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察觉 ...

  •   翠竹村深处,游家。
      
      褚怀霜跟随游倾卓,沿着卵石小径穿过一片竹林,目光掠过小径尽头的一条溪流,看到一座靠山而建的精致竹屋,甚是惊异。
      
      她上一世还没见过游倾卓的养父母,也没有去过游倾卓的住处,但她很清楚翠竹村的村民生活情况。
      
      基本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辈子以耕种和打鱼为生。
      
      可眼前这座竹屋……虽然房屋都用竹子搭建,就地取材,但却建得朴素而不失大气,怎么看都像是富人家才有的建筑样式。
      
      “这是我爹娘隐居的地方。”游倾卓跃上溪流里的一块硕石,向褚怀霜伸出手,“仙长,来。”
      
      “你双亲……”褚怀霜牵着她的手,边走边问。
      
      “噢,爹娘是从嘉武城搬来的,原本是城里的大户世家。”游倾卓道,“不过爹娘更喜欢亲近山水和神仙,于是搬到这鸫岭山下。”
      
      褚怀霜心里诧异,凡人的大户世家,什么时候可以随便允许族人搬出来隐居了?
      
      她不解时,游倾卓已提着木桶小跑过去,喊了爹娘。
      
      看到竹屋里走出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妇,褚怀霜放出灵识一探,发现二人竟还双双是筑基初期,便释然了。
      
      这么大年纪才突破炼气期、筑基成功,照褚怀霜看来,二人的资质算是底层差了,此生若能侥幸结丹,都是天道眷顾。
      
      这对夫妇的身份,大概是游家的家主和家主夫人吧?搬到仙山脚下居住,恐怕是因此地的天地灵气充裕,既有助于修行,也利于修生养息。
      
      见游倾卓提着满满一桶鱼回来,游母笑盈盈地搂住她,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给她擦汗,“娘亲烧了凉茶,快进屋喝些解渴。”
      
      “谢谢娘。”游倾卓靠在她怀里,弯着眉眼笑。
      
      见状,褚怀霜的鼻子有些发酸。
      
      游倾卓的养父母,皆在八年前的一次妖袭中惨死,也就是游倾卓入门的第二年。
      
      他们双双死于恶妖之腹,尸骨无存,仅剩残魂留在竹屋内,驱之不去。
      
      自那之后,复活养父母便成了游倾卓的一生执念。
      
      游父的注意力则放在了褚怀霜身上。
      
      哪怕褚怀霜此时已将自身境界隐藏,他仍能觉察出这名白衣女子身份不凡。
      
      “爹,娘,这位是褚仙长,玄仁宫的丹宗大长老。”
      
      放好木桶,游倾卓便为养父母介绍起来。
      
      游父游母一怔,慌忙走上前去,双双向褚怀霜拜倒,“不知仙长驾到,有失远迎!还望仙长恕罪!”
      
      褚怀霜不知要如何与未来的岳父岳母打招呼,还在认真思考,冷不防受了二人一拜,当时就怔住了。
      
      “二位请起!请起!”待回过神,她也忙俯身请游父游母起来,笑道,“我今日一来是为游小友庆生,二来是为报答游小友的相助之恩,二位万不可这样行大礼!”
      
      她笑得真诚而从容,游父游母却愈加欣喜,谢过褚怀霜,便请她进屋。
      
      “不知褚仙长会来,寒舍还没来得及准备什么招待品。”
      
      “无妨的,只管当我是个来蹭饭的客人便好。”
      
      褚怀霜踏入屋中,说完觉得自己空手着实不妥,遂在储物玉佩里翻了翻,找出两坛梅花酿,放到屋中央的桌上,“匆匆来庆生,我也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这两坛梅花酿赠你们。”
      
      “仙长客气了!”游母不敢拒绝,又朝她拜了两拜,请她走到一把做工精致的檀木椅上,“仙长坐!我这就去为仙长沏茶!”
      
      游倾卓先一步进屋,在灶台上寻到游母烧的凉茶,倒了一大碗,正准备去捧给褚怀霜,忽被游父匆匆拉到一旁,只得放下凉茶,朝落座的褚怀霜笑了笑,跟着游父走入书房。
      
      游母不大爱讲话,怕她陪坐尴尬,褚怀霜便寻了个理由让她好安心做事去,自己则边喝凉茶,边放出灵识,探入书房。
      
      她有点好奇这对父女会说什么,毕竟上一世她还没见过游倾卓的养父母,不晓得他们对于孩子拜入仙门的态度会是什么。
      
      灵识刚探出去,褚怀霜只听游父严肃道:“倾卓啊,你可知仙缘已至?”
      
