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情劫 ...

  •   午时一刻,烈阳透过树荫,照在褚怀霜脸上,晃得她忍不住睁开眼。
      
      “仙长,你醒了?”
      
      一片阴影倾来。
      
      褚怀霜抬眸,仔细将那张脸端详一番,又看了看自己正躺着的地方,心中一惊,瞬间想起前事。
      
      她怎么被半杯酒放倒了?!还躺在游倾卓膝上!
      
      褚怀霜慌忙坐起,揉着太阳穴问:“现下是什么时辰?”
      
      “已是午时一刻。”游倾卓看着她答。
      
      “糟了!我还要为你庆生,怎就自顾自睡过去了?”褚怀霜很是懊恼,急着起身,忽被搭住手。
      
      “睡一觉也好,不碍事的。”游倾卓声音里含笑,“仙长请放心,我爹做饭很讲究,这时候回去,或许鱼才刚下锅呢!”
      
      河堤上风凉,褚怀霜扶着还发晕的脑袋,待彻底清醒后,心道这可不行,误了时辰不好。
      
      但垂眸看了眼搭来的那只手,她想了想,依着游倾卓的意思道:“好罢,我听你的。”
      
      她没让游倾卓挪开手,游倾卓便一直搭着。
      
      “这酒坊,我还是头一次来。”游倾卓看着河水,问,“仙长呢?”
      
      “我倒熟悉此地。”褚怀霜道,“你若欢喜,我可为你引路看景。”
      
      游倾卓点头,“那就劳烦仙长了。”
      
      她不急着回去,褚怀霜也有与她多相处的小心思,遂起身,“走。”
      
      河堤上的植被有些湿滑,褚怀霜正走着,忽听身后响起一声惊呼,忙转身,接了差点滑倒的小道侣入怀,揉了揉她的脑袋,“你牵着我走,我们转去路上。”
      
      高高兴兴地带着游倾卓沿河逛了一圈,待到午时二刻,褚怀霜才与她一起回到酿酒的屋中,准备向倚淳真人告辞。
      
      结果迎接二人的只有酉昔。
      
      “师父已歇下了,托我将这两坛新酒给您。”
      
      麻衣的小姑娘面无表情地拎着酒坛,看着褚怀霜收好,这才与二人行了礼,转身入屋,将门关上。
      
      和游倾卓离开寻竹镇前,褚怀霜正要问她想买些什么,怎料随身携带的传讯珠忽有了反应。
      
      褚怀霜诧异地取出传讯珠,发现亮的还是红芒,登时浑身一激灵。
      
      竟是紧急传讯!还是由掌门发来的!
      
      普通传讯通常是白芒,只有遇到大事时,修士才会动用红芒进行传讯!
      
      这是上一世未经历的事,褚怀霜唯恐仙门中出现什么变故,慌忙探入灵识查看,却只见“速回”二字,简洁明了,又让人看了一头雾水。
      
      “游小友,门中忽然有急事,我……”褚怀霜捏着传讯珠,只得朝游倾卓道,“我送你回去罢,庆生却是赶不上了,请务必代我同你双亲道歉!”
      
      游倾卓却扯了扯嘴角,露出笑容,“不必了,我认得路,仙长还是快些回去为好,不要误事了。”
      
      说罢,她将与褚怀霜相牵的手松开,不等对方回应,匆匆往镇外跑去。
      
      见她骤然跑开,褚怀霜一怔,待伸出手时,却是连她的衣角也没来得及碰到。
      
      面前往来的人多,褚怀霜看着不见游倾卓的街道,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只是迟疑一瞬的功夫,她的倾卓怎么就不见人影了?
      
      但念着门中未知的变故,她只得唤出灵剑踏上,往玄仁宫赶去。
      
      -
      
      “怀霜,玄仁宫见。”
      
      站在浣衣河畔,望着褚怀霜消失在天际的背影,游倾卓微微抿唇,忽低声道。
      
      若她没有记错,褚怀霜会因筹备纳新大典,从今日开始便事务缠身,半个月无法下山来。
      
      游倾卓试着唤出灵识,发现灵识还停留在上一世的境界,顿时一喜,忙内视。然而丹田却是空空如也,并未纳入丁点天地灵气,也没有凝出金丹或元婴,境界约莫连最低的炼气期都没有。
      
      这让她稍稍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天道让她和怀霜一起重生,她已没什么可怨恨的,不如趁着试炼大比开始前,先问养父母要来游家的心法,早日引气入体,突破到炼气期再说。
      
      -
      
      玄仁宫,掌门大殿外。
      
      褚怀霜收剑落地,赶往大殿,步履匆匆,心里虽焦急,面上仍保持从容。
      
      侍奉弟子引着她绕到大殿后方,一名身披素色纹莲大氅的女修士正静候她。
      
      女修士站在一幅星图影像前,背着手凝视星图。
      
      “怀霜见过掌门。”侍奉弟子离开后,褚怀霜朝着掌门的背影行了一礼,呼吸尚有些急促,“不知掌门急急唤我来……可是筹备时出了什么变故?”
      
      一般而言,只有男女修士会有后代。
      
      褚怀霜却比较特别。她是一对妻妻的孩子,由其中一位娘亲将自己的身外化身投入胞宫,孕十月而诞。
      
      而在她百岁时,两位娘亲分别成为了玄仁宫的掌门与掌门夫人。
      
      现下召见褚怀霜的掌门,便是她生母褚云菡。
      
      “怀霜,你可记得十年前的那次占卜?”
      
