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谢朝夕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20:55: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一堵墙,隔了两个人。
      
      钟衡在洗澡,祝深在订机票。
      
      祝深刚订了两张明晚飞去滟城的机票,给吴绪发信息说了一声,就关了机。
      
      他向来就是这么任性的,想到什么做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
      
      代理人要是知道正办画展的某个人溜回国了,不知又该作何感想。
      
      祝深不关心吴绪会怎样给他收拾烂摊子,反正这些年风风雨雨,吴绪早就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了。
      
      任性的画家只在意自己的宝贝,一回房,他就搬来了几个箱子来放置他的画具和画纸。
      
      正收拾着,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
      
      “进。”祝深头也不抬道。
      
      没有听到预料的脚步声,祝深这才微微地把头抬了起来,看见穿着与自己同色浴袍的钟衡站在了门口。
      
      他的头发刚刚吹干,没有用什么发胶固定,就这样自然蓬松地散在了头上,褪下考究的西装与皮鞋,这样的钟衡看上去一下就小了很多。
      
      卸下一身沉稳疏离的精英气质,恍然间,祝深还以为又回到了九年前的高中时代。
      
      那时他才十五岁,钟衡也不过十七。
      
      “洗完了?”
      
      钟衡点头,却还没走。
      
      祝深手中的动作一停,露出疑惑的目光:“你还有事么?”说完他忽就想起来隔壁那房是没有被子的——别墅的被子今早都被人拿去洗了,眼下也就只剩下自己的房间还有一床。
      
      室内虽不冷,但二月的天,夜里没有被子总还是会着凉的,祝深眼睛一转,歪头问他:“不如今晚你就在我这儿凑合凑合?”
      
      钟衡站在门口没有动,无声地打量着他。
      
      一下,两下。
      
      都说钟衡不好相处,祝深也只是不抱希望地提了一嘴,哪知随后就见到他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祝深就这样直勾勾地看他朝自己走来,稍一恍惚,手中的画纸就落到了地上。
      
      在D国这两个月,他画了不少画,明天就要走了,只得连夜清理掉。在祝深眼里,那些不过是拿不出手的东西,统统要打包丢掉。
      
      钟衡的步子落定在他的面前,顿了一顿,弯腰拾起地上的画纸。
      
      “这张不要了。”祝深指指一旁的废纸篓,示意他帮自己扔掉。
      
      这是祝深今天信手画的一张静物草图,才上了一点颜色,但他实在是很不满意,已经再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钟衡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不要了?”他垂眸看着画纸上的风信子,实在不觉这幅画有什么扔的必要。
      
      细小的花瓣组成了一簇又一簇的小花,花柄和花轴规律地相连,像伞,像穗,被包成了一捧精致的花朵,静静地放在了桌上。
      
      眼下再看这束静躺在桌前的风信子花束,却不得不觉出有一丝窘迫的孤独感,就好像,生生地被人抛弃遗忘了一样。
      
      “不要了啊。”祝深奇怪地看他一眼,伸手拿过他手中的画纸,轻轻地扔进了废纸篓里。
      
      钟衡低头看了一眼纸篓中的画纸,没再说话,脱掉了外套,掀被上了床。
      
      清理掉画作以后,祝深也上了床。
      
      这算是这对新婚夫夫第一次同床,稍有些尴尬,谁都没有戳破。
      
      钟衡背对着祝深,祝深也微微往外面挪了挪,两人各占一角被子。而被绷得笔直的被子,以床心为分界线,似乎能分出一条长长的线,泾渭分明,谁都没有逾越一寸。
      
      如若是谁放一碗水在两人之间,第二天醒来,想必也是不会洒的。
      
      “钟衡。”
      
      暗夜里,祝深轻轻叫着钟衡的名字。
      
      “嗯。”钟衡沉沉应他。
      
      “我订了明天的机票,明天晚上,我和你回滟城。”
      
      钟衡一怔:“这么快?”
      
      “不是说你祖父想要见我了么?”祝深叹轻轻叹了口气,像是在说服自己:“你放心,逢场作戏我还是会的,我会尽到我的义务。”
      
      “以后也不会不打招呼就消失的。”他说。
      
      “知道了。”钟衡冷冷地说。
      
      再之后两人就没再说过话了。祝深本以为自己会很难入睡,但没有想到,听着身边的人低沉的呼吸声,他竟很快地陷入了睡梦之中。
      
      睡不着的另有其人。
      
      但睡着的人,也未必能睡得香。
      
      ——这一晚,祝深梦魇了两次。
      
      次次都是大汗淋漓地叫喊着,声嘶力竭,像是碰到了什么巨大的灾难似的。
      
      钟衡拍着他的肩,叫着他的名字将他唤醒。
      
      祝深猛然睁开眼,冷汗直冒,一偏头,身边的人却仍旧离他很远。仿佛刚刚唤醒他的那根救命稻草只是他的错觉。
      
      他惊魂未定,大口大口地呼吸,像一只岸上搁浅着的濒临渴死的鱼。
      
      “我又做噩梦了。”祝深低头道。
      
      钟衡皱起了眉问:“你总是做噩梦?”
      