      继而听游倾卓嗯了一声,“褚仙长希望我能在秋月参加玄仁宫的纳新大典。”
      
      果然是在商量。
      
      褚怀霜抿着凉茶,继续听下去。
      
      游父似乎一愣:“褚仙长当真这么说了?”
      
      “爹,我将家传玉佩都给褚仙长了,您只管放心,秋月我定会上鸫岭山去,拜入褚仙长门下。”游倾卓如实说明。
      
      褚怀霜指尖叩桌,静候游父的反应。
      
      “……好!好哇!”
      
      不消多久,她便听游父颤声,“爹放心,放一百个心!倾卓只管一心向道,不必念家,爹会照顾好你娘的!”
      
      声音里还带着难掩的激动与喜悦。
      
      喝尽杯中茶,褚怀霜不自地扬起唇角。
      
      褚怀霜夜里还要去参加长老集会,于是庆祝生辰的鱼宴便放在了午饭。
      
      在游父游母准备午饭时,游倾卓便带着褚怀霜离开,说要带她去附近的镇上走走。
      
      二人一路无话,脚步倒甚是默契,哪怕不用刻意去追赶,也能跟上彼此的速度,沿着浣衣河往上走,不知不觉就逛到了村外的寻竹镇里。
      
      褚怀霜从前不怎么熟悉翠竹村,但她可是寻竹镇的常客。寻竹镇虽小,却隐居着一名常年钻研酿酒术的修士,酿出的烈酒“誓凌云”远近闻名。
      
      因她娘亲嗜酒如命,她在玄仁宫长到十岁,便开始御剑到镇上给她娘亲打酒。
      
      看着熟悉的小镇,褚怀霜心头一热,不由得多走了几步。
      
      游倾卓以为她是第一次来此地,忙跟上去问:“仙长要四处逛逛么?”
      
      然而褚怀霜早已对寻竹镇了如指掌,闻言朝她一笑,反问:“这镇中有个酿酒师的作坊,我与那酿酒师熟悉,你可有兴趣随我同去?”
      
      她记忆之中,不管是烈酒“誓凌云”还是其他灵酒,都由这名酿酒师酿造,交由镇中的酒肆进行贩卖。
      
      游倾卓怔了怔,才点头,就见褚怀霜挥袖转身。
      
      “走。”
      
      如鱼入水,褚怀霜从容地穿行在镇中。看得游倾卓微微有些吃惊,脚下步子却未曾慢,很快赶上她。
      
      一入作坊大门,二人便闻到一股沁人酒香,再往里走,看到十来个黑衣护卫守在一道紧闭的门外。
      
      想来褚怀霜是作坊的常客,黑衣护卫们纷纷让出路。
      
      就当游倾卓也要跟过去时,忽听一道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褚长老,里面生人勿近。”
      
      游倾卓一回头,只见一个身穿轻便麻布衣的少女站在侍卫们中间,个子娇小,看起来最多也只有十五六岁,目光却冷如刀,警惕地与她对视。
      
      “无妨,她是我的准弟子。”褚怀霜认得她,说话时,顺手牵过游倾卓,“真人在忙吗?”
      
      “师父才空下来,正准备补眠。”见二人如此亲密,少女信了她的话,没有再多问,走到门边,先二人一步推门进去。
      
      门一开,酒香愈发浓郁,熏得游倾卓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目光一低,便能看到和褚怀霜相握的手,唇角微抿,稍稍用力。
      
      少女一进门就跑没影了,褚怀霜环视一圈,见室内堆满了各式酿制用的法器,看不见人,忍不住喊:“真人?倚淳真人?”
      
      “哟,是绒绒来了?”
      
      随声,一位酿酒师笑呵呵地绕过法器走来,目光却落在游倾卓身上,“还带来个小姑娘?来坐来坐,哎,阿昔!倒茶!”
      
