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离婚[重生]》顾之君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9-11 20:01: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弹琴 ...

  •   接连出糗,顾阳十分羞窘,心里的小人崩溃咆哮。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整个暑假,几乎都是甜品店,陆言的别墅,家里三点一线来回跑,图书馆都越来越少去了。
      
      好几次,差点暴露出他对陆言的喜好,还有别墅构造的了解,他都强作镇定,勉强算是有惊无险地掩饰了过去。
      
      一开始,对现在的陆言有些拘谨陌生,但慢慢相处下来,又找回了那种熟悉感,不自觉就淡化了隔阂,态度更加亲昵自然了。
      
      顾阳在甜品店上班,穿着白衬衫,系着一件黑色围裙,容貌出众,气质干净,简直就是漫画里走出来的漂亮少年。
      
      果然如店长所料,顾阳的高颜值吸引了不少的客流量,甜品店附近就有一所中学,一个女生在这里看见了好看的小哥哥,就立刻激动地告诉小姐妹听,疯狂安利。
      
      甜品店里的糕点本就味道不错,有这么一个养眼的小帅哥在,当然是锦上添花,比其他店更有竞争力。好多女生都是冲着顾阳来的,就为了能和他说上两句话。
      
      这天,顾阳照常上班,门口叮铃一声脆响,说明又有客人进来了。他还在收拾着前台的单据,头还没抬起来,就先条件反射地微笑说:“欢迎光临。”
      
      下一秒,抬起头来了,看清来人是谁,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来了?”顾阳看见坐在轮椅上的陆言,想都不想,就从收银台旁边的小木板下面钻了出来,跑到陆言面前,两眼亮晶晶的,像是有璀璨的钻石。
      
      陆言看他这样下意识的动作,不禁弯唇轻笑,说:“想看看你工作的样子。”
      
      顾阳听了,莫名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指碰了碰脸,眼神飘移了一下,说:“没什么好看的啦。”
      
      陆言虽然坐着轮椅,但那俊美的长相也是难得一见,天然的一个发光体,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店里其他客人就忍不住老是偷偷看他,还有的人小声议论,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兄弟吗?一家子基因都那么好啊。
      
      还有的人,很是同情地看着陆言的腿,说是不能走路很可怜。
      
      顾阳听到这,立刻往陆言身边站,挡住了那些视线,凑过去小声说:“我快下班了,待会打包几个蛋糕,要不你先上车等?”
      
      陆言并不在意那些人的议论同情,都只是无所谓的陌生人而已,并不能影响到他,但顾阳毫不犹豫的维护,却是让他心情很好,也不反感顾阳把他当小孩子哄,唇角勾了勾,点头说好。
      
      果然,没过多久,顾阳就下班换衣服,提着精致的蛋糕盒快步走向了附近停着的银灰色小轿车,钻进了车里。
      
      车子刚驶离这个地方,不远处就有几个男女看着越来越远的车屁股,十分惊讶。
      
      “那个不是我们学校的顾阳吗?”
      
      “他刚才上的那辆车,看起来好贵啊,原来他家里那么有钱。”
      
      “那个车标是什么牌子来着,啊,上次在杂志上看到了,我一时想不起来,不过我记得是全球限量的,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那种!”
      
      一时间,几个学生都很是感慨,没想到离自己那么近的同校同学竟然是豪门少爷。其中女生还说,我就说嘛,他可是投票出来实至名归的校草,早就觉得他有种贵族气质了。
      
      “不可能!”
      
      突然一个恼怒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讨论。
      
      所有人就都看向了反驳的顾兴辉。他不屑冷笑说:“什么豪门,他只不过一个孤儿,还贵族?他要是贵族的话,那我们岂不都是皇室成员了。”
      
      其他人好奇,“孤儿?兴辉,你认识顾阳吗?你怎么知道的?”
      
      顾兴辉嫌恶地摆了摆手,“我才不想认识他,反正他就是个被收养的孤儿,吃别人喝别人的,不可能是什么豪门少爷。刚才上那个车,说不定是认识什么社会人士了。”
      
      一说到社会人士,其他人都有些避讳。社会上的陌生人对学生来说,怎么看都是危险居多。
      
      有人还说:“没想到顾阳是孤儿啊,这么可怜,那他可能是被人骗了。兴辉,你认识他的话,提醒他小心一点吧。”
      
      顾兴辉厌烦地挥手,根本不想搭理,但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也对,他没有父母教,我是该好心提醒他一下的。”
      
      别墅里。
      
      顾阳复习了一段时间,停下来,扭头看向了身旁坐着的陆言。
      
      他明明是来工作的,要让陆言心情放松,但现在越来越多时间都拿来学习了。心里太愧疚了,工资也不好意思拿啊。
      
      低头安静地看着书的陆言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头温和笑道:“怎么了?”
      
      顾阳抿了抿唇,说:“陆先生看书看累了吗?要不要去弹钢琴,放松一下?”
      