      祝深以为他是责怪,便说:“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昨晚他忘记吃药了,没想到药刚停一天,就又开始做着无边无际的噩梦了。
      
      钟衡闻言将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梦到了什么?”
      
      只见祝深走下了床,站到了窗户前,揉了揉他那微微凌乱的头发,轻描淡写道:“我掉进了一个冰湖,没有人来救我。”
      
      钟衡凝望着他那逆着光的背影,只见祝深松松垮垮的睡袍搭在了身上,半露着肩头,缀连着细长的颈子,薄光倾泻,身影美好得像一幅画。
      
      “梦与现实是相反的。”钟衡对他说。
      
      对这么冷硬的人来说,这寥寥几个字勉强能算得上是安慰了吧。
      
      回过头,祝深轻佻地笑了一下。
      
      “不是反的。”
      
      说着,他便走出了门。
      
      那尾快渴死的鱼重新游回到了水中。
      
      终于得救了。
      
      到滟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钟衡的司机阿文早就在机场等候了。
      
      祝深知道,这司机大约是钟衡身边值得信赖的人,两人婚事的来龙去脉他全都知道。
      
      “去桃源。”钟衡交代道。
      
      “先生……”阿文面露难色地回头道:“老先生和二太太都在祖宅等着您和祝先生回去吃饭呢。”
      
      钟衡看了祝深一眼,祝深便知道,自己和钟衡这一出夫夫恩爱的戏从他回到滟城起,就要开始演了。
      
      钟祝两家是世交,祖宅坐落在滟城寸土寸金的如意山,一个是6号,一个是8号,高山仰止,风景美不胜收。
      
      祝老爷子枝繁叶茂,儿女个个有出息,祝深行十,是他最宠爱的小孙子,小时候几乎是被他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阿文将车刚开到了钟宅,管家临叔就大喜过望地迎了上来,“小少爷”“祝小少爷”地亲热地喊着。
      
      换做平日,临叔大抵是不会这么热络的,钟衡抬眼看他,见他似乎有话要说,还没问,就见临叔苦着脸小声说:“何太太来了。”
      
      偌大的如意山,是没有哪一户姓何的,而令钟家叫苦不迭的“何太太”,只可能是一个人。
      
      ——钟衡的母亲,何萱。
      
      祝深是众星拱月般长大的,可钟衡却不是。
      
      他是钟父早年荒唐犯下的错,十岁才进钟家的门。
      
      若非四年前钟父携妻儿去海岛旅游,遭了空难,钟老爷子不希望辛苦经营了一辈子的集团落到旁系的手上,现在怎么也轮不到钟衡来主事。
      
      何萱从前来钟宅要钱时,佣人们从来都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如今可不一样了,自打钟衡接任集团,何萱三天两头登门,佣人们谁都不得敬她三分,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刚一进门,就迎上来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眼眶湿润道:“阿衡,你可回来了。”
      
      这是钟衡的二婶杨莎,三十来岁,一身黛青长裙,优雅素净。
      
      而她身旁的女人稍长些,拾掇得精致华贵,却也是保养得宜的,隐约能看出五官轮廓与钟衡很像,这是何萱。
      
      何萱一见杨莎抹着眼泪,不禁出言刺道:“你哭什么呢?不知道的还以为阿衡是你生的。”
      
      杨莎低眉轻道:“我自然是没有福气能生出阿衡这样的好儿子。”
      
      何萱挺起了胸脯,拢了拢臂上白色的毛披肩,不由得有些骄傲。
      
      又听杨莎继续道:“我的运气,大概在嫁到钟家的时候就花完了吧。”
      
      何萱细眉一竖:“你!”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拿她名不正言不顺不是钟家的正牌太太来说事了,刚想回讽一两句,却见客厅正中的沙发上,钟老爷子的拐杖颤巍巍地敲了三下:“再吵就出去!”
      
