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离婚[重生]》顾之君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12-26 22:14: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又撩 ...

  •   顾阳刚一进门,就感觉到客厅里的气氛不太对。
      
      沙发上坐着的不只有顾父顾母,大伯伯母和顾兴辉都在,尤其是顾兴辉,一看到他回来,脸上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似乎认定了他待会要遭殃。
      
      顾阳拧了拧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大伯冷笑着开口了,“老弟,我这次过来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顾阳跟你们说去图书馆学习是吧?但你们知道他实际去哪里了吗?这小子很会骗人啊,要不是兴辉和他同学正好在外面看到他上了一辆不认识的豪车,我们都被他骗过去了。年纪轻轻,就知道跟些不三不四的社会人士混,你自己不学好,可别败坏了我们顾家的名声!”
      
      一听兴辉添油加醋说顾阳上了辆豪车,大伯能想到的自然是近百万的宝马,还觉得顾阳是跟着什么不良社会人士混,坏到骨子里去了,可千万不能放任他,带坏了他们家的兴辉。
      
      可他怎么都想不到,那辆车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便宜宝马,而是全球限量的顶级豪车,讨好谄媚什么的更加不可能。真要让他所说的“社会人士”陆言听到了,或许还要幽幽一叹——当然是我在讨好阳阳,我做梦都想把这可爱的小孩拐回家里宠呢。
      
      这些人倒好,竟然敢嫌弃他心尖上的宝贝。
      
      顾阳听了大伯那些明显包含恶意揣测的话语,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心里更是极为恼火。
      
      以往大伯对他态度不好,他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鸠占鹊巢了,他接着就是了,但他连见都没见过陆言,凭什么张口就说陆言是不三不四的社会人士?!谁给他那么大个脸?就因为他长得足够丑,出门能吓哭小孩子吗?他知道什么?他什么都不懂。陆言那么优秀,胜过所有人,不应该被人这么随意诋毁!
      
      顾阳盯着大伯,眼里都是浓浓的怒火,不像平时那样不管被怎么说都温顺软绵,一点都不知道反抗。大伯头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竟然一时被他孤狼般的凶狠气势吓到了,以为他下一秒就会冲上来狠狠地揍自己,有点恐惧的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
      
      刚一后退,大伯就反应过来,恼羞成怒:“你这白眼狼,做了坏事,还敢瞪长辈,真是没有一点规矩!看吧看吧,跟什么人混就是什么狗样,以前那些懂事的外表都是装的吧?现在忍不住原形毕露了!”
      
      大伯这一趟过来,说是过来玩,可顾阳一回来就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顾父顾母都懵了,不过听说顾阳和什么社会人往来,他们脸色也不太好看,拧眉说:“小阳,你真的在跟什么社会人混吗?”
      
      一直以来,哥就对顾阳说话带刺,他们听着不舒服,和哥说过好几次,可都没有效果。哥就算偏激那也是哥,割舍不去。顾阳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如果真的学坏了,当然要教,不然顾家的脸面怎么办?都要被败光了。他们要的是听话乖巧的孩子,这才是好孩子,混混太糟糕了,那是社会的渣滓。顾阳一直以来不做得挺好的吗?多省心,怎么突然就变了?
      
      听到顾父顾母审问顾阳,顾兴辉高兴坏了,乐得看戏,不屑道:“辣鸡顾阳,承认吧,你没得解释了,我都亲眼看到了。”
      
      顾母看他站没站样,有些不满,但怎么都是亲生儿子,语气下意识变柔和,提醒说:“兴辉,站直点,都驼背了。”
      
      顾兴辉这会就等着看顾阳出丑呢,随便敷衍地伸了伸腿,但还是驼着背。
      
      顾阳看了一眼顾母和顾兴辉之间的互动,似乎顾母完全没听到顾兴辉骂他垃圾,或者说……听多了习惯了?他心口微微泛酸,抿了抿唇,脸上表情不露出难过,只是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气,说:“对,我不是每天都去图书馆,我说谎了。”
      
      顿时,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大伯和顾兴辉,满脸都是我没说错吧看看这是什么人啊。
      
      顾阳声音冷漠,继续说:“除了去图书馆,我还去做兼职了,甜品店的服务员还有家教,顾兴辉今天看到的,是雇主顺路送我过去上课而已。”
      
      大伯不信,“做兼职要撒谎藏着掖着?你当我们是傻子呢?”
      
      顾父顾母皱眉,也没有立刻相信。
      
      顾阳看着,难得露了几分尖锐,没有继续乖顺懂事不跟长辈顶嘴,而是将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冷笑道:“我为什么做兼职,大伯你不应该最清楚吗?因为我是白眼狼,我花钱有罪啊,我马上就要成年了,理所应当尽快赚钱,还这些年来我花掉的所有费用不是吗?”
      
