后,齐语伸手拍了拍手上的黑色泥土,她顺着那条用石板铺成的小路走了出来,目光扫过小路两旁的黑色泥土池子时,齐语面露好奇。
      
      “你们为什么还要修筑这个大池子呢?”
      
      在这个泥土池子中央,还围了一个圆形的黑色泥土池,那是栽种齐语本体的地方。在她看来,那个直径约三米左右的泥土坑,已经足够种下她的本体,外围的大池子很像是摆设。
      
      苍鹊面上微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温声解释道:“那是为了日后抗魔树长大后,能够自由舒展根系所准备的。”
      
      齐语浅绿的瞳孔闪过一道亮光,脸上当即露出满意的笑容,“你们想得真周全。”
      
      谁不希望自己家大一点,齐语当然也不例外,虽然她目前的家只是一个直径三米的土坑……唉,不说这个让人伤心的话题了。
      
      “走吧,走吧,我好想去外面转转啊。”待在一个地方不知春夏秋冬,尽管齐语之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宅女,她也有些遭不住了。
      
      现在好不容易变成了人形,她第一个愿望就是看看外面的世界!
      
      苍鹊看着眼前少女眼中强烈的渴望情绪,她可以保证只要她现在说出拒绝的话来,眼前少女当场暴走都极有可能。
      
      “我让阿年带您四处走走,免得您迷路,可以吗?”苍鹊温声提议道。
      
      齐语连忙点头,有免费导游当然可以。
      
      那位被唤作阿年的雌性苍狼走到齐语面前,她褐色的瞳孔里有恭敬也有好奇,“抗魔树,我带您出去。”
      
      与其他的种族相比,齐语洁白的皮肤实在太过新奇,令阿年多看了几眼,最初的新奇过后,她发觉这位抗魔树看起来还蛮可爱的,气质也很亲切。
      
      齐语随着雌性苍狼阿年走出石屋,路过石屋的通道时,她发觉这一整栋石屋还蛮大的,除了她本体所在的池子,侧面还有三个用岩红色石块隔出来的隔间。
      
      每一个隔间的地上都铺满了黑色的泥土,齐语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这些泥土是用来干什么的?该不会是喂我的吧。”
      
      阿年跟齐语并肩走在一起,齐语的身高仅到她的腰腹处,像个小孩儿。
      
      “嗯……这些正是抗魔树您今天的养分……”阿年说完,低头看了齐语一眼,她总觉得自己这句话怪怪的,好像有哪里不对。
      
      齐语长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走出没有盖顶的石屋,齐语看到了石屋外的景象。
      
      就像被铺上了一层灰尘的晴朗天空撒布着暖阳,紧实的泥土街很宽敞,起码有十多米的宽度,街上走来走去的,都是人形化的苍狼。
      
      在齐语眼中,这些苍狼除了身上毛发不一样以及身高体型有所差距,其他方面长得都很像。
      
      她,脸盲了。
      
      当然,雌性苍狼和雄性苍狼还是很好分辨的。雌性苍狼的上半身和下半身都有类似皮革的黑色护具,至于雄性苍狼则是下半身有黑色护具。
      
      齐语这新奇的物种一出现,立马引起了街上苍狼们的围观,不过他们在听阿年简单解释后,都晓得了齐语是抗魔树的化身,紧接着三三两两就散开了。
      
      接受程度非常高。
      
      齐语舒了口气,没有被当成熊猫围观真是太好了。
      
      不过因为齐语的新奇样貌,她还是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时不时的目光注视,好在那些目光的主人只是稍扫一眼,并没有驻步停留。
      
      走在这条宽敞的街道上,齐语发现街道两侧有挺多四四方方的石屋,跟她的那个石屋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些石屋都盖上了顶。
      
      “他们好像都很忙碌啊。”
      
      齐语看着步伐匆匆的几个苍狼路过她们,不由得开口。
      
      阿年点了点头,“再有几天,飓风季节就要来了,大家都很紧张。”
      
      “飓风季节?”齐语听着这个闻所未闻的季节,愣了一下,她的视线望了一圈周围,突然在某个方向定格。
      
      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齐语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顾不上听阿年的解释,齐语生怕那家伙跑掉,一路小跑,最后站在耷拉着耳朵的苍秋面前。
      
      “小崽子!”
      
      齐语双手叉腰,堵在苍秋身前。
      
      苍秋抬了下头,发觉是齐语,黑曜石般清澈黝黑的眸子对上齐语那张故意露出狞笑的面容,又恹恹地低下头。
      
      见苍秋这么低落,又有点小可怜,齐语眨了眨眼,她蹲在苍秋面前,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我们的小调皮蛋这是怎么啦,这么失落。”
      
      齐语不自觉地就用上了以前对待小孩子的那一套,语气里不见丝毫指责,反而带了些宠溺的意思。
      
      苍秋就像一头被人抛弃的小奶狗,卷缩在墙角,对齐语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努力地眨着眼睛,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跟我说说吧,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齐语的语气轻柔,就像一双无形的温暖之手,一点点融化着那并不坚硬的隔阂。
      
      苍秋动了动前肢,将脑袋埋在地上,还是不愿意主动搭理齐语。
      
      齐语双手捂着脸颊,盯着眼前小小的幼狼,脸上突然露出笑容。
      
      齐语伸出双手提着苍秋的前肢,强硬地将他提在半空,一双如黑曜石般清澈的黝黑眼眸里倒映着齐语温暖的笑容。
      
      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水雾滴出眼眶,苍秋呜咽着哇哇大哭起来,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狼崽,非常可怜又惹人怜惜。
      
      “小飞……小飞……弟弟,呜哇——弟弟……”
      
      苍秋哭得很伤心,眼泪就像汹涌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地涌出眼眶。
      
      齐语鼻子一酸,连忙将苍秋抱在怀里,她则坐在墙角凸出的石块上,手足无措地揉着苍秋的月银色毛发,“别哭……别哭啦……”
      
      齐语的轻声安慰,并没有起什么效果。
      
      “小飞没有叶子,豆子也没有叶子,他们都没有叶子……呜……”
      
      苍秋大有要哭晕的架势,带着哭腔很委屈地质问,“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叶子……为什么……没有叶子……”
      
      “……”
      
      齐语很想跟苍秋解释一下自己也想多产出点叶子,然而她一天只能长出这么点叶子她能怎么办啊!
      
      “他们还那么小,他们还不会喊秋秋哥哥,就死掉了……”
      
      齐语心一痛,不知如何安慰才好,心情瞬间自闭。
      
      之前酝酿好的教训也被她扔到了太平洋,实在是苍秋现在这幅可怜模样太惹人心疼了。
      
      “抗魔树……”
      
      之前齐语跑得太快,被她甩在身后的阿年在此时追了过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