      钟老爷子这系人丁不旺,大房的先生太太少爷遇了空难,二房的先生又患病而死,钟老爷子这些年白发人送黑发人,一直郁结于中。
      
      也是没得选了,才将集团的重担交托给了钟衡,为此,堂叔堂伯们没少埋怨。
      
      “祖父,我们回来了。”钟衡挽着祝深走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回来就好。”见到了钟衡与祝深,他才稍稍展露了笑颜,朝他们招招手:“吃饭吧,吃饭。”
      
      偌大的饭桌上只坐了六个人,看上去颇冷清些,就这还是钟宅这么久以来少有的热闹。
      
      见到钟衡不住给自己添菜,祝深只好象征性地给钟衡舀几勺汤,两人有来有往,看得长辈们频频把头点,很是欣慰的样子。
      
      只是祝深胃不好,吃不下什么东西,自然也塞不下这堆积的小山,只得一粒米一粒米地往自己嘴里送。
      
      饭用了一半,钟老爷子也算看出来了点端倪,便问:“小深怎么不吃啊?不合胃口吗?”
      
      祝深忙摇头,对钟老爷子笑:“合胃口。”
      
      钟老爷子也笑:“那你可要全都吃完。”
      
      祝深点了点头,趁长辈们不注意,把菜又夹回到了钟衡碗里。
      
      钟衡什么都没有说,也没再给他夹菜了。
      
      本以为这就算完。好容易熬完了午饭,长辈们都离桌了,祝深刚要离桌,又见厨娘端着一小碗滑鸡粥上了桌:“祝小少爷,这是小少爷专门吩咐厨房给您做的,您尝尝?”
      
      “啊?”已起了身的祝深疑惑地看向钟衡。
      
      钟衡只道:“喝完。”
      
      祝深:“……”
      
      钟衡不动声色地看着祝深,无形之中倒是加了些威逼的意思。
      
      祝深见他竟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无奈只得坐下来,装模作样地喝上一口。
      
      鸡嫩米香,入口绵滑,祝深笑说:“还不错。”
      
      钟衡又说:“多喝一点。”
      
      祝深:“……”
      
      他这胃前些日子又经了一遭手术,没人看顾,颇有些放浪形骸之意。医嘱是要他规律饮食,忌生忌冷,然而放眼国内国外,还真没什么人能管得了他了。
      
      祝老爷子要是知道,倒也能管,然而祝深与钟衡结婚以后,老爷子就像落下了心头一块大石似的,现下女儿正陪着他各地环游,祝深又成了个无法无天的了。
      
      祝深喝粥,钟衡看着,何萱与杨莎各自坐在沙发两端频频往餐桌上回看,各自存着各自的心思。
      
      钟老爷子瞧着倒是高兴,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桩婚事,他实在是越看越满意。放眼滟城,又有谁不想攀上家大业大的祝老将军一家呢?
      
      祝深喝了小半碗实在喝不下了,碗一推,不喝了。
      
      钟衡却不吃他这套,手指在他的桌前轻轻一扣:“别浪费。”
      
      这倒是很好笑,住在寸土寸金的如意山的人与他说别浪费。可祝深一联想到钟衡从前的背景,却又觉得笑不大出了。
      
      当时两人一声不吭地就领了证,倒像是平地一声雷,把钟祝两家都给惊着了。
      
      领证第三天,祝深的几个堂姐专程从国外飞回,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全是关于他新婚丈夫钟衡的。
      
      祝深父亲是祝老爷子的老来子,几个堂姐都比祝深大不少,一副在婚姻的坟墓里越战越勇的架势,一个个都很有话说,争先与祝深传授婚后相处之道,以免将来他们二人婚姻失和。
      
      祝深只心不在焉地点头附和,没听进去多少,稍稍往桌上摞着的资料上一瞥,才知道钟衡十岁前是和外婆相依为命的。
      
      外婆一点退休金勉强维持着两人的生活,日子过得很是清贫,外婆去世时钟衡才十岁。何萱不想管他,索性就将他扔到了钟宅。
      
      大概是因这么层缘故,钟衡并不像如意山上长大的纨绔。在他身上,还保持着儿时被外婆教导出来的习惯和品质。
      
      祝深眯着眼睛看了钟衡一会儿,钟衡自岿然不动,像是要等着他把粥喝完。厅中的长辈们也都好像在默默关注着饭厅两人的一举一动。
      
      被人约束和监看的不适感使祝深心生反骨,却又因知道这人的身世,心中起了那么一两分的怜悯。
      
      祝深一眼不眨地盯着钟衡看,又吃了几口,腹部的饱胀感逼得他有些难受。
      
      终于,祝深放下勺子,倾身迫近钟衡,凑到了钟衡的耳边,放软了声音问:“我就是吃不下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钟衡微怔,偏头看向他。

  • 作者有话要说:  深深:我就喜欢在惹毛冰块脸的边缘大鹏展翅!
    (正在加班·看不惯不用加班的主角的夕夕:迟早把你翅膀给撅折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