      绒绒是褚怀霜的小名。
      
      “真人午安。”褚怀霜向她行了抱拳礼,而后向游倾卓做介绍,“这位是倚淳真人,亦是我的长辈。”
      
      游倾卓也跟着道了安,悄悄用余光看这位慵懒的年轻女子。
      
      倚淳真人撩了撩蓬乱的披肩长发,抬手朝堆满房间的法器一指,待客用的茶几便显现出来。
      
      见褚怀霜落座,游倾卓忙挨着她坐下。
      
      “她是我新收的徒儿,酉昔,脾气不大讨人喜欢,小友见谅,见谅啊!”看着麻衣少女端茶出来摆好,沉着一张脸,倚淳真人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去看书吧,为师与两位小友聊聊就睡下。”
      
      酉昔沉默着点了点头,拿着空盘无声无息地踱出门。
      
      她才走没多久,倚淳真人立马一勾手指关上门,唤出一个小酒杯,倒了半杯,眼里满是期待地看向褚怀霜。
      
      游倾卓自然不晓得,褚怀霜倒明白了她的意思,忍不住笑道:“真人又酿了新酒想让我试?”
      
      “不错,这酒还未起名,你尝尝看,品品滋味儿如何。”倚淳真人点点头,将酒递给她,“有点儿烈,得小口小口抿。”
      
      褚怀霜托起酒杯,小心地抿了一口。酒液入喉,却意外地绵柔,带着一股果香,令她情不自禁又咽了一口。
      
      “仙长?!”见她停不下来似的一口口喝起来,游倾卓心里一个咯噔,慌忙夺杯,目光一瞥,发现酒杯已空!
      
      她刚夺过酒杯,见褚怀霜两眼一翻白,就要仰倒,赶紧伸出手,将褚怀霜接住。
      
      “哎呀,半杯就让你师父醉了!”见状,倚淳真人尴尬地道,“看来这酒着实太烈,对不住,对不住啊!”
      
      游倾卓无奈,只是抿唇笑道:“没事的,我带师父去外面吹吹风,师父就醒了。”
      
      -
      
      酒坊外。
      
      游倾卓才带褚怀霜坐到河边,褚怀霜便醉得睡了过去,歪在她身上。
      
      看得游倾卓忍不住莞尔,将她放倒在自己膝上,让她小睡片刻。
      
      她挪动褚怀霜时,褚怀霜却胡乱抓起来,面露痛苦之色。
      
      游倾卓忙去捉她的手,轻声哄道:“师父,请好好趴着,不要乱动。”
      
      褚怀霜身体一顿,安静了,由她摆弄,片刻后,忽喃喃起来:“倾卓……倾卓……”
      
      而后又呜咽道:“我不会杀你了,倾卓……你既然已和为师合籍,为师定会好好护着你……回去罢,我这就带你回去……我答应过要给你做蜜枣糕吃,你还未尝过我的手艺……”
      
      游倾卓本想继续哄,闻言面色骤变,心中掀起巨涛。
      
      良久,她抚上褚怀霜的脸,轻轻摩挲。
      
      “师父,醉了合该好好睡一觉才是。前尘如梦,您不要再乱想了。”
      
      待褚怀霜止住梦话,游倾卓叹了口气。
      
      怀霜,你也重生了么?
      
      回到这一切都未开始的起点。
      
      游倾卓很清楚,怀霜若是喝醉了,只会两眼一闭睡过去。除非对某件事执念太重,才会像方才那样说梦话。
      
      其实褚怀霜应下要为她庆生时,她便已觉出一丝不对劲了。
      
      可那时,她只是单以为这一世的褚怀霜变了性情,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竟也重生了。
      
      看着睡熟的褚怀霜,游倾卓细心地为她梳理发丝,思忖片刻,决定不对她道明自己也重生的事情。
      
      现下怀霜既然重生了,只要她不说,也不表现得太过反常,怀霜便会当她尚是那个单纯的游倾卓。
      
      怀霜会愿意与她重新开始,而不是时时刻刻悔恨自己曾经亲手杀了她。
      
      她爱怀霜,自然不愿看见怀霜痛苦的样子。过往的一切,只要她独自承受就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游倾卓:不是我扒的马甲,是师父自己脱的 ̄へ ̄
    -
    俗话说,重生大都是为了逆转上一世的遗憾。上一世她们那么苦,重来一世,当然要甜甜地互宠才是王道呀~
    另外师父这次说梦话是因为刚重生不久,思维还比较混乱,正常情况就像徒弟说的那样,醉了就睡觉,非常让人省心【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