      陆言合上书,点头,“好啊。”
      
      顾阳心想,他果然是喜欢弹钢琴的。
      
      实际陆言却是微微笑着,想着又能和小孩一起弹钢琴了,真期待。
      
      他们一起去了琴房,今天挑的曲子是比较活泼灵动的,音符在空气中跳跃,听着让人的心情也不自觉跟着变好。
      
      陆言很享受这样的时间,也很喜欢顾阳专心弹琴的样子。金色的阳光洒落进来,在他发间闪烁着漂亮的碎光,精致如画的眉眼,清俊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像是在发光。
      
      顾阳弹着琴,浑身不自在,他还不至于迟钝到连这么明显的视线都感觉不到。太煎熬了!这家伙就不能收敛一下下吗!专心弹琴啊,他有什么好看的!
      
      被盯得久了,他根本控制不住,耳朵慢慢的又泛上了绯红。
      
      陆言看着,勾起唇角。
      
      真是太容易害羞了,好可爱。
      
      为了不把人逼得恼羞成怒,陆言慢悠悠地转移了视线。这时,管家温叔走了过来,说是有客人来访。
      
      陆言作为主人家,自然要出去招待,于是对着顾阳温柔一笑,“乖乖待着,我很快回来。”说完就出了琴房。
      
      没人盯着了,顾阳松了口气,耳朵红红地小声嘟囔,还乖乖的,当我三岁小孩吗。
      
      来的是一个熟人,和陆言关系很不错的著名钢琴家梅庭君老师,陆言的钢琴就是她教的。梅老师已经年过半百,一头花白,但不见一丝苍老颓意,整个人精致又优雅,还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独特魅力和气质。
      
      梅庭君看到他来了,琴房的悠扬旋律却不停歇,有些惊讶,“我还以为是你在弹奏呢,怎么不跟我在圈里混,现在倒是开起学堂来了?太不够意思了啊。”
      
      陆言失笑,“什么开学堂,你看我是当老师的料吗?”
      
      梅庭君煞有其事点头,“也是,你不够耐心,要是收学生,一个个都得被你骂哭。那,琴房里的是谁?这弹奏风格,说跟你没关系,我可不信。”
      
      不得不说,梅庭君很好奇。谁让她对陆言那么了解,知道他对外斯文有礼,实际性情冷淡,根本不让人走近他身边。这样一个疏离淡漠的人,怎么会轻易让人到家里,还用他惯用的钢琴?
      
      梅庭君有些欣慰,想着这孩子终于找到个陪伴的人了啊。不是很看重的人的话,怎么可能有心思亲自教呢。
      
      陆言却说:“我真没教,要说起来的话,他反而是我的老师。”
      
      梅庭君瞥了他一眼,骗人也麻烦走点心好吗,没好气说:“不肯说就算了,藏着掖着这么宝贝,怕我跟你抢人啊。你要继承家业不走音乐这条路,我理解,这琴声,我听着很有资质,让我问问他要不要认我做老师就不行吗?”
      
      陆言:“不行。”
      
      梅庭君:“……”
      
      要是有胡子的话,真要上演一个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了。
      
      梅庭君想着自己要优雅,不能跟个欠扁的孩子一般见识,就缓缓端起雪白的骨瓷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红茶,举止矜贵完美。
      
      过了一会,陆言问:“老师,你也觉得他的弹奏和我很像?感觉是我教出来的?”
      
      梅庭君喝茶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盯着陆言,就在别人以为她要发表什么看法的时候,她冷哼一声,“哦?有人在说话吗?”
      
      陆言无奈,长长地叹了口气,“既然我连人都不算,那也不用尊老爱幼了,温叔,送客吧。”
      
      梅庭君蹭地放下杯子,“我看你就是想气死我。行了,看你状态挺好的,我也懒得操心了。按时吃饭,好好做复健,知道吧?”
      
      梅庭君这回来,本就是来看看他,看他好得很,还能气人,就拎起包准备走了。走到门口,她又转过身来,冷淡说:“别说他是你带的学生,说他是你儿子我都信,连弹奏存在的问题都一个狗德性。”
      
      虽然没见到顾阳的真人,但也不妨碍她从管家那里套话,知道这段时间有个学生经常到陆言家。
      
      陆言听到她的话,忽的就想起了上次在车里顾阳睡迷糊了叫他爸爸的事,他心情很好,忍不住勾起唇角笑。
      
      梅庭君一脸嫌弃,“赶紧收起你那笑容,看得我都发毛了。”看着就变变态态,要做什么坏事的样子。
      
      看着老师上车离开了,陆言若有所思地摸摸嘴角,自己的心思表现得这么明显吗。他按着操纵杆,回了琴房。
      
      顾阳听到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转过头来,问:“客人走了?”
      
      陆言点头,想到了梅庭君刚才说的话,看似随意地问了句:“她还夸你钢琴弹得好,说起来你是哪个老师教的?”
      
      顾阳动动嘴唇,差点脱口说了句你啊,幸好他及时止住了,“……就是我爸给我找的一个钢琴班,老师好像是姓陈吧,我平时都叫他陈老师,名字我不清楚。”
      
      “有机会我挺想见见这位陈老师的,感觉他和我的弹奏风格好像。”
      
      顾阳心里一咯噔,心虚干笑,“是、是吗?”
      
      早知道就说自己不会弹钢琴了!悔不当初啊!
      
      幸好的是,陆言似乎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并没有继续追问,一如往常送了顾阳到家附近。
      
      顾阳下车,背着背包往家里走去,并没想到一打开门,客厅里有一群人正等着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