      他这几句话一出来,整个客厅静得令人发慌。
      
      每一个字,都像是砸在了心口最疼的位置,震撼不已。尤其是顾父顾母,脸一阵红一阵白,像是被甩了巴掌,很是难看。他们心里忍不住怨大伯,老是骂顾阳白眼狼干嘛,这话要传出去,得多难听,都要以为他们虐待养子了。他们可是保证了顾阳的温饱,养他读书了的,只有大伯顾兴辉老是欺负他。养儿防老,到时候顾阳被大伯骂得寒了心,他们老了可怎么办。
      
      顾父顾母脸色僵硬,试图缓解气氛,勉强笑着说:“什么啊,小阳是出去玩把钱花完了吗?跟爸妈说啊,小孩子打什么工,最重要的是学习。”
      
      顾阳当然没花钱,他从小就被顾父顾母教育节俭,每次出门去个图书馆,带多少钱出去就带多少回来,几乎没怎么花。顾父顾母虽然说小孩子不用担心钱,但他小学买个冰淇淋吃,他们都一脸肉疼,说别吃那些垃圾食品,浪费钱。
      
      久而久之,顾阳就不花钱了,回家之后都递回给顾母。这样的动作间,有种说不出的生疏感,十分客气。顾母会说一句你这孩子,怎么都不花钱呢。但实际,她脸上是挂着笑容的。顾阳看得出大人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孩子,所以,他会很听话,成为典型的别人家孩子,无可挑剔。
      
      其实,顾阳刚一冲动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习惯了听话,这样的反抗,太不对了。他很慌,心情也很复杂,沉默了一会,在他们生气之前,低着头,缓缓说:“没有,我刚才瞎说的,我打工是看同学也在做兼职,一时好奇而已。”
      
      顾父顾母还有大伯的脸色都稍微缓和,大有就该如此的意思,这才是顾阳,又乖又听话。
      
      “有时间你就学习,别去搞兼职,分散注意力,成绩下降就不好了,小阳你明白吗?”顾父顾母语重心长道,“还有,那些什么社会人,千万不能接触,我们不会要一个混混做儿子的。”
      
      顾阳想解释:“那不是……”
      
      顾父顾母却不想讨论了。没有发生什么的话,顾兴辉会看到那一幕吗?这事太糟心了,本以为顾阳是最乖的,结果闹出了这样的事。顾父严厉说:“不管之前怎样,从现在开始,你就一心学习,放学了就回家,听懂了吗?”
      
      顾阳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慢慢地点了头。
      
      第二天,因为哭过,顾阳的眼角还是带着点微红。他以为看不出来,可陆言这么敏锐的人,在看到他第一眼,就发现他的情绪不太对劲了。
      
      可顾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陆言便明白他有意遮掩,就算问肯定也问不出什么。于是,陆言冷下了脸,悄悄让特助去查。
      
      特助效率很高,没过多久就把顾阳的资料传了过来。陆言认真看完,脸色更不好了,“这算什么父母,领养了又不好好宠着,一开始就别养啊。”
      
      特助问:“老板是想收养他吗?”
      
      这是毫无疑问的。陆言指腹摩挲,眼底暗沉,早在第一次见面,他就动了念头,莫名就想把人拐回家宠,想把人宠得无法无天,这种想法浓烈到,他甚至觉得阳阳的父母很碍眼,不应该存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重新回到书房里,陆言的脸色一如既往,任谁也看不出来他刚彻底查过顾阳的资料。一进门,就看到趴在书桌前的顾阳,握着笔,低头思索,窗外落进些许阳光,照着他的小脸,白得恍若透明,微卷的发尾软软地耷在后颈上,十分乖巧。
      
      陆言看着,心里顿时软成了一滩水。
      
      可顾阳被他这么直直盯着,还一眨都不眨的,忍不住就紧张起来了,像被监考老师全程站旁边盯着,又像是成了野兽嘴里的肉,浑身紧绷,心跳加速,体温越来越高,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陆言注意到了,拿了纸巾,很自然的帮他擦过额头,也因为凑得近,阴影笼罩,浓烈的荷尔蒙扑面而来,仿佛要把顾阳整个人包围住,不留一丝缝隙。
      
      顾阳心里嗷嗷叫。操!他又撩我!
      
      陆言帮他擦着汗,当然注意到他恨不得钻到桌底下的羞窘模样,忍不住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终于不是刚才眼睛红红的小可怜样了,还是这样最可爱。
      
      我宠了那么多年的宝贝,怎么能在外面受委屈,有哪怕一丁点的不高兴。
      
      陆言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么一句话,不由得愣了一下。
      
      ……宠了那么多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