      又看了一阵星图,掌门忽转过来问。
      
      褚怀霜一怔,而后点点头。
      
      那么重要的占卜,她自然记得。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十年前的今天,都是她刚当上丹宗大长老的日子。
      
      依照玄仁宫的传统,每位新任长老都要接受太上长老的占卜,用以推演其后续发展,从而能使他们及时把握机缘,或是规避祸端。
      
      “那时星辰初现,便天降急雨。”掌门继续道,“从玄仁宫历代相传的《星典》来看,这是不祥之兆。你命中注定要遇一祸星,且无法回避,如与之相处时稍有不慎,便会使你万劫不复、道消身殒。”
      
      褚怀霜点点头,已经死过一次的她深有感触。
      
      “但也有办法扭转此命。”掌门一挥广袖,将一幅星图影像呈现在褚怀霜面前,“你只消与那祸星共渡情劫,最终合籍,便能逃离死局。”
      
      回想自己在上一世的最后,与游倾卓在熊熊丹火中同归于尽,褚怀霜心中一凛。
      
      她怎这样糊涂!原来倾卓便是那祸星!难怪当时她去掌门大殿,就自己与倾卓的禁断恋向掌门请罪时,掌门却直接允了她们的婚事。
      
      不过她如今已重生,说明她们上一世的情劫,是真真切切没有渡过去。
      
      掌门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眼下当务之急,是寻到那祸星,最好能将之招入玄仁宫……”
      
      褚怀霜按捺心中激动,耐着性子听完,垂眸行礼:“禀告掌门,其实我已寻到那祸星了。只是她如今尚幼,年纪仅十六岁,依照门规,暂时还不适合同我合籍。”
      
      掌门一怔,脱口问:“你、你已和那祸星见过面了?!她没伤着你吧?”
      
      看着她忽然走近,褚怀霜笑道:“我无事,还带着她去了趟倚淳真人的酒坊,请娘亲放心。”
      
      听她故意改口唤自己“娘亲”,掌门意识到自己失态,轻咳一声,追问:“那便好,对方是怎样的人?”
      
      褚怀霜仔细想了想,“她尚是个不喑世事的少女,便在鸫岭山下的翠竹村里生活,孝敬一对隐居且喜好寻仙问道的大世家夫妇。”
      
      掌门沉思片刻,面露微笑,“看来是时候了。”
      
      褚怀霜很清楚,自家娘亲这样一笑,便是有心要撮合姻缘了。
      
      她心里虽激动,表面上却还要装出惊异的样子:“这、这恐怕不妥!除非是将她收入我门下,作为我的徒弟,一日日慢慢培养感情。”又顿了顿,“只是……若她不愿,我强娶也不妥呀。”
      
      掌门抚了抚下巴,“那是自然,谈情说爱一事,终究还是要两情相悦才好。”
      
      褚怀霜没有接话,静静地等候下文。
      
      上一世,她因为初吻被游倾卓夺去,一气之下拿了信物就回到门中,开始筹备秋月的纳新大典。这期间虽然也面见过掌门,但那时她心里正堵气,敷衍着回应几句就告退了。
      
      既然重来,她希望能尽早让掌门知道游倾卓的存在。
      
      毕竟那孩子的身份……不容小觑。
      
      她等了片刻,果然听掌门道:“秋月纳新大典前,按惯例,会有一场试炼大比,届时所有未满十八岁的孩子都可前来参与大比,综合成绩优异者,将会被选为记名弟子,参与之后的纳新大典。”
      
      “你既然已同那祸星见过面,她的双亲亦是喜好寻仙问道的隐者,若你能劝那祸星上山参加大比,不论如何,为娘都会让她顺利参加纳新大典,拜入你门下。”
      
      得了掌门的保证,褚怀霜道了声领命,心情有些复杂。
      
      她娘亲这是打算开后门了。可她娘亲现在坐在掌门之位上,门规与爱女的性命之间,怎能先选后者呢!
      
      幸好这掌门大殿没有其他长老,待在外面的侍者听不到她们的交谈。
      
      于是她垂眸道:“掌门,这不妥,着实有失公正!您既然允了那孩子入门,我心里已有了其他法子,不知掌门可否允许?”
      
      ……
      
      次日一早,游倾卓便去了山中灵气充沛处,服下一枚下品灵丹,运转游家的心法,打坐至黄昏落雨时,总算通了一条经脉。
      
      游父游母自然是支持她修炼的,只不过游家并不是修真者世家,现有的心法是夫妻二人自己摸索出来的,虽然也可修炼,但二人毕竟是外行,境界也低,这套心法只适合在筑基期以前修炼。
      
      游倾卓其实还记得丹宗的初级心法,可她到底怕被褚怀霜识破身份,现在并没有用它的打算。
      
      等她踏着落叶下到山脚,忽然看到入山口立着一人。
      
      游倾卓怔了怔,灵识一放,看清对方是褚怀霜,正穿着方便行动的素白纹莲短袍,颈子上挂着她赠的鱼鳞赤玉,撑伞静立,着实吃惊不小。
      
      见她淋着雨呆站在山路中央,褚怀霜纵身掠去,伞面一倾,遮在她上方。
      
      与游倾卓疑惑的目光对上,褚怀霜不动声色地道:“据说这次的试炼大比会开秘境,甚是危险。你既然说有朝一日要娶我,不能连门都没入,就先把自己弄个遍体鳞伤。”
      
      她顿了顿,“大比开始前,每日黄昏后,我便会来为你授课……教你些基础知识。”

  •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怀霜:我怎么能强娶小道侣!
    游倾卓:gkd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